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谁带的动我,我自己都不能
 

谈恋爱时被另一方的亲属阻拦该怎么办?

    

    孤傲的马术大师回答了此问题

    

    看到这个问题,我就想到我和我恋人在一起时曾遇到过的波澜,希望我们的经历能对题主你有所启示。

    我叫a,我的男朋友就叫l好了,我们是在大学认识的。大一一开学他就吸引了我的注意,在他将我已经铺好的床铺强行霸占之后。

    我从洗手间回来就看见他翘着腿坐在我的床上打游戏,而寝室里仅剩的一个床位上乱七八糟堆着学校发的棉被枕头之类的。

    我想这人可能想在铺床之前休息一会,不过这种不经别人同意就坐别人床上的行为实在欠缺礼貌,我走到他身前好声好气对他说:“同学,这是我的床位,你的在隔壁,需要我帮你一起铺床吗?”

    他抬眼看着我,不得不说他的眼睛挺漂亮,像发光的紫罗兰溪谷。

    接着他说的话就使我对他一开始并不高的好感值降到了冰点,“这个床啊,在我来之前是你的,在我来之后,就是我的了。”

    我想这是我读书12年听到过最好笑的笑话。

    我声音压低了点,“这位同学,这是我铺的床,你凭什么说这就是你的。”

    他扯出一个让我很不爽的笑,眼珠转了两圈打量了我全身上下,“我给你前当铺床的劳务费不就行了,要多少,500够不够?”

    这下我明白了,我接下来要朝夕相处几年的室友之一是我最讨厌的类型之一。

    我当然没有同意他这种无理取闹的要求,他看上去也不是容易善罢甘休的人。

    我猜读到这里大概有很多人都猜我和他打起来了。

    我本人是厌恶以暴力作为沟通手段的,能动嘴解决的事完全没必要动手。

    所以最后我和他打起来了,因为我和他之间没法用嘴沟通。

    从此开始,我的大学生活就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把我这张刚展开第一天的大学白纸给涂的乌漆嘛黑。

    之后我们互怼就成了日常,不管是学生会职位竞选还是校园歌手大赛,甚至打饭都要比谁先打到最大的那只鸡腿。

    后来怼着怼着,我们之间迸发的火花依旧激烈,只是从金色变成了粉红色。

    我们怼到最后,在一起了。

    现在说回正题,通过我的描述想必也能看出l是个桀骜的富家子弟,既然是富家子弟,那么99%家里都会有管束他恋爱自由的亲属,或许是父母,或许是更老一辈。

    我面对的,是他的大哥。

    他大哥和他一样的命令型人格,发个短信到我手机里让我下午三点去学校门口的水吧第三号包间,通篇没有一个请字就算了,末尾还加了个“不来后果自负”

    我当时就想,怎么的,我不去难道他还能把我绑过去不成。

    在见到他大哥之后,我觉得他真的做的出来这种事。

    我懂他大哥身为上层阶级贵族的优越感,也明白他作为商业精英(我猜的,电视剧里都这么演)的孤高自持,他带墨镜不想让我看到全貌我理解,但在就吊着一个10瓦小灯泡的昏暗包间,我真心在想他带着墨镜还能看见什么。

    他大哥我就称作L好了。L喝了一口店里最贵的咖啡,眉头随着咖啡入喉皱的越来越紧,直到咖啡入胃才慢慢舒展开来,放下杯子的手在不自觉的轻颤。

    “a,你和我弟弟在一起了。”

    “是的,我们在一起了。”我喝了一口柠檬红茶,然后放下茶杯正襟危坐。 

    “那你也知道他的家世,那个混蛋小子虽然让我无时无刻不想除掉他,但毕竟还是我家里的一员,身上流着我们家族的血。”L说着就把杯子又拿起来,拿到一半猛地停在半空,然后又慢慢放下。

    “这我是知道的,但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我自知我的家世和你们家相差甚远,但我觉得爱情不应该用物质来衡量。”

    “呵,笑话。”L不屑的冷笑起来,右手无名指的戒指反射着暗淡的银光。

    “你太天真了,没有物质的爱情就是一盘烂泥,扶都扶不上墙。”

    我想,这个比喻还不如散沙来得好听。

    “那你想怎么样?”我扣紧双手问他。

    “200万,离开他。”

    我终于还是听到了这句话。

    “雷先生,我尊敬你,因为你是他的兄长,也是我的长辈。”我的双手越扣越紧,“但这个要求,恕我不能接受。”

    “300万,”L轻晃着杯子,如果他手中的不是圆滚滚的陶瓷杯而是红酒杯我想这个动作会更有魅力,“那个混账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他是我们家里脾气最不好的,我每次见到他都恨不得亲手宰了他,你居然还坚持要和他在一起。”

    “爱情是没有理由的,同样也没有以金钱衡量的价值。”我喝下一口红茶,冰水激醒肺腑,“我不会答应你的要求。”

    “400万,a,你是个聪明人,知道怎么选最好,这世界上还有很多更好的机会,你没必要为一个混小子舍弃其他的选择。”

    “他是有很多缺点,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感情,”我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你不要再说了,我不会答应的。”

    我听到对面传来陶瓷磕在木板上的清脆声音,伴着一声冷笑,在我还在想他现在是什么表情的时候,我们的包间门被打开了。

    是l,尽管我眼睛还没来得及睁开,但我第一时间认出了他。

    在他的头巾扫了我一脸之后。

    “L,你跑这来干嘛,家里不是还有很多事等着你去处理吗?”嘲讽意味十足的语调,这种过于熟悉的让我想把他打一顿的腔调让我莫名多了些类似底气的东西。

    “l,你以为我想管你这混家伙的破事?要不是怕我们家族蒙羞,你死在荒郊野岭我都不会管你。”L这下把矛头对准他的弟弟,他站起身,黑黝黝的影子在墙上斜照出来。

    “那你现在就滚回去,我不需要你来我这多管闲事,我和谁在一起还需要你的同意吗?”

    “现在你就加紧得意吧,没有家族的支持我看你们两个怎么在社会生存,你以为爱情只是两个人相爱就够了吗,天真的可笑。”L抱着双臂居高临下睨了我一眼。

    “混账玩意,早点断了和他的联系,别在外面给家里丢人现眼。”

    虽然L连l的恋爱自由都要管,但显而易见他们兄弟俩的关系差到冰点以下,在听到他用以混开头的五个词形容l之后,我在想他还能说什么出来,比如,混天绫? 

    “先在外面我就听到你说什么400万了,呵,400万,你是打发叫花子还是要饭的,集团总裁就这么点钱?”l双手插兜歪着头半眯起眼盯着L,他们两个之间形成一个气场,人进去大概会窒息。

    “不管我怎么样,总比你在外浪荡不学无术好。”

    “是是是,所以大总裁还不带着你的400万回去你的大公司,真以为我们稀罕这点钱呐。”

    “l,你迟早会后悔你现在说的话。”

    失算,他没有再以混开头说下去了。

    “门在右边,请自己滚。”

    临走之际L甩了一张什么东西给l,如果不是l在抹银光切到脖子之前伸手将它抓住,我真心以为那是一柄涂了毒的暗器,还以为这位集团总裁居然这么自立,连保镖都不用了。

    “没切开你的脖子真是遗憾。”L站在门边,偏过头看了l一眼,由于墨镜的阻挡我并不能看见他的眼睛,不过我猜他的眼神应该是冷酷无情的。

    “回去多练练吧,说不定下次撞了鬼了就把我整死了呢。”l将那张原来是卡的暗器在手指间玩来玩去,抬眼送给他大哥最后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碰的一声,包间门被狠狠关上了。

    室内安静了几秒,然后脚步声传来,是l在往我这边走。

    “他被我气到就会想拿东西砸我,这次没带刀,扔了张卡。”l走到我身边坐下,然后自然而然拿起我的红茶开始喝。

    “我懂你大哥的心情,有很多时候我也想拿东西砸死你,这是什么卡?”我问道。

    “我瞧瞧……哦,顶级黑卡,刷卡无上限那种。”

    “一定很珍贵吧,拿了人家的卡,真是有点不好意思。”

    “是有点,大概他这次出门匆忙没带其他的银行卡。”

    “其实你大哥还是挺关心你的。”

    “我知道,虽然他嘴上说着想让我在外面死无全尸,但心里肯定不是这么想的。” 

    “就是。”

    “他绝对最想亲手杀死我。”

    “……”

    “他说的也没错,没有物质的爱情很不牢固,我们之前也有为钱发愁过。”我抢过l手中的杯子,把最后一口喝完,然后站起来。

    “所以,今晚我们去哪个西餐厅吃?”

    “最贵那个。”

    通过这个经历,我想告诉题主,当有人试图阻止你和爱人在一起,不管那个人是谁,你都不要屈服,要坚决和他们对抗到底。

    毕竟,爱情绝不是两言三语四百万可以左右的。

    还有,如果有机会。

    能多坑点就多坑点,不要犹豫,这些钱是对方送上门来怼到你脸上的,你不仅不能因为这些钱失了底气,反而要把钱拿的越多越好让对方失了底气。

    这样,你就有可能在瑞吉酒店看到我和他。 

    最后,祝你和你的恋人百年好合。

    请加油。 

    

                                   

                                     编辑于 2017-11-26

                                          不开放转载        

                                     赞同3k 评论1k          

全文链接
 
 
 
评论(7)
 
 
热度(379)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