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清醒一点!蚂蚁竞走十年了!
 

【雷安】团长,邻国公主又出事啦(fin)

·给 @一筐篮子 点文的睡美人paro……哈哈哈我居然好意思说这是睡美人……格林兄弟可能要掀开棺材盖出来打死我……

·有玩梗,有原创人物

·全篇都不正经,西方设定之类的就不要太追究啦(明明是不会

·ooc会出现在你梦里哟(。

    “团长,邻国公主又出事啦!女巫在她身上下的诅咒生效啦!”身着骑士铠甲的金发男人推开木门冲里面正坐在椅子上擦拭宝剑的人大喊。

    “什么?”棕发男子停下擦剑的手睁大眼睛望着他,“邻国的谢莉红公主不是刚被巨龙抓走吗?巨龙还会下诅咒?”

    “不是蒙达鲁克国的谢莉红公主,是它邻国我们邻国邻国的巴巴鲁克尼亚国的达可莉莉公主。”男人爆出一串绕口的名字,“她刚出生就被邪恶女巫乌拉拉施下‘十六岁时碰到纺锤整个王国都会陷入沉睡’的诅咒。昨天她十六岁生日时在高塔上碰到了纺锤,结果整个国家都陷入沉睡,她自己也倒在睡床上长眠不醒,现在荆棘将她所在的高塔层层环绕。”

    “这怎么行,我现在就出发去救公主。”被称作团长的年轻男子一下站起身来,他身后的鲜红披风随着他的动作划出割裂空气的弧度,他手中一金一蓝的长剑锋锐毕露。

    “诶,团长你之前不是说要去救谢莉红公主的吗?”金发男人愣住了。

    “啊对哦,”男子也愣住了,他皱起眉头思索起来,“可谢莉红公主所在的巨龙山洞离这里很远啊,要是先去救她至少得花费三个月时间,可三个月达可莉莉公主要是饿死了怎么办……”

    叫奈诺的男人真后悔自己怎么下意识问出这个问题,这下他责任心爆棚认为全大陆出事的公主都在自己帮助名单之内的老好人团长又要进行一番思想斗争了。

    “诶诶团长,安迷修团长你别想这么多。”他急忙将安迷修思绪牵回来,“谢莉红公主暂且不论,达可莉莉公主中的诅咒只有王子的真爱之吻才能解除,听清楚了吗?王子的真爱之吻!”

    “真爱之吻我当然是有的,我对每一位高贵美丽的公主都报以至高无上的爱慕之意。”安迷修义正言辞的回答道,青色眸子里闪着坚定的光芒。

    “哎呀你没听懂我的真正意思,”奈诺无奈的扶额,“我说的是王子的真爱之吻,懂了没?真不真爱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王子啊!”

    “你是我们最敬爱的乌豪斯国皇家骑士团团长,可你终究不是王子啊,你就算去了也救不了公主的。”

    安迷修震惊了,他被这阶级歧视的诅咒震惊了。

    “诅咒这么势利的吗?”安迷修一脸难以置信,他有些犹豫了起来,但几秒之后他又恢复了最初的坚定不移。

    “不,我不相信会有这种奇葩的诅咒。”安迷修凛然正气的宣誓,“我一定要亲自去拯救公主,以乌豪斯国皇家骑士团团长的名义起誓!”

    奈诺觉得自家团长什么都好,就是为人太耿直,总把一切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好像天塌下来他就得第一个负责去扛。

    这样的性格很招人喜欢和敬重,但同时也很容易受到利用。

    安迷修的剑术在整个大陆都赫赫有名,凭着强劲的实力和不二的衷心他不过18岁便成为大陆最年轻的骑士团团长,在成为团长的近一年时间里,安迷修不知带领团员或是单枪匹马解救了多少莫名其妙遭到迫害的公主。

    比如说北方伊奇利亚国因天天穿一身白而被雪精灵一族当做圣女抓过去供奉的维特公主。

    再比如说南方斯特兰拉尔国因太喜欢吃辣椒而被同样嗜辣如命的火山巨熊掳去当做压山夫人的瑞德公主。

    公主们好像长到16岁的花季年龄就会自动对周围非人生物放出一圈又一圈“快来抓我呀”的电波,电波吸引了怪物前来,同时也吸引了狩猎怪物拯救公主的安迷修前去。

    这下自家团长又要不顾一切去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了,他什么时候才能明白就算解救再多的公主,他依旧只能成为王子迎娶公主的垫脚石这件事呢?

    看来他是永远都不会明白的,奈诺看着正义感满满的安迷修只觉一阵心累。

    “安团长,这次不是闹着玩的,你要是被那些荆棘划伤也会陷入永久沉睡的。”奈诺做着最后的挣扎,“你别去了,太危险了,这种事交给其他国家的王子就行了,比如……比如雷王国的三皇子殿下!他的剑术闻名大陆!他去肯定能救出公主的!”

    “你是说雷狮?”安迷修听到这个名字眉头就皱的死紧,“你指望他去救公主?就他那桀骜不驯的个性?”

    “叫他去那就等于让公主自生自灭了。”

    哇,看来你对雷王国三皇子很有意见嘛。奈诺还是第一次听到安迷修对一个人评价这么不客气,他不知道安迷修在进团前和雷狮发生过什么,但能让脾气这么好的团长都做出如此发言,那肯定不是什么好打交道的人。 

    “恩……好吧你要去我们也拦不住,”奈诺知道安迷修做出的决定是不会因任何人的劝告而改变的,他退而其次的请求道,“那至少等你过完19岁生日再去吧?就等三天行吗?”

    “这……”望着奈诺央求的模样,安迷修迟疑一下后还是咬牙答应下来,“好吧,那我就等三天后过完生日再去。”

    “呵呵呵,你不会有机会过19岁生日了。”

    房间内毫无预兆出现一道苍老的女声,仿佛是猫爪刮过枯干的树枝发出的令人不寒而栗的声音,伴随声音一同出现的还有墙壁一角从空气中浸出的黑气。

    黑气肉眼可见的增长交汇,最后汇聚成一个人形模样。

    一位佝偻脊背的老妇人握着一支镶着骷髅头的魔杖站在墙角,拖延到地上的破旧黑色长袍将她身形遮住,只留一只满是疙瘩的鹰钩鼻在外面。

    老妇人望向他们,灰色的眼睛混沌不清。

    “你,你是邪恶女巫乌拉拉!”奈诺最先反应过来,他拔出佩剑指向突然出现的那人。

    “奈诺,对待女性要礼貌点。”安迷修按下他的剑刃,他走到奈诺身前对老妇人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这位女士,请问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字面意思,你会在19岁生日那天陷入永恒的沉睡,到那时没人能解除诅咒。”乌拉拉阴测测的笑起来,如坏掉风箱般诡异难听的笑声让两人都皱起眉头。

    “为什么要对我施下诅咒?”安迷修不知道自己这破除诅咒专业户也有被下诅咒的一天。

    “我和你的确无冤无仇,但我和雷王国有仇,”乌拉拉说到这里用魔杖狠狠打向地面,两者相撞发出清脆的撞击声,“雷王国国王七十岁生日邀请了所有的女巫前去赴宴,唯独没有邀请我——哼,他们要像巴巴鲁克尼亚国那样对待我,那我也要对他们进行同样的报复!”

    她话音刚落,手中的魔杖直指安迷修。

    “他们国家没有公主,不过没关系,我对雷王国皇室最小的三皇子实施报复同样可以达到效果,”女巫冷笑起来,“我从水晶球里看到三皇子雷狮未来的伴侣会是乌豪斯国皇家骑士团团长安迷修——也就是你,那么我就对你施加沉睡魔咒,我要让那老不死的家伙只能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深陷失爱之痛却无可奈何哈哈哈哈!”

    奈诺被这番信息量巨大的解释给弄懵逼了,他刚把脑子理清一点就听到剑刃破空的声音。

    安迷修握紧一金一蓝的两把剑以攻击姿态对准乌拉拉。

    “团长,你不是说要对女士礼貌一点吗!”奈诺被安迷修的举动惊到了。

    “就算是可敬的女士也不能胡编乱造,更何况邪恶女巫乌拉拉并不是可敬的女士。”安迷修气势凌人,“我接受你的诅咒,但我不能接受你毫无根据的预言,不,那叫谎言!”

    乌拉拉也火了,“我允许你看不起我的为人,但我决不允许你看不起我引以为傲的预知能力!”

    战士和法师释放出自己强大的气场,然后他们开始互掐起来。

    奈诺在被一个火球擦过头顶后就选择逃离这个危险场所,围观神仙打架是很爽,但也要保住小命才能爽。

    “不得了啦!团长和邪恶女巫乌拉拉打起来啦!”他扯着嗓门在骑士团内大喊。

    

    雷王国国王现在很忧愁。

    虽然他刚过完七十岁生日,现在满头白发依旧精神矍烁,但他在这举国欢庆之日听到了邻居巴巴鲁克尼亚国的达可莉莉公主诅咒发作连带着整个国家都陷入无尽沉睡的悲报。

    雷王国在大陆上百个国家中国力名列前茅,而有句话叫做实力越大责任越大,更何况巴巴鲁克尼亚国国界线还紧挨着雷王国,这下他更不得不扛下拯救公主破除诅咒这个吃力也讨不到什么好的工作。

    大儿子雷虎今年23岁,长的玉树临风一表人才,武艺高强性格高傲,唯一的缺点就是性子太直,堪比大陆笔直冲天的那颗百年彩杉树。

    要是让他去救公主,他一定拿着把宝剑就去披荆斩棘了。

    “父王啊,我都把荆棘砍完了公主怎么还不醒啊?”

    “傻孩子,你要用你的吻,用真爱之吻唤醒她。”

    “啥?真爱之吻?那是啥?我对她又没有爱我哪有什么真爱之吻?这诅咒不是糊弄人吗,算了我去救巨龙山洞的谢莉红公主了,果然还是和恶龙战斗才是王子该做的事啊!”

    老国王捋着大白胡子,他都想象得出虎子(昵称)握着剑皱着眉站在公主床边的景象,要他那么拐弯抹角的解除诅咒,大概他会直接一剑劈下去让公主了却人世一切烦恼的彻底永眠。

    二儿子雷豹今年20岁,也是英俊潇洒俊美非凡,武艺虽然不如雷虎但救公主应该没有大问题,唯一的缺点就是性子太弯,百折千回如大陆东部那条九转十八弯的千转河。

    “救公主?也不是不可以……父王,但这个破咒条件有点苛刻啊,到底什么才算真爱之吻呢?没有爱直接吻上去可不可以?要是不可以那吃亏的不就是我吗?公主倒是植物人一样躺好了我20年的初吻可没了啊,要是她一直不醒我连申诉都找不到人啊!我们这样,先和巴巴鲁克尼亚国商量好破咒报酬……什么他们国家全睡了?那更好啊,我们直接从他们国库里顺点好东西出来……”

    你是皇室的王子,不是那些街上乱窜的流贼好吗!救个公主能被你上升到国家缔结互助条约那种程度真是厉害了啊!

    老国王加快了捋胡子速度,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这下只有自己最小的孩子,刚满18岁不久的三儿子雷狮。

    “我拒绝。”雷狮站在宫殿大厅里散漫的回答道,他把玩着披肩上金色的流苏,连眼神都懒得施舍给坐在王位上的国王一个。

    “哎呀我最可爱的小儿子,雷狮,狮狮,”老国王走下王座陪着笑脸,“你是你们三兄弟里最厉害的一个,你两个哥哥都靠不住,我只能拜托你了啊!”

    “打恶龙之类的我还勉强接受,真爱之吻?谁爱去谁去吻吧,要不你亲自披甲上阵也可以啊。”雷狮扯起一抹讥讽的笑,那双晶亮的紫瞳微眯起来,像是要将人连灵魂最深处都刺探进去。

    “别这么说啊,你要理解我作为国王的难处啊。”老国王执政多年经验丰富,现在早一副将要老泪纵横的样子企图博取自家儿子的同情心,“那你说你怎么才肯去救公主?”

    “我……”雷狮还没说完,两人听到宫殿外传来侍卫的交谈声。

    “知道吗?乌豪斯国皇家骑士团团长安迷修中了邪恶女巫乌拉拉的诅咒啦!”

    “什么?他怎么会被诅咒?”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但诅咒好像和已经沉睡的达可莉莉公主一样都是沉睡魔咒!”

    “哇还有这种操作?啧啧那么年轻一个人最后却要落到一个永睡不醒的结局,真是……”

    老国王转过头看着雷狮,自家孩子脸上噙着意味不明的微笑。

    “好吧,我愿意去救公主,条件就是……”

    

    安迷修最终没有过他的19岁生日,他踏上了拯救沉睡公主的路途。

    他已经中了诅咒,他要在最后的时间完成自己最后的誓约。 

    是的,他没有打败乌拉拉。

    按理来说战士和法师近身战战士是有绝对优势的,法师出招都要吟唱咒语,这段时间足够安迷修两剑下去把她砍成不均等的三份了。

    然而正是因为这个常识深入人心,当乌拉拉用那看着一弯就碎的木头魔杖狠狠刺向安迷修腹部时他防御松懈了一下,然后他就被戳出老远。

    “虽然我是叫女巫,可谁规定女巫不能近战呢?”乌拉拉邪笑起来。

    安迷修通过那一战知道了,每一个法师都有一颗战士的心。

    然而这个信息是他用沉睡余生的代价换来的,不值,太不值了。

    事已至此,安迷修没像团里其他人那样鬼哭狼嚎拜神求佛,他看着自己手腕上多出一圈黑色的玫瑰花,纯黑的玫瑰繁复华丽,明明没有反射任何光,安迷修却总觉得看见那黑色里有暗光涌动。

    他将经历一场战斗的双剑擦拭透亮,然后他将剑佩在腰间。

    “我去拯救达可莉莉公主了。”

    他只留下这一句话,那决绝的背影逆风而动,太阳将所有光芒偏爱的赐予他,他沐光前行。

    

    他花了两天多时间到达巴巴鲁克尼亚国那座囚禁着公主的高塔塔下,真如传言所说,黑红色的荆棘将整座高塔缠的死死的,连一只飞虫都挤不进去。

    他走到塔下的入口处,然后他看到从另一边过来的那个人。

    雷王国三皇子,雷狮。

    “好巧啊安迷修,你也来救公主?”雷狮一身不像是来救人倒更像赴宴的宫廷礼服,他左手抚着剑柄右手抬起向安迷修友好的招了招。

    安迷修冷眼盯着他,然后果断抽出剑向荆棘劈去。

    你以为我想和你遇到?这比中了沉睡魔咒还不幸。

    出乎安迷修意料的事发生了,他的剑本该毫无阻拦的将荆棘斩断,然而现在它堪堪停在离荆棘最多一厘米的地方,有一股无形而强大的力量阻止安迷修的斩击。

    “你不能进入塔内。”空气里突然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听不出性别也听不出语气,毋庸置疑这不是人类的声音。

    “这座塔只有王子才能进入,你不是王子,你无权进入,请离开吧。”

    安迷修傻眼了,然后他尴尬了。

    “哈哈,安迷修,最伟大的骑士团团长?”身后果不其然传来雷狮那让他烦躁不已的调笑声,雷狮边说边走到他身边,“真可惜啊,看来这次这位公主你还救不了呢。”

    安迷修瞥一眼雷狮,那人毫不在意的让他看,他好像对一切都游刃有余,没有什么事能逃脱他的掌控。

    安迷修收回视线,他不喜欢被看破的感觉。

    但他很敬佩拥有这种能力的人。

    “你说他不能进去,那我呢?”雷狮把剑抽出来,有一下没一下点着纠缠在一起的荆棘。

    “你是王子,你有进入塔内的资格,但能不能进去还要看你的实……”没有任何起伏的声音话还没说完便被迫中断,因为它的本体受到了攻击。

    雷狮毫无预兆就对着荆棘一阵猛劈,手起刀落间手臂粗细的荆棘一段段向外飞射,然后雷狮踏上了清理干净的入口处阶梯,再然后他拉起安迷修的手。

    “???”都已经准备离开的安迷修被他这一拉再一带差点摔倒,还好他实力够强反应够快只是踉跄了一下便稳住了脚步。

    “嘿!非王子的人类不能进……”声音气急败坏起来,然而这次它还是没把话说完。

    “你说不能进就不能进?”雷狮左手拉着安迷修右手斩荆棘一路跑的毫不拖泥带水,他笑起来,笑声张狂而恣意,那是不将任何东西放在眼里的高傲。

    “我偏要成为打破这个规则的第一人。”

    安迷修跟在雷狮身后看见他的背影,有纯白的头巾绑在他头上,尾端在空中扬起,那是将要冲破荆棘飞向太阳的白鸟。

    安迷修也没闲着,他反应过来之后也抽出右手蓝色的长剑帮雷狮一起斩断荆棘,这些荆棘发怒了,它们被斩断后又抽动着在断面继续长出新的部分,但它们生长的速度远远不及两人劈斩的速度,雷狮和安迷修用最野蛮的方式绕着石头阶梯一路跑到塔顶。

    将挡住房门的最后一片荆棘砍掉,他们推开门进入房间。

    月光般轻柔的纱帐笼罩着粉色的公主床,金发的公主紧闭双眼躺在荆棘环绕的天鹅绒床垫上,那双蝶翼似的羽睫好像下一秒就会颤动,然后那比蓝宝石还清澈的眼睛会氤氲着朦胧水雾睁开。

    只需要一个真爱之吻就可以解除这个沉睡魔咒,一个王子的真爱之吻。

    安迷修将手从雷狮手中抽出来,他还是不习惯有人拉着自己。

    但这感觉意外的并不让他讨厌,至少他砰砰直跳的心脏是这么告诉他的。

    “雷狮,你该去吻公主了。”安迷修看向雷狮,雷狮还没把佩剑收起来,他执剑立在原处,并没有要走到床边亲吻公主的意思。

    他们爬上这直冲云霄的塔顶还是花了不少时间,尽管两人的实力已经足够强大。

    巴巴鲁克尼亚国的人是闲的没事做了还是石料太多了才修这么高的塔?他们是想试试上天的感觉不成?

    塔顶的窗户外已经披上了暗色的夜幕,有碎银般的群星点缀其上。

    雷狮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安迷修有点着急了。

    他还想再说什么,房间另一边突然出现一团熟悉的黑气,那黑气中走出一个熟悉的黑袍老妇人。

    邪恶女巫乌拉拉。

    这位他们并不想见到的老熟人又扯着她的破烟嗓笑起来,“呵呵呵呵,想不到你们居然能够到达这里,勇气可嘉。”

    “你以为你能阻止我们解救公主吗?”安迷修两把剑都握在手里,异色的剑光照亮整个房间,“这次我会杀了你。”

    “哈哈,很可惜,你在杀死我之前就会陷入永久的沉睡了。”乌拉拉对他的威胁付之一笑,她从袍子里摸出一个金色怀表,不知多少岁月的无情侵蚀将那璀璨的金色染上黯淡,她打开怀表,扭曲的时针即将指向十二点,而分针离它不过五分钟的刻度。

    “还有五分钟就是你19岁的生日,到那时你将永远沉睡下去,没有人能救你!”乌拉拉发出骇人的尖笑,她两手因极度兴奋而高举着,魔杖顶端的骷髅头冷冷注视着安迷修。

    “就算你们现在杀了我也没用,诅咒不会因我的死而解除!雷王国那个老头就等着后悔吧,他最爱的小儿子会永远失去他的爱人哈哈哈哈!”

    安迷修不知现在是该两剑劈死这个噪音制造机还是该在她死之前最后澄清一下他和雷王国三皇子之间没有不正当关系,但下一秒手腕印着玫瑰花的地方灼热起来,好像那些花正在火焰中燃烧。

    不过几秒热感褪去,沉重的睡意袭来。

    分针还在毫不知情的靠近时针,五分钟已经过去两分钟了。

    “老妖婆,你对安迷修下的是沉睡魔咒吧。”

    雷狮开口说话,语气听不出情绪。

    “既然是沉睡魔咒,那解咒的方法和公主的应该是一样的吧?”

    乌拉拉停下笑声,她盯着雷狮,干裂的嘴唇开合,古怪的声音发出。

    “哦,雷王国三皇子殿下要为了救自己的爱人而放弃拯救公主?”她又桀桀低笑起来,“真是让人感动的情意。”

    安迷修用自己的毅力抵抗着铺天盖地的睡意,现在这句话更成为打给他的一剂强心剂,他半跪在地上用双剑撑住身体。

    “雷狮!”他用尽最后的力量对那站立的颀长身影大吼,“别给我搞事!你快去吻公主!别管我!”

    雷狮没有对他的话做出回应。

    “哎呀真是看得我这颗多年未跳的心脏都要感动的跳动起来,”乌拉拉摇晃着手中的怀表,距离十二点还有最后一分钟,“不过在这最后一分钟我还得告诉你们一个不幸的消息……虽然诅咒内容是一样的,但解咒方法并不一样——就算你现在吻上他,也依旧只能得到一具不会变冷不会腐烂的尸体!”

    “哦,那我直接用法术解咒就好了是吧。”

    咔咔咔咔,秒针在一秒一秒走动,还有三十秒,分针会与时针重合。

    雷狮将自己的佩剑猛地插进地板,剑身发出耀眼的白光,剑刃在瓦解。

    雷狮从剑里取出一柄细长的法杖,本来只如一根树枝一样的大小握到他手里瞬间增大几倍,然后法杖顶端突然出现巨大锤形。

    那是一把近乎他身长的巨锤。

    “虽然我用的是剑,但谁告诉你用剑的就不会法术呢?”锤身环绕起一个个绚丽多彩的魔法阵,对着乌拉拉,雷狮猛地砸了下去。

    与此同时,安迷修的身下也多出一个紫色的魔法阵,他手腕上的黑色玫瑰化作一缕缕黑气被法阵不知餍足的吞噬着。

    安迷修通过这一次知道了,每个战士都有一颗法师的心。

    然后他就被已经深入骨髓的睡意彻底将意识侵蚀,昏了过去。

    他最后看到的,是一片虚幻的紫色。

    

    “乌豪斯国皇家骑士团团长的沉睡魔咒破解啦!”

    “哇,真的吗?是谁帮他的啊?”

    “据说是雷王国三皇子雷狮!”

    “什么!那个雷狮居然会帮安迷修解咒?他们以前不是不合到一见面就会打起来吗?”

    “可能这就是爱情的魔力吧。”

    “关爱情什么事?”

    “你们还不知道啊,雷狮要和安迷修订婚啦!”

    

    雷王国在几天前举国欢庆国王七十岁生日之后,今天又举国欢庆他们的三皇子殿下破咒杀巫归来,顺便举行三皇子的订婚大礼。

    从皇宫延伸出来不知道多少米的洒满各色花瓣的红毯两边,无数群众挤在那里翘首以盼两位主角的到来。

    当最高的大理石钟敲响正午十二点的钟声时,他们终于看到有人从金碧辉煌的皇宫里出来。

    “雷狮,你别跑,你让我砍你两剑,我保证手起刀落不会让你痛苦的。”安迷修穿着一身儒雅的白色礼服,然而他双手拿剑一边作出这种危险发言一边追杀这种行为就很不绅士了。

    “哎哟从来没见过这么恩将仇报的人,我帮你解除诅咒还帮你成立家世,一举两得你还要砍死我,你看群众都在鄙弃你的背信弃义呢。”雷狮穿着黑色礼服在前面跑得飞快,然而面上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他甚至还有余裕转过身给安迷修指向路边群众。

    “你给我闭嘴!你趁我睡着了搞出什么破事!你趁人之危你厚颜无耻!我今天就替全大陆除了你这个万年祸害!”安迷修更愤怒的追着雷狮跑起来。 

    “唉看到团长现在这么生龙活虎我真是……”奈诺挤在人群最前端看着安迷修和雷狮带起一阵劲风跑过身旁,他激动的眼泪都要控制不住,旁边的团员给他递上手帕。

    “唉安团长终于有归宿了……我生怕他就这么救公主救一辈子到头来自己什么都没有……”奈诺感慨不已,刚才给他递手帕的团员突然想起什么问出一个问题。

    “诶说起来,团长要去救的是达可莉莉公主吧,现在雷狮皇子救了团长,那公主呢?”

    “啊……”

    

    被荆棘环绕的高耸入云的高塔里,沉睡着一位美若天仙的公主。

    她的头发比金色的绸缎更为光滑,她的面庞比盛放的玫瑰更为娇嫩,这份被上帝宠爱的美丽被黑红色的荆棘锁在塔顶的睡床中。

    她还在静静等待,等待一位足够勇敢足够英智的王子为她披荆斩棘,最后用真爱之吻将她唤醒。

     真是一个浪漫梦幻的童话故事。 


·看到没有,结尾我又圆回来啦,这其实就是一个浪漫梦幻的童话故事(理直气壮叉腰

·接下来我就要返校补习了,在这里我必须对学校说一句mmp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全文链接
 
 
 
评论(33)
 
 
热度(509)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