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清醒一点!蚂蚁竞走十年了!
 

【雷安】安迷修不想和你说话并朝你扔了凝晶和流焱

哇,我他妈……我他妈看不透这个局面´_>`为什么,格式激情掉马吗!!!我明明没啥风格的为啥一猜一个准…!!

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半夜暗搓搓,我猜没人猜到我(。


·ooc到极点,不用怀疑我就是来拉低全组水平的……






    安迷修第二次在凹凸大赛上感到不妙,第一次是在只身挡在呆毛姐弟身前面对雷狮海盗团那次。


    这一次的不妙程度相比上次有过之而无不及,上次他好歹还有把握争取到呆毛姐弟逃走的时间,这次他看着陪伴了自己几个月的元力武器陷入了懵逼状态。


    他的双剑还是他的双剑,一把金黄一把荧蓝,他的能力还是一把剑控制火焰一把剑控制冰雪,没毛病。


    就是双剑的能力互换了一下。


    安迷修左瞧瞧自己的凝晶上冒出火焰,右看看自己的流焱上覆盖寒冰,一瞬间有很多话想冲破紧闭嘴唇的禁锢窜逃到空气中,但他最终将所有话吞回肚子里,只觉一股苦涩从肠胃直接蔓延到心脏。


    这样的反差一点都不萌,我不能接受。就像艾比小姐的头发和眼睛颜色要是变成蓝色……好吧那她还是很漂亮,但我的双剑能力不能换,在这危机四伏的赛场上突然失去了对武器的熟悉度,这可是致命的弱点。


    安迷修果断选择找大赛裁判长给个说法,笑眯眯的星星控裁判长如他所愿给了他说法:大赛系统因不明原因被入侵导致一部分元力武器性质发生微小改变,但这件事会尽快处理,在没处理好的这段时间……你就先这么用吧,反正武器也没缺胳膊少腿不是吗?


    那因此而缺胳膊少腿的可能就是我了,安迷修腹诽。


    然而既然裁判长都没办法安迷修也只有先这么用着,何况说的是一部分元力武器,也许还会有其他人和他一样倒霉呢,说不定还能找和他同病相怜的美丽小姐一起谈谈诗词歌赋人生理想啥的,岂不美哉。


    怀揣着希望的安迷修出门了,然后他就知道了什么叫祸不单行,什么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美丽的小姐他没遇到,雷狮海盗团他倒是遇到了。


    这个大赛最危险的团体不是以大赛第一嘉德罗斯为首的红绿灯组,而是他们雷狮海盗团。弱鸡遇上嘉德罗斯不用担心身家性命,因为人家根本不屑和渣渣打架,遇上雷狮海盗团就不一样了,弱鸡会被打的渣都不剩,强者可能还能剩点渣。


    安迷修是极少数遇上他们也不会变成渣渣的强者,作为赛场救人先锋的独行侠还能稳稳保持排行榜第五的位置,他的实力可见一斑。


    但现在他的武器处于很不妙的状态,这样的情况下对上他们简直不妙到极点。


    “哟,双剑的安迷修。”雷狮扛着他巨大的武器朝他露出貌似和善的微笑,其他的团员停下来,他一个人优哉游哉的往安迷修那边走去。


    “哟,大锤的雷狮。”安迷修召唤出他的双剑紧紧攥在两手中,他重心放低以绝对的防备姿态盯着雷狮。


    “最近好像很多参赛者的武器都出了点问题啊,你的双剑没毛病吧?”听上去像是朋友之间关切的问候,从雷狮嘴里说出来却每个字都浸透了嘲讽之意。


    “用不着你操心。”他冷声回答道。


    “哪能啊,我对大赛第五的骑士大人最上心这件事,不是整个大赛都知道了吗?”雷狮的句尾轻快的能飞到天上,就在他说话间扛在肩上的大锤周身已经环绕起丝丝晶蓝电弧,令人战栗的电流声在空气中震出一圈圈无形的涟漪。


    “真可惜,我最上心的是美丽的小姐不是你。”安迷修冷笑一声从防御换成攻击预备,双剑锋锐的剑刃闪着凛冽的光。


    “没关系,要么她们下去陪你,或者你下去陪她们。”雷狮的一声嗤笑伴随一道嘶吼而至的落雷,安迷修脚尖点地躲开这声势浩大的袭击,他压低身子朝雷狮冲去,左手的凝晶朝雷狮的面颊狠狠划出一道剑芒。


    雷狮对安迷修的能力熟悉无比,他游刃有余的释放几道零散的雷电打算劈碎凝晶幻出来的寒冰,然而这次他等到的不是寒冰,而是烈焰。


    零散的雷电能打碎寒冰,然而并不能阻挡灼烧一切的火焰,雷狮看到火焰穿过雷电朝他席卷而来时有一瞬间的呆滞,但刻入骨髓的战斗本能让他在下一瞬间跳离原地,张牙舞爪的火焰咬空后逐渐消失在空气中。


    “安迷修,想不到你还有这种操作,不错啊。”雷狮半跪在地上抬眼瞧着安迷修,那双绛紫的眼睛亮的发狠。


    “呵。”安迷修也只能呵一声,这种操作是他想要的吗?不过是凑巧打了雷狮一个措手不及罢了,他还是想念自己正常的双剑。


    “不过这样打就没什么意思了……元力武器出毛病的时间不长,你还没习惯出现变化的双剑吧,我雷狮对这种不公平的战斗没什么兴趣,这次就先放你一条命好了,感谢我吧。”


    雷狮拍拍衣服上的灰站起身来,收了雷电再次将雷锤扛在肩上,他背对安迷修说出这番话后随意朝后面摆了摆手便向等在一边的队友走去。


    呵呵,雷狮你哪次不是把较弱的参赛者按在地上打的,还说什么不打不公之战,大赛搞个睁眼说瞎话排行榜你怕是能排第一名,还有明明刚才是我占优势,你最后这番话搞得像你让我的一样是个什么鬼啊。


    安迷修能对大赛上至裁判长下至裁判球都笑脸相向,唯独对雷狮不行,这家伙总能靠一句话甚至一个词就轻易将他掌控怒气的神经挑起,而且挑起了还不负责压回去,反而得寸进尺的将他的怒气值加的更上。


    谁要是和雷狮在一起,谁就是宇宙最大的傻逼。


    他这样想,然后一边将武器消散一边往回走。


    


    第二天是个不可多得的大晴天,安迷修召唤出自己的双剑,希望它们已经恢复了正常。


    看到双剑的那一刻他躁动不安的心情平稳了,不是因为惊喜,而是因为绝望。


    两把剑能力换没换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元力武器出毛病这事越来越严重了。


    不然他怎么可能看到自己的两把剑上各长出两只眼睛,还一眨一眨的?


    安迷修盯着他的双剑,他的双剑也在盯着他。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你凝视着深渊,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他现在就感觉心已经沉到了无底深渊,再也拉不回来了。


    “安迷修,你干嘛一直盯着我们看。”最终是流焱打破了沉默,明明没有嘴巴它却能说话,声音居然还是挺好听的少年音。


    “我在想你们怎么会有自我意识。”安迷修放弃了思考,他平静的回答他的武器提出的问题。


    “我们一直是有意识的,不过从来没有显现出来而已。”这回是凝晶回答了他。


    “原来是这样。”安迷修了然的点了点头。


    一人两剑再度陷入了沉默。


    最后是系统发过来的邮件打破了这不尴不尬的氛围,大赛裁判长丹尼尔的面容跃然屏上,温和的微笑随之浮现。


    “尊敬的参赛者们,侵入我们大赛系统的能力实在太过强大……现在部分参赛者的武器除了能力发生变化外还会出现自我意识显现化,不过大家也可以趁机加深和武器的感情,毕竟武器和主人是心意相通的。我保证我们大赛主办方一定会竭尽全力尽快解决这个问题,系统完善的这段时间之内还请各位参赛者多多包涵,感谢大家。”


    他最后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然而这能让万千少女心跳加速面红耳赤的迷人笑容对安迷修不仅没起到缓和的作用,反而让他更为烦躁。


    “这届大赛迟早要完。”他想到自己的武器不仅没消除第一个毛病甚至现在还多了第二个毛病他就不禁一阵悲从中来,这还能好好的参赛吗?


    “安迷修,不止你想将能力换回去,我们也想,我才不想我冰洁的剑身被火烤焦成为流焱那样的残次品呢。”凝晶冷哼一声,剑身在安迷修手中轻颤一下表达了不满。


    “哇,说的好像我愿意被你的冰冻住一样,凝晶你就是被冰冻住脑子太久将脑子冻坏了吧。”流焱针锋相对的怼回去,两把剑在安迷修手上的震动就没听过,以往安静的室内充斥着喧闹声,身为正主的安迷修一手一把剑面色僵硬如铁。


    安迷修从没想过他的两把属性相反的武器对彼此的意见那么大,是不是某天他将试图将两把剑合二为一来个融合升级只能得到一堆水蒸气?


    嘴炮战的结果就是他们谁也不理谁,安迷修用凝晶时流焱绝不会助阵,使流焱时凝晶肯定不会帮忙。


    ……我可能真的要因为武器问题死在赛场上,安迷修想。


    然后他这次选择找个偏僻的狩猎场去打点等级低点的怪物赚点积分,然后他再次知道了什么叫上帝给你关了一道门,还会接着帮你关上一扇窗。


    他居然又看见雷狮了,不过这次是他单人。


    但单人也很虚啊,他现在相当于只有一把剑能使,他的战力足足下降了一半啊。


    “安迷修,又见面了。”雷狮的问候永远简短直接,他以安迷修再熟悉不过的扛武器姿态出现在他面前,语气还是万年不变的又拽又欠。


    “我最不想见的就是你。”安迷修将双剑紧紧抓在手上,他现在脑袋里疯狂刷着一个问题:我待会是用凝晶好还是流焱好?


    “可我最想看见你呢。”雷狮轻笑一声,他一步一步朝安迷修走来,一个人走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


    这次雷狮的锤子没冒电让安迷修有点奇怪,不过他也不在意这些了,雷狮要与他打他从来都是奉陪到底,这似乎是他们交流的最佳方式,也是最爽方式。


    “多说无益,来吧。”安迷修想过这次他可能会死在这荒郊野岭,但他从不畏惧死亡,没什么能压弯他脊梁一分。


    就算是双剑折断我也会与你战斗到底,毕竟我们的战斗就应该至死方休——我唯一的宿敌,雷狮。


    这份决绝的意志似乎沿着手指感染到了武器,凝晶和流焱同时爆出强大的气流,狂风裹挟着剑身将锋芒削的更为锐利。


    他们不再言语,雷狮的微笑对上安迷修肃然的表情,极高的气压自他们周身蔓延,惊天大战一触即发。


    安迷修最先动——他向来以灵活多变的剑法著称,左手的蓝剑燃起熊熊赤炎,右手的金剑聚起重重严冰,带着这样似乎有违和感又似乎没什么毛病的微妙攻击,他飞快朝雷狮冲去。


    雷狮面对他咄咄逼人的剑气岿然不动安如山,等到安迷修不过几秒到他身前,他才将肩上的大锤用双手握住,朝地上狠狠一砸。


    顷刻间坚实的土地裂开无数裂缝,如漆黑的怪兽张着狰狞的大嘴要将天地都吞噬殆尽,成千上万的石块随着震动崩裂到半空中,竟形成了一个能将安迷修围住的圈。


    原来雷狮的武器能力也出现了变化,从雷系变到了地面系——


    这破大赛真是太坑爹了!


    


    最后,雷狮和安迷修不知多少次打了平手。


    只不过在战争末尾出现了一点插曲,当两人都已经只能靠武器站直时,雷狮的雷锤和安迷修的双剑突然疯了一般朝对方狠狠撞去。


    这下失去了唯一支撑点的两人只有双双倒下,他们倒下的时候倒是隔得很近,近到能将彼此的睫毛都数的清楚的那种程度。


    “想不到我们的武器还挺有骨气,到最后一刻都还要斗争。”雷狮咧开嘴笑起来,安迷修对他的话不置可否。


    “安迷修,下次绝对打赢你。”雷狮冲他挑了挑眉。


    “雷狮,这话该轮到我说。”安迷修回给他自信的微笑。


    两个人对视一眼,同时伸出拳头在半空中碰了碰,然后疲惫的闭上眼睛。


    稍微远离他们的地方,躺在一起的雷锤和双剑开始窃窃私语。


    “谁有骨气会这么疯啊,要不是雷狮想着‘就算雷锤坏掉我也要将安迷修打赢’我才不这么拼呢……”


    “就是就是,要不是安迷修有‘就算双剑折断我也要战斗到底’这种危险想法我们才不会拼到最后一刻……”


    最后武器们得出一个结论。


    “我们的主人都是大傻逼,大傻逼就该在一起。”


    反正睡过去的两个人已经听不到了。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511)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