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清醒一点!蚂蚁竞走十年了!
 

【雷安】蹭了我的wifi,你就是我的人了

·ooc,傻逼剧情,请不要带脑子看



    安迷修在犹豫。

    他在想,手上这根粉色棒状物是塞他自己嘴里好还是塞雷狮嘴里好。

    事情还要从几周前说起。

    作为一名重本大学里成绩拔尖的大四生,安迷修在最后一学年成功找到一家500强的公司实习,为了上班方便就在离公司差不多十五分钟地铁程的地段租了套一室一厅的小居室。押金加上第一个月租金基本上把他存了几年的钱花的七七八八,但大公司实习期就有工资拿,他本来就节俭,能花8.4买的东西绝对不会花8.5,只要紧紧腰带熬到月底领工资他就能翻身把歌唱了。

    新家在挺偏僻一小区,不大的地皮上紧挨紧密立着一栋栋十几层楼房,安迷修家在不高不低的七楼。

    在他之前刚有一个找工作的大学生在这住过,安迷修收拾的时间也没花太久,半天后一套简单整洁的一室一厅就出现在眼前,简单整洁简称就是简洁,简到连无线网都没有的那种。

    安迷修对这种夕阳红居室挺满意,反正他过的就是七点起床十点睡觉的老年人生活,他对这个大千世界的好奇心全托付给了一天几趟世界旅行的蛙儿子,以前一个月10块钱流量都只为了微信和养蛙。

    现在还得多加个听歌,听一个音乐软件up主雷电法王的歌。

    安迷修每次点开音乐软件看到这个名字就有种强烈要报警的欲望,而后按下播放键就变成了强烈要叫救护车的想法。

    是不是这个人的声音和他的审美成反比这么长的?

    不过听歌后有个问题就来了,一首歌就算最低品质也至少要3到4MB,安迷修每个月就几十MB流量,还得匀一点给社交和养儿,本来的精打细算就变成了捉襟见肘。

    安迷修收拾完了塞着耳机靠到阳台上为这件不大不小的事忧虑起来,说是阳台也就是两步纵距三步横距的大小,摆两个大点的花盆就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了,还和对面那家的隔得忒近,目测栏杆间距离也就两根学生用直尺的长度。

    安迷修本来想把省电模式关了,结果手一滑给点到了旁边的wifi,他手再往下一滑,一个基本没在他手机上出现过的符号闪现在右上角。

    他手机连上wifi了,信号还是满格。

    安迷修愣了一下,就这么几秒时间流量速度暴涨,等他轻触屏幕后,之前因流量问题囤在“等待下载”的歌曲们已经规规矩矩躺在了“已下歌曲”。

    这wifi信号诚不欺我,不仅满还快。

    安迷修觉得最有可能是自己对窗那家人的无线网无意间被自己连上了,他往后退几步退出了阳台,一跨过阳台和客厅那条隔线wifi符号瞬间如水中花镜中月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多出的几首下载歌曲能证明它曾经存在过,并奉献过。

    安迷修往前一步回到阳台,wifi符号瞬间又从无到有,出现速度和他高中放学去食堂抢饭速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又退后,又没了。

    他又上前,又有了。

    安迷修想,如果客厅和阳台是一对父子,那他们中间这条分界线就是客厅的老婆,誓死把对窗wifi小三扼杀在老公之外。

    但就这么蹭别人wifi让安迷修有点过意不去,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等对窗人回来后提醒对方给wifi设个密码比较好,但如果这样那他自己就没有这种近水楼台的便利了。

    安迷修在犹豫中度过了第一晚,对面阳台没人出现,或许屋主还没回来。 

    第二天开始安迷修就忙了起来,刚到公司肯定得给同事和上司留个好印象,他每天都在公司留到挺晚把分配的工作尽力完成到最好才离开,有几次甚至错过了夜班地铁。

    在新环境的生活中安迷修最先认识的是同一层对门那家的比他小三岁的女生,她已经写了五年网文出版了三本书,每个月工资比学历比她高一个等级的安迷修尾数多了一个零还有余。

    “没事,我软件好你硬件强,我来写文你去卖身,你看这样可不可以?”女生拍了拍安迷修的肩安慰他,后者一脸冷漠的拍开她的手。

    好不容易拥有和妙龄女生近距离接触的机会,这个不像前三个那样给他发“你是个好人”“我其实一直把你当哥哥”“我觉得我配不上你”卡时他心里还死灰复燃了一把,结果这个更过分,她不发卡,她发枪。

    让安迷修自行了断。

    在和邻居的扯淡与公司的忙碌中日子一天天过去,对窗始终没见着人,隔开阳台与客厅的帘子风平浪静,只有wifi还风雨无阻的坚守在阳台上,等着安迷修去蹭。

    时间久了安迷修也忘了要把设密码这件事给对窗说了,虽然也没有说的机会。

    有天他在中午吃饭时收到邻居短信让他帮他去楼下拿两个快递,一个收纳盒一个化妆品之类的,如果他有时间就帮忙把化妆品放到收纳盒里,暂且存几天等她旅游回来。

    安迷修的工作已不像刚进公司那么忙了,对这种举手之劳当然一口答应下来,准备下午下班后就把这件事处理好。

    下班到传达室领快递时安迷修看见几个没见过的年轻男子勾肩搭背往小区里走,安迷修抱着两个大箱子出传达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安迷修旁边的楼下。

    原来是另一栋楼的,之前一直没见过,大概是新搬来的吧。

    安迷修没将这件小事放在心上,他回家后就拆快递放东西,不过女生的东西真的挺多,安迷修一边看着微信一边分门别类的放,放好后一检查还发现他把几支不同色号的口红放错了位置,搞得他只好重排一次。

    等他彻底搞完后,他已经完全分不清粉红玫瑰红石榴红酒红苋红之间的区别,他只觉得视野一片血红,大概是脑神经爆掉了。

    他都没精力再把箱子扣好,随手将一个他不知道什么用的棒状物扔进箱子后他快步走进浴室,洗漱然后睡觉。

    以往安静的连过路车辆马达声都很少的夜晚,今夜注定无眠。

    当安迷修第三次被喧哗声吵醒时,床头闹钟显示现在是深夜两点十分,他早就该入眠的时间。

    安迷修走出卧室就看见对面阳台帘子缝隙透出灯光正盛,音乐和吵闹声从一直以来没有人的对窗内传来。

    他脾气再好也忍不了了,收拾完一大票东西后他本来就头昏脑涨的紧,现在还被吵醒了三次,俗话说事不过三,他看对面仗势估计自己要是再像之前那样躺下只会第四次被吵醒。

    但现在他要是去对窗,就得下七层楼再上七层楼,回来还要再下七层上七层,这二十八层楼他着实不想在深夜走。

    大概是脑袋昏昏沉沉的原因,安迷修往阳台走的时候不小心踹了下放在地上的箱子,放在最上面的一样东西掉在了地上,安迷修捡起来接着对窗的灯光只看清一个棍状的轮廓。

    他被这一下踉跄绊出了个想法,干脆就把这只短棒当做壮胆加防身的武器偷渡进对面阳台和对方谈谈深夜狂欢不扰民的事情。

    他把外套套在睡衣外面,手机在口袋里,安迷修也懒得放回去,或许回来时还能用来照明。

    当他站到自家阳台栏杆上时对面灯光突然就暗淡下去,安迷修左手持棒右手按亮一下跃到对面,高中立定跳远一米九的身手还留存至今。

    唯一的缺点是落脚点没选好,他一脚踏在一个塑料瓶上没稳住咚的一下坐到地上,拿手机的手慌乱中死命按紧一个键。

    在他摔倒的那一刻发生了两件事,一是房内的灯光猛然亮起来然后从中传出安迷修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歌声,二是手机背后的传声处以最大音量传出和屋内相同的歌声。

    安迷修彻底没了睡意。

    他的大脑飞速运转出三个选项,是先跳回去还是先关手机还是站起来等里面人出来了一本正经的教他们邻里相处应遵守的规则再把乱扔的塑料瓶捡起来塞到他们手里转身飞回屋内关门睡觉。

    他选择先关手机,等他把那要命的歌声后知后觉的扼杀后,阳台的帘子被掀开,一个人走了出来。

    灰发紫瞳的年轻男子,他今下午见过一面的。

    那人垂眸扫了一眼刚站起来的安迷修,又透过他扫了一眼安迷修的阳台,然后哂笑起来。

    “你是想来我这寻我要签名还是想和我们一起玩,对窗的先生?”

    安迷修下意识否认:“我只是想让你们半夜安静点不要吵到别人睡觉!”飞快说完这句话后他又觉得太苍白无力应该再补充点什么,而这时他那已经在睡觉前爆过一次的脑神经终于姗姗来迟的连接起来,安迷修思索了下刚才听到的话惊觉不对。

    怪不得在手机放歌时这里面也在放同样的歌,这个人的声音仔细一想非常耳熟嘛。

    原来雷电法王就住在自己对窗哦。

    那么,自己现在就是深更半夜左手拿着棒子右手大声放着人家歌爬到人家窗台上摔了一跤的状况。

    安迷修有点想拿棒子敲碎自己的脑袋。

    “你手里拿的……啧啧,没想到啊,想不到你居然会买这种东西……”

    安迷修顺着他的视线看向左手的棒子,经他这么一说安迷修才发现这根大概二十多厘米的棒状物既不是擀面杖也不是狼牙棒,上面均匀分布着几厘米的突起,棒柄还有几个按钮和充电插头。

    安迷修愣愣的盯了它三秒,抬头看见雷电法王揶揄的笑容。

    他突然有个不好的想法。

    “这个……是干嘛的?”

    “你真不知道?”

    “我……不知道……”

    “真的?”

    “……我好像知道了……”

    “对嘛,卷发棒这么常见的东西怎么会不知道。”

    “哦……嗯?”

    安迷修目瞪口呆,对面人笑容开怀。

    “我叫雷狮,幸会。”雷狮伸出手抓住安迷修拿卷发棒的手摇了两下,然后冲他做出请回的手势。“时间不早了你请回吧,我们马上就安静。”

    “……谢谢合作,我叫安迷修。”安迷修扯出一个他自己觉得算礼貌的笑容然后僵硬的转身,看到阳台时他才想起自己是以不正当方式偷渡过来的,他侧目却看见雷狮已经转身往回走了。

    这人……好像还挺好说话的。 

    “安迷修先生,下次想找我可以不用拿卷发棒的,容易让人误会。”

    这人……我想把卷发棒塞他嘴里。

    

    自从知道对面住了尊大神之后,安迷修再也不想去阳台蹭wifi了。

    他把这次尴尬的初见删改之后发给了远在国内某个边陲小镇旅游的邻居,大概是信号不好的缘故,那边隔了半个小时才回他。

    再拖稿就自尽:哇,你好惨啊,摸摸,我回来请你吃饭

    安迷修在公司看到这条微信,他开心的工作速度都提高了百分之三十,提交文件时上司一高兴就让他可以提前下班。

    出了公司后第二条微信跳上屏幕。

    再脱稿就自尽:不过你这件事给了我开新坑的灵感,感觉我可以写一个特别欢脱的故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安迷修在街上看到这条微信,他愤怒的将手机塞进口袋,并发誓再也不会帮这火上浇油雪上加霜的拖稿势力带快递,尤其是有卷发棒的。

    对面的雷狮在那一次之后终于在家安顿了下来,安迷修有时在阳台上能听到从对面传来的歌声,有帘子的遮挡加上本身就不大的缘故他只有在阳台上才能听清楚,就跟对面死活不肯入他家客厅的wifi一样傲娇。

    安迷修本意是不想继续蹭wifi的,但现实是一双无形的大手,总是乐意将人塑成不想要的样子。

    在出租屋内安无线网的费用+安装时间+退租时撤走的麻烦+对窗wifi的迅捷=继续蹭下去的理由。

    至少这是安迷修认为的理由。

    他现在尽量不跟雷狮碰面,每次下班之后看对面阳台没人才偷偷摸摸窜进阳台然后靠栏杆蹲下,聊天养蛙下歌一气呵成,有时还能蹭几句现场版歌声。

    有时安迷修路过阳台恰好看见雷狮或站或靠在阳台上,瞧见他会露出一个微笑并朝他问好,安迷修出于礼貌也会笑着点头回应,这么一来二去两人关系就近了不少,初次见面的尴尬也逐渐散去。

    都成年人了,何必对一件事耿耿于怀那么久,安迷修彻底想通了。 

    就这么过了一阵,安迷修觉得自己应该给雷狮送点什么,又蹭网又蹭歌的一点表示都没有太不厚道了。

    问题就来了,他不知道雷狮喜欢什么。

    雷狮从来只传歌不说话,网上也搜不到他的兴趣爱好,他也没有特意问过,贸然送食物装饰品之类的万一正好是他不喜欢的不就尴尬了吗。

    思来想去,等安迷修一次下班回到家的时候,他的手上已经抱了盆绿茵茵的植物。

    他最后觉得还是送花最为稳妥,大多数人都对这种美丽又芳香的东西抱有好感,作为礼物也不显逾越,而且雷狮曾在一次聊天中对花粉过敏症这种他看来小家子气的毛病嗤之以鼻(尽管安迷修并不赞同),那么也不会有对方过敏的困扰。

    不过他不好意思直接送花束,于是准备连盆带花送过去。

    如果雷狮不擅长或者没时间养的话,他也可以帮忙浇水,伸个手的事,一点都不麻烦。 

    他突然觉得,和雷狮隔得这么近也挺好的。

    不过现实这双大手这次又恶作剧的将他捏来捏去,当他端着花盆下七层上七层到了雷狮家门口敲了半天门后大门仍然无声的紧闭着,拒绝的意思不言自明。

    安迷修悻悻然抱着花盆下七层又上七层回到自己家里,想来想去把花盆搁在阳台栏杆上,他自己也站在旁边望向对面,深色帘子一动不动注视着他,往常的歌声不再。

    雷狮又和之前那样不落户了,来无影去无踪。

    安迷修望着对面没有人的阳台莫名的惆怅起来,脑海中翻腾过初中必背古诗文里的一句诗: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要送礼的人没回来安迷修只有把礼物先养着,这盆花他当初因为买的有点急就只问了养育方法而没问品种,不过瞧这茂盛的小黄花不管什么品种都挺赏心悦目的,香味也不是刺鼻的浓郁,雷狮肯定也不会在意这么一件小事的。

    雷狮,你多久回来啊。

    你闺女等着你呢,安迷修瞥了眼花,默默补了一句。

    其实安迷修有存雷狮的手机号,不过他跟雷狮相处下来也知道对方是个极其随性说做就做的人,他今上午说想去北京看长城,下午问他多半就已经在首都机场了,可能还会顺便问安迷修要不要给他带只北京烤鸭。

    所以他这么偶尔失踪一回也挺正常,大概又跑哪玩去了吧。

    更何况……安迷修也不知道要怎么问雷狮。

    “雷狮你去哪了我给你买了花你再不来我就把你未来的闺女从七楼扔下去了啊,三,二,一……”这明显不行。

    “雷狮你再不回来我就把你家wifi流量蹭光信不信。”这个也不行。

    安迷修觉得自己没权利干涉他的去向,毕竟……自己只是个经常蹭他wifi偷听他唱歌的对窗,最多加上朋友两字……吧。 

    他把这种无法名状的忧郁删改后向邻居倾诉,对门在死线将至的赶稿期抽空回了他一条,这种患难见真情的友谊让安迷修很是感动。

    没有催稿就没有杀害:老哥你这叫相思病犯了,我觉得你也不用买什么花养着,直接一通电话向他倾诉你的真心他自己不就回来了吗,哦如果他真的去了北京你记得把烤鸭分我半只么么哒? 

    安迷修决定拉黑她一天。

    

    下一次变故来得猝不及防。

    安迷修习以为常的对窗wifi,没了。

    没了就是字面意思的没了,平常一跨进阳台就能闪现在右上角的符号这次等了好久都没出现,安迷修以为是手机问题,但跑到小区外便利店又能连上那里的wifi,那很明显就是雷狮家的问题了。

    可雷狮这段时间没回来啊,他家wifi怎么会自己关了?

    这个问题安迷修从早上想到了晚上,他脑子里蹦出一个个理由又被他一个个否定,搞到最后他还是一头雾水。

    该不会……雷狮不在这继续住下去了,所以撤了这的无线网?

    这个新理由一出来就让安迷修心跳加速,他第无数次望向对面的阳台,越看越觉得有种人走茶凉的萧瑟。

    他掏出手机就准备发条短信询问一下,思索半天也不知道该发什么比较好,没了雷狮的阳台安静的可怕,他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脏鼓动的声音,沉重如敲钟。

    会不会自己白天上班的时候,对面已经不知不觉被搬空了?

    这个想法就更惊悚了,心脏不再敲钟,直接演化成蹦迪。

    他最终决定给雷狮打个电话问问,本来已经做好关机或者无法接通甚至是空号的心理准备,没想到听到的却是正常的长嘀声,他的心放下一半。

    嘀声就这么嘀啊嘀啊嘀了十几下,然后预想中的机械女声才出现,安迷修在她说话前挂了电话。

    安迷修沉思了几分钟,决定自己去一探究竟。

    经过几个月前的那次尴尬,安迷修这回选择在下班后太阳还没落完的时刻前去,不晚也不黑,如果翻阳台进去雷狮在的话还能解释自己是担心他才进来看看情况,顺便还可以邀请他到自己家吃饭,食物是自家种的番茄。

    没错,安迷修没问品种的盆花长大后居然结出了红彤彤的果实,虽然个头比不上市场上卖的大,但至少无农药无污染,看着舒心吃着放心。

    花店卖番茄,嗯,这很科学。 

    为了增加话语真实性,安迷修临走前摘了几个熟透的拿在手里,然后深呼吸一下跨了过去。

    这回没有塑料瓶让他摔倒了,安迷修悄无声息的踏上雷狮的阳台,望着帘子屏气凝神。

    如果进去后雷狮正好在里面我就说:看你长时间没回来我担心你就过来看看,吃晚饭了吗没吃可以到我家吃我自己种的番茄,本来想送给你当闺女的不过现在送也不晚……说起来你wifi怎么了是关了还是坏了啊,我当然不是蹭你家wifi才问的,你没法用肯定挺麻烦的吧…… 

    这番话有点欲盖弥彰啊,我再改一改比较好吧。

    晚了,脚已经踏出去了,人已经走进去了。

    入眼的是和安迷修家户型一样的一室一厅,不过雷狮这边的东西要比他那边多很多,抛在沙发上椅子上的头戴耳机平板电脑等价格不菲的电子产品随处可见,彰显着这家主人并不低调的富有。

    原来没搬走啊,安迷修有点安心了。

    一直以来安迷修蹭的无线路由器摆在客厅靠墙的柜子上,插头垂在半空。

    原来是没开啊,安迷修有点释然了。

    然后浴室的门就被打开了,光着上身擦着头发的雷狮走了出来。

    “安迷修?”雷狮惊讶的挑了挑眉。

    安迷修预想过很多种和雷狮相见的场景,唯独没有预想过会碰上雷狮刚洗完澡的时候。

    没关系,我还有腹稿。

    “我看你长时间没回来我担心你就过来看看,你吃晚饭了吗我带了你闺女我们可以去我家吃……额不我的意思是说我是因为蹭不到你家wifi了所以过来看看……也不对我是指……”

    安迷修不说话了,因为雷狮朝他走了过来。

    “我闺女长这样啊,挺好的,红色喜庆。”他拿过安迷修手中的番茄掂了掂,然后朝安迷修微笑,“其实你的脸红的也挺像番茄的。” 

    说完他伸手一揽就揽着安迷修往里走。

    “没事,蹭了我的wifi,你就是我的人了。”

    安迷修反应过来扭头非礼勿视,然后边试图摆脱他的手边问,“等等,你带着我走要干嘛?你去不去我家吃饭?”

    “吃啊,在哪家吃不是吃。”雷狮偏过头咧开嘴笑了,“送上门来的番茄,为什么不吃?” 

全文链接
 
 
 
评论(30)
 
 
热度(1329)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