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清醒一点!蚂蚁竞走十年了!
 

【雷安】欢迎来到凹秃大赛

·原著向,严肃文风,流血预警

·天天脱发几十根,总有一日会秃头,祝大家都能在秃头后找到自己心爱的生发剂



雷王星皇宫大厅。

本就肃穆的宫殿现在更显凝重,水晶灯也刺不破深邃的黑暗,空气仿佛降到冰点以下,一片死寂。

“所以说,让雷狮去大赛,就凭他那点本事只会给我们雷王星丢人罢了。”

雷王星太子狠狠剜了旁边吊儿郎当站着的雷狮一眼,后者嘴角扯了一下,都懒得和对方眼神交流一下。

“这事关我们雷王星的荣誉不错,但更重要的是皇位继承权。”

国王苍老浑厚的声音在空旷的大厅中幽幽回荡,他一步一步踏下王座,深紫色的长髯垂到腰间。

“自古以来,只有深紫发色的皇子才能成为雷王星的国王,我已经在王位上坐了太久了,是你们接替我的时候了。”

他停顿一下,话锋一转,语气也严肃许多。

“但长发的秘药散落在宇宙各处,光是寻找都要花数年之间,我已有预感,不过几年我便会死去,雷王星不可无王,同样不可违逆世代铁则。”

“所以我去参加大赛,夺得第一名。”雷狮抬起眼皮扫了他们一眼,转身径直朝外走去。

“不过我对王位没有任何兴趣,你想要的话就送给你好了。”他轻笑一声,“哥哥。”

从门口卷进来的狂风将披风吹起,一道惊雷划过天际,将那道颀长的身影照亮,身后二人不约而同的避开视线,不敢看向他。

即使移开目光,光头上反射的闪电依旧在他们的视网膜上刻下深切的烙印,长久不灭。

 

凹秃大赛。

整个凹秃世界最盛大最重要最持久的比赛。

每三年便在凹秃星球上举办一次,每个参赛者都会获得创世神所赐予的独一无二的能力,凭借这份能力,在各个赛场上拼搏,厮杀。

凹秃大赛接收来自全宇宙各个星球的生物,不论身份,不限年龄,只要对生发有着渴望,对脱秃有着梦想,便有资格成为大赛的参赛者。

大赛的胜者只有一位,而那唯一的赢家,便可获得创世神亲自赋予的“全自动全造型全颜色生染二合一发剂”一份,简称三全二发剂。那是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宝物,可根据使用者需求随意改变发长发色发质发型,使用寿命无限,万千造型随心变。

对于凹秃世界的居民来说,这是他们改变自己秃头命运的唯一机会。

头可断,血可流,只有秃头必须丢。

怀揣着同样的梦想,世界各地的挑战者们,踏上了同一片土地。

 

大赛是残忍的。

在这里,除自己以外的所有人都是敌人,即使是曾经的朋友,也终究会为了利益而背叛。

凹秃大赛,最不需要的就是感情。

雷狮知道他所率领的海盗团从一开始就是四分五裂的,除了他的弟弟卡米尔,其余的两个人都随时可能将他反咬一口。

雷狮很清楚,不过他不在乎,现在最主要的障碍还是排在他前面的三位,排在他后面的,那根本算不上障碍。

海盗残忍而狡诈,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谋利的机会,不会留下任何一丝微小的隐患。

“雷狮……海盗团,为什么,我已经说了不会妨碍你们的……”倒在血泊的参赛者奄奄一息的质问道,他的手指狠狠插进地面,指甲断裂,猩红将白花浸染。

“我不杀了你,其他人也会杀了你。”雷狮悠然迎上他怨愤的视线,深紫色的瞳孔中倒映出那人凄惨的模样。

“弱鸡,没资格在大赛里活着。”

“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是想要头发而已!不要杀我,求你了……我只是想要头发,只是想要……”

视野里昏暗起来,有什么东西悬在上方,带着呼啸的破风声朝他袭来。

在意识消失的最后一刻,亮蓝色的电弧将他最为恐惧的黑暗点燃。

真好看啊……蓝色,我只是想要……蓝色的头发而已。

在崩天裂地的毁灭中,他静静地笑了。

 

每个人都想要头发,但每个人对头发的要求都不一样。

雷狮想要紫色的短发,如他的眼瞳一般,令人恐惧的幽深的紫色。

卡米尔对头发没有什么要求,问到他也只是随口说黑色就可以,他对自己获得什么并不很在乎,只要雷狮能获得他想要的就可以。

帕洛斯笑着说想要灰白色的长发,可以编成很多脏辫,他会很享受编头发的过程。

佩利喜欢浅黄色,他想要一头长至腰间的蓬发,因为他总是光着上身,冬天有点冷。

大赛第一的嘉德罗斯曾在大厅公开表明自己是三全二发剂的绝对获得者,而他会要一头冲天的金发,璀璨如阳光,盛放若骄阳,他就是全宇宙最靓的仔。

冷酷的第二想要银发,那很符合他对外人坚冰般的性格;行踪诡秘的第三的愿望无人得知,不过大多数见过他的人都觉得他应当配明亮的发色,否则他可以成为最强的暗杀者,没人能在黑暗中找到他,那想想就令人毛骨悚然。

雷狮不在乎其他人想要什么样的头发,他的感情观很淡薄,雷王星不是一个需要感情的地方。除了与自幼一起长大的卡米尔有些亲情之外,其他人在他看来只有“敌人”和“可利用的人”这两种。

而后者一旦失去利用价值,也会被纳入前一类范畴。

直到现在,有一个人打破了他制定的规则。

像一株花,不合时宜的开在了荆棘丛生的荒原上。

若是以一种动物作比喻,雷狮觉得安迷修是一只刺猬,彬彬有礼温柔友善的刺猬,会用尖刺对准所有欺凌弱小的人,但也从不会将柔软的内里展现在被保护者面前。

他可以和所有人都交好,但从不会完全相信任何一个人。他会将一柄剑握于前斩尽来敌,也会藏一柄剑在身后防备偷袭。

只是藏得很隐蔽,不会轻易被人看出而已。

从大赛开始关于这位“最后的骑士”的传言就从未消失过,大多数人对他的评价是可惜,有强劲的实力,却少了野心,多了不适宜战场的天真。

这是一个异类,雷狮对这个异类有了几分兴趣。

 

雷狮一直在想,适合安迷修的发型是怎样的。

和大多数参赛者不一样,头巾、帽子、饰物这些多少起些遮蔽作用的东西他一个都没有,整个脑袋就如同他的眼睛一样明亮澄澈,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将其污染。

越是这样的人,就越惹人臆想,想他被打败被折服后是什么模样。

雷狮乐于与其他人战斗,只有对他是真诚的想心平气和的交流,比如说今天天气不错,饭吃了没,对自己未来的发型有什么规划吗。

安迷修乐于与其他人交流,只有对他是真诚的想不顾一切的战斗,比如说看天气的时候,吃饭的时候,思考发型的时候,任何时候都可以打起来。

“安迷修,你以后想要什么样的头发?”雷狮问道,一道狂雷随着双手的挥动咆哮而生,半边天幕化作冷蓝。他一脚踏在地上,裂痕延脚尖向前冲锋,似一条盛怒的龙。

  “雷狮,我没有理由告诉你,不过我建议你要纯黑色的中分头,刘海不过眉鬓角不遮耳,符合凹秃世界未成年人发型规范。”安迷修回道,双剑卷起两道对色的飓风,大树被连根拔起,巨石四分五裂,领域内的一切都化作他的武器,碎片裹挟在入天的旋风里,将太阳的光辉遮挡。

  “我已经成年了,你想的话你可以试试这个发型。”雷狮说,他的武器擦过安迷修砸到地上,大地如湖泊一样被震荡起一圈圈锋锐的涟漪,荧蓝的一尾尾电鱼在涟漪上轻盈溅跃。

“我也成年了,成年人有权选择不回答问题。”安迷修闪过一击后将流焱扔到天上,双手持着凝晶朝前劈去一道寒芒,雷狮跳起来躲避,右手一划用雷神之锤将从天而降的流焱打偏。流焱半个剑身刺入地面,熊熊烈火顷刻间将灌木丛焚烧殆尽。

雷狮喜欢安迷修对他的态度,平等的坦诚。没有讨好谄媚也没有心机深沉,对他怎么想就怎么说,打架也很纯粹,拿起武器就是干。

他微笑着用雷电炸碎半座悬崖,心里难得有种平静温暖的感觉。

这就是简单的幸福吧。

 

安迷修会喜欢的头发,应该是那种很规矩的头发,要么是黑色要么是深棕色,刘海乖乖垂下来挡住额头不超过眼睛,细碎的鬓角不挡住耳朵,发丝柔顺光滑没有杂毛呆毛,上手摸一定很舒服,和撸猫一样。

雷狮靠在树干上认真看着面前半透明屏幕上的各种发型,都是参赛者对自己发型的设想或者各类杂志上对发型潮流的引领,放眼望去一片五颜六色,看来他们头上的贫瘠加倍充盈了内心的丰富。

一只铁甲兽在十米之外探出了头,雷狮看也没看招呼锤子朝那边随手一劈,一阵雷鸣后那边冒出了黑烟。

隔了几分钟激烈的脚步声离他越来越近,十几只铁甲兽怒吼着冲过来,雷狮的手换着方向一起一落,雷电一闪一闪,几十秒过去,森林里肉香四溢。

把杂志最后一页看完,雷狮把头抬起来,看见卡米尔正站在身旁望着他。

“大哥,需要拿一头作为晚餐吗?”

“可以,叫那群会走路的蛋来做吧。”雷狮想到什么在屏幕上点了几下,不过一会儿就会有裁判球过来帮他们烹饪,顺便还抬一头送到安迷修那里。

“大哥对能力的应用越来越熟练,”卡米尔和他一同往回走,“打它们就像噶韭菜一样。”

雷狮嗯了一声,划开屏幕加了一条命令。

给安迷修抬肉的时候带点韭菜过去,说我祝他以后头发能像韭菜一样。

卡米尔看见了,他什么也没说。

在回营地的路上,他在想自己大哥的意思,雷狮是希望安迷修的头发是绿的,还是长的,还是稀疏的,还是又绿又长又稀疏的?

他想了想安迷修的脸配上那样的头发,决定当作无事发生过。

 

凹秃大赛一共有三千九百六十八名参赛者,获胜的几率是三千九百六十八分之一,死亡的几率是三千九百六十八分之三千九百六十七。

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会这样无尽的争斗,厮杀,直到只剩下最后一个人。

一位叫金的参赛者,他打破了比赛的规则,揭露了比赛背后的真相,没有什么第一名,没有什么三全二发剂,一切都是一场血腥的骗局。

站在比赛顶端的七神使,他们根本就没有头发!

没有头发也就算了,他们甚至连人体都没有了,一个两个就是悬浮的垃圾桶,只是比一般的垃圾桶要更细长些,还有五毛发光特效。

而大赛裁判长丹尼尔的伪装也被识破,一直以来宣扬“只要心怀梦想,你们任何人都可以像我一样拥有头发,我最喜欢有梦想的参赛者”的他,也没有头发。

只是他一直悬在高处,并且背着强光,他又说自己的头发是雪一样的纯白,才让所有人误以为他的头发在光下不明显而已。

根本就没有特技,根本就不会长出头发,一切都是假的。

所有参赛者都被骗了,这场比赛就是一个巨大的斗兽场,所有为了头发而拼上生命进行斗争的人不过是那些权势富豪们手中不值一提的筹码,死了一个就换下一个,失败者下一秒就会被替代,没有人会记住他生前的模样。

对他们而言,这不过是一场有趣的博弈游戏,参赛者就是为了游戏而存在的玩具,玩具价值是供他们取乐,取乐不了他们的玩具就应该被销毁。

现在,玩具们要反抗了。

雷狮对安迷修说:“我比你杀的敌人多,你就把你想要的发型告诉我,比不比?”

安迷修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可以。不过我知道你想要的发型,我就换一个条件好了。”

雷狮没有接着问下去,他勾起嘴角笑了一下。

“那么来吧。”

 

杀戮这件事,重复的次数多了也会麻木。

机器不会流血,不会因疼痛退缩,不会逃跑,是最适合杀人的东西,也是最适合被杀的东西。

说是比赛,其实他们根本不知道杀了多少东西,满眼都是发光的炮口和冒烟的残骸,耳朵里循环着爆炸声和机械嗡鸣声。

这个星球的每一寸土地都沾满了鲜血,有的深埋地下与泥土交融,有的刚泼洒到地上,滚烫而浓稠。

如他们所想,无穷无尽的机器不过是神使们对他们这群反叛者的折磨,消耗他们的体力,摧残他们的精神。把一根弦绷紧了又绷紧,在积蓄全部力量的箭矢一触即发之际,一刀将弓弦斩断。

神和人,终究是隔着一样不可逾越的东西,叫做命。

金背负着将一切拯救的命运,所以他会活着到最后,作出他最后的选择。雷狮和安迷修没有这样的命运,所以他们倒在了最后之前,被神使用十二根金色的长矛贯穿身体各处,只有心脏还在做最后的跳动。

“我不信命……不过我早知道会这样。”雷狮侧过头看着安迷修,他右边的额头往下淌着血,只有一只眼睛能清楚的看见安迷修就躺在他身边,触手可及的地方。

“我也是知道……毕竟只有他,头上才有头发啊。”安迷修扯出一个笑容,这拉到了他脸上的伤口,不过他没在意。

金刚才在他们面前将帽子扔掉了,光滑的头顶上,三根金色的头发直直指向天际,昭示他将要颠覆一切的命运。

“我杀了五百四十三头机器……你呢?”雷狮呼出一口气,口腔里有火在烧,舌头尝到过腻的腥甜。

“我杀了五百四十四头。”安迷修盯着他,他们相顾无言。

然后都笑了。

“咳咳……其实,我想要棕色的头发,但不是杂志上很柔软的那种,而是……刺猬头。”

雷狮沉默了一会,然后伸出有些颤抖的手摸了摸他光滑的头。

“你干嘛?”安迷修不解。

“趁现在多摸一会,以后……摸着就扎手了。”雷狮咧嘴笑了起来,安迷修看着他也笑了起来,血沿着脸颊流进嘴里,刺激得咳嗽。

雷狮其实希望安迷修的头发能如同韭菜一样柔软好摸,不过安迷修喜欢刺猬头,那他也愿意摸刺猬头。

“咳咳咳……我们就算,打平了吧。”安迷修的眼角泛红,泪水从眼眶里一晃而过。

“你把眼睛闭上,我告诉你……我的条件。”

雷狮闭上眼睛,不过闭不闭都差不多,他本来就快睁不开眼睛了。

他听到一阵衣料摩擦地面的窸窣声,两道热气扑在他的脸上。

干裂的嘴唇重叠在一起,没有更进一步接触,只是安静的贴合着。

雷狮抚摸安迷修的手渐渐垂下,搭在他的肩膀上。

阳光下,金色的长矛闪闪发光。而比长矛更为耀眼的,是两颗紧挨在一起的,流血的光头。

 

“所以,你想改变什么呢?”

虚空中,一道缥缈的声音询问道。

金垂下眼,三根头发在无重力的空气中飘摇。

“让一切重来吧。”

良久,他轻声说道。

“为什么?”

“愿望是每个人独一无二的东西,不应该因为创世神你的疏忽……或者说恶趣味,就迫使每一个人都为一个固定的东西而拼上性命。”

金抬头看着面前的虚空,碧蓝色的眼睛里闪着光芒。

“有人希望获得力量,有人希望获得金钱,每个人的愿望都应该被尊重,每个人生来就应该拥有只属于自己的事物——性格,天赋,能力,还有……”

“头发。”

“很多很多的头发。”

 

凹凸世界,每三年会在凹凸星球举行一场凹凸大赛。

来自各个星球的参赛者会获得创世神给予的独一无二的能力,运用能力赌上性命进行战斗,唯一的胜利者能拥有一次向创世神许愿的机会,任何愿望都可以。

雷狮带领着海盗团踏上荒原,深紫色的短发在风中轻轻摇晃。

他突然停住了脚步,转头看向某一处。

离他不远的地方,一个人正往前走着,感受到雷狮的目光朝他望去。

那是个年轻的男子,穿着得体的白衬衣,两道英气的剑眉下是苍翠的眼睛,那里面有光。

而往上看,棕色的刺猬头朝天而立。

“双剑的安迷修?”雷狮挑眉。

“大锤的雷狮?”安迷修皱眉。

充斥着不同情感的视线交汇在一起,下一刻,两道身影同时跃起,雷电与狂风对峙。

凹凸大厅,最后一位参赛者姗姗来迟,裁判长丹尼尔的影像悬在大厅中央,所有人的目光汇聚在他的身上。

丹尼尔微微一笑,温和的说道。

“欢迎来到……凹凸大赛。”


全文链接
 
 
 
评论(23)
 
 
热度(260)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