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谁带的动我,我自己都不能
 

【雷安】龙与龙骑士

·非常不龙骑风的龙骑士

·雷大哥大概能算友情出演……吧



·  

      安迷修和雷狮非常不对盘,这是学校人尽皆知的事。

    有新来的高一女生不信,她说安会长那么温柔亲切的一个人,又是带我去教务处又是给我提行李箱的,他怎么会跟人闹矛盾呢,肯定是你们在胡编乱造。于是有人带她在下课时跑到高二十一班门口守株待兔,然而兔子没出来狮子出来了,雷狮脸上带笑的往外跑,紧接着安兔子会长就跟着追出来,手上还拿着一本能当杀人凶器的英汉词典最新版。

    “瞧见了吧,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何况是会长呢,他是会打人的。”老生语重心长的拍了拍新生的肩膀,在安迷修怒气冲冲的“雷狮你别跑!你竟敢在我的卷子上吃方便面还弄得全是油!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不要在教室里吃东西!”和雷狮悠然自得的“怎么,你过得寡淡如水就不准我过的有滋有味?”的背景音中,新生油然而生一种灵魂升华感——人真的没有十全十美的。

    然后她就疑惑了,“这个雷狮是谁啊,为什么就他能惹安会长这么生气呢?”

    老生神秘莫测的啧了两声,“我们学校明面上的副会长暗地里的大校霸,你注意不要惹到他,不然他会让你知道什么叫怜香惜玉的反义词。”

    新生吞了口口水,瞧着已经跑向远方的双会长的眼神都有点发憷——憷是针对雷狮的,安会长在她心中已经又提升了一个等级。

    “这两个人……有点像恶龙和骑士啊。”她喃喃道。

    “可不是嘛。”老生赞同的点点头。

    

··

    安迷修觉得碰见雷狮是自己这辈子遭过的最大的罪,在他出现之前,他从没想过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人能让他每天的脑神经都被气的炸出火花,这么下去他铁定减寿不可。

    雷狮每天都在解锁气他的新姿势,比如今天,他好端端的坐在图书室的一角看书,好像头上有根“搜寻安迷修专用天线”的雷狮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溜到他座位后面一把把书抽了出来,沉浸在故事里的安迷修条件反射的站起来转过去一拳朝比他头高一点的位置打过去,然后被雷狮稳稳的接了下来。

    “《骑士与龙》……安会长,你这17岁的老年人还当自己是个7岁小孩呢?”雷狮看见封面上四个花体大字一边的嘴角就翘了起来,安迷修最见不得他这幅似笑非笑的嘲讽表情,收了拳头劈手将书夺了回来,还擦了擦上面并不存在的灰,好像刚才沾了什么脏东西。

    “我看什么书关你什么事,雷狮我警告你,这里是图书室,你敢在这里闹我绝对在下次会议上把你从副会长的位置踢下去。”安迷修宝贝似的把书护在胸口,他转头甩给雷狮两个凶狠的眼刀,雷狮熟视无睹的继续开话题。

    “我真挺好奇你为什么这么喜欢看有关龙的童话,这已经是第八本了吧,你就这么喜欢龙?”

    安迷修罕见的没有和他继续怼下去,他露出一个纠结的表情似乎是在思考要不要把真相告诉雷狮,抬眼对上雷狮认真的眼神,他皱了皱眉走向书架把书放回去,然后走到雷狮身边说:“图书馆里不好说话,我们去天台。”

    雷狮跟着安迷修走上他们教室所在的那栋七层楼顶上的天台,推开锈迹斑斑的铁门后视线豁然开朗,围着并不高的铁丝网的天台上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从地砖缝隙中生出的绿茵茵的杂草还流露出一线生机。

    “先说好,不管你信不信,我说的都是真的。”安迷修颇为不信任的看了雷狮一眼,后者露出一个可以既解说成“放心吧你说什么我都信”也可以解说成“没事我就静静听你装逼”的微妙笑容,安迷修克制着自己不把拳头挥到他脸上。

    “我见过龙。”他笃定的说,然后像是不攻自破般摇了摇头补了一句,“应该说是在梦里见过。”他着重加强了中间那个词。

    雷狮挑了挑眉,静待下文。

    “我总是做同一个梦,梦里的我很小,大概……四五岁?穿着我们孤儿院里统一的短衣短裤在一个夜晚走进孤儿院后面树丛里一扇隐秘的门,进去后里面也是夜晚,天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但四处漂浮着幽蓝的荧光,我抱着双臂走在到我小腿那么高的草丛中,看不见任何人也没听到任何声音,直到一股热风扑向我,我停下了脚步往吹风的方向看,隐隐约约看见一个庞大的轮廓,然后……半空中亮起了两盏金黄色的灯,借着这点光亮我认出来了,那是一只趴着的龙。”

    安迷修轻声将自己的梦境叙述出来,语气平淡的好像在讲述别人的故事,他把视线投向雷狮,对方一脸跟他语气一样的平静表情。

    安迷修接着说下去,“然后我当时有点害怕,往后退了几步,那头龙突然说话了:‘你退什么,我不会吃了你。’我又好奇又犹豫:‘可书上说龙都是要吃人的,你真的不会吃我吗?’龙突然笑了,热气一下又一下的往我脸上喷,‘你们人类的书里总喜欢把我们写成反派角色,我要是想吃你还用等到现在?’我放下心了,大胆的往前走了几步问他这是哪儿,龙说这是龙族生存的世界,我这个人类肯定是不小心从哪个连接人界和龙界的秘门闯了进来,我问他:‘其他的龙也和你一样不吃人吗?’龙想了想说:‘或许吧,但你今天遇见我肯定是再幸运不过的事,我不仅不会吃你,还会和你交朋友。’”

    “一只龙主动说要和人类交朋友,这种真假难辨的话你也信?”雷狮问道,安迷修苦笑了一声:“梦里的我只有四五岁啊,你指望那么小一个孩子的戒心能有多高?”

    “我当然毫不犹豫的同意了,然后我就和龙成为了朋友,我们在一起玩,我把他身躯当游乐场一样爬到上面蹦来蹦去,抓着他头上的角转圈圈,玩累了就从他的黑色鳞甲上滑滑梯一样滑到他的肚子上,那里很暖和,我把那里当做床一样靠着睡觉,孤儿院里的床都没有他肚子温暖柔软。”

    “我在孤儿院里没有朋友,没有人和我说话和我玩,我每天晚上就在熄灯后溜出寝室跑进那扇门里找龙一起玩,有时龙界是黑夜,有时龙界是白天,不管白天黑夜龙都会趴在那里等我,它的眼睛像流动的黄金一样,是我当时见过的最好看的眼睛。”

    “打断一下,请问你现在认为最好看的眼睛是谁的?”雷狮伸手让安迷修停一下,安迷修瞥了他一眼,装作没听到一样继续说。

    “然后奇怪的地方就来了……和龙认识到和它玩耍的这段我都记得一清二楚,但到后面我就记不清了,梦好像被什么搅乱一样,我拼命回想也只能记起是有一天龙界的晚上龙对我说要给我一个惊喜让我转过身去,五秒钟后转过来,我照做了……之后记忆就变得支离破碎,我在一片混沌中好像看见了金色的摇摆不定的灯,还有暴烈的紫色的闪电……”

    安迷修呼出一口气,像是将什么背负许久的负担终于卸下一样,“这就是我那个梦的全部了,它伴随了我十几年,到现在我隔一阵子就会梦见一次,但不论怎样醒来后都不记得梦的最后是什么。”

    雷狮手指摩挲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安迷修惊讶于他没有听完立刻吐槽自己“就一个梦而已你想这么多怕不是个戏精”,他很少见到雷狮不笑的样子。灰色的刘海因垂着头而在他脸上投下一片阴影,风将他的发丝和安迷修一直诟病的长头巾吹起来,那张安迷修看惯了看厌了的脸此刻散发着别样的魅力,尽管安迷修很不想承认,但他心跳确实加快了。

    “我想……”雷狮缓缓开口,格外低沉的声音让安迷修心跳更快了,他满脸严肃的等待雷狮发表高见,雷狮如他所想的抬起头,嘴唇翕动。

    “就一个梦而已你想这么多怕不是个戏精,”他声音变回正常的音调,翘起一边的嘴角充分表达了他对安迷修的嘲讽,“连卡米尔都没你这么天真好吗。”

    安迷修:“……”

    安迷修觉得上一刻对雷狮还抱有期待的自己绝对是个傻子,像雷狮这种不装逼气人装逼是为了更气人的人就应该被扼杀在摇篮之中,现在这个妖孽已经长到17岁了,安迷修有义务在他成年之前将他在高中校园里做掉以免连成人社会都要遭到他的污染。

    他们又开始了日常n/n的你追我赶,他们跑下楼梯时安迷修一拳朝雷狮胸口捶去,不出意外的被挡了下来,安迷修咬牙切齿的要跟他决一死战,雷狮一边笑着一边损他,垂眸看着他的眼神晦暗如渊。

    

···

    今天是星期五,这是个好日子,接下来的两天都不用看见雷狮,脑神经终于可以消停一会了。

    然后今天最后一件难受的事放学后要和雷狮去为运动会采购相关用品,本来这种跑腿工作跟他们这种级别的人没关系,奈何前段时间连续降雨,老旧的仓库入了潮堆放在角落里的好多东西都不能用了,这一下需要采购的东西多了很多,安迷修不忍心部员们跑来跑去,便自告奋勇和他们一同分担这个艰苦的任务。

    然后为了不让他那么累,部员们便想找人和他组队分担一下,在商议人选的时候碰巧被雷狮听到了,雷狮居然就打断他们说我去好了。 

    你去什么去啊,我和你在一起你才更累好吗。

    安迷修叹了不知多少口气,雷狮今天最后一节体育课和别班的打篮球比赛去了,打完再冲个澡换衣服大概还要等一会儿,安迷修打算在校门口等他,他走出教学楼时天空已经完全被夕阳染成了深浓的橘红色,他一边拿出手机编辑短信一边往校门口走,走了几步后无意间抬头看了看,吓得手机都差点摔在地上。

    自己的教学楼顶的天台铁丝网外站着一个人!

    安迷修想也不想的就往回跑,先前编辑到一半的短信被他长摁删完后匆忙改成“有事去天台”后就发了出去,然后他收好手机加速冲上七楼。

    气喘吁吁的推开铁门,看到那个人影还在让安迷修吊到嗓子眼的心落了一半,然后他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那边跑去,边跑边喊:“请冷静点!不要跳!”

    等他冲到那人旁边时他看清了那是个穿着校服的女生,身材娇小长发及腰,只是一双眼睛哭肿的让人心疼,脸色更是苍白的近乎透明,此刻正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转过头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双手扒着铁丝网喘了几口气,然后他调整好呼吸轻声细语的劝道:“这位同学,请你冷静一下,生命是最宝贵的,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能丧失活下去的希望,你先回来,我们谈谈好吗?”

    这栋教学楼年岁已久,当年的建造标准还没现在这么有安全防范意识,锈迹斑斑的铁丝网也就到安迷修的胸口处,他手一撑一翻就过去了,但他怕轻举妄动会加剧女生情绪的不稳定,他只好先用语言试图将她劝回安全的地方。

    “……安会长,你还记得我吗?”女生沉默了一会,开口轻轻说出一句话,风带着它飘进安迷修的耳中。

    现在这个状况肯定不能敷衍,安迷修仔细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女生后绞尽脑汁的回想,十几秒后脑海里终于形成一个有点不确定的答案,“你是……一个多月前我帮忙提行李还带到教务处的那个新生?”

    “安会长果然是个温柔的人,连我这样萍水相逢的人都记得住。”女生无声的笑起来,笑得比哭还难看大概就是指这种了。

    “先不谈这个,你能……先从铁丝网外回来吗?”安迷修放软语气真心实意的劝她,“太危险了,七楼掉下去可不是缝个针打个石膏就没事了,你有什么难过的事回来向我倾诉好吗?我会竭尽全力帮你解决的。”

    女生好像有点被他触动了,紧紧攥着的手有些犹豫的搭在了铁丝网上,但接着她脚步有些不稳的晃了一下,脚边的一枚小石子被她一下碰到飞出了楼顶瞬间消失在视野中。她好像这时候才感觉到怕,猛地颤抖一下后背对着安迷修抓着铁丝网紧紧不放。

    “我,我怕……”

    “别怕,没事的。”安迷修轻抚她的肩膀安慰她,但她还是紧绷着身体动也不敢动,安迷修心里也有点着急,害怕她乱动一下真的掉下去,于是他说:“你别怕,我现在到你身边来,我们一起进去好吗?”

    女生压抑着哭泣的点了点头,安迷修便翻过铁丝网站到她身边,他们所在的平台宽度和两只鞋长差不多,人再往前挪一些脚前端就悬空了,在这种七层高的地方说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安迷修都不敢望向下面,他深呼吸了一次后转向女生,微笑着朝她伸出自己的手。

    “没事的,抓住我的手,我带你回去。”

    女生颤颤巍巍的伸出一只手碰了碰他的手,然后就跟溺水的人碰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抓的死死的,安迷修都被她这股突如其来的大力给抓的有些疼,但他没有露出任何不满,脸上的笑容更真切。

    “安会长,你真好,我的男朋友和你长得很像,开始也和你一样温柔体贴,但到后面……”女生的眼睛里滚出几滴泪水,她哭哭啼啼的朝安迷修倾诉,安迷修理解的侧过身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他准备收回手带女生回去,谁知这时女生猛地抓住了他的这只手,力气大的不容反抗。

    “安会长,你说,明明长得这么像,内在为什么相差这么多呢?”她的声音里不再带着哭腔,那张温婉可人的脸上勾起一个温柔的笑容,“其实我不想他做我男朋友,我想你做我男朋友,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你很好,我配不上你。”

    “等等,你……”安迷修声音里是压抑不住的慌乱,他想挣开这个柔软的桎梏,但她太坚决了,用尽了全力将他的手牢牢抓在手里。

    “不过没关系,你虽然不能做我的男朋友,但我们最后还可以做一件事。”她笑靥如花,身体猛地向外倒下去。

    “去死……”

    她的声音化在了呼啸的风里。

    安迷修现在知道了,原来感情能将人改变的这么彻底,原本纯真的会变得邪恶,原本娇弱的会变得决绝。

    在擦着他们身体疾驰而过的风里女生放开了手,安迷修转眼看向她,在那惊鸿一瞥之后伸手将她搂进怀里,任自己头朝下坠去。

    他感觉自己的衣襟被滚烫的液体浸湿。

    他听到了剧烈的振翅声,就在他们下方。

    还有巨大的,愤怒的龙吼声。

    

····

    安迷修醒来是在校内医务室的床上,他旁边那架床上躺着的女生还没醒来,他身边站着的是雷狮高一的表弟卡米尔。

    “卡米尔……你怎么在这?”安迷修揉了揉有些发昏的脑袋问他,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少年脸上却是少有的担忧,“……是我大哥救的你。”

    “雷狮?他现在在哪?”安迷修看到他的表情第一时间不是想雷狮怎么救的他,他心里的慌乱比看见女生要自杀更甚,说话间就掀开被子跳下床准备朝外跑,卡米尔眼中闪过犹豫的光芒,隔了几秒还是低声说道:“学校后面的空地……”

    安迷修冲了出去。

    他心里有很多疑问,但他现在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见到雷狮。他只想亲眼看看雷狮,确认他的安全,他甚至都在幻想卡米尔露出的那个担忧的表情是自己看错了。

    从医务室到学校后方的空地走路大概要五分钟,在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的夜幕下只有路灯照亮他前进的路,他跑了一分钟跑到了目的地。

    然后他看到了一只趴在地上的龙。

    龙有着夜空般纯粹的黑色鳞甲,有着比紫水晶更闪耀的眼睛,它的双爪在地上抓出了很深的痕迹,在它身下有一个正亮着赤红色光芒的法阵,同样赤红的荆棘正从法镇中源源不断的长出来包裹它的身体,这些不详的荆棘像是有魔法一样,它们能无视龙身上坚实的鳞甲刺进内里,比荆棘更殷红刺目的血从鳞甲缝隙中流了出来。

    安迷修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一幕,有什么被禁锢已久的东西的锁被打破了,汹涌的记忆浪潮咆哮着将他淹没。

    他见过龙,他的确见过龙。

    他见过两只龙,都是黑色鳞甲,最初见到的那只有着金色眼睛,后来发现的那只有着紫色眼睛。

    发现紫色眼睛的那只龙时第一只龙不知为何还没来,年幼的安迷修潜意识里已经形成了“龙不会吃人”的认知,他毫无顾忌的朝那只龙跑去,在离他鼻子不到十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你好,我叫安迷修。”他友善的朝他打招呼,然后眨了眨眼睛,“我们能成为朋友吗?” 

    “……”龙不善的盯着他,张口露出森森白牙,“你不怕我?”

    安迷修摇摇头,朝前走了两步,闭上眼睛微微仰头和他鼻尖相抵。

    “我不怕你,我喜欢你。” 

    在那之后他就没再见到紫色眼睛的龙了,安迷修后来有问过金色眼睛的龙,谁知对方第一次用厌恶的口气敷衍道:“大概死了吧,死了最好。”

    安迷修不懂它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但他知道自己最好不要继续问下去。

    他只是有点遗憾,那只龙的眼睛是他见过最好看的,比这只金色眼睛的龙还好看,他还想再看看它。

    然后某一天,金色眼睛的龙在龙界的夜晚中陪他玩了一阵后说有个惊喜要给他,让他转过身去,五秒钟后再转回来。

    安迷修很内心雀跃不已的照做了,他想自己能收到礼物了,这是他第一次收到礼物。

    他闭上眼睛默数了五个数,然后转过身睁开眼睛。

    他对面的不是趴着的龙了,是一张巨大无比的嘴,上下颚上布满了锋利的牙齿。

    安迷修愣在原地,看着那张嘴朝自己咬下来。

    他心里没想别的什么,只是有点难过,原来自己收不到礼物,龙说要给自己的礼物是把自己吃掉。

    然后他听见了破风声,已经离他的头颅近在咫尺的嘴突然朝旁边倒去,他听见龙凄惨的哀鸣,听见另一只龙愤怒的咆哮。

    本能让他往后退去,俯下身躲在谁也看不见的树丛里,他睁着水晶一样的眼睛将眼前的一切映在瞳孔中,脑袋一片空白。

    那只紫色眼睛的龙咬着金色眼睛的龙的脖颈,咬的很用力,汩汩鲜血从伤口处涌了出来,受伤的龙哀叫了一声后挥翼震开它,它还没稳住身子先攻者再度发起攻击,它朝天厉啸一声,下一刻无数紫色的闪电从天而降将敌人鞭挞。

    那是安迷修第一次看见龙的战斗,辉耀璀璨,不死不休。

    “那是大哥的亲哥哥,它在你五岁那年将它打的半死不活,它自己也受伤惨重。”卡米尔平静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安迷修转过头看见看上去还很稚嫩的少年皮肤上长满了灰色的鳞甲,身后一对强有力的蝠翼正拍打着空气,“父亲大人很生气,它在那天对大哥下了禁飞之咒,期限12年,今夜零点是咒语自动破解的时候。”

    “他将你对战斗的记忆锁了起来,家族内斗对他而言是不光彩的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哪怕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类。”卡米尔似乎叹了一口气,“禁飞之咒是家族最恶毒的咒语,中了咒的龙的翅膀会失去所有力气,它们只能拖着沉重累赘的翅膀在地上缓慢的行走,比地龙还不如。”

    安迷修咬了咬嘴唇,他问道:“那强行破开了咒语就会受到这样的惩罚对吗?”

    在卡米尔点头之后,他再度朝空地望去,雷狮始终一言不发的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那双无人能及的好看的紫色眼睛里燃烧着以痛苦和倔强为原料的火焰。

    “我想救他,我一定要救他。”他转身抓着卡米尔的肩膀,眼睛里写满了恳求,“卡米尔,求你告诉我,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不再承受那些痛苦?”

    卡米尔和他湿润的宝石眸子对视,片刻后他闭上眼睛轻声说,“龙骑士……只有和龙签订契约成为龙骑士才能替他分担痛苦,这不需要你做什么,只要你们心意相通……”

    他话音刚落,安迷修放开他朝雷狮奔去。

    那个魔法阵对闯入者毫无反应,它们唯一的目标就是强行破开禁咒的雷狮。雷狮庞大的身躯在浸入四肢百骸的剧烈疼痛中控制不住的颤抖,他呼吸粗重,那双永不会熄灭的眼瞳死死盯着离他十厘米远的安迷修。

    “……安迷修,你不怕我?”即使现在他的声音里也依旧充斥着与生俱来的高傲,丝毫不因疼痛而泯灭,“你不怕我吃了你?”

    安迷修抬眸温柔的看向他,翠绿色的森林在清澈的湖水中溶解,他朝前走了两步,闭上眼睛微微仰头和他鼻尖相抵。

    “我不怕你,我爱你。”

    似乎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是刹那,灼目的白光从他们身上迸发,将黑夜照耀如白昼。在光芒中法阵变得黯淡,肆虐的荆棘如同飞蛾扑火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星期五深夜的学校寂静无声,在白光熄灭之后,学校后方伤痕累累的空地上倒着两个人,雷狮在下面,安迷修趴在他身上。

    “痛死了……”安迷修感觉自己骨头都要被绞碎了,下这个毒咒的真的是雷狮的亲生父亲吗,雷狮该不会是捡来的吧!

    “傻子,现在知道痛了吧,晚了。”消减一半痛苦的雷狮顿时变得游刃有余了起来,他双手环住安迷修的腰,将他拉近自己。

    “安迷修,你已经是我的龙骑士了。”

    共享感觉,共享灵魂,共享生命。

    无形的线将命运串联在一起,永远也离不开彼此,永远也不会背叛彼此。

    安迷修任他抱着,脸色变成了不知是疼痛还是害羞导致的绯红,他小声的嗯了一声,然后凑近雷狮耳朵用气音说道。

    “你以后要是再气我,我就疯狂打自己,让你也感受一下共享痛苦的感觉。”

    雷狮含笑回道:“制造疼痛的方式有很多种,我可以提供不用你自己动手的一种,要试试吗?”

    安迷修愣了几秒,猛地反应过来一巴掌朝他糊了过去。

    “雷狮!我五岁时就该把你在龙界打死!让你这个祸害不要来人界为非作歹!” 




在一旁看着的卡米尔:我不应该在这里,我应该在车底

全文链接
 
 
 
评论(7)
 
 
热度(321)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