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谁带的动我,我自己都不能
 

【瑞嘉】老师,我要告你侵犯未成年人!(6·完)

·终于,我做到了成功回收flag(这个是重点吗

·现在看着自己这个傻逼的题目,我想笑【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jpg】

·ooc载着你我一起飞出太阳系

    六点钟一到,充满油辣味的表彰大会就正式开始了。

    格瑞还没落座嘉德罗斯的妈妈就开始日常吹瑞,当事人就在眼前她说的还更起劲,陪着他一应一和的还有嘉德罗斯的爸爸,夫妻两人将妇唱夫随完美演绎。

    嘉德罗斯真后悔这时没戴围巾,至少围巾还能将他脸遮住点,他在脑海中狂刷弹幕:我不认识我对面这两个人,他们不是我爸妈,我爸妈没有入格瑞神教。

    格瑞对这些赞誉用一个微笑就尽数收下,在他们言语的间隙恰到好处的回应几个字,不时轻轻点下头,泰然自若的模样倒真有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圣感,现在往他脑袋后加一圈圣光再配点扑棱扑棱的星星特效,可能对面两个教徒马上就要拉开椅子跪下叩拜了。

    格瑞终究还是个凡人,是凡人就要吃饭,客套话你来我往的说了半天,这顿晚餐终于进入了正题。

    “格瑞老师,这些都是我们自己做的家常菜,随便吃别客气。”嘉德罗斯的妈妈笑的眼睛都快眯起来,格瑞顺着她的视线看下去,入眼便是万红丛中一点绿。

    那盘炒芦荟被摆在桌子正中间,翠绿青嫩的外表将其生化武器的本质遮掩的不露一点痕迹,在明亮灯光下更为水灵的芦荟们忽闪忽闪着大眼睛,一股不可抗力黑洞般吸引住还在犹豫不决的筷子。

    格瑞往芦荟伸出了筷子,筷子刚伸到半空就顿住了。

    格瑞低下头,看见自己原本空无一物的碗里多了一块排骨。

    “格瑞,吃排骨。”嘉德罗斯迎上他的目光,灿烂的微笑绽开在脸上。

    “……谢谢。”一半疑惑一半感激的吃下这块排骨,格瑞心里要说没有任何波澜他自己都不信。

    糖醋排骨被裹上一层蜜,然后啪的扔向他古井不波的心湖,排骨落到湖里溅起巨大的水花,那层蜜糖就随着白色气泡融在了湖水中。

    排骨有点太甜了,格瑞想。

    格瑞还莫名有点欣慰,这拳打北山豹脚踢南海蛟就差没插两根翎毛在头拿一根金箍棍在手的悟空转世小天才现在终于会体贴人了,虽然这只是一块小排骨,但却是他成长的一大步。

    格瑞的五官柔和几分,他再次向炒芦荟伸出筷子。

    碗里又突然多出一个鸡翅。

    “格瑞,吃鸡翅。”嘉德罗斯的笑容更盛阳光,“别客气。”

    “……谢谢,你也吃。”这一大步还有点大,格瑞望着碗里油光灿灿的鸡翅出神。

    “罗斯真懂事,知道给老师夹菜。”嘉德罗斯的爸爸也笑起来,看向自家孩子的目光饱含宠溺与赞赏。

    “格瑞老师你别客气,多吃点。”

    格瑞哦的应了一声,然后夹起鸡翅默默吃了下去。

    从性格其实就能影射人的一些爱好,接触过格瑞的人大多都觉得这位静谭一般的深邃内敛的男子应该是位素食主义者,实际也差不多,相比起油腻的大鱼大肉,格瑞更喜欢清淡的绿色蔬菜。

    他又将筷子伸向他错认为普通蔬菜的芦荟。

    这回在碗中的是一大块鱼,恰好还是鱼头的部分,以辣椒为妆酸菜为饰的鱼头蒸腾着勾人的香,珍珠一般浑圆惨白的眸子射出诡异的光。

    格瑞的筷子颤抖了一下,他第三次看向嘉德罗斯,这下对方都懒得重复之前的笑容和话语,手中筷子轻盈的在桌上万盘丛中过,片菜不沾筷。

    这怕不是在挑选下一个送进我碗里的目标。

    突如其来的危机感将之前那些许甜蜜啊欣慰啊之类的情感一扫而光,格瑞用筷子戳着鱼头,大脑脱链似的飞速运转。

    为什么我每次要挑那盘蔬菜时嘉德罗斯总是会打断我?

    这个问题的答案在瞬间他想到很多个,格瑞最终选定可能性最大的那一个。

    他手中方才蹂躏了鱼头一波的筷子又伸了出去,这次是向一盘青椒肉丝。

    嘉德罗斯终于没有再往他碗里夹菜,在筷尖即将接触肉丝之际,格瑞右手猛地一抖,筷子稳准狠的咬向旁边的芦荟,又划着残影将这份绿色投到了嘉德罗斯的碗中。

    嘉德罗斯愣住了,然而这还没完,格瑞又挑了几筷子芦荟到他碗里。

    “看你很喜欢这盘蔬菜,那就多吃点。”格瑞微微一笑,“这是很好的饮食习惯,蔬菜吃了对身体有益。”

    这下应该满足这位宁愿动手也不动口的小少爷的要求了吧,格瑞在心里有些无奈的想,喜欢吃就直说啊,硬是要用这曲线到曲到阿拉斯加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喜好,这该说是倔强还是固执才好。

    现在这位爱吃蔬菜的小少爷内心的倔强和固执都荡然无存,他望了一眼碗里的芦荟,抬起头又看见对面和旁边三个人程度不同但意味相近的笑脸,他僵硬着手将筷子狠狠刺进了芦荟里,有汁液缓缓渗出。

    格瑞别是个傻子吧。

    不,想着要救他的我才是个傻子。

    嘉德罗斯将一块芦荟塞到了口中。

    

    格瑞发现嘉德罗斯的心情很明显的不好了起来。

    吃过饭后嘉德罗斯忙碌的爸爸就回到了书房办公,他的妈妈留下一句“和格瑞老师多聊聊天”就带着碗碟走进厨房,宽敞的客厅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格瑞坐在左边的沙发上,看着右边沙发的嘉德罗斯面无表情的盯着电视。

    电视里在放时下火热的电视剧,屏幕上一袭白衣的女主角遭到陷害被心狠手辣的反派打的皮开肉绽,听着清晰回荡在整间客厅的哭嚎惨叫,格瑞觉得自己心都跟着揪紧了起来。

    “嘉德罗斯,你觉得这个电视剧怎么样?”想了想,格瑞还是决定询问下另一个噪音受害者的意见。

    “挺好的,打的多爽啊。”嘉德罗斯瞥他一眼,阴沉沉的笑起来。

    哦,忘了现在他现在属于反派那一帮。

    但嘉德罗斯能忍受格瑞却受不了这种吵闹,他环顾一圈客厅,视线停留在茶几下的游戏盒上。

    “嘉德罗斯,打游戏吗?”

    嘉德罗斯听后也将视线投向那些已经开封过的游戏盒,他挑挑眉,脸上的冰霜消退了几分。

    “可以,来打啊。”

     

    格瑞握着手柄,看着高清屏幕上的排名不发一言。

    上帝是多宠爱这个小孩,给他一副人见人爱的相貌不说,还给他远超常人的智商,虽然作为附带品的低情商也伴生起来,但这个缺点还是微小的瑕不掩瑜。

    现在格瑞认识到这份过人的天赋不仅可以用在学习上,在游戏上同样可以照用不误。

    看着眼前这一个个可以排进全球排行榜的成绩,格瑞都能想象出其他玩家要是看到远超自己的是一个才15岁的小孩,可能他们都要抱着手柄吐血而死。

    “格瑞,你还挺厉害的嘛。”嘉德罗斯现在还沉浸在游戏的兴奋中,他望向格瑞的眼神还熊熊燃烧着战意,“好久没人能和我对抗这么久了。”

    “不,你更厉害。”格瑞也不是谦虚,虽然他们现在实力相差无几,但格瑞心知肚明自己15岁时是绝对达不到嘉德罗斯这个程度的。

    好几盘游戏过后之前凝滞的氛围完全火热了起来,格瑞握着手柄的手也有些麻,他想差不多就这样吧。

    他伸手就要退出游戏,这时他才突然看见嘉德罗斯那些单人的超高记录旁还有很小一串数字,那是时间。

    格瑞顺次看下去,虽然日期不同,但无一例外都是在两点之后的深夜。

    几乎是本能反应,格瑞皱着眉头转向嘉德罗斯。

    “你怎么打游戏打到这么晚,小孩子睡晚了对身体很不好。”

    嘉德罗斯的表情一下子僵在脸上,他放下还举着手柄的手,额前的刘海垂下一片阴影,将那双先前还闪着光的眼睛置于黑暗。

    气氛又沉重起来,格瑞这时也惊觉他刚才不加思考的失言,但他是真的很不想嘉德罗斯熬夜熬到那么晚,那对他的身体有很大的损害。

    格瑞还没开口缓和气氛,嘉德罗斯猛地站了起来,手柄一下被甩到地毯上,令人烦躁的沉闷声音敲在格瑞心上。

    “格瑞,我不是小孩子。”嘉德罗斯俯视着他,瞳中浓烈的金色凝固成一堵厚重的城墙,城墙将格瑞毫不留情的挡在外面。

    “我也不需要你扮演我大哥哥的形象。”

    嘉德罗斯转身就跑,那抹惹眼的身影飞驰在楼梯上,他跑到别墅的最高层拉开那唯一一扇门冲了进去。

    “那扇门之后就是别墅的房顶,房顶是有瓦片组成的斜面,每当有什么烦心事或是待在家没事做时,我就会往那上面跑,然后躺在房顶上看天空,或者看星星。”

    这是嘉德罗斯以前告诉过他的。

    格瑞放下手柄站了起来。 

    

    今夜星光灿烂。

    躺在略微有些不平的屋顶上斜望着天空,视野被墨色幕布完全占据,有明亮的钻石碎片闪烁其上。

    星星真烦人,嘉德罗斯想。

    我也很烦人。

    嘉德罗斯毫无预兆扔下手柄跑上楼的行为很冲动,但那时他的脑袋里却是一片清明。

    缠丝终于被理清,那片将眼前触手可及的一切笼上一层朦胧的烟雾也终于消散,他清楚的看到坐在地上的格瑞义正言辞的教育他,说他小孩子不要熬夜。

    小孩子,自己在他心中终究是个小孩子。

    这不单只年龄,连心理也一并算了进去。

    “真可笑……”嘉德罗斯轻启嘴唇挤出三个混着笑意而模糊不清的音节,他心里有个声音在嗤笑,他自己也在笑。

    笑什么呢?笑自己的愚蠢。

    “明明从一开始就知道是不可能的。”

    嘉德罗斯想起周围人一直将他当作举世无双的天才崇拜敬佩,他们每个人都放低姿态远远观望着他,像是平民站在台下,仰视着流转着金光的台上那个被神宠爱的神子。

    嘉德罗斯抱着膝盖坐在台上听着下面无休无止的议论,不同的人却说着相近的话。

    真无聊啊,他每天都这么说着。

    但从不会有人走上台去聆听他的话。

    然后直到某一天,有一只白鸽飞到他的身边对他说:你好嘉德罗斯,我是格瑞。

    白鸽停在他肩上歪头看着他,两枚小巧的紫水晶折射着阳光。

    烦死人了,滚开。嘉德罗斯毫不犹豫的将它挥手扇出去,白鸽飞起来在他身边环绕。

    我会和你说话的,你现在不是孤身一人了,白鸽说。

    一天又一天过去,还是没有人往黄金台阶上踏出一步,但嘉德罗斯已不再重复之前的话了。

    这只鸽子真蠢啊,嘉德罗斯无时无刻都这么想。

    但他不想这只鸽子飞走了,他想把它永远留下来,陪在自己身边。

    这是个逾越的要求,白鸽是自由的精灵,它不该受到任何人的约束。

    但嘉德罗斯对它伸出了手,将它抓在了手中。

    永远陪着我吧,永远别离开我。他想这样说。

    白鸽在被抓住的刹那挥动着翅膀,它逃离了桎梏向天空飞去。

    那个白点瞬间变得极小,只有一片洁白的羽毛落在他的手中。

    

    嘉德罗斯听到了脚步声,沉稳而均匀,那是他所熟悉的。

    他没有挪动一下,双手枕在脑后眼睛望着星空。

    “对不起,格瑞,我骗了你。”嘉德罗斯开口说,“我的确在回避你,因为我做了一件很荒唐的事。”

    “在我们学校的论坛上,我回复别人说我们在一起了。”

    嘉德罗斯没有解释导致这件事发生的一切意外因素,他只将不可挽回的结果简明扼要的袒露。

    “很傻对吧,太傻了,小孩子才会做的事。”他说到这里轻扯了一下嘴角,一声微不可闻的低笑消散在空气中。

    “你说的对格瑞,我就是个小孩子,一个不尊敬师长不关心同学只会恶作剧的不懂事的小孩子。会一个人在客厅打游戏打到半夜,会在所有人都参与集体活动时撇开他们独自去玩,会对遇到的每个人都恶言恶语不屑一顾。”

    “我讨厌他们,他们也讨厌我。”

    “但我喜欢你。”

    嘉德罗斯将这五个字说出,心中突然有种有什么彻底落地的感觉。

    终于说出来了啊,不过这也就是最终了。

    “这段时间很感谢你做我的家教老师,格瑞,我的暑假马上就要结束了。”嘉德罗斯闭上了眼睛,“我们的师生关系也就此彻底结束吧。”

    他没有听到格瑞的回应,凉风轻抚着他的脸,在风声中那个脚步声越来越近。

    “把眼睛睁开,嘉德罗斯。”从很近的地方传来格瑞的声音,一如往常的没有一丝起伏。

    他睁开了眼睛,混沌的黑暗下一秒被荧荧紫色所冲破。

    格瑞站在屋顶旁,低着头注视着他。

    嘉德罗斯以前一直觉得那两只眼睛就是两颗被紫色的冰所冰封的星球,在荒芜的宇宙中孤独回转着,不发出一点声音也不亮起一点光芒,永恒的不变的回转着。

    现在星球中央有金色的太阳在燃烧。

    “嘉德罗斯,我必须向你道歉,我擅自就把你称作小孩子,那完全是我的失言。”

    “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对吧。”

    温热的呼吸扑在脸上,柔软的发尖扫着耳鬓。

    “这是给你的赔罪礼。”

    格瑞低垂着眼眸,他在嘉德罗斯额上落下一吻。

    “明年你就要高考了,你的实力我完全相信。”格瑞稍抬起头,嘉德罗斯看见他微笑起来,有星辰在他瞳中坠落。

    “我在A大等你,嘉德罗斯。”

    “我的,小男朋友。”

    格瑞笑着说出这句话。

    然后格瑞就将身子彻底直了起来,他抬头望着天空。

    “夜里很凉,我们回去吧。”

    格瑞听到嘉德罗斯起身的声音,他的视线刚往下一点,一团阴影在他反应过来的瞬间向他扑了过来。

    格瑞愣了一下,但他没有反抗。

    一阵响动过后,嘉德罗斯跪在他的身上。

    现在这局面和当时完全相反啊,格瑞回想起当时那无法言说的尴尬场景。

    很好,这很礼尚往来。

    “格瑞老师,你不觉得那个赔罪礼太敷衍了吗,你当蒙骗小孩子呢。”嘉德罗斯居高临下盯着他,与生俱来的傲气化进他所说的每一个字。

    “那你想怎么样?”格瑞问道。

    “这样——”嘉德罗斯对他眨了眨眼睛,然后低下了头。

    这是一个超出小孩子境界的完全意义上的吻。

    那只白鸽最终飞了回来,嘴里还衔着一株金色桔梗,它将花递到那人手中。

    我回来了,嘉德罗斯,白鸽说。

    我不会再离开了。 

     

·桔梗花语之一:永恒的爱(不用怀疑我就是上百度搜的(。

·会有番外的那个论坛体,不过时间不定,可能会晚到你们都忘记它是一篇番外(你

·有极小几率掉落另一个番外,就是在成人意味上诠释这个题目……emmmm不要抱太大期望,要写的基础是把时间线往后推三年,不然你们只能看见我对在监狱里吃红烧牛肉面的格瑞的专访(。

·只是一个有病的脑洞我居然有生之年完结了,我好厉害啊,我要死命吹自己(你这人

·感谢追到这里的小天使,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比心心

全文链接
 
 
 
评论(17)
 
 
热度(211)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