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谁带的动我,我自己都不能
 

【雷安】一次假的黑道养成(fin)

·给 @ooc属于我 的我的内人(脸呢)的黑道养成系点文!嘿嘿拖了好久终于写完了真是不好意思,我先土下座道歉ORZ

·年龄操作有,雷总和安哥差着六岁哦

·顺便,我对黑道的理解还仅限看玛丽苏校园里知道的那些……设定就请不要太过追究了(。

·ooc自然也是有的(理直气壮叉腰


    “卡米尔,你说幼年被黑道杀光全家后来被另一组黑道收养的小孩长大一般都是什么样的?”雷狮弯起右腿膝盖将皮鞋抵在墙上,他两只手指夹着一根烟,有缥缈轻烟缭绕身侧。

    卡米尔闻言缩小了正在制作的物资统计名单,他打开百度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出几个字。

    黑道复仇类型校园言情小说

    浏览网页大概五分钟,卡米尔关掉满是弹窗广告的小说页面平静的回答道。

    “残忍喋血,嗜杀成性,对周围一切都漠不关心,一心只想着复仇。”

    “恩,我最初也是这么想的。”雷狮刚呼出一口烟,房门外哒哒的脚步声吸引了两人的注意。

    “雷狮!都叫你不准吸烟!卡米尔还未成年呢你怎么能让他吸二手烟?你自己也是未成年你怎么能吸烟?”稚嫩的童声里充斥着恨铁不成钢的不满,一个白色身影冲进了房间跑到雷狮面前。

    “……”17岁的雷狮和15岁的卡米尔望着眼前这个11岁的棕发孩子陷入了沉默。

    我的黑道养成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雷狮独吸苦烟心作痛的抬头四十五度仰望天花板。

    

    雷狮和安迷修——也就是那个棕发小孩第一次遇见是在6年前,他还只有安迷修现在这么大的时候。

    作为在市内盘虬卧龙的老牌黑帮首领的三子,雷狮从小就过着与普通人家孩子不一样的生活。人家拆分汽车模型的时候他在拆分各类枪械,人家迷恋儿童漫画憧憬成为英雄的时候他在学习格斗技巧预备打败英雄。

    雷狮是雷家最小但最有天赋的孩子,凡是见识过他本事的人都默默在心里将他当作下任首领毋庸置疑的继承人。

    自身的实力和周围人的吹捧崇拜加剧了雷狮性格里最桀骜不驯的部分,这位将训练场人形靶子红心不知打穿过多少次的三少爷在11岁生日那天要求带枪参与一次行动。

    没有任何人能说服这位称得上是目中无人的叛逆少爷,虽然仔细想想他的叛逆期提前的的确有些多——但经过一番纠纠缠缠,雷狮最终带着他第一次成功组装的5.7mm口径手枪开始了他的第一次实战行动。

    任务难度不高,只是带队去解决一些自以为偷拿组织好处不会被发现的地痞混混,雷狮甚至还没将枪套打开这场碾压战便毫无悬念也毫无预兆的结束了。

    颇有些不满的雷狮无聊的将视线在交错林立的灰色建筑上晃来晃去,然后眼神一凝,他注意到一栋建筑阴影处窜出几个鬼鬼祟祟的人影。

    直觉第一时间告诉他那些人绝不正常,而后他带着一大堆人马浩浩荡荡冲过去将那些人围堵制服后他的直觉得到了肯定。

    那些人和他们同样都是不能抛头露面的职业,但那些人的任务显然比他们更见不得人。

    他们是去灭门,将一个死追他们很久的警察全家屠杀殆尽。

    好不容易过了把战斗瘾的雷狮本打算就此收兵回家,他那已经迈出的步伐因其中一人嗫嚅的话语而停下。

    “……没,我们本来是想全杀死的,只差他们家小孩的时候从窗口看到了你们……为了不被发现我们就选择立刻逃跑……真的真的我没骗你!大哥别打我我说的句句属实!”

    雷狮的视线又转回了那栋墙漆斑驳的建筑。

    

    那些人说的话似乎有点可信度,他们慌忙到连房门都忘了关。老旧的防盗门虚掩着,深不可测的黑暗蛰伏在门后蠢蠢欲动。

    雷狮一脚踢开铁门,伴着刺耳的铁锈摩擦音,他踏进了客厅。

    血腥味在拉上窗帘而显出诡异昏暗的室内弥漫,还看得出几分往日温馨的小屋现在凌乱不堪,两具成年人的尸体倒在客厅的血泊中,雷狮跨过他们将灯打开,地板上星罗散布的玻璃碎片霎时反射出森森冷光。

    他先前向那些人了解清楚了这两室一厅的内部结构,挥手示意其他人不要跟来,他不紧不慢的走到一处紧闭的房门前,门上贴着一只彩色小马,小马染血的眼珠直直撞上雷狮的眼睛。

    雷狮伸手将房门轻轻打开,皮鞋声隐在室内柔软的儿童毯子里,这间房的窗帘没有拉上,明媚的阳光将温暖与美好洒遍这间满是儿童元素的可爱房间。

    房间内空无一人,雷狮慢悠悠的沿着墙角绕了房间三圈,最后他走到嵌在墙上的衣柜面前。随着啪嗒的清脆声响,雷狮将一直没机会拿出来的手枪从枪套里取出来,手枪以扳机为中心在手上旋转起来。

    他的另一只手按在了衣柜门把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敲在上面。

    面无表情的思索着什么,雷狮猛然间将衣柜打开。

    有一团黑影向他扑来。

    黑影一下撞在他身上使他因重心不稳而倒在地毯上,在倒下之时还在旋转的手枪也被那黑影抢了去。

    雷狮躺在地上望着坐在自己身上的人。

    一个看上去最多5,6岁的小孩,柔软的棕色头发下那张本如天使般纯真的面庞因过激的情绪扭曲起来。他两只手握着手枪,黑黝黝的枪口离雷狮的额头不超过三厘米距离。

    “……嘿,小朋友,冷静一点。”雷狮试图用微笑缓和一下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他的话音刚落,枪口又颤抖着离他脑袋更近了点。

    “……我爸爸妈妈呢?”压得极低的童音传到雷狮耳中,他能清晰感受到这声音里竭力想隐藏的恐惧和焦虑。

    “他们死了,被一些坏人杀了。”雷狮轻描淡写的说,“不是我这边。”

    在感受到身上人在瞬间剧烈颤抖的同时,雷狮听到了一声似是无意识的短促的悲鸣。

    像是被荆棘刺入心脏的夜莺在死前发出的最后一声凄号。

    有水滴滴在雷狮衣领上,将他浅灰的衣服浸成漆黑。

    “……骗人,骗人……”孩子垂着头挤出破碎的话语,发丝随着他的颤抖颤悠悠垂下来,然后被泪水黏在脸颊两旁。

    “一定是你,一定是你杀了他们!”他猛地抬起头,氤氲着水雾的翡翠眸子死死瞪着雷狮,满是汗水的稚嫩小手扣动了扳机。

    没有子弹打出来。

    “小朋友,你该学会冷静。”雷狮笑起来,他一下抓住小孩伸直的手臂发力将他甩向一边,在夺回手枪的同时往前一撞,那个较他显得十分纤小的身影就被他扔到墙上逼在墙角里。

    雷狮一手撑着墙一手将手枪的保险栓打开,半蹲的姿势让他们的视线保持在同一高度,两种染着截然不同的情绪的目光交汇在一起,接触点燃起灼眼的火花。

    雷狮手中的手枪对准小孩的额头,如同刚才他对雷狮做的那样。

    “你也该学会开保险栓。”雷狮脸上的笑意加深。

    还挂着泪痕的年幼面容上没有一丝畏惧,小孩咬着下唇冷冷的迎上雷狮的视线,雷狮从他眼中看出了决绝。

    “杀了我。”没有任何温度的声音自他口中发出,漉漉血珠在撕破的唇瓣上滚动,下一刻坠至锁骨洇出赤红的血晕来。 

    “杀了我。”他又重复一次。

    雷狮歪过头瞧着他,脸上表情并未因他的要求有任何变化。

    他持枪的手伸直几分,铁质枪口抵上眼前人的额头。

    “砰。”

    雷狮嘴唇翕动,他发出这个拟声词。

    在那莹绿色瞳孔里的惊讶还未退尽之际,他一下将枪收回到枪套里,下一秒他将蜷在墙角的孩子搂着腰抱起来。

    11岁的他比这个孩子高出许多,再加上优于常人的体力,雷狮很轻易就将他抱起来。

    在孩子从震惊中缓过来之前,雷狮隔着极近距离盯着他沉声说道。

    “你最该学会的是爱惜自己的生命,你要是就这么死了你的父母死也不会瞑目的。”

    或许是被他突然凌厉起来的气势震到,在他怀中的小孩仅仅睁大了眼睛望着他,嘴唇轻轻开合却不发一言。

    “你失去了你曾经的家庭,那是无可挽回的。”雷狮的语气缓下来,“我带你回我的家,你的新家。”

    “我是雷狮。”

    他说完后就抱着小孩往外走,他感觉到那个幼小生命体死死攥着他的衣角不住轻颤着,但他没有抗拒雷狮的动作。

    雷狮走出房间穿过客厅,在途经两具尸体的时候怀中人剧烈的颤抖起来。

    但他什么声音也没发出,连一声啜泣也没有。

    一直到走出大门,雷狮扬了扬下巴让守在门外的人先走,他跟在他们后面稳稳走在灰尘飞扬的狭窄楼道上。

    当右脚离开最后一阶阶梯落在地面上时,雷狮听到带着鼻音的童声自怀中传出。

    “我是……安迷修。”

    雷狮这时低下头看着他,安迷修也正抬起头望着他。

    一缕阳光照过两人的脸庞,浅金色的轻纱将一切阴霾驱散。

    “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安迷修。”雷狮微眯起眼,嘴角勾起一个微笑。

    

    一个孩子带着另一个孩子回家本就不该被准许,更何况那是个父母双亡的警察世家的孩子,组织上下都掀起反对的浪潮,所有人都希望三少爷快点把这个孤儿丢掉,千万不要养虎为患。

    雷狮对所有的非议只回应了一句话。

    “要赶走他,先打过我。”

    这句话让所有持反对意见的人都只有偃旗息鼓。诚然雷狮拥有远超同龄人的实力,但成年人对付一个11岁的孩子自然是绰绰有余。

    问题就是没人敢这么做。

    先不说他有组织未来继承人这层无法逾越的身份,要是现在因这件事和雷狮结下仇怨,等以后他成长起来能实施的报复……用脚趾头想都得想的脚趾痉挛。

    安迷修就这么进入到雷狮的生活中。

    

    “大哥,他的父亲是警察,他从小受的教育和我们是完全不一样的。”卡米尔看着雷狮说,他那能也敢和全组织对着干的大哥正心情极其愉悦的陷在柔软的沙发里玩着掌机,裹在牛仔裤里的大长腿大刺刺搭在茶几上,冷冽银光在马丁靴头一闪而过。

    “是不一样,但我能将他教的和我们一样。”雷狮随手将已经通关的掌机甩出去,他两只手枕在头后,嘴角咧开一抹笑。

    “你没看见他和我相遇的时候,一个小孩子却真的动了杀心。”雷狮双脚交替,“后来我将他制在墙角拿枪指着他,他没一点害怕,还叫我杀了他。”

    “多有趣,卡米尔。”

    卡米尔对此也没什么话说了,他接下来还有正事要做,大哥想做什么他不想管也没时间管。

    临走之前卡米尔留下最后一句提醒。

    “就算他心理防线再怎么坚固,今天一下在失去双亲对他的打击肯定是难以想象的,我觉得你可以从今晚开始拉近和他的关系。”

    “你们可以一起睡。”

    门关上了,雷狮将腿从茶几上放下来。

    刚才那番话……很有道理啊。

    

    雷狮本以为安迷修可能会对自己有几分防备心而不会轻易同意,结果他刚抛出这个问题安迷修没有半分犹豫的就答应了。

    “可以,你去洗澡吧。”安迷修擦着湿漉漉的头发看向他,那双曾经被愤怒和仇恨所支配的眼睛现在平静如无底深潭,清幽的靛青色流在瞳孔里,似是在无声诉说着什么。 

    雷狮看着这双眼睛,竟觉得次此时的安迷修有种莫名的温驯感。

    还有……悲伤感。

    安迷修住的是一间整洁干净堪比酒店标间般的新房间,组织里没有小孩子的房间不说,他自己对住宿条件也没有一点挑剔。

    看上去他对所有事都逆来顺受,但那低垂着头颅的幼小身躯内,有要将天地都撕扯开来的气势在酝酿。

    两个小孩子睡在一张成人床上丝毫不显拥挤,安迷修左侧着身子看着雷狮,雷狮右侧着身子和他对视。

    “还好吗?”雷狮开口平淡的问道。

    “这里的条件很好,谢谢你。”安迷修眨了眨眼睛,他露出一个几乎微不可见的微笑。

    “你的仇人现在被我们控制住了,你有权去处置他们。”雷狮说完便看到面前的人在那瞬间呼吸急促起来,但他极力克制着随时可能决堤的情绪,上下槽牙死死嵌在一起磨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把他们交给警察吧,他们会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良久,安迷修哑着嗓子说出这句话。

    雷狮伸出手碰了碰他的头发,比现在盖在他们身上的棉被都更为柔软的湿润触感传导到他的指尖。

    “你可以杀了他们。”

    安迷修抖了一下。

    “你有权力也有能力杀了他们,我把我的手枪给你,你可以亲自为父母报仇,你不想这么做吗?”

    这番话也只有从小在法治社会的黑暗面摸滚打爬的雷狮才能说出来,但他提出这个问题,他便有能力将他的话变为现实。

    安迷修,你已经一无所有了。但你可以抛弃过去的一切从头再来,从杀死他们开始,你会蜕变为一个全新的自我。

    一个狠绝嗜血的强者。

    一个将与我一同前行的同伴。

    “你要想夺回什么,你就必须付出什么。”这是雷狮从小就知道的真理,世界从不会偏袒任何人,安迷修要想变得强大起来,他必须放弃从前信仰的某些东西。

    雷狮不再说了,安迷修也同样沉默着。

    身上盖着的棉被似乎有点厚,压得人有点喘不过气。雷狮想。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柔软床铺渐渐烘出睡意,雷狮望着安迷修近在咫尺的脸,眼皮开合的频率越来越慢。

    “对不起。”

    在彻底陷入沉睡之际,雷狮似乎听到安迷修说了什么。

    

    雷狮的生物钟一直在早晨七点准时将他唤醒,但这一次也只有这一次,他的生物钟出了故障。

    直到卡米尔将他叫醒,他揉了揉还有些混沌的脑袋坐起身来,撑着床面的右手意外摸到什么软和的东西。

    雷狮侧目看去,只有5岁的孩子侧着身子躺在床上,两只小手乖乖的摆在胸前,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微微颤动着,还有些婴儿肥的白皙面庞让人忍不住想戳上去。

    “大哥,你该去训练了,其他人在等你。”卡米尔适时出声将雷狮的思绪带回正轨,雷狮转回头看着自家不苟言笑的表弟,虽然他现在是面无表情,但雷狮却从他脸上读出类似忠臣对沉溺后宫美色的帝王的无奈与无语。

    雷狮对这种无声的控诉毫不在意,他轻手轻脚走下床往洗手间走去,路过卡米尔时抛给他一个理所当然的眼神。

    “现在过去正好,谁让那些家伙昨天那么不要命反对我,今天让他们等等我不是应该的吗?”

    “惹怒狮子的代价是很惨重的。” 

    哦,可以的,雷哥人狠话不多,就是有点中二。 

    待两个人都走出房间,还睡在床上的幼小身影慢慢坐了起来。

    安迷修抱住双膝一言不发的盯着那扇再普通不过的木门,好像那里站着他十分在意的人。

    “狮子啊……”他喃喃着。

    

    雷狮那晚睡着了没听到安迷修的回复,后来他在一次训练中将安迷修也带过去。在让他见识了组织里各种酷炫的训练设施和狂霸的训练实况后,雷狮将所有人聚集在一处,然后带着安迷修自信满满的走到高出他们的平台上。

    他俯视着下面神色各异的组织成员,然后一拍安迷修肩膀将他推出一步。

    “安迷修,你想不想加入我们?”

    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盯着他。

    年仅5岁的孩子没有一点怯场,他对那些含着不同情绪刺过来的视线泰然自若的收下,环视下面一圈后开了口。

    “不想。”

    空气僵凝起来。

    “我想当警察,像我爸爸那样的。”

    “他的职责就是抓住你们。”

    要不是知道笑出声来的后果,可能整个组织上下都会回荡着难以自控的狂笑,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但现在他们憋笑也憋得十分辛苦,一个个身强体壮的大男人眼看就要因笑丧命了。

    雷狮不知自己是怎么才能忍住不把这个倒霉孩子打一顿的冲动,他气到颤抖的转过去盯着他,安迷修也淡然的回望过来。

    不对吧,这怎么和说好的剧本不一样?一般心灵受创的丧失双亲小孩不是都会怀揣一颗阴狠的复仇心然后坚决的加入黑暗组织一心只想复仇吗?

    雷狮连自己刚才顺便把自家组织槽了一通这件事都完全没放在心上,他神色复杂的出声问道。

    “你不想为你的父母报仇吗?”

    “我会为他们报仇,但不是通过加入黑道,而是成为警察。”安迷修的声音还只是软糯的正太音,但他的眼神却锋锐的像是要将一切都割裂开。

    “我会继承我爸爸的遗志,成为一名除恶扬善的正义的警察,这样也是为他们报仇了。”

    雷狮呼出一口气,他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那你以后会将我抓起来咯?”

    安迷修在这时反而犹豫起来,他一只手抵住下巴皱着眉头作沉思状,“恩……本来该是这样,但雷狮你是特别的,我……大概不会抓你吧。”

    “呵。”雷狮这下笑出声来,他走到安迷修面前,一手揉乱了他柔软的棕发,在他还未出声抗议前蹲下身和他视线持平。

    “你跟我可隔着六年呢,小鬼。”

    

    那次之后,组织里的人意外的开始接受了这个大言不惭的小孩。一方面为他敢上天入地惹雷狮的勇敢和耿直,一方面为他在剑术方面远超常人的极佳天赋。

    最为罕见的是,安迷修是双巧手,也就是说他两只手对武器都能灵活运用,这一点就算是雷狮自问也做不到。 

    “大哥,你果然没把他拉进我们这边,我就告诉过你我们和他不在同一个世界的。”卡米尔嚼着蛋糕对雷狮说,雷狮看看飞速消失的蛋糕再看看面色如常甚至连吐词都依旧清晰的自家表弟,他身为未成年的内心受到了震撼。

    “呵,那个小鬼,他要是他爸教成这样的,我看他爸被杀也是活该。”雷狮烦躁的将之前被他甩在地上的掌机踢到一边,他将腰间的手枪掏出来在双手间扔来扔去。

    “还早呢,就算他现在还想着当什么破警察……我会让他改变想法加入我们的。”雷狮一把将手枪攥在手里,一声冷笑从喉咙里挤出来。

    卡米尔忧心忡忡的想,自家大哥算是彻底沦陷在这小他六年的小孩身上了。

    

    自第一次任务圆满成功(顺便还带回了额外的人回来)之后,雷狮更注重提升自身实力以去参加等级更高的任务。他每天从早上开始就混在训练场里,大半夜带着一身伤回到房间里呲着牙给自己包扎伤口。

    然后有一天训练完毕后他就看见一直穿着一身白衬衫黑裤子脚踏红鞋子的安迷修从另一个训练场走过来,本来一成不变的装束上多了些什么东西。

    走近了雷狮终于看清那是一些绷带,一些缠在他的右腿膝盖处,还有一些绑在他撸起袖子露出的右臂上。

    “……安迷修,小小年纪你就这么非主流真的好吗?”雷狮打量他半晌,直到手中那瓶冰水瓶身上的水滴滑落到他的手上再沿着纹路不断向下时,他终于开口说话,一开口便是犀利的吐槽。

    “傻雷狮,我是为了你才缠绷带的。”安迷修对他的吐槽只是撇撇嘴,他走到雷狮身边坐下,看着遍布在少年身躯上的各类伤口,安迷修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你怎么都不会爱惜自己的身体呢,明明当初还叫我爱惜生命来着。”嘟囔着小声抱怨起来,安迷修伸手将自己身上的绷带取下来。

    “我看你每天都要回房间缠绷带,一个人的话很麻烦吧,现在我把绷带带在身上我就可以帮你了,你也不用那么辛苦了。”安迷修低着头忙碌起来,雷狮向下望去,能看见他的发旋在一片浅棕色海洋中时隐时现。

    “首先我很感谢你,安迷修。”雷狮伸出左手停下安迷修的动作,后者抬起头,两人的目光撞在一起。

    “其次,我该说你果然还是个小孩子。”只有十几岁的雷狮得意洋洋的笑起来,连虎牙都因这个笑容显露出来,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你以为受伤了只要缠绷带就行了吗?不上药光把伤口包起来只会起到反效果啊。”他笑眯眯的揉着安迷修的头,安迷修听到他的话后滞在原地凝固成一座雕塑。

    雷狮好久没这么肆无忌惮的笑过了,他想着安迷修说要给自己缠绷带时那一本正经的模样,明明还是个小孩子却硬要使自己看起来像个大人一样老成……结果反而因经验不足上演一出尴尬戏码。

    雷狮还在放声大笑,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

    安迷修将绷带塞到了他嘴里。

    毫无防备吃了一嘴绷带的雷狮差点没被这纺织物给呛死,在他好不容易将绷带拿出来后安迷修都已经站的离他几步远了。

    “雷狮,我再也不管你了!”安迷修抱着从他身上拆下来的绷带死死瞪着雷狮,一张小脸爆红的堪比熟透的苹果,“你以后受再多的伤我也不管你了!你就自生自灭吧!”

    吼出这番话后安迷修转身飞快的跑出了训练场,雷狮握着几根绷带坐在原地看着那个背影消失在视野中,他突然感到身上一阵阴寒。

    低头一看,原来是先拿着的冰水洒在他裤子上了,大概是他之前拿绷带时太慌乱导致本就很滑的瓶子从手中溜走了吧。 

    不仅没能将伤口包扎反而身上还多受一次摧残的雷狮只觉得心好累。

    身为一个未成年人,我承受了太多。

    雷狮抬头四十五度仰望天花板,但他的嘴角却无意识向上扬了几分。

    这一板一眼的小家伙居然会担心自己,看来养这么大还是没白养嘛。

    

    雷狮18岁时终于成为了他心心念念的小队队长,长到脚踝的黑风衣往身上一套,泛着冷光的黑亮皮靴往脚上一穿,最后再系上他那印着金色星星的长条头巾。在迎面吹来的烈风中摆个pose凹个造型,要不是他手里扛着的不是模型枪而是能杀死人的真枪,随便往哪一站简直都可以直接上摄像机一顿狂拍,逼格和时髦值十足的黑道风能轻易hold住任何杂志封面。

    终于到能上初中年纪的安迷修在他出发之际跑到他面前,如小树一般挺拔的小小少年的身体已经长开一些,还残留一丝稚气的脸庞上隐隐含着担忧。 

    “雷狮,你要注意安全。”安迷修尽量使他的声音听上去没什么起伏,但话语深处的关切雷狮却完全听了出来。

    “小鬼,等我把任务圆满完成后我就给你买你最爱的那个机械小马啊。”雷狮俯下身揉乱他的头发,这个动作他在这些年不知做过多少次,安迷修每次都会以控诉的眼神望着他,但这次他没有。

    “我可不会为你包扎,你要是受伤了你就自己为自己的不小心负责吧。”安迷修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雷狮,有光芒在他瞳中闪耀。

    “我以后还要亲手抓住你呢,在那之前你可别被别人打败了。”

    “哈,小鬼。”雷狮咧开嘴笑了起来,他将腰间那把陪伴他7年的手枪拿出来抵在安迷修的额头。

    “你跟我可隔着六年呢,想抓住我,你还差的远呢。”

    

    安迷修最终没有抓住雷狮。

    当他不顾一切冲到那一片废墟中时,他看见雷狮正靠着唯一一块完整的墙壁席地而坐,他纯黑的风衣被撕裂了不知多少口子,那长长的头巾也同样残缺不全,锯齿状的尾端被烧灼的卷曲起来。

    雷狮右手捂着左腹,从他的手指间隙能看见下面腥红而狰狞的伤口,鲜血从伤口中汩汩涌出再沿着手指流到地上,灰白色的水泥地被刺眼的赤红不断侵蚀,而雷狮的生命力也随之不断流逝。

    “雷狮,你坚持住!医疗人员马上就会来的,你会没事的!”安迷修此刻也是遍体鳞伤,他先前不顾他人劝阻的在爆炸后第一时间从一个小孩子勉强能钻过的缝隙处冲进了现场,现在那些医疗组的只有等着挡住大门的碎石瓦砾清理干净了才能进来。

    “安迷修,你居然这么快就冲进来……要是爆炸不止一波呢,你就没想过你会被炸死在这里吗?”雷狮撩起眼皮瞧了他一眼,他哑着嗓子轻笑着说出这句话。

    “别说话了!你会没事的,你会没事的……”安迷修已经无心去听雷狮在说什么,他脸色苍白的望着雷狮那恐怖的伤口,不断扩大的血红占据了他的视野,突然间他眼神一晃,雷狮现在的样子和7年前父母倒在血泊里的画面渐渐重叠在了一起。

    不……我已经失去我的父母了,我已经失去我原先的一切了。

    我不能再失去你所赋予我的一切,我不能失去你!

    安迷修将下唇咬出了血,他发疯一般扯着自己身上绑着的绷带——自最初为雷狮缠绷带那一次后,虽然他缠绷带的理由被雷狮笑了一番,但他莫名喜欢上了这种装扮,再度绑上去的绷带便再没有取下过。

    他将绷带绕着雷狮的伤口缠了一圈又一圈,血色花朵在纯白之土上怒放,这些致命的花不知餍足不知疲惫的肆意开放着,血色一次又一次将绷带完全浸透。

    “好了……停下吧,傻小鬼。”雷狮伸出左手将他的动作制住,安迷修猛地颤抖一下,他抬起头对上雷狮的眼睛。

    快要失去焦距的眼睛,那两枚曾经闪耀着连太阳也自惭形秽的光芒的紫水晶现在也蒙上一层阴暗,这层阴暗还在以不可挽回的速度不断加深着。

    “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个小孩子。”雷狮一手摸上他的头,沾满了粘稠鲜血的手将安迷修的头发也覆上一层鲜红,有血滴顺着发尖流到脸上,在划过脸颊滴到锁骨上。

    “所以说……没有上药,只把伤口包起来可是会产生反效果的啊。”雷狮已经快失去所有力气了,他光是说出这句话都已经是竭尽全力。

    “安迷修。”

    安迷修睁大眼睛凝视着他,晶莹的泪水从眼眶中没有止境的流下,白衬衫上的阴影在慢慢扩散。

    “这把枪送给你,这是我11岁时第一次组装成功的枪。虽然只是一把很小的5.7mm口径手枪……但它现在正适合你。”

    仅剩最后一点力气。

    雷狮放在安迷修头上的手往下,他扣着安迷修的后脑勺,将他和自己的距离缩短。

    “小鬼,其实你早就抓住我了。”雷狮附在他耳边轻声说,无法控制的粗喘声裹挟着灼热气浪将安迷修的神经点燃。

    “从一开始就是。”

    安迷修的双手开始颤抖,接着颤抖传导到全身,他无法控制的战栗起来。

    他上一次哭泣是在父母死去的时候,之后的7年不管训练再怎么辛苦再怎么艰难他都未曾流下一滴眼泪。他每天结束剑术训练后回到房间看着床头上父母的照片时,他那已经长满老茧的双手便紧紧攥着,指甲都不知疼痛的嵌进肉里。

    “我一定会继承你们的遗愿,我一定会成为一个剿灭一切邪恶的正义警察。”

    而每当这时他又会想起另外一个人,一个本该属于他剿灭范围的人。

    “恩……只有一个人可以成例外……雷狮的话,看在他帮了我这么多的份上我就不抓他了吧。”安迷修的脑海中浮现出雷狮的容颜,那个不可一世的黑道未来头子说过的每一句话都在他脑海中再度响起。

    他在不知不觉间将嘴角上扬。

    

    现在他再一次哭了出来,没有撕心裂肺的嘶吼,没有无休无止的抽噎,他只是将眼泪不住的流下,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就像7年前他目睹父母死状那样。

    安迷修想说些什么,但他什么也说不出来,喉咙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将他的愤怒他的不甘他的悲伤全部堵在了这具还在成长期的身体里,他感觉自己的大脑快要爆炸般生疼。

    外面人的破壁声和呼喊声也传不到他们耳中,他们被死寂所包裹。

    “安迷修,你要成为一个惩奸除恶的好警察,你会成为一个好警察。”雷狮将头磕在安迷修的肩膀上,他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安迷修身上,但后者什么也没说,不断颤抖的稚嫩身躯成为了雷狮最后的依靠。

    “说起来我也真是失败啊……明明是想把你养成我的同伴和我一起在闯黑道的……结果你还是想当警察……哈哈,这次黑道养成真是失败到极点啊。”雷狮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他的瞳孔开始溃散,视线所及之处被黑暗一点点吞噬着。

    “你和我可隔着六年呢,小鬼。”

    他的伤口渐渐不再流血。 

    “这下我们得隔着一辈子了。”

    他的手彻底垂下了。

    

    身后传来爆破声,接着是无数重叠的脚步声和惊呼声。

    安迷修抱着雷狮,他的右手紧紧握着那支染血的手枪,他的泪水也已经干涸,只有泪痕还挂在脸上。

    “我会成为一名好警察的,雷狮。”

    他的声音不再颤抖,里面只剩坚定和决绝。

    “我还记得7年前,你对我说你会给我一个新家,从此之后我就是你的人了。”

    “听上去中二极了,所以当时我没回答你。”

    “其实从那时我就已经将你当做我的新家人了……不,不只是家人,你是家人无法替代的特别的存在。”

    “我会继承你的遗志,我会实现我的愿望。”

    “晚安,雷狮。”

    一阵风吹过,缠在安迷修身上还未取下的一根绷带被风吹起来,飘逸着往天空飞去。

    或许它将飞向太阳。    


·我说是假的黑道养成就肯定是假的……对吧(心虚

·我会,尽量,发糖的,以后……总之请不要寄刀片给我,给我我也不收(。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全文链接
 
 
 
评论(39)
 
 
热度(363)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