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谁带的动我,我自己都不能
 

《最后的骑士日记》

凹凸星历3055年3月27日

    我叫安迷修,不过我更喜欢别人称呼我为最后的骑士。

    今天是大赛开赛第一天,想不到大赛给参赛者的显示屏居然还有记录功能,那么我就将大赛中某些有趣的事记录下来吧,这也是我踏上骑士征途必不可缺的脚印啊。

    今天就是领技能外加听裁判长说比赛规则……我的元力技能是两把剑,有着一冷一热的属性,这倒非常适合我,大赛主办方真是用心良苦了。

    既然这是要陪伴我整个赛季的事物,那么我就应该给他们认真取个名字……可惜我现在还没有什么好的想法,希望日后能为他们想出最适合他们的名字。

    今天在大厅看见了许多美丽的小姐,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和她们交谈,如果其中有值得我去守护她一生的小姐就好了。

    哦还有,今天在大厅一角大打出手的那两队人,赢得那一方似乎被称为雷狮海盗团,真是一个一听就让我本能厌恶的名字。为首的那个武器为雷电巨锤的灰发青年叫雷狮,我清楚的看见他的显示屏上显示出他的名字,他甚至都没打算隐藏实力,刚拿到元力技能就将暴力施行在他人身上,脸上还挂着恶劣的笑容。

    这个人很危险,但以后要是遇见他们欺凌弱小我一定会去阻止。

    今天没有别的什么了,比赛明天就正式开始预选赛了,希望我能多多赚取积分吧。

    晚安。

    

凹凸星历3055年3月31日

    我的双剑和我的适应性很强,仅仅几天我就能熟练使用了。

    可惜我还是没想好他们的名字,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相信我一定能为他们想到最独一无二又潇洒帅气的名字。

    打败怪兽换取积分还是比较简单,虽然有些地区的怪物凭借地势有些难缠,但它们最终都败在了我的剑下。

    胜不骄败不馁,我还要更加努力。

    现在已经有人积分超过我很多位居排行榜第一了,我记得那是个配色十分鲜明的队伍,为首的那人看上去很小的样子,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厉害的吗?

    暂且还没有和美丽的小姐交流的机会,我会更努力提升自己的。

    那个叫雷狮的家伙积分超过我一点刚好排在我上面一位,我绝不能输给他那种恶人,我一定要凭自己的实力将他的分数压在我下面!

    今天也是很美好的一天,希望其他参赛者(除了雷狮)都能有个好梦。

    晚安。

    

凹凸星历3055年4月10日

    我终于想到了!我的双剑,金色的那把就叫流焱,象征着永不熄灭的漫天火焰;蓝色的那把就叫凝晶,象征着凝结而成的雪华晶粒。

    流焱,凝晶,你们是我最亲密的战友,我会和你们并肩作战到最后。

    除了这件开心事外还有让我很不爽的事,在月影沼泽的10级野怪boss明明是我先发现的,在我已经将它打的遍体鳞伤之际雷狮海盗团却跑来搅局,最后硬是被雷狮抢走了最后一击导致最多的积分到了他那里,这讨人厌的家伙居然还挑衅的朝我笑,还大言不惭说出“有本事就从我这里抢回来啊”的话。

    虽然我很想执剑和他大战一场,可惜当时我因为打怪消耗了不少体力,海盗团的其他人也有趁火打劫的可能,稳妥起见我还是没有接受他的挑衅而离开了。

    暂时的隐忍是为了日后更激烈的对决,雷狮,我会让你知道我绝不是随便可以欺负的人,骑士永为尊严而战。

    那么好好休息吧,凝晶,流焱,大赛还在继续,我还需要不停歇的努力。

    晚安。

    

凹凸星历3055年4月17日

    和雷狮打了一架。

    现在右手手臂还有点痛,虽然已经用了大赛提供的治疗药剂,但隐隐还是能感觉到电流的酥麻感。

    凝晶在战斗中不慎损坏了,现在正在寒冰湖修理,再等一两天大概就可以收回来了。

    雷狮的实力果然不容小觑。我和他的战斗方式很不一样,按理说他使用巨大的带电武器该是远距离大范围攻击派,但他却能将武器的缺点用实力掩盖,巨锤在他手中攻击招式十分灵活多变,不管是远程还是近身都很有威胁力,硬碰硬我的双剑会吃亏。

    比较罕见的是今天他是单独行动被我碰见了,就在凹凸星球最中央的灵语之树那里,明明那里是无怪区来着,真是不懂他去那里的意义。

    我是想在树下休憩一番,灵语之树是一颗直耸天际的巨树,在树下盛开了许多其他星球上都见不到的奇花异草,如果能摘得一只美丽的玫瑰送给更为美丽的小姐就再好不过。

    没遇到小姐,遇到了雷狮,真是不幸。

    但也算将之前的抢怪之仇报了,不仅我受了雷电创伤他也被我的流焱灼伤左臂,这样多少也给了他一个教训。

    我真是从没见过和我这么合不来的人,简直就像站在我对立面的我的影子一样,从头到脚没有一点和我相似。

    师父教导我,遇到什么样的人是注定的,只有自己的努力才是能够改变命运的。

    凹凸大赛就是能够改变命运的转机,在战死之前都要紧握手中的武器,将最后一滴血洒在战场上。

    怀揣着对明天的希望入睡吧,我会努力变得更强大,直到能够保护所有弱小的人。

    晚安。

    

凹凸星历3055年4月22日

    现在的大赛第一和大赛第二似乎非常不和,两个人总是一言不和就打起来,地点包括但不限于大厅。

    大厅明明规定了禁止参赛者私斗,这样很容易伤及他人,尤其是他们的实力还那么强大,他们怎么总是不会为别人考虑一下呢。

    第二还有理性和常识的总是拒绝第一的战斗邀请,第一还真像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样蛮不讲理的要求着毫无意义的战斗。

    真希望他们什么时候能消停点。

    预选赛也进行了大概有一个月了,这一个月前一百名基本上确定了不少,至少前十名我看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变动。

    我还是排在雷狮下一位,第五名。

    好吧,他有队友的话积分自然来得快,但我还是就保持现状独自战斗。

    最后的骑士总是孤独的。

    当然我还是会寻找能成为守护骑士的机会,上次在大厅看见一个红发的小姐和她的弟弟在斗嘴,那真是位活泼可爱的小姐啊。

    希望有机会能和她交流。

    每个明天都值得期待,未知总是让人满怀憧憬和恐惧。

    晚安。

    

凹凸星历3055年5月1日

    我觉得现在大家似乎对我和雷狮有什么误解。

    被称作宿敌倒没什么,见过我们打架的这么想很正常。

    不过有些小姐……似乎对我和他的关系还有点其他的看法。

    这是我在帮助一位被怪物突袭的小姐时无意间瞥见她还未关闭的屏幕得知的,那是大赛的参赛者讨论区,简称论坛。

    总之在论坛中我和雷狮被凑成了一对,我隐约还看见了“连载”两个字。

    她们肯定误会了,还误会的很深。

    但别人怎么想是别人的自由,我无权干涉,她们要怎么想还是随她们去好了。

    说来也奇怪,雷狮这样凶狠狡诈的人我也不是没有见过,但其他人都没有他给我留下的印象深刻。

    很多人对我的称呼是“双剑的安迷修”(没被称作最后的骑士让我还是有点遗憾),只有他无论何时何地都叫我安迷修。

    不过我也一样,我每次只会喊他雷狮。

    只称呼对方的名字,这算是我们唯一的共同点了吧。

    不过跟他我要什么共同点……还是和我差得越远越好。

    今天真是各种意义上很累的一天,希望明天会更好。

    晚安。

    

凹凸星历3055年5月8日

    离预选赛结束只有一个月不到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我也算是将凹凸星球逛了个大概。

    北边的寒冰湖是最有特点的景象,和南边的赤焰山相对应,和我的双剑也相对应。

    西边景物中以嚎哭洞穴最为出名,我有去过里面,只是一些不值一提的机关而已,果然传言大多都是唬人的。

    东边的景物我认为是最好看的,万花海虽然没有任何怪物无法赚取积分,但看着那一片五彩缤纷的花朵迎风招展,感觉心情都舒畅不少。

    但要说最喜欢哪个地方,我还是最喜欢中央的灵语之树。

    每次靠在树干上闭上眼睛时总感觉能听见什么人窃窃私语的声音,不会让人烦躁反而令人安心,睁开眼睛后就听不到了,这个原理我至今都不明白,但大概这就是这棵巨树被称作灵语之树的原因吧。

    我和雷狮第二次单独遇见就是在这里,今天我准备去那里时看见雷狮一个人靠在树干上闭着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他是靠在我一直靠着的位置旁边,我的位置旁长着一株红玫瑰,这是再明显不过的特征。

    他在那里我便不想去了,但我还是很好奇他怎么会脱离队伍只身一人跑到无怪区休憩,他看上去不像是会将时间浪费在这种地方的人。

    他什么也没做,只是靠着树干睡觉而已,看上去很闲适,也很放松。

    我满脑子都是“这家伙也会有这样一面啊”的想法,站在一处高地看了一会后我就往回走了。

    唉,如果他当时真的睡着了的话,还是祝他有个好梦吧。

    那么现在祝大赛其他人有个好梦。

    晚安。         

    

凹凸星历3055年5月19日

    预选赛要落幕了。

    第一阶段的预选赛规则还是很轻松,也因此遇到了很多不同星球来的人,虽然大多只是萍水相逢的关系,但既然能相遇就肯定是有缘分的。

    最近还听到说雷狮是雷王星的王族的传言,虽然他看上去就是一副海盗的狠诈模样,但隐隐似乎也能感觉到一点王族特有的高傲和缜密。

    不过要是传言是真的的话,那他就是背离了皇室跑出来当为非作歹的海盗的吧,真像他的作风。

    桀骜这个词真是和他很配,不管是名字还是能力。

    虽然对一切都好像不在意,但其实早就将一切都掌控在手中,不像他们团的佩利那样疯狂,也不像帕洛斯那样阴冷,和卡米尔据说是兄弟但性格也是天差地别。

    雷狮在我看来还挺复杂的,这人比想象中危险的多。

    但他要是想和我打架我也乐意奉陪,只要是在不会波及其他人的地方。

    ……不知不觉今天的日记全是关于雷狮的内容,不过对他的看法和两个月前的确有很大不同了。

    好吧,反正我和他以后还会相见的。

    晚安。

    

凹凸星历3055年5月29日

    预选赛还差一周就要结束的时候居然还有新的参赛者加入,这真是让我意想不到。

    新来的那个少年虽然动作比较生涩技巧也不纯熟,但他的潜力很大,一块上好的原石总能被打磨出应有的光辉,期待他以后的发展。

    和雷狮在大厅里遇到了,这人一开口就是想和我打架,虽然现在我已经知道这种多半都是开玩笑性质的,不过他还真是和第一的嘉德罗斯在某种方面越来越相近了啊。

    雷狮说那位少年这么晚才来参加大赛只会被狠狠虐惨,在他看来大赛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来的地方,虽然对他的一些观点我不能苟同但凹凸大赛是个水很深的地方的确没错。

    听说上一届大赛的参赛者没有一个活着回去,那么他们是都殒命在这个星球上了吗?他们的尸体最后被怎样处理了?他们的家人知道他们的情况吗?

    即使已经参赛了两个多月我还是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凹凸大赛最广为人知的说法也不过是个不知虚实的“愿望实现机”罢了。

    来参加大赛的都是为了某个即使可能需要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的愿望来的吗,雷狮是这类人中的一个吗?

    没办法知道答案的问题问出来也只会徒增烦恼,我在我所知道的一切基础上向前迈进才是上策。

    不过说实话,我并不是为了愿望而来,或许也有一点吧,但我是遵循内心的指引选择了这里。

    我需要在这里找到一个答案,拼尽全力。

    现在该养精蓄锐了,祝所有人好梦。

    晚安。

    

凹凸星历3055年6月11日

    我为所有的逝者默哀。

    几千人在预选赛结束后锐减到一百人,积分没能达到前一百位的参赛者们都被大赛杀死了,或者说清除了。

    我还记得预选赛结束前最后一刻那个几乎失去了战斗能力的小姐还是用尽全力握紧武器朝我冲来,她哭着砍向我,明明该带着杀意,她却带着悲决。

    我躲开了,然后裁判长出现在天空中,接着她被一束光罩住,身体渐渐化为碎片消散在空中,只剩一个不知是什么的东西代替她落在地上,紧接着又飘向了空中。

    有无数光点在空中朝裁判长聚集,我想那是几千个人的生命。

    凹凸大赛,真的是用生命来竞争的比赛啊。

    我应该早就知道了,但我还是很悲伤。

    我没能保护好比我弱小的人,我没能完成骑士的使命。

    我只希望他们尸体化作的小球能得到妥善对待,如果能归还到他们家人手里就好了。

    真遗憾,那些小姐们写的连载再也没法更新了。 

    我是个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的人,这样死去的话倒不会让太多人伤心,这样挺好的。

    死去了就能见到师父了吧,希望到那时我在骑士生涯中所做的一切能让他满意。

    在这之前,我要拼尽全力活下去,用手中的剑去保护我能保护的每一个人。

    因为我是最后的骑士,安迷修。

    愿所有的参赛者好梦。

    晚安。

    

凹凸星历3055年7月2日

    大赛很不简单,内幕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

    七神使作为大赛的主办者似乎在谋划着某些绝不可见人的事情,这是凹凸大赛的最高机密。

    虽然人数已经不过几十人,但本该形成对峙的参赛者之间已经有了组建同盟的倾向。

    反抗神使的同盟。

    这真是个疯狂的想法,可以说是胜率不能再渺小的痴心妄想。

    我暂时还处于观望状态,但如果真如他们所说的那样参赛者仅仅是作为玩物和养料来对待……我想,我或许会做出一个决定。

    我很久没有看见雷狮了,自从他的海盗团在上一轮比赛中出事以后关于他的消息我哪里都找不到。

    但他一定活着,他不会轻易死掉。

    雷狮是会嚣张到最后一刻的人,这是我坚信的。

    或许他已经在我不知道的什么地方组建了新的团队,拥有了更强大的力量,去做更让人难以置信的事。

    祝他好运,也祝每个为了某个愿望而拼上性命的参赛者好运。

    晚安。

    

凹凸星历3055年7月28日

    这个星球已经战乱四起,有怪物的地方全都暴动起来,发了狂的怪物们冲出规定区域大发兽性,对遇到的每一个参赛者都疯狂攻击,甚至已经不惧死亡,只想拉着参赛者陪葬。

    商店早已不再贩卖任何东西,我们没办法为伤口治疗。

    现在我的左腿和背部的伤口还在沁血,虽然已经用绷带缠上了,但没有药物的治疗它们只会逐渐加深直到溃烂。

    庆幸的是这个记录程序还能运行,或许没人和我一样将它当做日记来使用吧,也可能是这个程序对大赛主办方来说根本无关紧要。

    虽然双手只是受到一点擦伤,但现在打字速度已经远不如以前了。

    凝晶和流焱因为持续太过频繁的战斗导致现在剑身已经出现了不少裂痕,光芒也比以前黯淡了不少。

    穷途末路啊,每个人都只能倾尽一切,只为活下来。

    我突然又想起几个月前的大赛了,那时候大厅里总是会有很多人,嘉德罗斯和格瑞经常会一言不合就在那里打起来从而将大厅的一部分破坏。那里还有很多在竞技场决斗,在休息区聊天玩游戏,在野怪区赚取积分的人。

    他们来自不同的星球,有着不同的经历,怀揣着不同的愿望。

    但绝大多数都以相同的方式死去了。

    他们的尸体被当做养料,为延续这个残忍的食人循环而被毫不留情的使用,好像他们的生命从一开始就不过尘土一般卑贱。

    如果我死在这里,大概也只能得到和他们一样的结局。

    我还得活下去,我不能这样死掉。

    但我已经自顾不暇,我没法再保护其他人了。

    我身为最后的骑士,是否已经失职了呢。

    还是说,我从一开始就错了呢。

    

凹凸星历3055年8月2日

    我在想,真正的骑士道是什么。

    我一直奉为信仰不断追寻的东西在他人看来是怎样的呢,在我自己看来又是怎样的呢。

    如果仅仅是为他人挥剑的话,那样只是保镖而已吧。

    如果仅仅是与邪恶为敌的话,那样也不过是空洞的正义。

    世间一切都是对立的,没有绝对的正义,也不会有绝对的邪恶。

    雷狮是邪恶的,因为他会毫不犹豫杀死其他参赛者,他会不择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

    那么我对他而言也是邪恶的,我会挡在他行进的路上拼尽全力去阻止他,让他不能如愿以偿。

    他总是嘲笑我的骑士道,因为他认为我做这些根本没有任何回报,只会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的人是傻子而不是骑士。

    我也没能将所有人保护好,大赛每天都在死人,我或许某一天也会死在这个地方。

    那么我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吗?

    我为艾比小姐和他的弟弟挺身而出对抗海盗团不过是无谋而鲁莽的逞英雄行为吗?

    我在他人看来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会有人真心感谢我的付出吗,还是说他们都以嘲笑的目光看着我的独角戏呢。 

    现在明明是生死存亡的时刻,我却突然在这时陷入了不该有的迷茫状态。

    我不能这样下去,我要认清自己的内心。

    出去走走吧,已经睡不着了。

    现在也不能再像往日一样安然入睡了。

    

凹凸星历3055年8月15日

    我碰见了雷狮,他和很多人在一起,那些人是反抗神使的同盟。

    其中有那个最新的参赛者——名为金的少年,他说他有能力让我们去和神使对决。

    所有人加起来不过十几个,每个人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这种情况下还想着挑战神使,只能说他太天真了吧。

    但每个人都有着那样天真的想法,雷狮也一样。

    但他说他只是看不惯那些高高在上的神使而已,他无所谓什么正义公平或者伦理道德,他想将那些神使从睥睨一切的神座上拉下来,他就会那样做。

    百害而无一利,这不就和他认为的我的骑士道一样了吗。

    我们明明很不一样,却总是在某个方面惊人的相似。

    我们选择了星语之树作为最后的栖息地,只有这里还有短暂的安宁。

    我和他靠着树干坐在草地上,我身旁的那朵红玫瑰还是和以前一样开得鲜艳。

    我闭上了眼睛,耳边传来久违却依旧熟悉的窃窃私语。

    雷狮突然说话了,他的声音很清晰的回荡在我的脑内。

    “安迷修,你信命吗。”

    我想了一会,回答他说,“我信,我也不信。”

    他轻笑了一声没说话,像是等着我说完。

    “我相信一切都是冥冥中有定数的,该遇到的人,该遭遇的事,每一样都是很早之前就规划好的。”我慢慢说下去,“但如果命运是朝着我不愿接受的方向行进,我就会不顾一切将它扭转,不管那是不是所谓的不可更改的注定。”

    雷狮说我迟早会因为这种固执而死,我想也是的。

    我一直在一条偏离正轨的狭路上前进,没有同伴也没有帮助,即使眼前是看不到尽头的黑暗也要奋不顾身的向前走去。

    我以为我不会累的,我以为我足够坚强,不需要任何其他人便能将一切扛下来。

    雷狮说我是整个宇宙最大的傻子,只想着为别人,从没有想过自己。

    “反正其他要你保护的人早就死光了,现在留下的都是早就不要命的,你只需要为你自己着想,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最后不过一死而已,你迟早都有这么一天。” 

    他说这话时脸上还挂着初见时那个恶劣的笑容,那是蔑视一切的傲慢和与生俱来的魄力。

    我想,我的确该做出选择了。

    我一直在这个冰冷的赛场寻找一份答案,现在我找到了。

    身上的伤也没有之前那样痛了,凝晶和流焱也变得更为耀眼和炽热,我做好了上战场的准备。

    我要和所有人一起反抗这些所谓的神使,不只为了死去的那些参赛者,更为了我自己。

    直到死亡的那一刻,我都会为了我的执念而斗争。

    因为我是最后的骑士,更因为我是安迷修。

    我曾和雷狮对战过很多次,现在我想试着和他并肩作战。

    哈哈,几个月前的我绝对不会想到还有这一天吧。

    最后一晚了,祝所有人好梦。

    祝我们好运,雷狮。

    晚安。

    

凹凸星历3055年9月21日

    安迷修,我以前怀疑你智商有问题,现在我肯定你智商有问题。

    你都写的些什么破流水账,三岁小孩的日记都比你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有内容。

    我还一条条读到最后,真是可惜了我花了几十分钟时间。

    这几十分钟你的手也从温热变得冰冷起来,一点意思也没有。

    活该你泡不到女人,你的搭讪方式在任何人看来都是尴尬到不忍直视的地步,亏你还有一次又一次尝试的勇气。

    不过最根本的失败原因,你到死都不知道吧。

    你永远背对着那些人,随时做好了为他们抵挡一切伤害甚至赴死的觉悟。

    傻子,谁会对一个命悬在刀尖上的人感兴趣。

    也没事,反正那些人早成灰了,你也死了,只是还没成灰而已。

    你这家伙到死都让我火大,我不需要你在我身前为我挡伤害,我和那些弱鸡永远不可能在一个等级。

    你知道,却还是要挡,结果死了吧,真是活该。

    为我这种人死你不觉得很不值吗,你曾经说过要讨伐我,结果最后反而救了我,自己却死了。

    安迷修,你真是一个出乎我预料的人,从这破比赛开始第一天我就注意到了你,虽然你藏在人群中,但眼神是无法隐藏的。

    这种极具威胁性的眼神我是绝不可能忘的。

    你可远远不像你以为的那样温柔有风度啊,你的眼神里同样藏着野兽,只是唯独面对我时才放出来。

    我喜欢这样,这种独占某种东西的感觉非常爽。

    很久之前我一个人闭着眼睛靠坐在星语之树下,你远远看见了我后站了几分钟就离开了,大概以为我睡着了。

    哪会有人真的像你一样蠢会在赛场上毫无防备。

    我当时也没想做什么,只是对你有时跑那里去坐很久感到有点好奇而已,那真是个诡异的地方,闭着眼睛就能听见很多人窃窃私语的声音,那树真该改名为闹鬼之树。

    不过却意外的能让人很快平静下来,那次我差点真的靠着树睡着了。

    行吧,神使已经打完了,大赛也被破坏了,这些荒谬的一切都要结束了。

    你真可惜,没能看到最后。

    这记录程序留着也没啥用了,反正除了我也不会有第二个人对你这些东拉西扯的流水账感兴趣。

    既然是没用的东西,那我就删了。

    最后说一句,安迷修,你的嘴唇真干燥,像块腐朽的木头一样。

    晚安,安迷修。

    

    

    

【您确定要删除全部记录吗?】

    ·

    ·

【命令生效,正在进行删除——】

    ·

    ·

【删除完毕,请问是否进行新的记录?】

    ·

    · 

【感谢您的使用,如需再次使用请点击右下方的开启键】

    ·

    ·

【侦测到现在为夜间时段,祝您晚安好梦】                    

全文链接
 
 
 
评论(55)
 
 
热度(616)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