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清醒一点!蚂蚁竞走十年了!
 

【雷安】被歹徒挟持时反击是用左勾拳好还是右勾拳好?(fin)

·我是立志要把轻小说题目发扬光大的搞笑博主姌子(。总有一天我的题目会长于lof的标题限制,我坚信着(你他妈

·ooc,没了


    “兄弟,你是犯啥事进来的?”

    “额,打人……”

    “打人啊,”灰发青年摩挲着下巴一副怀念的语气,“不瞒你说,其实我也是因为打人进来的,不过没事我们还年轻,在这里关个十天半个月是不能将我们不羁的灵魂磨损半分的……”

    “这里是等待室不是讯问室大哥!你太入戏了吧!”棕发青年绷不住表情的大喊起来。

    “哎呀,难得进次警局我很兴奋嘛。”灰发青年不以为然的笑笑,接着他将目光停在坐在对面的年纪相仿的人身上,“你也是因为揍了那个歹徒一拳所以被带来的?”

    “是啊,当时被他突然用刀抵住后背下意识反身给了他一个左勾拳……不过我揍了他才看到他左脸上已经有被揍过的痕迹了,你做的?”棕发青年抛出询问的眼神。

    “对啊,大半夜出去撸个串回家居然遇见不要命想勒索我的,我不给他点回礼怎么说得过去。”灰发青年朝对方伸出了手,他勾起一个礼貌的微笑。

    “这里A中的雷狮,你是B中的吧,放假了晚上还穿校服出来啊。”雷狮另一只手指了指他左胸的校徽,后者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B中的安迷修,因为今天一整天都在学校办事……想着穿校服进去算了就没换下来。”安迷修挠挠头说。

    “说起来你说你打的左勾拳?你是左撇子啊?”雷狮垂下眼看握住自己手的那只骨节分明的左手,心想大概这就是拍下来发到微博上能被无数手控prpr好久的手吧。

    “我是两只手都可以用的,也只有这点算是我为数不多的天赋之一吧。”安迷修收回手带着自嘲的意味轻笑了一声。

    “这个天赋还挺少人有的,我知道的只有一个人和你一样是双巧手……不过那人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傻逼。”雷狮说到后半句极其自然的皱着眉头啧了一声,显然与这位不知名的傻逼人士渊源匪浅。

    “怎么了?”安迷修好奇的问道。

    “这世上总有些人喜欢没事找事和多管闲事……那个傻逼我不知道什么来头,我兄弟说他自称最……唉太中二了我就拿a代替了,a从半年前开始就到处找我兄弟的麻烦,还自诩正义啥的,他不知道狗拿耗子这种事只会引起所有人的反感吗?”雷狮抱着双臂靠在椅背上冷笑出声,安迷修看他的一双大长腿在半空中划了一下然后委屈的落回了地上,猜想这位雷同学平时怕是把腿放在茶几上放惯了,这下对面的不是茶几而是自己时身体本能的反应就很尴尬了,自己就装作没看到吧。

    不让别人难堪也是骑士精神的一种体现啊,安迷修想,他觉得自己真是机智与善良并存,他自己都想为自己打call了。

    “没事找事啊……你的兄弟没事吧?”脑内活动和嘴上回应同时进行,安迷修关切的问道。

    “他皮糙肉厚的也没啥事,不过a三番两次不识好歹的打扰我们的确是太烦了,我本想找个时间亲自收拾他一顿的,不过前段时间一直忙就将这事放下来了,现在倒是越想越气。”雷狮的双腿又不安分的动了一下,安迷修觉得他肯定是想踢什么东西发泄一下,但现在他对面的只有自己……还真是对不起啊。

    “不要动不动就打架嘛……我觉得还是和平解决最好。”和平主义者安迷修诚恳的提议道。

    “和平这词不适合我,我生来活在腥风血雨中。”雷狮又冷笑了一声,中二至极的台词从他嘴里说出来居然有几分帅气的味道,“a也不是个善茬,我那个暴力至上的兄弟跟他实打实打起来还得吃亏,那人的实力绝不可能是帮人解决街头小混混啥的能练出来的,他骨子里肯定也是个暴力分子,我最讨厌伪君子。”

    “表里不一的人的确很不好对付。”安迷修通过雷狮的描述也开始想象这个被冠以傻逼之名的实力强劲的伪装派的样子,想来想去只能想到一个穿着英雄装摆着浮夸姿势大喊着我要拯救世界的身影,拖的很长的影子里还有一张挂着阴险笑容的脸……哇,简直可以拿去做电影海报了。

    “不止这点,我弟还告诉我这人喜欢骚扰女生,强行和人家尬聊甚至还完全不顾对方意愿的尬撩,失败了一次又去搞下一次,讲真他这毅力我还是很佩服的。”雷狮眯起眼睛勾起一个嘲讽的微笑,翘着二郎腿的两只腿换了下位置。

    “这我就不能忍了!女性应该是被关爱呵护的存在,怎么能不顾别人意愿的强行聊天?这人怎么能这么傻逼?”安迷修噌的站了起来,雷狮抬起头望了他一眼,然后也站起来同他平……略带俯视的对视,两个人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某种共同的情绪,这种情绪将他们的心紧紧维系在一起。 

    “兄弟啊!要不是你在B中我肯定把你拉到我这里来!我们真是太投缘了!”雷狮大力的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这种男人式表现友情的方式对两个血气方刚的男生效果拔群,才认识十几分钟的两人现在好的似乎有能一起上战场背靠背将生命托付给对方那样的深厚兄弟情了。

    “说起来我也遇到一个很烦的人,他是什么海……唉算了就叫他l吧,虽然我没见过l本人也不知道他真实名字,但他麾下的两个人真是好事不干坏事做绝……就叫他们p1和p2好了,我有次看见p1在一条巷子里凶神恶煞的向一个男生要钱,我当时就冲上去跟他理论了起来,最后打了起来,还好我实力在他之上把他赶走了,我问那个男生才知道原来他是向p2借了钱那人放高利贷才导致他利滚利还不起以至于被要债……你在听吗?”

    雷狮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对上安迷修复杂的表情,他不自然的笑了一下。

    “你说p1,p2让我想到数学……所以不自觉就回到了上课的状态,抱歉哈。”

    ……你上数学课就是睡觉吗?安迷修突然觉得无槽可吐。

    于是他继续说了下去,“那我就用白毛和黄毛代替了……这么讲感觉有点不礼貌啊。”

    “有啥不礼貌的,你开心叫他们狗蛋二傻都行,反正当事人又听不到。”雷狮再次把腿习惯性扬起来准备搭在茶几上,然后几秒后又慢慢落下。

    “那狗……不是,黄毛真是个战斗狂魔,每次见到我都冲上来想跟我打一架,不打到头破血流你死我活就不罢休的那种……真是难以想象现代社会怎么还有这种思想停留在野兽阶段的人类。”安迷修想起来是真的气,他气呼呼的坐回椅子上,抬头看见雷狮冲他比了个大拇指。

    “可以的,损人不带脏字是损人的最高境界。”雷狮双手枕在头后一只腿抵在地上摇起了椅子,“世上傻逼千千万,你我各自遇一半。”

    “说起来他上次还跟我说他们老大肯定会收拾我,我问他他老大是谁,他说就是他们团长……”

    对面毫无预兆传来哐当一声,安迷修看见雷狮猛地站了起来,力道之大透过倒下的椅子可见一斑。

    “我靠,什么鬼,团长?团长也是他配叫吗?他手下和我兄弟撞设定就算了,称号也敢盗版我的?”雷狮气的火冒三丈,安迷修站起身安抚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别气了,好的事物总是会受到很多人觊觎的,这说明你有实力。”安迷修语重心长的说,然后他又像想了什么似的皱了皱眉头。

    “关于那个神秘的团长,我还听说过那是个女生的传言。”

    “女生?”雷狮先前的怒火已经完全被好奇所代替,他们又坐回了椅子上,等待室老旧的木椅在被雷狮用脚挑起时发出不堪重负般的呻吟声……关于是否需要赔钱这个问题,安迷修选择先将这件事搁置一边。

    “就是l,那人一般不出面解决什么事,不过有次有人无意间看到过他的影子,那人说l头型是长长的双马尾,只有女孩子才可能有那么长的头发吧。”

    “想不到最近居然出来了个女生为首的盗版我的暴力团体……我有必要回去查查他们的底细。”雷狮低下声音喃喃自语着,安迷修感觉他周身的气压都降低不少。

    “你还是小心点吧,我听说l家世代都是黑道出身……”安迷修的好心提醒还没说完便被雷狮的一声不屑的冷笑打断,那双幽深的紫眸里闪着傲慢的光。

    “黑道出身很厉害?我们家随便一个人都能把那小丫头片子打的只知道哭着回去找妈妈,本大爷绝不能容忍这附近有人敢跟我有一样的称号,我绝对会让她后悔她的所作所为……”雷狮说着扳了扳手,让人心悸的骨头咔嚓声回响在狭小的等待室里。

    “不过我觉得你才是很厉害啊,单枪匹马的还敢跟他们起冲突,你不怕他们真有什么背景啥的报复你?”雷狮冲安迷修挑了挑眉,后者只回给他一个坚定的眼神。

    “真正的骑士是绝对不会屈服于黑暗的,我会和他们战斗到最后一刻,绝不退缩一步。”

    “说得好!男人就该有这样的骨气!”雷狮再次大力的拍了拍安迷修肩膀,接着他环视简陋的室内一圈,走到角落处的饮水机旁接了两纸杯水回来。

    “这个时候真该喝酒,不过条件有限就以水代替吧,真高兴遇到你这样和我这么意气相投的人,我们还都有一个傻逼至极的对手。”雷狮将一个纸杯递给安迷修,他这番话说的豪情万丈,一捏就软的纸杯在他手里也变成了斟满好酒的上等玉盏。

    “虽然我们会在这里遇见纯属偶然,但这种偶然真是可遇不可求的必然。”安迷修同他碰了碰杯,他也被这种无形间的同仇敌忾感染的慷慨激昂。

    “那么再正式做一次自我介绍吧,明人不说暗话,有啥身份称号之类的痛痛快快说出来,以后咋俩就是兄弟了,有事互相照应啊。”他们干完一杯水,雷狮随手将已经被捏扁的纸杯扔进垃圾桶,他咧开嘴笑了起来。

    “好,虽然我们不在同一所中学,但我们的心始终是联系在一起的。”安迷修将杯子放在一边,他回以雷狮一个春风般温和的笑容。

    “在下是B中最后的骑士安迷修,今后请多关照。”

    “我是A中海盗团的团长雷狮,以后有啥事我罩你啊。”

    “……”

    “……”

    

    “局长局长!不好了!我们带来询问的两个高中生在等待室里打起来了!”一位中年男子推开房门慌慌张张的跑进室内,坐在办公桌旁戴着耳机玩着手机的男人听后抬起头瞥了他一眼后又将注意力挪回手机。

    “我们这小分局就起个讯问和暂时关押的作用,年轻人嘛,血气方刚,他们不就是因为打的那个歹徒太重了才被带进来询问的吗?只要没见血就没啥事……”

    “可是场面惨不忍睹啊!”先前的男子不忍直视般的捂住双眼。

    “什么,不会真见血了吧!”局长嚯的从椅子上起身,被桌角绊住的耳机线因突然加大的力道被从手机上扯出,然后以一个完美的抛物角度飞向了墙壁,最后萎靡的摊在地板上。

    “见血倒没有……就是打到后面有些虐狗……”男子慢慢挪开手,“打着打着那个灰发的就吻了那个棕发的男生……” 

    “……”局长沉默的注视了他几秒,刚想开口教训他这个说话大喘气的毛病时寂静无声的室内突然响起撕心裂肺的吼叫,声源是局长手中的手机。 

    “安琪拉你他妈是傻逼吗!敌人在右边你大招往左边打!你是脑子被丢进马里亚纳海沟了还是双手患了突发性癫痫抽搐了!我们他妈在打排位!”

    “你——这——个——坑——比——!”

   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歹徒:mmp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全文链接
 
 
 
评论(14)
 
 
热度(373)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