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清醒一点!蚂蚁竞走十年了!
 

【雷安】空冢(fin)

·原著向,一个很奇怪的视角,添加了很多很奇怪的设定 

·并不奇怪的ooc

    要是0708号没将我一下拉到吧台后面,飞来的那个石块肯定已经击碎屏幕刺进了我的核心。

    作为一个刚上岗几天的裁判球,我对酒吧还没迎接多少参赛者就要被参赛者破坏这件事还是有些郁闷的。

    “啊啊啊这才开赛多久怎么就有这么厉害的参赛者了,这届大赛怎么这么危险啊QAQ”0708号缩在我旁边念叨不停,它头上的耳朵也随着身体一抖一抖的。

    明明前一刻还站在吧台上以一个经历了两场比赛的前辈姿态教导我“要想在大赛活下去,就要学会看人眼色,俗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嘛。”我刚把这个信息传导进数据库里下一秒酒吧的玻璃就发出临死的悲鸣,伴随着冷热混杂的狂风和张牙舞爪的电流,突如其来的冲击使我和前辈一下滚到了地上。

    再然后就是刚才它在千钧一发之时的出手相救了。 

    “喂,我说你是不是傻,我打别人关你什么事?”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从吧台外响起。

    “恃强凌弱是骑士所无法准许的恶行。”另一个正气凛然的声音回答了他。

    “哦,骑士啊。”先前那人古怪的笑了一声,然后我清楚的感觉到空气里的电流数量急速增长,我甚至都有一种我的控制系统会被电流劈碎的感觉。

    “就让我看看,你有没有本事替天行道吧。”

    “如你所愿。” 

    与此同时风暴也针芒相对的呼啸而涨,吧台后存放各种酒的柜子被这两种力量夹击的东倒西歪,清脆的碎裂声和身后激烈的打斗声融在一起还莫名有些协调。

    唔,虽然0708号是吓得已经快说不出话了。

    我觉得我果然在生产时就出了什么问题,明明现在是生死攸关的时刻,我第一个想到的却是之前0708号告诉我的“生存经验”。

    不知不觉的,我已经将头稍微探出了柜台。

    “呜哇∑(っ°Д°;)っ你不要命啦!”0708号一边惊叫一边用手把我拽回来,随着一阵气流我们狼狈的在地上滚了几圈,一阵哀嚎后无力的趴在了碎片丛生的地板上。

    “你干嘛把头探出去啊?”0708号就着这个还挺舒服的姿势有气无力的问我。

    “因为你之前说要看人眼色行事,我刚才想去看看他们的眼睛。”我老老实实回答道。

    “啊?我是让你这个时候去看吗?你是不是生产过程中出现问题了啊!我带过那么多个裁判球你是最傻的一个!”0708号一扫之前被吓得魂不守舍的状态开始毫不留情的数落我,“4153号,我真怀疑你能不能活过这届大赛!”

    “我会努力的。”我没法反驳它,不管是从前后辈身份还是从我刚才的行为来说都是我理亏,我现在肯定自己在生产过程中一定出现问题了。

    “好吧,那你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0708号也没力气说我了,它现在两手合十趴在地上祈祷能活过这次无妄之灾。

    “我看到了他们眼睛的颜色,一个是紫色一个是青色。”

    当我说完这句话后,0708号在地上僵硬不动了。

    裁判球并没有面部表情,所以当它不说话时我也不知道它在想什么。

    不过我倒是没去管它,因为我又想起前几分钟惊鸿一瞥般看到的两双眼睛。

    在风暴中闪着光芒的紫与青,两者不断对撞在一起,总有种下一刻要融在一起的感觉。

    恩,紫色和青色合在一起是什么颜色呢?

    我把这个问题向0708号问了出来,但它只是对我呵呵了两声后就不再理我了。

    好吧,看来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不过那两双眼睛真好看呀,就算是我这样有缺陷的裁判球,大概也不会将其忘记吧。

    

    酒吧的工作还是很清闲的,这是我一个多月前的想法。 

    酒吧在花了三天时间修好后我又重新回到了并没有站几天的吧台继续我的工作,调酒。

    有参赛者对我的小短手能否将胜任这个并不简单的工作表示深切的怀疑,当他们看到我在几分钟内调好一杯鸡尾酒推到他们面前时,围观人群爆发出热烈掌声。

    这倒让我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我被设计出来就是为了执行命令,将已经设定好的程序循规蹈矩的演示出来只是我最基本的功能和任务而已。

    我还是觉得能制作出精美绝伦的月光慕斯的裁判球前辈们比我厉害多了。

    重新开业的第一周几乎都没什么人来,我每晚被0708号指使去干各种杂活,从拖地板到擦酒杯上上下下的事情都是我一球包了,它就悠闲的坐在吧台前的高脚椅上看着吧台右边的一块显示屏。

    这个显示屏会实时显示大赛死亡者的信息,说是信息,也只是照片上方的排名和名字后面会多出“死亡”两个字而已。

    我是不懂为什么要在酒吧这种休闲的地方安这个让人看着就不舒服的东西,但0708号说从酒吧存在时就有这块屏幕了,丹尼尔大人说这是为了激励参赛者不让其患上酒瘾消极比赛而设置的。

    说起丹尼尔大人,0708号的屏幕上又显出了爱心。

    而问起为什么没人来,它则用一副过来人的语气懒散的回道:“这才刚开赛一周,买酒是需要积分的,等几周后他们积分攒多了就会来了,到时候会忙的你希望他们都被野怪吃了。”

    看来是已经打算完全把活扔给我干了。

    在清闲时我就坐在吧台上看着每天更新的死亡名单,那些人我一个都不认识,排名也相对比较低,0708号说这个时候死的肯定都是实力太弱被野怪杀死的。 

    我注意着每个人的眼睛,什么颜色的都有,但看过之后不久我就忘了。

    “我们裁判球的记忆能力很有限的,你只要记住丹尼尔大人的命令就好了,连这些人的眼睛都要去看我真是服了你 ( ̄﹏ ̄)。”0708号无时无地不在吐槽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去看,但看过那么多双眼睛,我现在唯一有印象的还是那两簇紫色和青色。

    好像火焰一样燃烧着的眼睛,我薄弱的记忆力竟还没将其忘却半分,不如说越来越深刻了。

    而悠闲了几周后,客人果然如0708号所说的多了起来,我回想起之前闲的可以一晚上都坐在椅子上不动的日子便自核心深处发出一声叹息。

    叹息是叹息,工作还得做,我一边忙着给他们调酒一边注意着一旁的屏幕,之前听他们说有参赛者逃离了凹凸星球,如果这是真的的话不知道过了几天后他们怎么样了。

    当我把一杯玛格丽特递给一位参赛者时,旁边的屏幕闪了一下,上面的死亡者更新了。

    NO.105 维德 死亡

    NO.107 安特 死亡

    我愣了一下,吧台前也有参赛者注意到了屏幕内容的变更。

    “他们是不是就是逃走的那两个?”

    “太傻了,这个比赛是说逃就能逃的吗?”

    “真是没出息的两个人,连点觉悟都没有还敢来参加比赛,最后果然被收拾了吧。”

    他们开始对这两位逃跑者指指点点,我没法参与这个话题,所以我只是默默继续着我的工作。

    0708号还是有点良心,在今晚这个人数格外多的晚上它还是勉为其难的帮我一起调酒。

    “预赛就要结束了所以会有很多人来。”它是这么对我解释的。

    预赛结束后只有前一百名才能继续比赛,而剩下的人都会被回收元力然后死掉。

    0708号告诉我这件事时还指望能吓我一下,不过我平淡的反应很显然让它失望了,但我当时的确是没往恐怖的方面想,我想的是我一直念念不忘的那两个人。

    后来听别人说那是大赛的第四和第五,紫色眼睛的叫雷狮,青色眼睛的叫安迷修。

    第四和第五,那预赛肯定不会落选。

    我不知为何突然有了这个想法,然后我看到酒吧的门被很粗鲁的推开了。

    并肩走进来的是雷狮和安迷修。

    酒吧里的人都对他们行注目礼,我也同样如此。

    只有0708号,它在看到两人的一瞬间扔下手中的酒瓶就躲到了吧台下面,一边抖一边还默念“别打起来别打起来……”

    我觉得它可能不是靠看人眼色活下来的,而是万事靠躲活下来的。

    两个人走到吧台前时周围人已经自动为他们让出很宽一圈位置,他们便自然的坐在了一起。

    “啤酒。”我听到雷狮这么对我说,他的右手放在吧台上,食指一下又一下点着台面发出规律的敲打声。

    “我也是,麻烦了。”安迷修端正的坐在高脚椅上礼貌的对我说。

    我也不是没见过要啤酒的,但我还以为他们会是享受上乘鸡尾酒的人呢。

    不过一个多月前他们之间不还是剑拔弩张的气氛吗,现在是和好了吗?

    我的疑问肯定是无法传达给他们的,而在我转身准备啤酒的时候他们的谈话声倒是无遗的传达给了我。

    “道貌岸然的骑士还会喝酒?”雷狮嗤笑了一声。

    “我是骑士和我会喝酒这件事并不矛盾,你说不定还喝不过我。”安迷修冷笑一声后不甘示弱的反驳回去。

    “那就来试试?”雷狮的疑问句带着肯定的意味。

    “乐意奉陪。”安迷修爽快的应下。

    我这才知道他们还是互不相让的状态,我转身把酒杯递给了他们,他们握着满盈的酒杯,视线却还钉在对方身上。

    我又一次看见这紫色和青色撞在一起,不过总感觉和初见时似乎有些什么不同。

    大概吧,毕竟都一个多月过去了。

    两个人说拼酒就真的拼了起来,啤酒跟不要积分一样一杯接着一杯往嘴里灌,一杯刚尽下杯未满的空隙便不遗余力的互嘲起对方,从各个方面。

    “啧,安迷修,想不到你小子挺能喝的,居然不是一杯倒那种程度啊。”雷狮微眯起眼睛,他摩挲着下巴咧开嘴意味深长的笑起来。

    “喝酒这件事我是绝不会输给你的,恶党。”安迷修微皱起眉回望着他,话语里的每一个字都慷锵有力。

    “说起来你还是第五名呢安迷修,总是说着讨伐我的骑士怎么排名还在我之下呢?”雷狮嘲讽的说出致命台词,我清楚的听见安迷修啧了一声。

    “等级并不代表一切,排名也不代表一切。”安迷修沉下声音,“我总有一天会让你明白的,雷狮。”

    0708号在吧台角落哀嚎,“这句话难不成是打起来的前兆吗!〒▽〒 ”

    事实证明这并不是打起来的前兆,而是动员的前兆。

    “哈哈说的好,安迷修。”雷狮大笑起来,他将刚喝完的酒杯重重磕在吧台上,巨大的响声一下吸引不少人的目光。

    “看什么?有看的时间不如喝酒。”雷狮反而借此将酒吧内所有人扫视一遍,他的声音响彻在整个酒吧。

    “马上预赛就要结束了,不管在座能不能留下来这场比赛也要进入未知的阶段了——而所谓今朝有酒今朝醉,反正明天不知会怎么样,还不如今晚敞开喝个痛快。”

    “不是吗?”

    狡黠的笑语。    

    这番在丹尼尔大人听来极为堕落的言论在一阵沉默后引起全方位的共鸣,从一个人一砸酒杯嚎道“管他的,进不了一百就进不了吧,大不了老子下次再来”开始,整个酒吧都陷入一种群魔乱舞状态。

    罪魁祸首噙着满意的微笑继续喝着他的啤酒,灾祸最直接的受害者,我,则被突然剧增的工作量给累的手都快摇散了。

    我正准备叫0708号从吧台下上来帮我一把,低下头我才看见下面已经没有它的身影了。

    无奈的我只好抱着赴死的心为这群突然癫狂的参赛者调酒,在暗色灯光下影影绰绰的人影间隙中,我看见雷狮和安迷修垂着眼盯着金黄泛光的液体。

    他们的脸上隐隐有红晕,果然先前雷狮的行为是喝醉酒导致的吧。

    但我看到他们的眼神时却觉得他们是清醒的。

    那两双眼睛分别像紫水晶和绿宝石,除了沉淀着晦暗阴影之外的共同点还有一个。

    冰冷,让人心悸的冰冷。

    有一瞬间我因他们的眼神而停下动作,但他们却在这时从座位上起身往外走,和其他不断向吧台挤来的人背道而驰。

    客人的吵闹声让我回过神来,我又回到手忙脚乱调酒调到机械核心快要衰竭的状态。

    望着眼前这些情绪激烈的人,我突然想起0708号对我说的话。

    “没进入预赛的都会被回收元力然后死掉。”

    它说这个规则一般参赛者并不知道,但一般不代表所有。

    几乎所有人都把着旁边的人摇头晃脑的说着什么,也不知道认不认识,但两个酒杯撞在一起时肆无忌惮的笑声便随着在灯光下幻出旖旎色彩的酒液碰撞而出。 

    有些人大概是想着进不了决赛而心有不甘和遗憾吧,有些人则是能过预赛而为之后更高难度的比赛发愁。    

    预赛之后,大赛就要进入新阶段了。

    预赛之后,大赛只会剩下一百人了。

    这其中,会有知道自己生命将尽的人吗?

    酒吧之外,会有还在为活下去而拼命赚取积分的人吗?

    雷狮和安迷修,会是知道预赛内幕的人吗?

    我只是一个最微不足道的裁判球,这些问题没人会告诉我答案,我自己也想不出答案。

    我只是又想起那两双眼睛,初次的燃烧后,现在它们冰冻了起来。

    百忙之中我往被忽视已久的屏幕看了一眼,上面的画面已经不再是维德和安特了。

    又有新的参赛者死掉了。 

    

    我又变得很清闲,在预赛结束后。

    只有一百人还活在赛场上,活在这个无法逃脱的星球上。

    而这个人数也在渐渐减少。

    0708号这下更是每天不知道逍遥到哪里去,虽然晚上守酒吧这个固定任务还是有陪我完成。

    但也仅仅到昨天为止,今天因为我在擦酒杯时不小心将它落到地上跌得粉碎,0708号果断以这个为由让我一个人守酒吧守到凌晨。

    这的确是我的疏忽,但它不会懂我真正疏忽的原因。

    那时很久没动静的屏幕更新了,上面显示一个金色长发的男子已经死亡。

    排名很靠前的,佩利。

    我隐约记得他似乎和雷狮有点关系——事实证明,我的记忆能力的确不怎么样。

    而就是手一瞬间的凝滞,那光滑的玻璃便毫不犹豫的奔赴大地的怀抱。

    结果最后就是我得一个人坐在吧台后呆呆的望着不会有人来的酒吧大门。

    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多了,现在哪还有参赛者这么晚还不睡呢,毕竟大赛可是用命拼搏的地方啊。

    我想擦完这几个杯子就早点打烊休息,然而许久未听到的开门声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我抬起头一看,擦杯子的手又凝固在半空中,只不过这次我将杯子抓紧了。

    是雷狮和安迷修。

    我在瞬间萌生出无数疑问,但他们终究是客人,我无权干涉别人的想法和行动。

    “欢迎光临,想喝点什么?”我礼貌的问道。

    “龙舌兰酒。”雷狮一手拉开一把高脚椅后大刺刺坐在上面,他身旁的安迷修也对我点了点头。

    他们付了积分后我就转身去准备,本以为他们会在我身后像以前一样针锋相对的吵起来,然而直到我转过去将酒递给他们他们也只是垂着眼不发一语。

    既然两个人不说话我自然也不能打扰他们,他们接了酒后只是安静的饮了几口,视线微微抬起,和酒杯里还鼓着气泡的淡琥珀色液体相对。

    我算是躲在吧台后擦着酒杯,擦着擦着小心翼翼往他们那边望了一眼,然而我的视线却无法再移开。

    我不知道是不是0708号一开始告诉我的生存法则给了我太深刻的先入印象,但他们的眼睛的确是有魔力一般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曾经的它们燃起灼热的火花,之后的它们覆上坚实的严冰,现在它们晕在自天花板上垂下的吊灯的暗黄色光线中,融于微微闪着光的液体琥珀里,所有的武装都被水轻缓的侵蚀,而瞳孔最深处的情感自此无处可藏。

    他们在这时对望了一眼,然后举杯轻碰,轻微的声音扩散在寂静无声的深夜里。

    不知为何,我感觉不到他们之间的敌意和杀气,他们之间的氛围又一次改变了。

    应该用什么来形容呢……惺惺相惜?

    我还在想他们现在的关系,然后我就在这种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戳飞了。

    “小东西,我们有什么值得你一直盯着看?”听到雷狮带着笑意的这句话时我才后知后觉的知道自己的偷窥行为原来已经被当事人发现了。

    这下我也没法编出什么合理的解释,只能用最简洁的语言说明一下我的行为。

    我从地上爬起来再飘到吧台前,两只小短手把着台沿同他们对视,然后犹豫着说出了解释,“因为……我觉得你们很特别。”

    “我们没什么特别的,我们只是两个再普通不过的参赛者。”安迷修对我报以微笑,“世界上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普通,特别只是对于特定的某些人而言。”

    说完这句话,他看了雷狮一眼,雷狮也在这时看向他。

    他们相视一笑。

    我觉得他们对于对方应该是特别的存在,比如说宿敌,比如说酒友。

    或许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关系。

    雷狮的视线转回我身上,他伸出手指在我头上揶揄的点了几下,话语里还是带着调笑的意味。

    “你是第一个这么形容我们的裁判球,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4153号。”我的头随着他手指摇动而摇动。

    “代号吗……4153号,你是个很特别的裁判球。”安迷修抓着雷狮的手腕将他那根手指从我头上移开,当我从眩晕中恢复过来时便直直对上安迷修温柔的微笑。

    我被生产出来后第一个见到的人是丹尼尔大人,那时他对我们所有新生的小裁判球都勾起一个天使一般轻柔的微笑。

    0708号说,在几年前它第一眼看到这个笑容的时候,它的那颗机械心就完完全全被丹尼尔大人所俘获了。

    丹尼尔大人的笑容很温柔,但我总觉得很遥远。

    如果说当初他的笑容是远在银河中的星辰之光,那么现在安迷修的微笑就是拂过我全身的柔和清风。

    近在咫尺的,真实而美好的笑容。

    酒杯中的圆冰裹挟着细碎的气泡在杯底晃动,暗色的水纹吻过他们的面容,有什么东西在他们眼中闪闪发光。

    我们都不说话了,我注视着他们,他们的视线飘忽不定的游走着,酒液被他们一点点啜尽。

    我没来由的开心了起来,可能是因为他们说我是特别的。

    我从被生产出来的一开始就知道我不过是千万量产型裁判球中的一个,没有特别的能力也没有特殊的天赋,甚至生产过程中还可能出了些问题而被0708号当做问题球看待。

    这样的我,被赋予了“特别”这个词汇。

    而雷狮和安迷修,他们对其他所有裁判球而言都是普通不过的参赛者,但对我而言,他们是一种特别的存在。

    我们三个是特别的。

    而现在他们两人并排坐在吧台前无声的喝着酒,我就趴在吧台后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们。

    暖色的灯光勾勒出我们的影子。 

    染上暗黄的紫色和青色洇出某些我看不懂的情绪。

    我突然觉得这样的场景莫名的温馨,甚至有种希望0708号能在现在推门而入的期盼。

    但它要是真的进来看见这一幕,恐怕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逃跑。

    0708号总不懂我为什么那么关注每个参赛者,尤其是雷狮和安迷修。

    它不懂,我也不懂。

    明明只是个记忆能力有限的服务型机器人,为什么要这么在意人类呢。

    果然还是我生产过程中出现问题了。我不知多少次以这句话作为探讨我奇异行径的一系列问题的收尾。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雷狮和安迷修的酒也差不多见底了。

    雷狮的视线瞟向一旁漆黑的屏幕,他随口问道:“这屏幕今天怎么没开?”

    “因为要打烊了所以我就关上了……你现在要看吗?”我收回手准备往屏幕飘去。

    “不用了。”他的视线不再在屏幕上停留,酒已经喝完,他放下了杯子。

    安迷修同时和他站起身,他们要走了。

    “4153号,你知道龙舌兰的花语是什么吗?”雷狮的手指在杯口出摩挲,这时他毫无防备扔给我一个状况外的问题。

    原来花还是有语言的吗?我待在原地不知该说什么。

    “好了别为难它了,它怎么会知道。”安迷修轻笑一声替我解了围,雷狮看来也不是真心想从我口中得到答案,他对我摆摆手后便和安迷修一起向门口走去。

    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去睡觉,但看着他们的背影,我却莫名想到将要奔赴战场的战士。

    步伐并不很重,但却带着决绝的意味。

    “你们现在是要去睡觉吗?”我在他们即将走出酒吧之时还是问了一句。

    雷狮侧过头来看了我一眼,他勾起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

    “我们要去的是战场。”

    啪嗒一声,店门关上了。

    偌大的酒吧恢复了他们没来时的死寂,只有我一个还呆呆站在在吧台后面。

    我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我将他们喝完的酒杯拿去清洗,而在清洗的时候我又突兀的想起先前那个问题。

    “龙舌兰的花语是什么呢……”

    

    “再等几天我们就能放假了。”0708号一边戳着屏幕一边对我笃定的说。 

    我一边擦着桌子一边腹诽,你不是每天都在放假吗?

    当我把0708号以碍事为由赶进酒吧内部之后,我拿着脏抹布抬起头便看见了闪了一下的屏幕。

    抹布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更新时间变得极度缓慢和不稳定的屏幕在刚才更新了两位参赛者的死亡信息。

    NO.4 雷狮 死亡

    NO.5 安迷修 死亡

    再熟悉不过的铁灰色字体撞进我的眼睛。

    下面是许久未见的他们的照片。

    死亡,死亡。

    我在心底重复着这两个字。

    仅仅两个字,便将他们十几年的人生全部击碎了,什么都留不住,什么都剩不下。

    仅仅两个字,他们便永远消失了这个世界上,宇宙中任何一个星球都找不到他们的身影了。

    我已经看了几千回这个词汇出现在屏幕上,和冰冷的屏幕一起泛着无机质的光泽。

    我已经见证了几千人的死亡。

    但那是与我无关的,普通人的死亡。

    “世界上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普通,特别只是对于特定的某些人而言。”

    对我而言特别的雷狮和安迷修,对他们而言特别的4153号。

    还有他们自己,对对方而言也是特别的。

    一切归于死亡。

    莫名的怒火在我全身肆虐,强烈到我的机械部件甚至都快发出被烧灼的哀鸣。

    不应该啊,他们不应该就这么死去。

    他们要死也会死的轰轰烈烈震天撼地,整个凹凸星球都会因他们的死去而颤动。

    他们应该身披荣誉带着傲然笑意而死。

    他们的死去足以深刻烙印在所有人心中,那是一场陨落,那是一次覆灭。

    雷狮和安迷修不该只以“死亡”这两个字作为结尾。

    但我已经不可能看到他们壮烈的死相了。

    我很不甘心,当初那么闪耀的生命,最终也只不过和其他上千个参赛者一样,只有死亡两个字来诠释他们的一生。

    但我什么都办不到,甚至连为他们哭一场也办不到。

    裁判球没有泪腺也没有表情,我所有的只是从出生开始就被写进程序的命令代码。

    我不过是一个负责在酒吧调酒的裁判球,不会被任何参赛者在意的最普通的裁判球。

    就算是这样的我,我也想为他们做点什么。

    但我终究只是颓然落在了地上而已。

    一只手从后面拍了拍我,那是0708号的手。

    “唉,我早告诉过你大赛只会有一个胜利者,你其实心里应该清楚会有这个结果的吧。”0708号第二次以前辈的口吻语重心长的对我说。

    我知道这个大赛的胜利者只会有一个,幸存者只会有一个。

    他们中至少有一个会死。

    我不过一直在逃避这个问题而已。

    0708号知道它每天该在酒吧做什么,但它装作不知道的逃避了它的责任。

    我知道我最终会面临什么,我装作不知道的想要逃避现实。

    但死亡永远不可抗拒,它找上了他们,然后找上了我。

    在看到佩利的死讯后我就不再把屏幕打开了,因为我害怕我可能会面对的事实。

    然而今天它被打开了,然后我看到了我最不想看到的东西。

    一切都无济于事,我什么都无法做到。

    0708号把我从地上拉起来扶到椅子上坐好,它以一种我从未听过的严肃语气对我说。

    “4153号,我们是因大赛需要而被生产出来的裁判球,我们最应该记住的永远是丹尼尔大人的命令。”

    说到这里,它轻轻叹了口气,“而且,我们本来就不是为了记住什么而被生产的……所以,我们的记忆能力最多只能保持几个月,除了命令以外的所有东西我们都会渐渐忘记。”

    我知道,这些我都知道。

    “就算你再怎么在意他们……雷狮和安迷修,但他们已经死了,你想为他们在心里建座坟墓吗?”

    我的记忆能力是很有限的。 

    记忆之河里只有丹尼尔大人的命令是永久留存的河底石子,而那些其他的记忆只不过是水面浮草,时间的风轻轻一吹它们便会飘向我再也找不到的远方。

    即便如此,我还是跳进水里企图抓住那细弱的茎干,留住支离破碎的叶片。

    我为他们在心里建两座坟墓,将有关他们的记忆埋藏其中。

    坟墓会渐渐空洞,我的记忆会如同他们死去时身躯化作的无数光点一样汇入无垠的深空。

    他们最后留下的是两枚元力球,我最后记得的是两双眼睛。

    紫色和青色的眼睛。

    火焰般,寒冰般,流水般的眼睛。

    我回过神来抬起头望向屏幕,0708号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飘在屏幕旁将它关闭了。

    这下我再也看不见他们了。

    “0708号,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我问道,0708号的屏幕上出现一个红色的?号。

    “紫色和青色合在一起是什么颜色呢?”

    

    这届大赛最后的胜利者是一位叫金的男生。

    但大赛结果与我们裁判球无关,大赛结束对我们的意义只有一种,那就是我们终于可以放假了。

    所有裁判球都被集中在凹凸大厅,丹尼尔大人浮在最中央俯视着我们。

    我和0708号站在最边缘处,因为我们来晚了。

    “都怪你4153号!要不是你非要把酒吧打扫干净我们就不至于来的这么晚!离丹尼尔大人这么远!(╬▔皿▔) ”0708号一边责怪我一边踮着脚想多看一点丹尼尔大人。

    “诸位,你们辛苦了,接下来的时间就请好好休息吧,下届大赛还需要你们的帮助,感谢大家。”丹尼尔大人温和浑厚的声音传到大厅的每一个角落,这句话引起了疯狂的浪潮。

    “不不不不辛苦 (*′▽`)丹尼尔大人好温柔啊(○’ω’○)~”

    “丹尼尔大人才是最辛苦的!我们这点不算什么 (/≥▽≤/)!”

    “丹尼尔大人最好了!ヾ(=^▽^=)ノ”

    “丹尼尔大人最好了!ヾ(=^▽^=)ノ”

    不知谁起的头,这句伴随着跳跃和招手的高昂话语开始病毒般蔓延到每个裁判球身上。

    我本来以前也是其中一员,但这次我没有参与其中。

    我只是呆呆的站在我的最边缘地带,视线看向大厅外宽广的蓝天。

    0708号突然打了我一下,我转头才发现呼喊声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丹尼尔大人正浮在我的面前。

    “你们负责什么工作?还好吗?”他对我露出一个微笑。 

    柔和的,疏离的,没有任何温度的微笑。 

    “我我我我们负责酒吧!”0708号一下子挤到我身前对它的偶像做出兴奋的回答,“我们很轻松的一点都不累!多谢丹尼尔大人 (/≥▽≤/)!丹尼尔大人最好了!ヾ(=^▽^=)ノ”

    “丹尼尔大人最好了!ヾ(=^▽^=)ノ”

    “丹尼尔大人最好了!ヾ(=^▽^=)ノ”

    由0708号开头,它们又开始欢呼出这句话。

    这回不用0708号打我我也知道该怎么做。

    我将双手举起摇晃,脚尖在地上急促的点着。

    我用欣喜而雀跃的声音喊出那句话。

    “丹尼尔大人最好了!ヾ(=^▽^=)ノ”

·(百度来的) 龙舌兰花语:借别

·关爱小裁判球,人人有责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全文链接
 
 
 
评论(22)
 
 
热度(298)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