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谁带的动我,我自己都不能
 

【雷安】纸短情长

·写情书是个技术活……可惜我不会,字也写的丑,大概会被当做搞笑段子为班级提供几月份的笑料吧

·检讨书小学倒是写过不少,还真干过帮人出谋划策写检讨的事,想想我小时候都在学些什么东西……

  “致雷狮同学:

     或许你并不知道我,但我已经默默喜欢你很久了。

     我还记得第一次遇见你,那是……”

  这是安迷修高中生涯的第四百零一次代写工作,第三百六十七封情书,第九十九封写给雷狮的。

  根据“椅子在地上,苹果在椅子上,所以苹果在地上”这个逻辑推论,这是安迷修写给雷狮的第九十九封情书。

  而写雷狮的情书对安迷修来说是难度最大的代写工作,并不是青春期女孩子们荷尔蒙凝结而成的字句有多么甜腻腻文绉绉……好吧,或多或少有一点,但对安迷修而言最大的困难就是写信对象。

  雷狮,他在学校最见不惯的人。

  安迷修从不会无缘无故的讨厌一个人,不过世界上就是有这样的人,在跟他对视的第一眼就油然而生一种对峙感,天生的气场不合。

  何止是气场,雷狮和安迷修可以说是对立面。

  雷狮狂放不羁,平常除了教室最常出现的地方是篮球场和后山空地,在前者打篮球,在后者打完篮球后痛饮冰镇汽水。每天踏着铃声上课,能动绝对不坐着,最大的愿望是学校被炸的只剩体育馆和运动场。

  安迷修温和内敛,平常除了教室最常出现的地方是图书馆和天台,在前者和同学一起看书,在后者一个人看书。每天提前到教室浇灌阳台上的多肉,能静就不会动着,最大的愿望是自己可以多挣点钱为家里减轻负担。

  安迷修何许人也,全年级出了名的好好先生,自然不会因为气场和性格问题就对雷狮抱有成见。只是考试排名总是被雷狮压一头,路过篮球场被雷狮的球砸到脚不止一次,食堂里最喜欢的饭菜经常被排在前一位的雷狮买完,相约一起图书馆学习的妹子被雷狮迷了眼背叛革命投奔向他所在的篮球场……而已。

“咔。”当安迷修反应过来时,圆珠笔笔尖已经在信纸上戳了一个小洞,洞口不偏不倚开在雷狮这个“狮”字的末尾。

  哦嚯,完蛋,这下又要重写一遍。

  安迷修把笔扔在一旁,他觉得自己也快被雷狮这个妖孽迷了心窍,怎么写个给他的情书脑袋里都被这货所占据了呢,翻来覆去都是他的脸,好看的脸,欠揍的笑。

  怕不是写情书写的走火入魔了,可他又不止给雷狮一个人写过,帮忙代写给嘉德罗斯的,格瑞的,银爵的……这些才貌双全的学霸的情书数不胜数,偏偏只有雷狮这个最不对盘的人在他脑海中印象最深,还不断往更深发展。

  安迷修叹了口气趴在课桌上,体育课时间大部分人都出去了,只有他为了外快还在教室里奋笔疾书。

  瞥到信封上亮眼的粉色爱心,他心里更加难受:为什么就没有女孩子愿意写情书给他呢?

“诶,安迷修!”一个清脆的声音从教室后方传来,安迷修转过头去,班上平时挺要好的女同学在朝他招手。

“你帮我给雷狮的情书写完了吗?字一定要写成特别清秀的那种哦。”女生说着走了过来。

“嗯……还差一点,明天肯定给你。”安迷修不露声色的把那张毁了的情书压到课本下面,随口问道,“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你们究竟喜欢雷狮哪点啊?”

“长得帅啊,打篮球超棒的,而且成绩还是年级前几,”女生一听到他眼睛就开始发光,“在你前一名呢!”

  安·被戳中痛处·迷修:“……那我,你觉得怎么样?”

“你嘛,你也很好啊,成绩好,长得也好看,写的字是我们年级最漂亮的。”

“那为什么没有女孩子喜欢我啊?”安迷修痛心疾首。

“你……和雷狮不一样,我们对雷狮是希望成为他的女朋友,对你……是觉得你可以成为他的女朋友。”女生朝他疯狂眼神暗示,“你懂我意思吧?”

  安·雷狮女朋友·迷修:“???我不懂啊?”

 

  为了完成放学前要交工的第九十九封情书,安迷修在所有人放学离开之后还留在教室里继续着他的代写大业。

“……这是我内心最深处想要告诉你的话,不论你接受与否,你永远在我心上,最柔软的那一处。”

  噫,太虚伪了,明明昨天还在群里发格瑞在午后挽起一截袖子垂眸写字的照片说非他不嫁,今天又开始把在两校篮球友谊赛中锋芒毕露的雷狮放在自己的心尖尖上了。

  顺便一提,这是他们班所有女生组成的群,安迷修是里面的唯一的男生,被群主赐号“七班帝王”。

  一般的帝王有这种机遇早就借此沾花惹草左搂右抱了,只有清心寡欲的安皇帝和他的众多嫔妃们每天谈论着诸如“邻国的格瑞皇子当真是个安静帅气的美男子”,“好想和银爵将军来场不分手的恋爱嘤嘤嘤”之类的话题,后宫上下欢声笑语一片和谐,就是安皇帝的帽子绿了又绿。

  想到这里,安迷修放下笔瞧着情书上清秀隽丽的“雷狮”两字,不禁悲从中来,决定喝杯包治百病的热水安慰自己。

  安迷修走到饮水机那里刚接完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突兀的冲进室内,安迷修扭头瞧见穿着篮球服的雷狮斜跨着书包踏进来,路过他座位时脚步一顿。

  安迷修心中警铃大作。

“这不是我写给你的情书。”

“安迷修,你平常字不是这样的啊。”

  面面相觑。

  雷狮闻言挑眉盯着桌面,嘴角慢慢扬起,“哦,写给我的情书啊,我看看……”

  安迷修都顾不上拿接完水的水杯,他用彗星撞地球的速度的和气势扑向雷狮,夺走了他正看的津津有味的情书。

“不经允许看别人的东西是不礼貌的,你妈妈没教过你吗?”安迷修将情书抓在身后,语气严肃认真,就是目光略微的闪烁暴露了他内心的慌乱。

“这不就是要给我看的吗,早一点晚一点又有什么关系。”雷狮看他母鸡护崽一样的动作失笑,“有什么好害羞的,学校里喜欢我的多了。”

“我说了这封情书的主人不是我!”安迷修声音提高了八度,以此表达他坚决不与阶级敌人同流合污的决心。

“不是你是谁,你给我看看。”雷狮一脸戏谑。

“不行。”安迷修的职业道德不允许他把客户的信息透露出来……虽然这个信息迟早要被面前的写信对象知道,但现在还不可以。

“那就是你了。”雷狮笃定的说,骨节分明的手指敲击桌面发出清脆响声,“写好了吧,直接给我就行,不用塞桌子塞课本那么麻烦。”

“……你作为收到情书的对象就不能稍微矜持一点吗!”安迷修震惊这人的理所当然……不,已经到厚颜无耻的地步了。

“这就不矜持,还有更不矜持的呢。”

  雷狮抬手,食指在嘴唇上点了一下,然后在安迷修愣神之际轻轻用食指碰了碰他的嘴唇,指尖抚过面庞,划过鬓角。

“更不矜持,了解一下?”

  当天下午放学后,空旷的校园里充斥着悲愤交加的“我——杀——雷——狮”,与之随行的还有激烈的脚步声和刺耳的拖曳声。

 

“本人接受各类不违法乱纪的代写工作,包括但不限于:演讲稿,简历,作文,诗歌,检讨书,情书。PS:从今往后拒绝任何和雷狮有关的代写工作,不要问为什么,带来不便希望体谅,感谢配合。”

  单手把QQ签名改完后,安迷修把手机塞回口袋里,在深沉的夕阳下孤身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他都不想打出雷狮那两个字,一打出来脑袋里自动浮现先前在教室的那一幕:夕阳西下,高中教室,两个男生,共处一室……

  然后雷狮调戏了他,再然后他们就打起来了。

  说是打,其实安迷修都没怎么碰到雷狮,本来作为校篮球队主力他脚程就快,安迷修还得先把情书放好才去追他,不然一番心血又得白费,结果就是当安迷修抡着椅子朝他追去的时候,雷狮早就没影了。

  安迷修不自觉伸出手碰了碰嘴唇,嘴唇和手指是冰凉的,他却莫名感觉雷狮食指的余温还停留在上面,把他的脸颊烧的发烫。

  哦豁,这下是真的有点完蛋。

“喵~”

  脆生生的猫叫打破安迷修的胡思乱想,他转头看见小巷里溜出来一只小猫蹲在他脚边冲他叫唤,尾巴尖蹭了蹭它的裤脚。灰色的皮毛柔光顺滑,祖母绿的眼睛里闪着夕阳的光芒。

  安迷修口袋里还有一根火腿肠,他蹲下来拆开放在猫面前,灰猫顺从的低下头啃了起来。

  这只小巷里窜出来的野猫不像一般野猫那样消瘦和脏乱,要不是没带项圈外加格外熟练的讨食技巧,安迷修几乎都以为它是有人饲养的。

  就算没带回家饲养,至少也有人给它投食,帮它顺毛。

  看着地上这团动来动去的灰色毛团子,安迷修莫名想到:雷狮的头发跟这只猫的颜色好像啊。

  再仔细一瞧,不是像,简直一模一样。

  安迷修目不转睛的盯着猫,手慢慢伸出来,轻轻摸上了它的背脊。

  猫抬眼瞧了瞧他,低下头继续吃。

  没有得到拒绝,安迷修开始撸猫了。

  眼睛里的是猫,脑子里的却是雷狮。

“雷狮……我要薅光你的头发,把你撸成光头……”

  安迷修嘴里念念有词,吃完火腿的猫闭着眼睛享受安迷修的顺毛,喉咙里挤出舒服的咕噜声。

 

  一人一猫凭借一根火腿肠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

  安迷修总是能隔一天在经过那条小巷时看见灰猫,它总会自来熟的跑到安迷修脚边,等他投食,然后乖乖让他撸毛。

  撸这只猫一方面可以体验顺毛的物质快感,一方面可以获得薅光雷狮头发的精神快感,安迷修感觉自己就像中了毒,隔一天不撸一次就不舒服。

  直到今天,安迷修路过小巷时听到的不是猫叫,而是打斗声和吵闹声。

“……妈的,为了只破猫,你还真以为我们不敢揍你?”

“艹,上次就是你他妈在友谊赛上得了最多分是吧,小子,告诉你做人不要太嚣张……”

  雷狮看上去就有一种“谁惹我找死”的气场,实际上他也确实很会打架,然而现在为了护着猫手脚不得不收敛一些,对面那些和他在友谊赛上有过过节的外校学生们趁此加大攻击力度。

  雷狮侧身闪开一个人的拳头,反手将另一人的手腕抓住,一脚把他扫向先前那人,他身后的人趁机抡起球棒朝他脑袋砸去,雷狮来不及避开,抬手准备硬挡这一下。

  然后那人双腿猛地一颤,怪叫一声跪了下去。

  雷狮在另两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将他们一抓一扣猛摔在地,与此同时最后蛰伏在他身侧还准备伺机出手的人则是被一个结实的过肩摔撂倒。

  猫从雷狮身后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朝面前的人亲昵的叫了一声。

  雷狮和安迷修站在一片狼藉的小巷里,又一次面面相觑。

“你竟然会救猫?!”

“你竟然会打架?!”

 

“我知道你们都是好学生,打架也不是故意的,但即使在校外有正当理由也不能打架啊,不要用暴力去解决问题……”

  班主任语重心长的教育着这两个为了一只猫而与外校人打架斗殴的本班学霸,偏偏这两个学霸还把对面“社会人”气息浓重的混子学生给完虐,还是2v4非公平对决,他越说越有种……莫名的优越感。

“行了,你们以后注意一点吧,不要再打架了,这次就不跟你们计较了。”班主任终于说出两人此刻最想听的一句话,就在他们刚准备与老班挥手作别之际,对方临别之际还抛下一个重磅炸弹。

“不过检讨书是肯定要写的,你们就互相写给对方吧,必须对方认同才作数。”

“啊?您说……我们互相写检讨书?”安迷修懵了。

“本来也没我什么事,也没啥给我写检讨书的必要,倒是你们两个之间关系有点问题吧……我记得前段时间有同学跟我反映你们放学后在教学楼里争执追逐,你还说要杀了雷狮……”

“没有,没有的事,不就是检讨书嘛,当然写当然写,那我们先走了再见了您呐。”安迷修飞快说完就拽着雷狮逃出了办公室,生怕再让班主任说下去就要考虑他的心理健康是否有问题了。

“喂,安迷修。”被他拽着跑了一路的雷狮突然出声,安迷修停了下来,放开手看着他。

  结果雷狮没有说话,只是很认真的盯着他的眼睛。

“……你看我干嘛。”被雷狮灼热的视线注视着,安迷修没来由的心悸了一下,他不自然的移开视线。

“没什么,只是你眼睛的颜色,和猫一样。”

  安迷修楞了一下,然后想起了那只猫,被谁好生照顾着,隔一天来找他,躲在雷狮的身后……

  他看着雷狮的头发,轻轻说道。

“你头发的颜色,也和猫一样。”

 

  安迷修做了四百零一次代写工作,写了三百六十七封情书,其中九十九封是给雷狮的。

  这一次他为自己写第一封检讨书,第一百封给雷狮的书信。

  他为不少情书出谋划策,对每一类文体得心应手,但这一次他对着信纸坐了半个小时,一个字都没写出来。

  旁边的草稿纸上倒是密密麻麻写满了开头,“致全校最大的傻子雷狮同学”,“致我的儿子雷狮”,“谁读这封信谁是傻逼”……但每一个写完之后都被划掉。

  他为别人写了九十九封给雷狮的情书,自己需要给雷狮写信时,却连称谓都不知如何下笔。

  安迷修咬着笔杆皱眉思索,他不知道雷狮此时是否也和他一样在为这份奇怪的检讨书而发愁,还是说已经随便敷衍了事了?

  他闭着眼睛慢慢回想,这三年的高中生活如一副画卷在脑海中呈现,教室里大家一起学习,运动会上每个人都充满活力与热情,春游时在山上搭烧烤架玩真心话大冒险……

  每一个画面,都有雷狮。或许是在众人中的一闪而过,或许是全场最瞩目的焦点,或许是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那人站在他面前,手指点过他自己的唇,再摩挲着他的唇瓣,轻抚过脸颊,撩起挡在耳后的鬓角……

  安迷修呼出一口气,睁开眼睛,钢笔抵上厚实的信纸。

 

“致雷狮同学:

    之前抡起椅子追着打你这件事,是我处理事情的方式不够妥当,我在此向你郑重的道歉。

    而关于我们在校外打架的事情,我认为我们处理事情的方式的确应该以语言为上策,肢体冲突为下策,但是外校的那些人有错在先,而且他们手持武器还以多欺少,最后还输给了我们。

    不得不说,四打二还打不过,太丢人了,退群吧他们。

    还有,我承认我一直对你有成见,成见的原因包括但不限于:考试排名总是被你压一头,路过篮球场被你的球砸到脚不止一次,食堂里最喜欢的饭菜经常被排在前一位的你买完,相约一起图书馆学习的妹子被你迷了眼背叛革命投奔向你所在的篮球场……所以,你做了这么多事情心里还没有一点数吗。

    最后,我想感谢你对猫的保护,尊重每一个生命是我们共同的职责。

    顺便说一下,我决定把猫带回家饲养,你作为它的喂养人之一,有义务和我一起将它照看好。

    这是告知,不是征求,不同意抡椅子警告,我不介意为此再写一次检讨。

 

                                      安迷修”

 

  到了交检讨书的那个星期五,安迷修和雷狮在放学后留在了教室里,其他人都走光了。

  安迷修把检讨书扔到雷狮桌上,伸手等着雷狮的,雷狮视而不见的拆开信封看了起来。

  安迷修真的有种想抡椅子糊他脑袋上的冲动。

“看完没有,你的呢?”安迷修半是烦躁半是尴尬的啧了几声,眼神逐渐危险起来,“你最好不要告诉我你没写。”

  雷狮将检讨书放在桌上,站了起来。

“怎么会没写,不是在这呢。”

  他朝前迈了一步,头微微向下低。

  睫毛轻扫过眼角,炽热的呼吸相交汇,鼻尖擦过一瞬,嘴唇紧紧贴合。

“这是我的检讨书,你还满意吗?” 

全文链接
 
 
 
评论(7)
 
 
热度(325)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