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清醒一点!蚂蚁竞走十年了!
 

【雷安】我其实没那么喜欢你

  “安迷修?我没那么喜欢他。”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我和他完全不一样,也不会为了彼此改变原则,这倒是我们为数不多的共同点之一。”
  “举例?那例子就多了去了,你猜也猜得到吧。”
  “……啧。”
  “那首先,共同爱好我们是没有的,就说电视,他喜欢在上面看纪录片,我喜欢在上面玩游戏。”
  “当然,我们不会谦让,所以我们买了两台电视,左边的给他看纪录片,右边的给我打游戏。 ”
  “影响当然会有,他那边的旁白听的我昏昏欲睡,我这边的背景音也会干扰他。”
  “你说的对,分房间是个好办法,但现在这样就挺好,习惯了也就无所谓了。”
  “然后嘛……饮食方面他跟我自然也不一样,他爱鸡翅我爱烤串,我们爱好集合的唯一交集是烤鸡翅。”
  “呵,你不懂,安迷修不是个正经吃烧烤的,烧烤可以配很多东西,啤酒碳酸老白干,而我并不认为吃烧烤配蔬菜汁的人适合在半夜坐在烧烤摊边撸串。”
  “他是个讲究的人,吃烧烤也能吃出米其林餐厅的优雅,在我看来这和穿着全套西装在网吧开黑没什么两样,都很蠢。”
  “嘿,不用把话说到一半收回去,我已经听出来你想说我生活粗糙了,这没什么,我承认这个事实。”
  “我以前生活的格外讲究,但那种拘束感不是我想要的,所以我离开了家自己到首都谋生,感谢我的才华,我没饿死在这个吃人不眨眼的怪物口里。”
  “但安迷修的讲究细碎更多,他上节目前还在跟我说今天金牛座的幸运物是玫瑰花,瞧瞧,一般男人谁还信这个。”
  “礼物的话他的粉丝的确会送许多有关当天星座运势的,他照单全收还会给每个人回复。一般也就是手链许愿瓶之类的不值钱的小玩意,有的自制的也蛮好看。上次情人节他有个粉丝的礼物不知怎么到我的经纪人手里,于是让我顺带给他,拿过来的时候包装破了,我干脆就直接把礼物拿了出来。”
  “一块很大的心形巧克力,上面用白巧克力写了满篇对他的爱慕——想成为他女朋友那种。”
  “后来?我当然把礼物给他了,答应就要带到,我不喜欢食言。”
  “不过因为包装破了导致巧克力碎了还是让他觉得很遗憾的,所以我自己做了一块给他,你瞧这人多难伺候。”
  “他么,是做了巧克力给我,太甜了,和他人一样。”
  “举点事业上的例子?好啊,他最新一部剧,第23集和女主在雨天相遇,然后近景接吻。”
  “你认为拍的很浪漫吗,好吧,常人的审美我也懒得搞懂,他那出戏在我看来,烂透了。”
  “女主没问题,场景也没问题,他的吻技有问题。”
  “没练过?你在开玩笑吗?我教了他那么多次他现在吻别的女人和十七八岁情窦初开的小男生一样,剧里剧外他都是个成年人,很明显就是他的问题。”
  “所以说这家伙有时候很蠢,一点简单的事都做不好,还得我去教他纠正他。”
  “你会非常喜欢这么累人的恋人吗?”
  “累人就算了,还固执。我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对他说让他对粉丝有点戒心,不是所有送来的吃的都可以毫无顾忌的吃下去,一旦出事,呵呵。”
  “温柔,我看是滥好人罢了,这样的人单独生活早不知道被整死多少次了。”
  “当然发生过这种事,你以为我只是在唬你吗?我还没这个闲工夫。”
  “什么你都想知道,这不是个访谈节目而是个八卦节目吧。”
  “我懂,现在都爱不遗余力搜刮明星隐私爆猛料,为了收视率嘛,都这样。”
  “说起来就没完了,我随便说个最近的吧。”
  “乐衣衣,听过吧,新晋小花旦,跟安迷修同演过几部剧。”
  “哦,原来他们还成过你们心中的荧幕情侣啊,有趣,没把我放眼里?”
  “呵,没生气,别紧张,开个小玩笑。”
  “这个女人的事迹说来也简单,就是一有机会就去纠缠他,多惹点绯闻吸引眼球。”
  “我们在一起是事实,不过很多人不接受,毕竟同性恋。”
  “她就抓着这个不放吧,前段时间还掀起了一阵风浪,到处谣传他们是真爱他们要在一起了。”
  “都说了是谣传怎么会有事,安迷修虽然守着什么尊重女性的骑士道,但原则是绝对遵守的。”
  “不过那个女人被拒绝了还三番五次凑上去,安迷修本来不擅长处理这种事,她倒是会见缝插针。”
  “接下来……哦,你猜的没错,她在那阵风波后突然因为以前的劈腿丑闻被逼退出娱乐圈的事情和我有关。”
  “也不过是让人找找她的黑料,人至贱则无敌,我没把全部的抖出来算给她面子。”
  “是吗,我上你这是来抱怨的,你都听出来了。”
  “所以,我其实没多喜欢安迷修。”
  “访谈就到这吧,你们还有其他嘉宾,我也有点事要办。”
  “和你聊天很愉快,希望你们节目收视红火。”
  “那么,再见。”
  
  
  
  
  
  “当然,我其实没那么喜欢雷狮。”
  “这种事情没有什么为什么吧,我们极度不合,针尖对麦芒的同时谁也不会妥协退让一步。”
  “我的原则不会因为任何人改变,他也不例外,并且,他也是。”
  “例子?这可就太多了,我想想什么方便在这说出来……”
  “就说个人卫生这件事,当然我不是说他不讲卫生,但每次都把我帮他整理的整整齐齐的游戏光盘之类的弄的很乱,拿就拿吧,为了偷懒直接从中间抽,这不全都倒了吗,最后还不是我收拾。”
  “他自己?让他去整理我还不如祈祷光盘能长出腿自己乖乖摞在一起。”
  “不,也没你说的这么夸张……我都习惯了,谁让我摊上他了呢。”
  “还有啊,这人对节日什么的极度不重视,连我国传统节日都可过可不过,更别提什么西方的情人节圣诞节之类的……纪念日?说起来貌似就是最近,今天几号来着?啊,23号啊……那就是今天了。”
  “谢谢谢谢,最近拍戏太忙了,我都有点忘了这回事了,他就更别提了吧。”
  “他的演唱会我是不会去现场看的,我不喜欢摇滚乐,还有现场的尖叫和灯光让我感觉随时会被淹没在他的粉丝们的热情中……我更愿意在剧院听演奏会。”
  “对,他不屑我喜欢的艺术,这是肯定的,我们几乎没有共同点。”
  “他看我演的剧?哦……我就猜到了他会这么说,反正我觉得他在台上的表现也不怎么样,给我的感觉是有只狮子在抓着话筒狂吼,对台下粉丝也太凶了吧,吓到美丽的小姐怎么办。”
  “嗯,我是没去现场看啊,我看的官方录播。 ”
  “你说现场更有氛围是没错,但那种狂热的氛围我并不想要……反正一直都在一起,和他面对面的次数都多的让我厌恶了,隔着屏幕还多了点新鲜感,而且导播切换了很多角度,这种全方位的优势是现场所没有的吧。”
  “说起粉丝,他一直让我对外保持戒心,粉丝送来的东西必须经过严格检查才能收下,食物饮料之类的最好不要。”
  “我懂他担心我,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甜点里夹针的事……哦没事没事,不用担心我,我没受伤,让美丽的小姐担心真是罪过啊。”
  “嗯,那个就是我们公布恋情不久后送来的,虽然没携带任何纸条,但肯定是对我们在一起感到极度不满。”
  “当时真是掀起了惊涛骇浪,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投向我们,恶意的居多,善意的很少。”
  “这是条艰难的路,不能停下也不能回头,我们没打算逃避,因为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不管外界施多少压力,我们的决定不会改变。”
  “这是我们共同秉持的信念,既然不能让所有人接受我们,那努力做到问心无愧就是了。”
  “不用担心啦,现在压力已经小很多了,有越来越多的人支持祝福我们,我衷心感谢每一个对我们抱有好意的人,我想他们都是天使吧。”
  “诶,温柔吗?哈哈,平常我说出这种话或者给粉丝这么回复的时候雷狮只会在我旁边各种冷嘲热讽,啧啧,丝毫没有浪漫细胞的男人。”
  “所以,我其实没多喜欢雷狮。”
  “嗯,访谈也差不多要结束了吧,感谢你的采访……哦,有我的短信?”
  “啊……”
  “没事没事,很高兴和你聊天,希望下次有幸还能作客你的节目哦。”
  “笑?刚才我笑了吗……啊,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有个人请我吃晚饭而已。”
  “那么再见,你也早点收工去吃饭吧,女孩子要注意身体啊。”
  “对了,一直很想说,你的玫瑰胸针真漂亮,很衬你。”
  “嗯,玫瑰是我今天的幸运物,红玫瑰和西餐真的很配啊。”
  “不过九十九朵……有点难以拿回家啊。”
  “唉,果然一点浪漫细胞也没有。”

全文链接
 
 
 
评论(12)
 
 
热度(454)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