没有谁带的动我,我自己都不能
 

【雷安】旁观者(fin)

·明天就要返校了,让我最后一次放纵(药丸药丸

·初读可能觉得文不对题,往后看就知道了(大概

·ooc带你飞进我的矫情之海(并没有人想好吗 



    “雷狮,起床……”安迷修打开印着海盗船标志的房门,意料之外的看见雷狮已经穿好衣服站在了床边,床上的一切都整整齐齐。

    “哟,安迷修,早上好啊。”雷狮走到他面前挑眉一笑,“怎么样,我还是有比你起得早的时候吧。”

    “只有这一次而已啦,”安迷修失笑,“平常哪次进来你不是睡得熟得要死。”

    “那是因为你不在我身边啊,我们要是一起睡后起来的就会是你哦。”雷狮嬉笑着把住安迷修的肩膀,恶作剧的往他耳中吹一口气,安迷修的耳尖瞬间染上绯红。

    “一大早起来就耍流氓啊你……”安迷修拿开他的手往外走,“出来吃早饭啦。”

    早晨的阳光柔软的一碰即碎,浅金色的轻纱笼罩室内,整个屋子被染上明亮和温暖。

     “好不容易才到周末,今天我们两个人出去玩?”雷狮用叉子将盘子里的荷包蛋戳了又戳,金色的蛋黄固执的留在蛋白的保护层内流转不出。 

    “雷狮,别玩食物。”安迷修不知这是多少次提醒他,虽然他也知道雷狮永远不会改掉这个坏习惯,“感觉最近都挺累的,今天上午随便出去走走好了。”

    “挺好的,提前步入老年期。”雷狮促狭的笑起来,安迷修白他一眼,将切片面包塞到他的嘴里。

    “吃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嘴啊。”

    

    三三两两的行人散布在街道上,清朗的周末早晨太过美好,辛劳已久的人们脸上的倦色也被这份美好驱散的一干二净。

    安迷修和雷狮并肩走在人行道上,这段路离市中心很近,即使是在早上依旧车水马龙,走到这条路的尽头再向右转就有一个十字路口,走到那里就算进入了整个城市最为繁华的地段。

    今天的安迷修一反常态,他拉着雷狮的手往左拐。

    “一直重复以前的轨迹没什么意思,”安迷修转过头对他笑,那双寄宿着森林的眸子弯起来,有朝露从叶尖滑落,“今天去以前没去过的地方吧。”

    “好啊。”雷狮任他拉着自己的手往前走。

    他们漫无目的地往前走,渐渐偏离大道也远离人群,传到耳中的声音不断减少,最终能听到的只有重叠的脚步声。

    “安迷修,你带我来这种无人的小巷子里,是不是期待着我对你做点什么?”雷狮说出这句调戏的话后意料之中的感觉到安迷修一下放开牵着他的手,顺带还附赠一个半分无奈半分鄙视的眼神。

    “你就不能有一点高雅趣味吗,什么时候都想着卿卿我我腻不腻啊。”

    回应这句抱怨的是“和你在一起怎么会腻”的情话,虽然早就清楚雷狮对调情的得心应手,安迷修还是没能控制住让脸不要升温发红。

    “说起来,这次送你的生日礼物你还喜欢吗?”雷狮想到了什么,他偏过头对安迷修眨眨眼睛。

    “你还好意思提这件事?摇摇马是怎么回事?我都19岁了不是幼儿园小朋友好吗?”即使是现在安迷修也能回想起快递员带着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将手中印有“梦幻公主摇摇马”的大箱子交到他手上的那一幕,安迷修当时真的有想过骑着那匹粉色小马从九楼上一跃而下。

    “你在我心中一直是长不大的小孩子,你不知道?”熟练的只用一句话就将怒气之箭给软化成绕指柔,雷狮嘴角扬起一抹笑,安迷修瞥他一眼又转回去不去看他,只默默腹诽这个没船的海盗头子老流氓笑起来怎么能这么好看,令他烦躁的好看。

    他们的脚踏在灰石地面上,有纯白的野花在墙边绽放,脚步走过带起一阵微风,花瓣随着微风轻轻摇曳一下又回归往常的平静。

    

    悠闲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兜兜转转在小巷中闲逛了不知多久,安迷修一看手表就拉着雷狮往菜市场那边走去。

    安迷修一直很注重身体健康,大多数时间都会自己买菜自己下厨,这个良好的生活习惯让他每次端出菜时都会被等在厨房门口的雷狮戏谑的称为“安爷爷的营养厨房又开始啦”,每当这时安迷修就会夹一筷子菜塞到他嘴里,顺便把身上印着小马的围裙甩到他头上。

    安迷修也没遵循那些死板的营养食谱之类的,他会的菜很多,每次买菜做菜都完全是随心所欲。这次他想做可乐鸡翅、番茄炒蛋和溜白菜,鸡翅他是不可能叫雷狮去选的,于是安迷修给他一个最简单的任务,让他去买白菜。

    然后就出现问题了。

    安迷修买好鸡翅和番茄回来还看见雷狮站在白菜摊子前一手摩挲着下巴作沉思状,安迷修的心一下就跟漏气的皮球一样泄下来。

    他走到雷狮身边耐着性子问道:“雷少爷,你还在这里磨蹭什么呢?”

    “安迷修,我对白菜其实了解不深,”雷狮一脸无辜的看着他,“这里的两种菜你不觉得都很像白菜吗?”

    安迷修垂下眼就看到白菜和卷心菜安静的躺在一起,如果拟人化一下它们现在应该睁着大大的眼睛委屈的望着没有生活常识的雷狮,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泪珠。

     安迷修在心底叹口气,接着他选好一个白菜叫坐在摊位后的中年妇女结账,妇女还一脸奇怪的盯着雷狮。

    “抱歉啊,他是个完全不进厨房的少爷,被宠坏了。”安迷修无视雷狮那句“被宠坏还不是你的锅”歉意地对她笑笑,掏出钱付款后拿起白菜就往外走。

    “诶诶,走这么快干嘛,不要被宠坏的少爷啦。”雷狮双手插在口袋里笑嘻嘻的走到安迷修身旁。

    “要你有什么用,连买个菜都不会,一天就知道说些有的没的。”安迷修不善的瞟他一眼,“现在连帮我提个菜都不会。”

    “可以啊,你亲我一口我就帮你提。”对这流氓的要求安迷修只报以一声冷笑,他毫不犹豫的提着菜快步向家走去。

    雷狮望着他决绝的背影耸耸肩,也迈开步子走向同一个方向。

    

    一顿午餐的时间雷狮成功将自家爱炸毛的男友哄的服服帖帖——虽然炸毛有百分之百的可能性是他引起的就是了。

    吃过午饭后安迷修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太过柔软的沙发将他整个人圈起来,午后的阳光透过纱质窗帘为他盖上一层温暖的被子,安迷修的眨眼频率越来越慢,最后眼睛彻底闭上,他发出均匀平稳的呼吸声。

    雷狮从厨房出来就看见安迷修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他轻笑一声走到他身边蹲下,他和安迷修的脸被拉到只有几厘米的距离,此时雷狮可以清楚的看见安迷修脸上每一处细节,本就好看的脸沐浴在阳光中被染上暖意,羽睫轻颤如欲飞的蝴蝶,雷狮再往下看去,目光停在他的嘴唇上。

    这点浅粉一定是被施了魔力,不然雷狮怎么会想要吻下去。

    他最终没有吻下去,只是撑着膝盖站起身,不发出任何声响的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时钟默不作声的绕着圆圈前进,在时针指向2的时候,安迷修睁开了眼睛。

    他揉揉有些昏沉的脑袋坐起来,第一眼看到坐在沙发上似笑非笑望着他的雷狮,再一转眼看见墙上已经走到了两点的时钟。

    “雷狮,你干嘛不叫我?”安迷修皱着眉头看向雷狮,对方脸上笑意不减。

    “看你睡颜多有趣啊,我干嘛要叫醒你。”雷狮每句话都能恰到好处的挑动安迷修那根掌管怒气的神经,安迷修也懒得接他的话,沉默着站起身来。

    “算啦,言归正传,今下午去哪玩?”雷狮凑过来捏安迷修的脸,安迷修一巴掌把他手打下去,然后略微思考一下给出了答案。

    “游乐园?”

    “可以可以,老爷爷终于回归正常年龄了,我觉得你骑那匹摇摇马过去就更完美了。”

    “呵呵,”安迷修边穿鞋子边回击,“至少我还有马呢,你连船都没有。”

    “哪能啊,你不就是我的一条船吗。”雷狮的语气无比严肃。

    “哦,那你怕是有数不清的船在外边了。”安迷修穿好鞋子打开门就往外走,雷狮紧跟在他身后出了门。

    “你瞧你都承认你是一条船了——当然,我雷狮除了你哪会要外面那些纸糊的都不算的船?还有,安迷修,记得关门。”

    安迷修都不想问这位少爷的手是长到哪里去了,他向前的脚步一顿转过身来,将防盗门大力关好后他头也不回的就沿着楼梯往下走。

    “安迷修,九楼呢,不坐电梯?”雷狮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我乐意。”安迷修脚步不停,接着他意料之中的听见另一个人的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

    “作为一个被宠坏的少爷,我严重控诉你这种只顾自己不顾他人的自私行为,我尊贵的脚不应该走在这种水泥地上,它们应该踩在最柔软的地毯上。”雷狮故意拿腔拿调,发出像真正矜贵少爷一样矫情的抱怨。

    “那少爷你就用手走好了。”雷狮听到走在前面的安迷修笑了起来。

    

    “雷狮,我觉得我这次真要把你交给警察了。”安迷修一脸惊疑的望着雷狮,“你居然逃票?你是怎么做到的?”

    “嘘,”雷狮一只手指抵在安迷修唇上,他将脸凑近同时压低声音,“别这么张扬安迷修,你想每个人都知道你男朋友是逃票进来的?”

    “……谁要你当男朋友。”安迷修在脸红之前拉开和雷狮的距离,他别扭的将视线投向别处,“你别闹了,别人都看着呢。”

    雷狮意味不明的微笑起来,安迷修现在只想赶快脱离这尴尬的气氛,虽然这份尴尬只针对他。

    “行啦,难得来一次游乐园就好好玩一次,你别再给我搞事了。”安迷修轻咳一声拉着雷狮就往园内走去。

    两个大男人对那些所谓惊险的游乐设施自然是没有半分畏惧,每一个标识牌上表示惊险指数的星星排成一长排的设施他们都去了一遍,最后两个人坐在长椅上闲聊。

    “你还记得你和工作人员说要坐海盗船最后一排时他的表情了吗?他说那是个双人座,言下之意就是安迷修小朋友不适合去玩那么刺激的游戏。”雷狮刚坐下就开始日常怼安迷修。

    “那不是在委婉拒绝一个系着小星星头巾穿着童装的大龄儿童的说辞吗?”安迷修早习惯他一言不合就言语攻击,反正他自己也会反唇相讥回去。

    “哦那边不是旋转木马吗?”雷狮视线越过安迷修,“安迷修,要我带你去坐吗?”

    “……那么幼稚的东西。”安迷修看着那转来转去的一片七彩色就感觉一阵头晕,他抬头望见被渲染上霓虹的薄暮色,巨大的摩天轮上星芒点点。 

    “雷狮,最后就陪我坐摩天轮吧。”

    

    摩天轮开始动起来,狭小的室内只有一盏瓦数并不高的白炽灯发着光,昏暗的灯光下安迷修和雷狮相对而坐。

    “浪漫主义者,”雷狮一只手撑在座位旁的铁栏杆上透过玻璃俯视整个游乐园,“安迷修,你知道那个关于摩天轮的传说吧。”

    “我可没你想的那么多。”安迷修眼神都懒得再给他,“那些无凭无据的传说也只有你才会信了。”

    “我刚才还说你是浪漫主义者呢,这点情调都没有?”雷狮将目光慢慢挪到他身上,“不管是不是真的,至少那是别人所希望的啊。”

    “安迷修,你希望吗?”

    雷狮没听到安迷修的回复,他看见安迷修歪着头睡着了。

    长达一下午的疯玩不管是谁都会疲惫,这份疲惫将安迷修近日来超负荷的劳累一并牵引出,那副纤瘦的身躯里每个细胞都发出不堪重负的哀鸣,哀鸣响尽,安迷修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即使在并不明亮的灯光下,雷狮还是清晰看到安迷修面色苍白如纸,紧闭的眼睛下浮上明显的黑眼圈。

    雷狮又想起午后睡着的安迷修,那时阳光将这一切都遮掩过去,现在在这西日将坠的黄昏,在这只有他们两人的封闭室内,这一切都完全袒露了出来。

    雷狮静静的望着他,不发一言。

    摩天轮在这时达到最高点,然后开始降落。

    

    安迷修体内的生物钟很准时,在马上要回到地面之际他醒了过来,脑袋里充斥着嗡鸣,他摇摇头将那些噪声驱除出去。

    “雷狮,我又睡着了?”安迷修问还看着风景的雷狮,后者听到后回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你猜猜?”

    “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吧……”安迷修咬了咬下唇,摩天轮这时彻底停下,舱门打开,他们走了出去。

    一轮圆月悬在天上,周围的云层都被笼上朦胧银光,他们走到了小区门口,那里的大排档正开的火热。

    这家大排档的老板他们熟的不行,毕竟雷狮很喜欢吃烤串,常常半夜跑出来买一堆打包回去,然后整间屋子都被纸盒都挡不住的香味缭绕包围。

    安迷修走到大排档那里,胖乎乎的大叔正在烤很多串鱿鱼,抬头看见安迷修站在面前,大叔愣了一下。

    “小安啊,你来买烤串啊。”大叔对他笑起来,憨厚的笑容被火光映照的更为暖心。

    “毕竟那家伙和我在一起时只会指使我去跑东跑西,”安迷修也勾起一个无奈的微笑,“大叔,还是老规矩。”

    “哦……好。”大叔答应一声,一边往鱿鱼上撒孜然一边跟他说话,“不是我自夸,烤串真的是神物,没什么事是吃一次烤串不能解决的,如果有的话,那就两次。”

    “您说的对极了。”安迷修笑出声来。

    将热乎乎的烤串提在手上,安迷修对靠着墙壁站着的雷狮使个眼色,“回家了。”

    雷狮点点头跟他一起往家走。

    回到寂静无声的家里,明亮的白光将沉淀的黑暗在瞬间驱散,安迷修关上门将装着纸盒的口袋放在饭桌上,整个人顺势也趴在了桌上。

    “刚回来就一脸颓败啊安迷修,今天玩了一天累着你这把老骨头了?”雷狮跟出门之前没什么变化,他抬腿坐在饭桌上望着安迷修那头柔软的棕发。

    “是很累啊,最近,都很累。”安迷修的声音从趴着的手臂下传出来,闷闷的回荡在空旷的房间中。 

    “辛苦你了,你平常可是最注重身体健康的,现在怎么反倒要我来提醒你要注意健康呢?”雷狮似乎是在笑,又似乎是在叹气。

    “听好啦,以后不许硬抗听见没有?困了就去睡,不准不计后果的熬夜。”

    “听见啦。”

    “还有,饭也要好好吃,少去外面吃或者买速食食品,你会做那么多菜,就要好好发挥你本事明白吗?”

    “明白了。”

    “最后,你要记住一件事,这个世界上最关心你、最爱你的人,都是我雷狮,绝对不能忘知道吗?”

    “……知道了。”

    安迷修抬起头,翡翠的眸子里漾着水纹,有透明的泪水一滴一滴从那明镜中沿着脸颊滑下。

    “你哭的样子真是丑死了,以后不许再哭,这是命令。”

    雷狮低下头,他在安迷修额上落下一吻。

    “再见啦,我的爱人。”

    “……再见,我的爱人。”安迷修闭上眼,轻轻重复着这句话,像是在祈祷什么,又像是在哀悼什么。

    “再见了,旁观者。”两个声音重叠在一起。 

    屋内恢复了死寂,有月光落进来,将洗碗池内堆成一堆的碗碟照亮。


·不知大家读懂最后没有,其实我埋了挺多伏笔(鬼看得懂你写的糟心玩意),这篇文设定是雷总在那个十字路口不幸遭遇车祸,但或许是思念过度的缘故,安哥能看到他的灵魂具现化,虽然只有一天时间

·最后的旁观者有三个意思,一个是雷总站在已经死去的角度旁观还活着的安哥,一个是安哥站在活人的角度旁观已经死去的雷总,最后就是其他路人不明所以的看着安哥,毕竟雷总的灵魂体只有他能看到

·打了一堆不知道大家理解没有,毕竟我文笔差逻辑混乱……先在这里给大家来个土下座orz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全文链接
 
 
 
评论(22)
 
 
热度(188)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