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清醒一点!蚂蚁竞走十年了!
 

【雷安】论半狼人和半吸血鬼的兼容性(fin)

·送给齐哥 @齐子眷. 的生贺!虽然晚了一天但是不要在意这种细节!(你

·傻逼题目傻逼设定傻逼文笔……哦不对没有文笔,还有傻逼的ooc

·安哥作为半吸血鬼是可以见光的,不要问我为什么,就当他太帅了吧(。



    不妙,非常不妙。

    安迷修第一次真心感觉到都能化为实体的危机感,来自他十三点方向那个和他一样死死盯住他的人。

    穿着校服,虽然是只披了一件带校徽的黑色外套的程度,里面是一件印着狼头图案的衬衫。

    那个狼头很狰狞,眼前这个不露声色审视着他的校友带来的压迫感更大,精神方面的。

    安迷修垂下眼瞟了下自己手中喝到一半的血袋,又抬眼看着对面还没收回去的灰色狼耳和利爪,心中悲从中来和同病相怜蛮缠的混在一起,搅得他脑袋频频发出警告鸣声。

    作为一个半吸血鬼,在一周才需要吸食一次血液的前提下,在几乎所有人都会到食堂吃饭的时候避人耳目的来到学校小树林的深处,在进餐中途被另一个人发现……

    这是怎样的运气啊,我前世是冲上帝比中指了还是把天使的羽毛扯下来编花篮了,他们要在这一世这么报复我?

    正常人也就算了,眼前的很明显是安迷修身为吸血鬼一族最不想见到的种族。

    狼人。

    虽然上古时期的事他也不甚清楚,但吸血鬼和狼人合不来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他也不例外。

    那么现在打起来?但这样的战斗毫无理由啊,对方一没展现出攻击姿态,二来这也是自己入校以来第一次见到的非人类种族,虽然族群天差地远,但某种方面来讲也能叫“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嗤,我还当学校里这股异常气息是谁,原来就是一个半吸血鬼。”对面人从喉咙里挤出一声笑,左手的利爪轻轻抚着右手的利爪,不屑之意溢于言表。

    “什么叫就是一个半吸血鬼,你不也是个半狼人吗?”安迷修本能反感这种凌驾一切的傲慢感,他攥紧了手中的血浆袋,身形微微放低。

    “既然知道种族,你也知道我们向来是水火不容的吧。”半狼人朝前迈出一步,脸上令人毛骨悚然的笑意逐渐加深,紫色的兽瞳光芒盛放。

    “等等,就因为这种历史遗留原因我们就要打起来?我觉得我们可以和平相处,毕竟我们严格意义上来说还不算完全的家族成员……”

    安迷修的求和说辞还没说完就被对方点地猛跳后从上至下的一击给打断,他侧身跳出一步后伏下身盯着原先位置上灰尘散去后的人影。

    “不是家族原因,我自己想和你打一场,仅此而已。”那人将嵌入地面的利爪抽出来后轻松起身,柔韧而健美的躯体此刻拥有比狼更甚的爆发力,他身后的尾巴轻轻摇动着,像是在应和他的单方面宣战。

    “我认得你,安迷修。”他伸出手居高临下指着安迷修,“全年级老师心中的完美学生,奉行所谓的骑士道乐善好施见义勇为,现代五好学生模范典型。”

    “我雷狮最讨厌这种人。”

    雷狮眯起眼睛,这显出三分慵懒,剩余七分则是咄咄逼人的杀意。

    “真巧,我也不喜欢你,带领小团体到处为非作歹的雷狮。”安迷修毫不退缩的迎上他睥睨的目光,他现在总算想起来这个打乱他日常生活的傲慢家伙是谁,这是比他小一级的后辈,端的架子却比前辈还要大。

    一阵风吹过他们,安迷修将双手的树枝握得更紧。

    是什么武器不重要,安迷修有能将树枝也发挥出利剑威力的实力,这得益于他得天独厚的天赋和持之以恒的努力。

    一片树叶落地之际,安迷修猛然起身发动攻击。

    削尖的树枝在挥舞中刮起一阵旋风,无形的剑气裹挟其上将这轻易就能折断的材质升华如削铁如泥的锋刃,风兽嘶吼着从两边朝雷狮的脖颈袭去。

    在攻击落到实处的前一瞬雷狮低下身子朝安迷修挥爪反击,安迷修退后几步让那只闪着银光的利爪堪堪擦过衣服,微密的刺痛后几缕白色纤维流过光滑的爪尖随风而逝。

    安迷修微微垂眼,小腹处的衬衫被兽爪撕裂几丝,清晰可见失去衣料遮蔽后泛红的皮肤。

    “真遗憾,没将你开肠破肚。”雷狮直起腰朝安迷修勾了勾手,爪尖冽光凛凛。

     “那就来试试吧。”安迷修弓起身调整着攻击角度,一赤一青的双眼将眼前人牢牢锁定。在下一瞬间他借踏地之力挥斩过来,那一弯青泉澎湃,那一谭血池汹涌。

    武器撞在一起时两边都接收到震麻手臂的震荡感,安迷修抬起一只脚侧身将另一柄木刃刺向雷狮,瞬息之间最尖端便能径直穿过他的喉管,安迷修在最后一刻动了动手使树枝擦过雷狮的脖颈,这一下划出一道血痕,破空声之后点点鲜血从细小的伤口处沁出。

    而就在这时,安迷修听到一道上膛声。

    “骑士道的白痴吸血鬼,现在这个时代还用着老掉牙的东西战斗只有死路一条。”

    雷狮对那些许疼痛置若罔闻,他空余的一只手不知何时多出一把纯黑色的手枪,黑黝黝的枪口和安迷修的双眼隔着不过五厘米的距离对视着,然后这只沉默的野兽发动了攻击。

    一道幻影掠过安迷修的耳畔,它从鬓角处疾驰的瞬间裹挟走几缕浅棕色发丝,在安迷修的眼睛睁大时,发丝在空中肆意飘散。

    还好不是银弹,这是安迷修在子弹与他擦身而过时唯一的想法。

    要是银弹的话,他这边鬓角肯定是留不住了。银对于任何一个吸血鬼都是致命的威胁,半吸血鬼也不能逃出这个范畴。

    雷狮将从枪口飘出的灰烟吹散,他凭借身高优势俯视着安迷修,灰光荧亮的紫眸隔着几厘米的空气与衣物将安迷修觅探殆尽。

    “安迷修,在我杀死你之前可别被血猎给杀了啊。”雷狮朝安迷修甩出一个眼神,安迷修看出九分。

    七分挑衅,两份兴致。

    还有一分沉淀在不想被看破的最深处,安迷修便兀自猜测那大概是厌恶。

    种族上的,性格上的,本能上的对立。

    “真不想再看见你。”安迷修退后几步,发自肺腑的说出这句话。

    

    结果因为雷狮的打扰,安迷修一周一次的鲜血盛宴没能进行到尾声。

    说是盛宴实在太过浮夸和溢美,躲在小树林里偷偷摸摸吸着袋装血浆都能算盛宴的话,古时在城堡里一掷千金举办晚会的吸血鬼们大概能气的从封闭了不知多少个百年的棺材里钻出来痛心疾首安迷修为吸血鬼家族丢脸丢到家的进食方式。

    这也没办法,这只半吸血鬼不伤害人也不伤害动物,补血方式便只剩这颇为憋屈的一种。

    安迷修在放学后一个人跑到一条偏僻的小巷深处,巷口处吊在墙上的路灯都老旧的摇摇欲坠。他环顾四周确认的确是没有人之后,便从包里拿出了密封好的半袋血浆。

    尽管频率很低,但他血管中终究流着一半吸血鬼的血。和雷狮打过后的整个下午他都感觉喉咙干渴的不行,书包里那半袋血几乎都要实体化在他的眼前,安迷修费了好大的努力才让自己控制住在大庭广众之下抽出血袋狂灌的欲望。

    现在终于忍到了放学,没有雷狮的一个人的进食时间到了。

    饥饿时的进食速度超乎想象的快,安迷修感觉血液还没在嘴里淌热就顺着喉管流进了肚子里,将喧嚣许久的吸血鬼的躁动神经压下。

    他还没来得及将嘴角擦净就听到了声音,那是普通的脚步声,但对他而言意味着危险。

    “吸血鬼!终于让我找到一只!”小女孩稚嫩的声音从巷口传来,那是位逆光而战的少女,她的轮廓笼罩在黑暗中,但手中对准了安迷修的枪口却闪着森森冷光。

    “本小姐今天一定要制裁你!”

    安迷修手中的血袋掉到地上,他感觉前一刻自腹部传递全身的暖意在顷刻间被寒冰覆盖,像是有什么滑腻的东西一寸寸抚过他的全身,极度不舒服的危机感和寒意在全身猛地炸开,血管被割的四分五裂。

    他不是在惧怕这个小女孩,让他如临大敌的是她手中的枪。

    他看不见那枪的形态亦或花纹,但他能百分百确定,里面填充的是最精炼的纯银弹药。

    能轻易要他命的东西。

    这是怎样的运气啊,我前世是冲天使比中指了还是把上帝的胡子扯下来编花篮了,他们要在这一世这么搞死我?

    “冷静!别开枪,有话好好说!”安迷修强作镇定的试图和谈,“我虽然有吸血鬼的血脉,但我只是一只半吸血鬼,我的母亲是纯粹的人类,我也不会去袭击任何人类或是动物——我觉得我们可以友好相处,血猎小姐。”

    “恩?真的吗?”这番真心实意的话似乎让这位初出茅庐的新手血猎犹豫了起来,“半吸血鬼,半吸血鬼是不是不在狩猎范围内啊,但我记得书上好像没说,说没说来着……” 

    小姐,你都还在按图索骥时期就不要拿这么危险的东西出来随便指着人好不好,枪械什么的很容易走火啊。

    安迷修心疼一秒自己一天就遇到两位奇葩人士,他还想再说些什么凭借语言的力量化解这次危机时,意料之外的声音让他愣住了。

    在巷口侧悬着的路灯在吱呀声的配乐中左摇右晃好久之后终于崩落最后一个螺丝钉,清脆的裂开声响起,陈旧的路灯坠下。

    路灯下还双脚叉开双手举枪瞪视前方的小女孩本能抬起了头,她的瞳孔中倒映出飞速放大的阴影。

    裂空之声于同时回荡在狭长巷道中,在路灯离她头顶不过一厘米距离之际,一道黑影从巷子内扑出来将她推离原地。

    紧接着是一声枪响,伴随着穿过肉体的噗嗤声。

    小女孩的瞪大的眼眶里有泪水滑落,她的瞳孔中映出一张挂着温和微笑的脸。 

    嘿,我就说了吧,枪械什么的很容易走火啊……

    安迷修中弹的一瞬间痉挛般颤抖,本来该稳稳半跪在地上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轰然摔倒在地,沉重的坠地声将一旁灯泡清脆的摔碎声完全掩盖。

    他曲起腿双手捂向被击中的地方,那是右侧小腹,现在有跗骨的火焰从那一处开始烧灼着安迷修。

    没有血,吸血鬼一族的骨肉只会在在银的吞噬下如春水消融般化得无影无踪。

    疼痛冲过了界限后反而不会带来更强烈的感受,安迷修只觉得全身自那一点开始麻痹,如同被美杜莎看见的人会石化那样,他的行动变得僵硬起来。

    这是将死的前兆,纯银弹最终会入侵到他的五脏六腑,将身为安迷修的半吸血鬼销蚀在这个世界上。

    “对对,对不起!我没想开枪的,我……”小女孩从地上爬起来跑到他身边跪着,一边流泪一边道歉,双手举在胸前一副想要碰他又不敢碰的手足无措模样。

    “啊……!”

    不用看她突然惊讶的表情安迷修也听到了自后方传来的脚步声,沉稳有力,他莫名有种预感。

    他用尽全力侧过头,看见雷狮站在他身后。

    “你,你是谁?”小女孩看见雷狮后更加剧烈的颤抖起来,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这不就和小白兔见了大灰狼一样的反应吗……哦说起来雷狮也算半只大灰狼……

    安迷修真佩服自己这种时刻还有心思想着玩笑,他还没开口对雷狮说些什么,却只感觉一股力量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

    雷狮将他横抱在怀中,真正意义上的大灰狼睨了瑟瑟发抖的小白兔一眼后转身离去。

    “咳咳,雷狮,你要带我去哪……”尽管已经虚弱的都快睁不开眼,安迷修还是拼命抓住雷狮衣袖咬紧牙关朝他问道。

    “你死不了的。”雷狮只回了这么一句。

    要救现在的安迷修只有一个办法——用黑魔法将附在银弹上的圣洁之力驱除掉,但先不论雷狮这么斩钉截铁是否已经找到了黑巫师,他从内心不愿接受雷狮的救助。

    要请黑巫师帮忙,就要付出庞大的代价,这是他们这些人外种族早已心知肚明的规矩。

    “你别管我,我才不想……欠你,人情……”

    他挤出最后一个字,那双写满固执的眼睛终于闭上了。

    “我不需要你的人情。”在安迷修昏迷后,雷狮一字一顿说出这句话。

    

    当安迷修再次醒来时,他感觉遍布全身的剧痛还是没有消失,只是减轻了一些。

    伤口还在,但似乎已经被黑魔法稍微包扎了一下,已经停止扩散了。

    看来他被带到了黑巫师的所在地后被做了紧急处理,过不了多久就会接受正式治疗吧。

    安迷修所知的黑巫师只有在非人界大名鼎鼎的星月魔女凯莉,那位实力和脾气成正比的古怪魔女要是真答应了雷狮的请求,那她索要的代价是安迷修都想象不到的。

    被才打过一场的敌人搭救,对方甚至还为他付出了庞大的代价,这种如鲠在喉的感觉让安迷修非常不好受。但他打量着这件有些昏暗的屋子,内心深处某种异样的情愫却悄悄缠上他砰砰直跳的心脏。

    我一直以为我这一生只有自己孤身一个人走过,想不到现在居然有人愿意为我做到这种地步……

    之前冲突而产生的敌对滤镜在一点点瓦解,安迷修看着对面衣架上那件黑色外套,不知不觉就将雷狮的身影在心中勾勒出来……

    恩,黑色外套?

    安迷修反应过来,凭借吸血鬼良好的夜视他看清了上面印着他们学校的校徽,是校服外套无疑。

    可这不该是黑巫师的住处吗,难道黑巫师平时也隐藏在学校里?

    莫名的,安迷修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恰到好处响起来的脚步声加重了这份感觉,让安迷修产生现在立刻坐起来逃跑的是在空气中回响的刺啦刺啦的电流声。

    为什么黑巫师,会用电魔法?

    “安迷修,还没死嘛。”雷狮穿着印有狼头的衬衫朝安迷修一步一步走来,他肩上扛着的纯黑色巨锤正在荧蓝电弧的缠绕下闪着诡谲的紫光。

    “雷狮,你要干嘛?”安迷修怎么打量怎么觉得雷狮这架势是要来跟他干一架。

    “治疗你啊,吸血鬼中银弹了只能用黑魔法解,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雷狮一边摇头一边将巨锤拿在手中,那个巨大的阴影离安迷修越来越近。

    “你个半狼人治疗我?你怕不是要谋杀我!”安迷修真心想把先前逃跑的想法付诸行动,但他没办法这样做——有魔法阵浮现在他身下,将他的全身都禁锢住。

    “我是半狼人,一半狼人的血一半黑巫师的血啊。”雷狮将巨锤在安迷修头上比了比试了试位置,然后他轻念咒语,一圈圈莹紫的魔法阵缠绕山锤身,将雷狮的脸映的格外阴森恐怖。

    “安迷修,我魔杖使用方式就是这样,你别见谅,好歹我救了你一条命。”

    雷狮说完朝他咧嘴一笑,手中悬举着的巨锤以雷霆万钧之势朝安迷修砸去。

    先前对他印象有所改观的我是世界上最大的傻瓜。

    在安迷修还有意识的最后一刻,他含泪想到。

    

    “安迷修,怎么报答我?”

    正心疼已经被雷电劈的看不出原型的衬衫的安迷修裹在被子里白了雷狮一眼,他朝雷狮露出一个冷笑。

    “你敢说你当时不是真心想杀了我。”

    “好吧的确有这样的想法,”雷狮坦然的承认,接着他毫不在意的摊手,“但最终是我把你救了,这是事实。”

    安迷修不是拒不认账的人,虽然方式不可恭维,但雷狮到底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欠雷狮一个人情。

    “好吧,我欠你一个人情,你想我怎么还你?”

    雷狮神秘莫测的勾起了嘴角,他朝安迷修走去,俯下身和他视线持平。

    “我说了我不需要你的人情,你要欠,就是欠你这个人。” 

    身为半吸血鬼的安迷修,在这一刻感觉到比纯银弹还要恐怖的危机正朝他袭来。 



·没了没了,我才五岁我不会开车,这辆车我开不起的(。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全文链接
 
 
 
评论(21)
 
 
热度(331)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