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清醒一点!蚂蚁竞走十年了!
 

【雷安】我们搞学习,不谈恋爱(fin)

·……要会考了有点激动(你在激动个什么,捣鼓捣鼓把脑洞捣鼓出一篇来

·设置的定时发送,半夜发送多有趣是不是很吊(并没有

·学paro,真·学paro

·ooc爱你我他


    “他们一定有问题。”凯莉笃定的说道。

    “我也觉得,上次我听到他们在讨论放学后去哪里,语气还是那样的。”金附和的点点头,接着清了清嗓子开始模仿。

    “安迷修,放学后约吗?”“老地方?”“当然。”“好。”

    对白一句比一句字数少,然而字数更少倒显得感情更好。

    “所以我说,我们的语文课代表和数学课代表一定是搞在一起了。”凯莉坐在课桌上晃悠着纤细的双腿,眼神一寸一寸挪到了教室中间大组最靠近讲台的第一排上。

    那里坐着的两个人丝毫不为他们身后毫不避讳当事人在场的八卦所扰,两个脊背挺得笔直的身影背对着他们凑在一起。

    同桌两个人在大课间时间坐在座位上把头凑在一起,大多数情况除了一起约好开黑就是在偷偷摸摸的啃辣条。

    安迷修和雷狮脱离了那些低俗趣味,他们在一起搞学习。

    大课间是每天累成狗的高中生们每天心心念念的休闲时间,下课铃还没响完教室里一堆人就跟听到学校小卖部辣条半价一样叫嚷着冲出去,一个个疯魔的就差没在身上装个窜天猴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了。

    待教室人走室空,少数还坚守阵地的百分之八十趴在桌上补眠,还有百分之十八聚在大后方聊天八卦,最后的百分之二在最前面探讨着生命的意义——学习。

    “不是很懂语文课代表是为什么能和数学课代表凑在一起学那么久,他们在讨论什么?英语吗?”帕洛斯百无聊赖玩着他编成很多股的头发懒洋洋的说道。

    “谁知道,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凯莉耸耸肩。

    “你们还真不消停了。”一道不属于他们这个小团体的声音插了进来,那是作为八卦对象之一的雷狮。

    雷代表右臂把在椅子靠背上侧过身来看着他们,左手还在转着一只紫色的圆珠笔,一支笔在他手上转出了花。

    “你们摸着良心说你们有没有不正当关系,”凯莉完全无惧他凌人的气势,手里粉色的棒棒糖点过雷狮,又点过他身旁的安迷修,“你们都有老地方了,这是背着我们去幽会了多少次?”

    “那就是一间咖啡馆,”八卦对象的另一个也转过身来,安迷修语气无奈,“那里环境比较安静,咖啡也挺好喝,我们放学经常约在那里一起做作业。”

    “两个高中生放学后约在一间偏僻的咖啡馆独处,你跟我说你们是去那里做作业?”凯莉脸上泛起冷笑,“你觉得我会信吗?”

    “你信不信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雷狮咧开嘴笑了下,然后头也不回的从桌上拿起两本书就往他们这边扔过来。

    金一下把这突然袭击接下来,他低头一看发现这两本书分别是地理和物理的练习册。

    金看到练习册就想起那两个不布置多到让人死的作业就会死的地中海大魔王,身体条件反射的打了个寒战。

    然后他翻了下,地理是雷狮的,物理是安迷修的,两个人的字风格迥异。

    共同点是都把练习册写满了。

    “这就是我们在咖啡厅做作业的成果,叫声雷哥就借给你们抄,我记得今天放学之前要收这两科的吧。”雷狮反坐着椅子抖着脚,双手靠在椅背上皮笑肉不笑的望着他们。

    “雷哥,雷哥!”“我靠你们太劲爆了吧这么厚一块砖你们居然刻完了!”“佩利,我就说他们在做地理和物理吧,愿赌服输,交钱。”“你大爷帕洛斯之前不是你说他们在搞英语的吗!你个骗子!”

    八卦小集体瞬间转型成抄作业特攻队,几个人前后围成一个圈共享这份神赐一般的宝贵资源。

    “雷狮,里面还有本是我的呢,你不经我同意就扔过去?”安迷修戳了下雷狮的肩膀,雷狮转过头看见安迷修不满的盯着他,好看的眉毛皱在了一起。

    “这下不就转移他们注意力了吗,”雷狮笑眯眯的捏捏安迷修的脸,捏脸的右手对这份柔软的触感表示很爽,“别管他们啦,我们专心搞我们的。”

    “……行吧。”安迷修妥协了,他和雷狮一起转过身。

    他们又踏上名为学习的革命之路。

    

    天气最喜欢欺负的就是苦逼的学生党和上班族,本来蓝天白云的天空在离下课还有十几分钟时开始晦暗起来,接着乌云铺天盖地压在城市上空,学校道路旁种的行道树被大风吹得飒飒作响。

    在无数学生的祈祷和担忧中,暴雨终于在放学铃声响起的一刹那倾盆而下。

    雷狮幸灾乐祸的看着那些没带伞家里人又不方便的学生望着窗外连绵不断的雨幕哀嚎,他从课桌侧边抽出自己的伞,然后发现安迷修也跟那些倒霉孩子一样忧愁的望着窗外。

    “你没带伞?”雷狮有点意外。

    “我上次把伞借给了隔壁班的艾比小姐,她忘了还回来了,现在估计早就走了吧。”安迷修扯起一抹苦笑,他又转过头看着雷狮,“现在雨下这么大我也不想麻烦我的家人,等雨小一点我再走,雷狮你先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雷狮对他一番话不置可否,他从兜里摸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接通的快挂断的也快,寥寥数语安迷修却从中摸出了个大概。

    “雷狮,你刚才在给我妈打电话?”安迷修睁大了眼睛。

    “对,雷大爷大发慈悲的收留你到我家去住一晚,你还不感恩戴德的膜拜我?”雷狮收了手机瞥他一眼,话尾高翘的快要飞到天上去。

    “雷大爷万岁万岁万万岁。”安迷修煞有其事冲他低下头,然后他就感觉自己头上被人毫不客气的抓了一把。

    “行啦,快收拾东西我们回家。”雷狮已经把书包甩到了肩膀上站了起来,安迷修整理了下头发也将书包背在肩上和他一起走出了教室。

    挤开围在一楼楼梯口观雨或观望的大票学生,雷狮撑起那把逼格十足的黑伞和安迷修一起潇洒的走在了雨中。

    伞并不大,两个大男生共打一把略显拥挤,他们尽量靠在一起但两人身体的左侧和右侧还是分别收到飘风雨的光顾。

    “你们两个人居然挤一把伞。”撑着一把有巨大月亮图形的洋伞的凯莉走到他们身边,一脸“一看你们就有问题”的表情。

    “没办法,傻逼的语文课代表又践行他的骑士精神将伞借给了不知哪个小妹妹,结果最后还是只有我这么好心让他不至于像只被抛弃的猫一样窝在教室里苦逼兮兮等着雨停。”

    凯莉从这番话的每个字里都感受到浓浓的狗粮味,要不是现在还在下雨,她肯定一把伞收起来把这两个无时无刻无意识无自觉闪人的狗男男串成一串。

    “那你现在是要发挥你的好心把傻骑士送回家?”凯莉微笑起来。

    “嘿我觉得我不能忍受你们两个人同时黑我,我才不是什么……”“对对对你不傻你只是蠢,在蠢的境界上再加一层傻。”

    雷狮一句话堵住安迷修的嘴。

    “哦还有,我们是要回家,不过是要回我家。”雷狮走过凯莉冲她摆摆手,“小魔女再见啦。”

    凯莉真后悔自己怎么不在一分钟前践行自己那个想法,结果那两个人在临走之际怒塞给她一嘴狗粮。

    呵呵,我不仅不吃这狗粮,我还要把它扣到你们头上。

    

    回到家时雨势已经比开始减弱不少,但两人一踩上门口的脚垫就有水滴从他们身上落下,落在垫子上印出一滴滴深色痕迹。

    “先去洗个澡吧,别整的感冒了。”雷狮从鞋柜里甩出一双星星拖鞋到安迷修身前。

    “要洗也是你先洗,我没事的。”安迷修刚说完这句话鼻子就十分不给面子的痒了起来,然后他打了个喷嚏。

    “……算了,我们一起洗吧。”雷狮无言看了他几秒说道。

    “好……啊?”安迷修一只脚刚穿进拖鞋,闻言他惊讶的连自己两只脚鞋底不同高度都顾不上了,抬起头一脸懵逼的望着雷狮。

    “我家里有两个淋浴器。”雷狮神色自若,“一起洗就不会有谁后洗容易感冒的问题——虽然我看你已经感冒了,而且还可以节约时间。”

    安迷修被最后一个理由给瞬间说服。

    “好,这样我们就有更多时间在一起……”

    “搞学习。”

    四目相对,两双眼睛闪闪发光。

    

    雷狮家很大,从他家面积是一般人家浴室面积的两倍就可见一斑。

    一大一小两个淋浴喷头同时放出热水来,蒸腾的雾气没过多久就将封闭的浴室裹得完完全全。

    湿热的雾气氤氲了视线,两个人在墙的两边洗着澡。

    雷狮一贯喜欢用沐浴露减免不必要的麻烦,而安迷修则一直是坚定不移的香皂派。

    他刚把香皂在喷头下打湿一点,滑腻的香皂就欢脱的飞离他的手中,因地心引力的作用划出一道弧线坠向地面。

    啪的清脆撞击声回响在浴室内。

    “安迷修,我就说香皂很麻烦,你还不信。”雷狮冲着身上的泡泡嘲讽道。

    “这次只是个意外……唉,我把它捡回来不就好了。”安迷修依旧不改他的派别,将手在流水下冲干净,他弯下了腰。

    捡香皂是一个瞬间就能完成的动作,不过前提是能找得到。

    在雾气迷蒙下要找一块和地砖颜色相近的白色香皂是一件很胃疼的事,安迷修弯腰弯了差不多半分钟,他终于找到那枚还鼓着泡泡的香皂。

    在他尚未起身之际,他听到雷狮的声音从身边传来。

    “关于捡香皂,我好像在哪看到过一个故事……”

    “说是一个年轻男人洗澡时不小心把香皂掉在了地上,他就弯腰下去捡,恰好这时他的同性朋友刚好进来上厕所看到这一幕,然后他朋友就做出了一件丧尽天良的事情……”

    “我不会让你有机会踢我的。”安迷修握着香皂瞬间起身,腰肢的柔韧度让好多女生看了估计要羡慕死。

    “……还挺聪明。”雷狮撇撇嘴觉得没趣的转过身去。

    “其实说到捡香皂我也看到过一个故事,开头和你的一样,不过在那个男人弯下腰捡香皂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惨不忍睹的事情……”

    “他熬夜太久,弯腰下去大脑一个充血,他就这么猝死了。”

    安迷修说完这个故事,浴室里久久只有水流的声音。

    “……我们还是快点洗完吧,拒绝熬夜从现在做起。”雷狮的声音深沉了几分。

    “你说的很对。”安迷修庄重的点点头。

    

    安迷修是事出突然到雷狮家借宿,自然而然的没带任何换洗衣物,雷狮找了件体恤当做他睡衣,再扔给他一条宽松的短裤。

    那件体恤对雷狮来说都有点大,现在穿在安迷修身上显得就更大了点。下摆恰好长的将短裤遮的完完全全,领口处宽敞的将锁骨显露无遗,再到有些飘忽的袖子,安迷修伸直了手臂的话就只有指尖能从袖子里露出来。

    安迷修就这么随意的坐在客厅柔软的沙发上,雷狮走过来递给他一杯热水,然后挨着他坐下。

    “你家现在只有我们两个啊?”安迷修喝了口热水感觉整个人都被暖到了,他双手握着杯子问道。

    “我爸妈常年在外,卡米尔的话,今天他和朋友们出去吃饭了,要等一阵才能回来。”雷狮说着转过头望向他,这时安迷修也正好和他一样转过头,两双还有些湿漉漉的眼睛毫无预兆的对在了一起。

    “安迷修,你身上有股薄荷味。”雷狮看着安迷修的发尖,那里还有水珠滴落,透明的水珠顺着他的锁骨在白皙的皮肤上往下滑,直到消失在体恤领口处。

    “雷狮,你身上也有股海盐味。”安迷修伸手帮雷狮理了理有些乱的鬓发,收回手时他的手指沾上了水。

    窗外的雨声还未停歇,温暖的室内气温在升高。

    “咳,那么我们就开始吧……”安迷修的声音因感冒带了点鼻音,听上去有些莫名的软糯。 

    “好……”雷狮的声音低哑下来。

    沉默持续了三秒钟。

    刷刷两声同时响起,茶几瞬间多出两沓卷子。

    “开始我们的学习吧。”

    斗志昂扬的宣言从两人口中同时说出。

    

    卡米尔推开家门就看到门口多出一双不属于他们家庭成员的鞋子,他一眼就认出那是安迷修的。

    轻轻关上门,卡米尔将伞放在雨伞架上,再将提着的蛋糕放在鞋柜上低下头换好拖鞋。

    再把蛋糕提起,他走向了客厅。

    一走到客厅他就看见雷狮抱着盖着一层毯子的安迷修正要往房间走。

    “卡米尔回来啦,”雷狮冲他笑了笑,声音放的很轻,“安迷修今晚在我们家住一晚,现在我把他带回房间。”

    被他抱着的安迷修紧闭着眼睛,呼吸均匀而平稳。 

    “大哥,你们之前做了什么?”卡米尔压低了声音问。

    雷狮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他嘴唇开合,轻描淡写说出两个字。

    “学习。”

    说完他就抱着安迷修走回了房间。

    卡米尔看向被试卷给完全占据的茶几,他沉默了一会,还是没想到该说些什么。

    于是他走向自己的房间,将房门关好,在把蛋糕放在桌子上的同时拿出手机开始打字。

    反狗男男革命小队(5)

    吃我甜食 20:13:02

    我觉得我们这个讨论组可以改名字了

    矢量→→→→ 20:13:56

    诶诶诶?为什么啊?

    吃我甜食 20:14:34

    我觉得他们并没有背叛我们,他们真心实意在搞学习【茶几上的试卷.jpg】

    玩心吗少年 20:15:25

    ……是该改了,改成促进高智商低情商狗男男谈恋爱小队算了

    矢量→→→→ 20:16:12

    额,狗男男三个字没变啊

    玩心吗少年 20:16:45

    这是名字的精髓,绝对不变【一脚踢翻了狗粮并咬了你一口.jpg】

    

    玩心吗少年将讨论组名字改为促进高智商低情商狗男男谈恋爱小队

    

    卡米尔将手机放在一旁打开了蛋糕,一勺子挖下去然后喂到嘴巴里。

    不仅是狗男男,还是热爱学习的学霸狗男男,就问你们怕不怕。

    

    安迷修从课桌中摸出一封信,用少女心爆棚的粉色信封装起来,封口处还是一颗爱心型的印泥。

    在雷狮揶揄的目光下,他将信封小心翼翼的打开,取出里面同样粉色系的信纸看了起来。

    雷狮把脑袋放在他肩膀上一起看着。

    过了五分钟,他们把这封信从头到尾一字不落的看完了。

    “字迹很工整,文笔也很不错,有几句引用的话引用的尤其好,那几本书还是挺冷门的外国小说,想不到还有女孩子和我一样喜欢看。”安迷修将信收了回去,看上去就和没拆开过一样。

    “这可是封情书啊,你就没点什么表示?”雷狮把头移开挑眉问他。

    “署名是‘一直默默喜欢着你的女生’……仅凭这种描述我可猜不到是谁。”安迷修想了想,然后从书桌里拿出一张纸平整的摆在桌子上,然后他把钢笔拿了出来。

    “我回一封信给她好了,我很感谢她的喜欢,但我觉得我们成为笔友就很好不过。”安迷修说着就开始写了起来。

    “挺好的,你写完就给我吧,我帮你折成一只小船送给她。”雷狮轻笑一声,“都能把信送到你课桌里,我就不信我找不到那个女生是谁。”

    “雷狮,帮大忙了。”安迷修感激的看向他。

    “你的感谢我很受用。”雷狮慵懒的眯起眼睛,他趴在桌子上一只手揉着安迷修的头。

    “……你们别找了,那封信是我写的。”凯莉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出,两个人闻声往后看去,看见他们那一堆人都一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一样的表情。

    “我去凯莉你居然喜欢这种……”“谁喜欢了,我要不是想测试一下鬼要写这么恶心的玩意。”凯莉冷声打断雷狮的调笑。

    “测试?你要测试什么?”安迷修疑惑不解。

    “测试你们两个狗男男是否还有回归组织的可能,”凯莉呵呵干笑了两声,“现在看来你们只有回归地狱的可能。”

    “你们果然在谈恋爱。”金指着他们说。

    雷狮和安迷修对望一眼,然后异口同声的回答。

    “没有,我们搞学习,不谈恋爱。” 


·哈哈哈搞学习才是正常高中生该干的事嘛,一个个整天就想着谈恋爱,迟早要被通报(你这人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全文链接
 
 
 
评论(78)
 
 
热度(898)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