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清醒一点!蚂蚁竞走十年了!
 

【瑞嘉】老师,我要告你侵犯未成年人!(5)

·从标题就可看出这章我还是没完结,很好,果然flag是不能随便立的

·最近有点忙了,所以更新可能比较慢,请见谅,给你们比心(并没有人想要好吗

·ooc,巴扎黑!

    格瑞放在寝室床上的电话震动了起来。

    格瑞上铺的银爵感受到了震感,他把正在看的《萌宠大全》放在一边挪动一下身子将头伸出了栏杆往下看。

    果不其然看到格瑞的手机屏幕上有着电话标识的红绿两个小圆圈互不相让的闪着光。

    然后银爵就把头缩了回去继续看书。

    对面下铺的安迷修也看到格瑞手机闪了,他还以为银爵会拿给正在阳台洗衣服的格瑞,结果人家就当没看见一样。

    “银爵,你干嘛不拿给格瑞?”安迷修还是没忍住问出声。

    “人懒,手短,书好看。”银爵望向他,“你人帅,腿长,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安迷修当真觉得银爵和雷狮学坏了。

    “安迷修你是不是在想老煤和我学坏了?”他这个想法刚出现上铺就传来雷狮懒洋洋的声音,“肯定不是学我,我绝对不可能违心的说出这些你并不存在的优点。”

    安迷修只想将呵呵拆分给他们一人一个,他认命的走到对面拿起手机然后往阳台走去。

    “格瑞,有你电话。”

    格瑞正忙着洗衣服,听到安迷修的声音他头也没回,“陌生号码就不用接了,有备注的帮我接一下就说我在洗衣服,谢谢。”

    安迷修又拿着震动不停的手机往回走,他低头看见屏幕上闪烁着两个正楷大字,旺仔。

    这什么破备注,安迷修腹诽一声,然后按了接通键。

    在上铺逍遥自在的银爵和雷狮都听见了格瑞的话,他们将视线转到正在听电话的安迷修身上,然后就看见安迷修的表情在短短几十秒内急速的变化。

    由一开始的疑惑,到中途后知后觉的恍然,最后就是茫然和无语。

    就跟大多数学生听英语听力一样——当然这其中不包括他们。

    安迷修放下电话,整个人恍惚的就像是刚被一道雷给劈中了,这副模样看的雷狮很想天降正义的给他来一下。

    银爵开口将这危险的隐患排除,他问安迷修:“谁打来的?”

    “好像是,格瑞当家教的那个学生。”安迷修眨了眨眼回了一些魂。

    “哦,格瑞的小男朋友。”雷狮了然的点点头,“他跟你说什么了?你瞧你现在跟个傻子似的。” 

    “你才傻子,”安迷修没好气的白一眼雷狮,他把手机扔回格瑞床上回到了自己的床上坐着,“我一开始没能靠备注认出他,结果对面一接通噼里啪啦语速飞快的说一大串,听到中途我才听出他应该是格瑞的学生,我一句话还没说对面就挂电话了。”

    银爵听完这番话,脸色莫名更深沉了几分。

    “如果格瑞教的学生是个话唠,你们想想他们相处的画面。”

    三个人不约而同望向惨白的天花板,上面清晰出现了格瑞一言不发坐着旁边一个十五岁中二期孩子围着他上蹿下跳的场景。

    这差不多就等同于养条活泼的金毛了。

    “说到底,他想表达的意思是什么?”雷狮把思绪抽回来顺便把话题也拉回来。

    “我提炼了一下内容,大概就是他爸妈想请格瑞在他们家吃饭。”安迷修自己都钦佩自己的听力能力。

    “哦,要见家长了。”银爵脸上没什么表情,手中的书却被他翻得哗哗作响搞得存在感极强。

    “哪只吃一顿饭见个家长,格瑞是什么人,人父母一看就放心把自家熊孩子交给他管教了。”雷狮吃吃笑起来,“格瑞今晚怕是不会回来了。”

    “哦——”另外两个人夸张的拉长了声音。

    格瑞一回来就听到他们阴阳怪气的拖长音,还在想他们又在搞什么邪教聚会。

    “刚才那个电话有说什么吗?”格瑞一边把挽上去的袖子放下来一边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嘿,格瑞,接着。”

    安迷修的话说到关键处被雷狮给强行打断,格瑞接住他从上铺抛下来的东西,一桶红烧牛肉面。

    “给你当贺礼,留着也可以当牢饭。”雷狮的眼睛笑弯成月牙,紫色的月牙闪的格瑞不明所以。

    安迷修也不说话了,他和银爵无言注视着格瑞,格瑞从他们的眼神中解读出很多意味,虽然这其中没一个是正常的。

    格瑞抱着红烧牛肉面心想:我或许什么时候该换室友了。

    

    五点钟一到,嘉德罗斯把手中笔一甩就风一般冲出了房间,直奔着厨房而去。

    他妈妈已经围着粉色碎花的围裙在灶头忙碌了,嘉德罗斯伸过头一看,清一色的肉,糖醋排骨可乐鸡翅酸菜鱼之类的家常菜通通都有,太多相近颜色汇聚在一起嘉德罗斯只看见眼前一片红。

    “妈,我们这是晚饭,不是午饭,你要不要这么夸张啊?”嘉德罗斯皱着眉头问。

    “格瑞老师来了,咱们必须得展现出我们的热情啊,”他妈妈扬起微笑,酣甜的酒窝也浮现出来,“你不是爱吃这些嘛,而且也不是完全没素菜啊,待会就有一道压轴素菜哦。”

    嘉德罗斯恩了一声,然后就默默看着他妈妈炒菜。

    “罗斯你还在这里站着干嘛?格瑞老师还在房间里呢,你怎么能把别人一个人放着?快回去和老师聊聊天。”先前还优雅端庄的女士一挥锅铲瞬间化身成为英勇无比的女战士,还泛着油光的锅铲直指嘉德罗斯。

    “快去。”

    两个字的军令状一下,嘉德罗斯也没法站在这消磨时间了。

    他一步一步挪回了房间,一进门就看到格瑞站在他屋子里上下打量着。

    格瑞回头看向嘉德罗斯,他勾起一个很轻的微笑,“嘉德罗斯,你回来了。”

    “恩,回来了。”嘉德罗斯冲他点点头,然后站在原地不动了。

    房间又恢复到格瑞独处时的寂静。

    “感觉你最近在躲着我。”毫无疑问的肯定句,嘉德罗斯猛然抬起了头。

    “游乐园之后就感觉你有意识在回避我,”格瑞直视着他,那双深邃的紫色眼睛像是将一切都要纳入其中,“我做了什么吗?”

    “没,不关你事。”嘉德罗斯想也没想就作出回答,然后他就词穷了。

    他一直引以为傲的大脑现在乱的一塌糊涂,太多的想法纠缠在一起就成了打不开的死结,死结绕着死结拉扯的更紧,要想彻底理清只能最简单粗暴的用剪刀一刀咔嚓掉。

    难道现在和格瑞坦白说自己回避他是因为在游乐园回复论坛时出了岔子说自己和他在一起了,为此自己又心虚又愧疚导致莫名患上了格瑞恐惧症?

    我还不如一剪刀把自己给咔嚓掉。

    嘉德罗斯表面看不出任何慌乱,他没半分退缩的迎上格瑞的眼神。

    然后他微笑起来,这微笑着实有些惊艳,格瑞望着他的眼神都直了几分。

    “怎么会呢格瑞,你想多了,我没回避你。”嘉德罗斯转身在印着金色星星的收纳柜里翻找着什么,找到后他起身向格瑞走来。

    “来,为我们的革命情谊干杯。”

    嘉德罗斯递给他一罐旺仔,自己手里也拿着一罐,他将那罐举了起来。 

    两个旺仔面对着面以睁大的眼睛和灿烂的笑容互表友好。

    格瑞和嘉德罗斯面对着面以意味不同的微笑互表至少表面上的友好。

    易拉罐相碰发出清脆的声音,两个人很有默契的什么也没说,就着罐子往嘴里狂灌牛奶。

    牛奶真好喝,嘉德罗斯真可爱。格瑞想。

    牛奶不怎么好喝,但格瑞真是太敏锐了。嘉德罗斯想。

    喝完这罐革命旺仔,嘉德罗斯从桌上扯了一张纸一抹嘴巴捏扁易拉罐就又往外跑,这次好歹还说了下理由。

    “我妈菜快做好了我去尝尝,格瑞你先坐着等等,旺仔不够那里面还有。”

    格瑞整个人还泡在旺仔里,他看向手中罐子上那抢眼的笑容,心想要是自己再这么猛喝一顿旺仔,那自己离上面这表情也不远了。

    

    嘉德罗斯风风火火跑出来就看到他父亲已经在摆盘了,桌上全是之前看到的大鱼大肉,他冲父亲点点头就跑进厨房。

    他妈妈正端着一盘绿色物体,然而嘉德罗斯看不懂这是哪个品种的蔬菜。

    “妈,你手上端的啥?”嘉德罗斯凑上前闻了一下,油的味道混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植物味,两者兼容的有些微妙,嘉德罗斯心脏莫名纠紧了些。

    “你妈妈我自创的,炒芦荟。”她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每个字都充满了自信和骄傲,“寻常的蔬菜多没意思,你瞧我做的这个多有心意,格瑞老师肯定会喜欢的。”

    嘉德罗斯注视这盘菜超过五秒,他感觉自己看到了芦荟的冤魂从菜上飘散而出,一个个哭喊的撕心裂肺痛不欲生,看的嘉德罗斯的眉头也越皱越紧。

    他在这盘绿色坟场被端出去之前拿筷子挑了一块放到嘴里,霎时间这些怨念的集合体就彻底占领了他的口腔,就连先前充斥着的旺仔牛奶味都毫无招架之力,嘉德罗斯一瞬间觉得自己看到了上帝。

    他终究还是把这块剧毒吞进去了,此刻他什么话也不想说,他的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我要救格瑞。

 

·哈哈哈告诉你们我妈的黑暗料理比炒芦荟还高明,在我们新买了榨汁机的时候,她用甜椒苹果胡萝卜和番茄一起给我榨了一杯死亡颜色的果汁让我喝完

·我能活到现在真是个奇迹(。

·下章肯定完结,不完结我跟我自己打一架(什么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全文链接
 
 
 
评论(24)
 
 
热度(142)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