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清醒一点!蚂蚁竞走十年了!
 

【雷安】龙在此,龙曾在此

·少年雷与老年安龙安的跨年龄跨性别生殖隔离爱情故事(。

·垃圾mac的wps文字连排版都搞不起,做个word作业十个字体九个没有,佛了,你爹落泪.jpg



凝焱山中,龙在此。

作为谶语中的龙,安迷修对自己的身份定位并不太满意。

他是一头龙,利爪能劈开巨石,翅翼能遮蔽天日,口中能喷冰吐焰,嘶吼能响彻山河。

就是这么一头活了一百年的龙,他最大的爱好是读书与讲故事。

龙本来是没有名字的,就如同人类对他们的称谓一样,黑鳞片的就叫黑龙,能吐火的就叫火龙,有两个头的就叫双头龙……形象贴切简洁明了,就是有重复的类型就很容易认错。

覆盖着双色鳞片的安迷修预定名就是双色龙了,但他这头龙不走寻常路,化作人形混进人类的城市里。

那是个非常繁华的城市,恢弘的白色大理石砌成整齐而高大的城墙,来来往往的人们衣装整洁,街道充斥着欢声笑语,他们偶尔抬起头望向城市中央那高耸入云的城堡,紫水晶雕刻的雷电徽章悬在城堡门楣上最显眼的地方。

安迷修满目琳琅,他从未见过这么多的东西,一切都是陌生而又新奇的,他外表是18岁的青年,心理还是个刚入世的孩子。

他一路走走停停,最后推开有些厚重的木门进到一间昏暗的店铺,灰尘随着他的走动在空中跃动,头顶垂下来的灯泡散发着奄奄一息的黄光,堪堪将大半店面照亮。

比他还要高出一个头的书架上,满满当当全是书。

如果非要用什么词来形容他当时的心情,那大概就是一见钟情。

然后双头龙就将店面毁掉,把书当做战利品夺了回去。

 

“所以都说了,我跟童话里的那些龙不一样,师父教导我要做一只安分守己的龙。”安迷修听着凯莉坐在她的粉色月亮上和他说自己今天又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传言,谈到关于他时,果然又是以“最后,龙杀死了\毁掉了\夺走了……”为结尾。

安迷修用自己山洞里的宝石交换了书籍,在十几年的自学后为自己取了名字,安宁的安,迷踪的迷,修行的修。

他是所有龙里,唯一一个拥有自己名字的。

当然,这个名字只有和他临近的人和龙才知道,比如凯莉和他的师父。在外界看来,他还是那头天天杀人放火只为抢书的邪恶双色龙。

“为什么所有有关龙的传说和故事里龙都是坏的呢?又不是所有的龙都做坏事,但他们那些人还是自诩勇者想要来杀死我。”安迷修放下一本看到一半的书,把树叶夹进去后再关上。

“放弃吧,即使你每次都把他们小心翼翼的用翅尖送下山去,他们还是会认为你是在酝酿要毁灭世界的大阴谋,还是会前仆后继来杀你的。”凯莉晃着腿朝他嘻嘻的笑。

“唉……为什么龙喜欢看书这种事不能当做传言那样传出去?好像在他们心里我们天天除了掠公主和抢财宝之外就没事干了一样。”

“嗯,说到传言,那个雷王国百年一遇的天才三皇子15岁啦,举国上下都在为他筹办生日宴会呢。”凯莉想到什么,手指绕着垂在耳边的长发转圈。

“你是说聪慧过人,传说能看破一切真相的神选之子雷狮?”安迷修扯了扯嘴角,“这称号也太过了吧……”

“等你亲眼见到他,你不就知道过不过了?”凯莉歪头,露出一个微笑。

 

凝焱山并不高,山上也不是传言中那样一半被冰雪覆盖一半被熔岩侵蚀,就是一座很普通的山,有花有草有鸟,阳光洒下来,一片安宁祥和,岁月静好。

雷狮的马革皮鞋蹬在泥土上发出厚重的声音,在旁边草丛的兔子吓了一跳从他脚边窜过去,雷狮看都不看一眼,继续往山上走。

在靠近山峰的地方有个巨大的山洞,传说喜爱收集书的双色龙就住在里面。

15岁在雷王国已经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年纪了,尤其是肩负整个国家未来的皇子,如果他说要去狩猎大可率领军队浩浩荡荡进发。但他在生日宴会一结束就独自溜出来,爬上这座栖息着龙的山。

传说龙的洞窟受龙力保护,龙力可以是各种形态,狂风暴雨、雷鸣电闪乃至岩浆冰河,总之要进去就要费一番功夫。

雷狮站在被鲜花覆盖的洞口,抬脚踏了进去,无事发生。

传说龙的眼睛里蕴藏着百年来继积蓄的魔力,人类一旦和他们对视便会因发自内心的恐惧和无形的压力而无法动弹,只能作为猎物任龙宰割。

雷狮站在洞里,和那头有着蓝金两种颜色鳞片的龙对视,两只巨大的绿宝石般的眼睛盯了他几秒,龙抬腿往后退了一步。

“我不是来杀你的。”雷狮说,清亮的少年音回荡在山洞里。

“哦。”龙低沉的应了一声,然后又朝前迈了一步。

“那你喜欢看书吗?”

 

天地良心,安迷修真的不是有意往后退那一步的。

他和那么多看上去比雷狮凶神恶煞几十倍的人对视内心都没有一丝波澜,怎么可能会害怕这个手无寸铁的少年?

不是故意的,那就是无意的,安迷修和他视线交汇的一瞬间不自觉选择了退让,但他明明不认识雷狮。

而之后的那句问话,更是他第一次对人类提出如此亲密的问题,他本该像之前那样,把雷狮用翅尖载着送下山去。

以前他和人类的交流通常是一种模式。

“你这头恶龙!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今天我就要杀了你为民除害!”

“我不是我没有……”

“多说无益,拿命来!”

“那你腿倒是不要抖啊……算了,我带你下去吧,爬山也挺累的,你以后还是不要来了。”

然后,事情变成这样。

“安迷修,你的书都好无趣,看得我都要睡着了。”雷狮撇着嘴把一本厚厚的书扔到一旁,他蹭过来把住盘腿坐在地上的安迷修,尖尖的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两个人两个地方都搞的生疼,可还是没放开。

“你不喜欢这些书的话,我可以给你讲故事。”安迷修第一次和人这么亲密接触,但他意外的并不厌恶这种感觉,只是被雷狮这么圈着有点微妙的不自在。

“你是龙,去过很多地方吧?”雷狮抬眼看着他,晶亮的紫色直直撞进安迷修的心里。

“嗯……也可以这么说吧,那我就给你讲讲我去极北之地的事情,那里和我们这边完全不一样,永远下着大雪……”

最后雷狮在他平稳的叙述声中睡着了,脑袋枕在他的肩上,少年骨节分明的手将安迷修的手紧紧抓住。

夜色深沉,安迷修想就让他在自己洞穴歇息一夜算了,但雷狮是雷王国的皇子,皇子夜不归宿可不是一件小事。

化作龙形后的安迷修把雷狮圈在自己的双爪里,龙族的双爪大的能将成年人都完全禁锢其中,更别说雷狮这样还没长开的少年,对他而言这就是个温暖有点硬的带顶棚的床。

双色龙极小幅度的拍打翅翼,无声的飞向恢弘的城堡。

他不知道雷狮的卧室在哪里,也不可能找人问,好在这时候雷狮醒了,他对于自己在安迷修掌上醒来这件事没有一点惊讶,揉着眼睛给安迷修指自己的寝宫。

安迷修把雷狮放在阳台上时已经变回了人形,他想送完雷狮就走,但雷狮拉着他的手朝里面走。雷狮的手很温热,就像被火焰粘附的冰,让他抽不开,也不想抽开。

他们两个人安静的坐在床边,安迷修内心惊叹的环顾着这个比自己洞穴豪华太多的寝宫,雷狮握着他的手盯着他看。

安迷修把房间看完了,转头和雷狮对上双眼,那双紫色眼睛在灰暗的房间中亮的好似一团火,把安迷修烧的心悸。

“安迷修,你没有礼物送给我吗?”雷狮突然问道。

“……额,我洞穴里的宝石都拿去换书了,所以我……”安迷修听到这个问话第一时间不是正常的反问“我跟你很熟吗为什么要送你礼物”,而是挠着头窘迫的思考自己家徒四壁的经济状况,他仔细想了想,自己除了书还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而自己唯一拿得出手的东西,雷狮他还看不上。

这大概是世上混的最惨的龙了。

“我不需要宝石,你带我旅行吧。”

安迷修挠头的手放了下来,他愣愣的看着雷狮,少年毫不退缩的回望,脸上是无畏而坚定的笑容。

“你去过的地方我陪你再走一次,你没去过的地方我们就一起去。”

这种热血又肉麻的话从一个年仅15岁的少年口中说出来,只能把同样青涩而无知的少女感动的一塌糊涂。

而年龄比雷狮爷爷还大的安迷修听了这番话,沉默了。

而他内心,则感动的一塌糊涂。

不仅是因为这种情话还是第一次听,更重要的是,说这句话的是雷狮。

虽然是初次见面,但雷狮这个人一出现就填补了安迷修世界的空缺,其他的地方都堆着书,雷狮一来便把世界唯一的缺口填满了。

有些人,相遇都是命中注定的吧。

 

“我不信。”安迷修说,“怎么可能连你也没有办法解开?”

“但事实就是这样,这个用强烈情感驱使的诅咒我也没有办法解开,这种诅咒没有人能解开。”凯莉没有像往常一样脸上随时挂着笑,而她不笑的时候,就是事情已经超出她的控制范围。

“那没有什么办法延缓吗?至少……再给他一次活着的机会……”安迷修下嘴唇都咬出了血,他恳求的看着凯莉,凯莉撇开头。

“也有方法……你们身上的龙鳞有些有特殊的魔力,如果以龙鳞做引的话,我可以施展一个法术……让雷狮回归三年前,和你初遇的时候。”凯莉抿了抿嘴唇,安迷修看不见她的表情,“只有很少的鳞片才有这种魔力,你身上……有33片。”

33片,雷狮还可以再活99年,以15岁的身体。

安迷修朝凯莉深深鞠了一躬,等他抬起头时,凯莉已经离开了。

安迷修不知道“在十八岁生日后的第三天夜晚凌晨会死去”这个恶毒的诅咒是谁给雷狮下的,凯莉从不会拿有关性命的事开玩笑,她说是真的,那就是真的。

没有谁能解开这个诅咒,那也没关系,他可以用自己33枚鳞片,给雷狮延续他99年的生命。

明明是相识不久的人类,但安迷修已经将雷狮放在自己心里最重要的位置,他漫长的生命中关系亲近的只有凯莉和他师父,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他一个人在山洞中度过,借着火光研读以宝石换取的书籍。

他现在不只想看书,还想给一个人讲故事,还想陪他旅行,到世界各处去过或未去过的地方。

身后传来脚步声,安迷修回过头,雷狮就站在他的身后,逆光而看不清他的表情。

恍惚间安迷修觉得,雷狮好像又长高了一点。

过了15岁的人,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凝焱山上没有传言中那些吃一口就能起死回生或者划一下就能尸骨无存的奇珍异草,寻常山上有的这座山上也有,没有的这座山也没有,唯一可以称作独特的,就是安迷修山洞后面空地上的一小片花丛,再往后点就是悬崖。

赤红色的花突兀长在泥土里,周围一片都寸草不生,唯有那里生着血一样的花,花蕊也是刺目的猩红,没有叶子。

“安迷修,这里为什么会长着这种花?”雷狮坐在悬崖边上,一只腿吊在万米高空上晃来晃去,靠在他身边的安迷修紧张的抓紧他的手,生怕他脚一滑掉下去。

“我也不知道……我在这里定居时好像就有这些花了,不过花草都是自然生长的,随它们去吧。”安迷修盯了一会那些花,满目的红色好像在他的眼睛里烧起来,他转过头不再看他们,却不想回头的瞬间视线被遮蔽。

眼睫感受到掌心传递过来的热量,隔着薄薄的眼皮烙进他的眼里,眼前一片黑暗,雷狮的轮廓却在脑海中清晰起来。

“闭上眼睛,你还记得我的样子吗?”雷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记得啊。”安迷修听见他的声音,嘴角忍不住向上扬。

“什么样子?”

“就是……你雷狮的样子啊。”

“不对,”雷狮放开了手,安迷修被突如其来的光明晃了下眼睛。

“是你喜欢的样子。”

在安迷修眼睛还没完全睁开之际,雷狮凑上前,嘴唇碰了下他的嘴唇。

这下安迷修差点脚滑摔下悬崖。

“哟,你还害羞啊。”雷狮调笑的弯起眼睛,安迷修避开他灼热的视线。

“咳……还神选之子呢,你就学这些撩妹的最在行。”安迷修想摸一下刚才被雷狮亲到的地方,手抬到一半又停住,他脑子里乱哄哄的,把手足无措四个字演的淋漓尽致。

“我是能看破真相啊,所以我看到我们以后一直在一起。”雷狮换了只脚继续晃。

安迷修听到这句话眼神暗了暗,举在半空的手也慢慢放了下来,动了动,牵上了雷狮的手。

“你还怕我掉下去啊,”雷狮仰起头望向天空,“再说,就算我掉下去你也会把我救上来的对吧。”

“嗯,这是当然的。”安迷修也仰起头,看着澄净的天空,轻声说道。

 

在安迷修正努力找掩体不被雷狮狂风暴雨般的雪球攻击时,一只粉色的蝴蝶带着光点飞到他身旁,安迷修楞了一下,然后伸出半个头示意雷狮暂时休战,下一秒被一个雪球糊了脸。

“好啦,是我的错。”雷狮坐在安迷修背上丝毫不走心的道歉,好不容易骗父亲说出来打猎才有时间和安迷修旅游,结果突然被一只龙的死讯给中断,他的心情也没好到哪去。

“我真的没想到,师父竟然……”安迷修振翅朝南方飞去,翠绿的眼睛里流动着哀伤。

“你的师父是被人类杀死的吗?”雷狮问道。

“是的,凯莉告诉我他是被‘紫之勇者’杀死的……”安迷修的声音低沉的听不出情绪,“这下大家都会提高警惕了吧。”

“龙类死后还能复生吗?”

“可以,但重生至少需要一百年的时间,胚胎状态受到任何攻击都会彻底死去,而重生后魔力需要重新修炼。”安迷修顿了顿,“没有谁想要死吧。”

“是啊,我也不想,我还想和你旅行一辈子呢。”雷狮把下巴放在他的头上,双手环住安迷修的脖颈,他闭上眼睛,任风吹过他的身体。

是啊,我也不想,我还想和你旅行一辈子呢。安迷修想着,加快了飞行的速度。

蓝金色的龙掠过天际,龙鳞在太阳下熠熠生辉。

 

在安迷修察觉之时,雷狮已经长得比他人形状态还高了。

今天是雷王国三皇子的成人礼,皇室早提前三天便开始举国欢庆,世人都为这位神选之子送上祝福,希望他在未来能带领国家走上更辉煌的道路。

最后一晚的生日宴会过后,万众瞩目的三皇子避开所有人溜到那座双色龙栖息之山,和龙一起吃着山上的果子聊着天。

夜色渐浓,寒风在洞外呼啸,被火光熏得昏黄的山洞里弥漫着温暖的空气。

“雷狮……我该送你回去了吧。”安迷修朝外望了望,他刚要站起身来,却被雷狮攥住手腕拉了回去,跌在地上,罪魁祸首却欺身压了上来。

“安迷修,我父亲说过,要想驯服一头龙,就要比龙更狠。”

雷狮的脸与他近在咫尺,已经褪去了大部分稚气与青涩,鼻翼与眉骨都挺立出男人的刚毅,那对掠食者的眼睛直勾勾俯视着被压在下面的安迷修,闪着危险而隐秘的光。

低下头,雷狮的嘴唇碰上安迷修冰凉的嘴唇,不再像上次那样浅尝辄止,如火与冰交融那般一碰上便一发不可收拾。雷狮的舌尖扫过安迷修的上颚,与安迷修不知所措的舌尖交缠在一起,像是在刀尖上跳的舞,双方的城池都被对方攻陷,不留一丝余地。

最后离开时安迷修眼睛都半眯起来,气息很是不稳,整个人都有点呼吸不畅后的思绪迟钝。

直到雷狮的手覆上他的背脊,指尖挑开纽扣,低沉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带着蛊惑的意味。

“安迷修,这就是你送我的成人礼好吗?”

安迷修嘴里从内到外的发麻,他说不出话,手指轻轻颤抖了一下,然后轻柔的抱紧雷狮的后背。

山洞里的火光摇晃了一下,熄灭了。

 

雷狮没有下山,他和安迷修在山上待了两个晚上,两个早上醒来安迷修都怀疑自己这百年的老骨头可能怕要散了,这几天剧烈的运动量已经在他腰间盘突出的边缘大鹏展翅。而第三天晚上雷狮没有早早拉着安迷修进洞穴,他们一起坐在悬崖边上,看辽阔夜空中数不清的繁星。

“安迷修,成年之后我就正式肩负起继承人的称号了,全国上下都期盼我能做个更贤明的国王,使他们过得更好。”雷狮的声音被吹散在风里,“我不想做国王。”

“那你想做什么?”

“海盗,侠士,刺客,魔法师,什么都行。”雷狮闭上眼睛靠在安迷修的肩膀上,“我打算离开城堡,你和我一起到世界各地流浪。”

“可以啊,这是个很不错的想法。”安迷修的声音弱了下去。

“那说定了,我有点困,睡一下……”

雷狮靠在安迷修肩头,呼吸渐渐消失。

安迷修坐在悬崖上,静静的看着太阳从地平线升起。

 

雷狮的马革皮鞋蹬在泥土上发出厚重的声音,在旁边草丛的兔子吓了一跳从他脚边窜过去,雷狮看都不看一眼,继续往山上走。

在靠近山峰的地方有个巨大的山洞,传说喜爱收集书的双色龙就住在里面。

15岁在雷王国已经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年纪了,尤其是肩负整个国家未来的皇子,如果他说要去狩猎大可率领军队浩浩荡荡进发。但他在生日宴会一结束就独自溜出来,爬上这座栖息着龙的山。

传说龙的洞窟受龙力保护,龙力可以是各种形态,狂风暴雨、雷鸣电闪乃至岩浆冰河,总之要进去就要费一番功夫。

雷狮站在被鲜花覆盖的洞口,抬脚踏了进去,无事发生。

传说龙的眼睛里蕴藏着百年来继积蓄的魔力,人类一旦和他们对视便会因发自内心的恐惧和无形的压力而无法动弹,只能作为猎物任龙宰割。

雷狮站在洞里,和那头有着蓝金两种颜色鳞片的龙对视,两只巨大的绿宝石般的眼睛盯了他几秒,朝他迈进了一步。

“你喜欢看书吗?”

安迷修把雷狮带出了城堡,轮回只会在他的身上生效,对于雷王国而言,他们永远的失去了18岁的三皇子。

安迷修把雷狮永远的拴在了身边,15岁的初次相遇,三年间的环游世界,他带雷狮去他想去的地方做他想做的事,然后18岁时回到这里,他们接吻、做爱,然后一起坐在悬崖上,其中一个人静静离去。

如此循环,周而复始,雷狮什么也不知道,每一个轮回对他而言都是第一次相遇。

安迷修犯了个自私的错误,但他愿意这样错下去。

雷狮不像其他人类那样对他有任何偏见,他第一次见到他时才过完15岁生日,挺直了还在抽条的脊梁一眨不眨的和他对视,在从头顶落下的阳光中笑着说道。
“我不喜欢看书,我要你给我讲故事。”

安迷修对雷狮说你最好不要回去,雷狮什么也没问,就这样留在了龙的洞穴里。

有时候安迷修抱着雷狮睡觉时他会觉得这一切都像一场荒唐的梦,诅咒不是真的,雷狮这么轻易的留下也不是真的,轮回不是真的,制造轮回的罪魁祸首的自己也不是真的。

他们每晚相拥而眠,雷狮后来长大到能将他搂在怀里,再然后又变成安迷修将雷狮抱在怀里。

安迷修把雷狮陷入这个单向的轮回里,而他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中陷进去,每一天都和雷狮在一起,和他度过一个又一个三年。数万鳞片中少去几片完全看不出异样,拔下鳞片的时候很痛,但他一点也不在乎。

 

凯莉说:“安迷修,这是最后一枚鳞片,最后一次轮回,这次之后你再也没有办法让雷狮回来了。”

活了一百九十九年的安迷修看着夕阳,“那就这样吧,在他死去之后我也会死去,我们一起度过了九十九年,虽然是不完整的,但我已经很满足了。”

“凯莉,我还记得你很久以前给我说过,雷狮是神选之子……我当初觉得太过了,现在看来一点也不过。”

他在等一个人外出冒险的雷狮回来,雷狮说他已经过完18岁的生日了,成年的他要一个人外去狩猎。雷狮非常强,他有独自去任何地方打猎的资本。

一直等到深夜,在安迷修都以为雷狮会第二天才会回来的时候他听到树枝被踩断的声音,雷狮满身是血的走了回来。

安迷修用魔力抑制住雷狮流血的伤口,他用棉布慢慢擦拭雷狮的脸庞,雷狮转过眼睛看着他,扯着嘴角笑了一下,笑声嘶哑。

“你想知道我狩猎的是什么吗?”

“明天再说吧,你该休息了。”安迷修垂下眼,低头和他亲吻。

明天是最后一天。

 

雷狮的伤口恢复的很快,已经能站起来毫无负担的活动身体。

他们如往常一样度过一天,在早上起来时在床上腻很久,雷狮被安迷修带往森林打猎,午饭吃了烤兔子,下午进行剑术对决,两个人势均力敌,最后安迷修以微弱优势将雷狮的剑挑开将他压在地上,然后被雷狮拽着领口吻了上去。

他吻的比以往都用力,血腥味在两个人的嘴里蔓延开来,像一朵腥甜的花在嘴中绽放,继而枯萎。

夕阳西下,他们并肩坐在悬崖上,身后血红的花开的灿烂。

“安迷修,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问我喜不喜欢看书,那瞬间我有种我们已经认识很久的感觉。”

“这就是一见如故吧。”

“嗯,这是我们第九十九次一见如故。”

安迷修睁大了眼睛,他看着雷狮,嘴唇颤了颤,什么也没说。

“这是我第九十九次与你相遇,在我十五岁时我爬上山进到山洞,你问我喜不喜欢看书,然后我们三年时间在一起,在我十八岁生日的晚上我们会接吻做爱,然后我会死,你继续着下一个轮回。”

“你大概觉得我永远也不会知道吧,我昨天杀死的龙告诉我的。”

雷狮盯着他的眼睛,嘴角勾起温和的笑容。

“安迷修,你骗了我,你这么自私啊。”

骗我说第一次相遇,骗我一次又一次相信你,骗我在三年里无尽的轮回,骗我永远与世界背离,只能与你在一起。

因为你,我永远在十五到十八岁之间徘徊,本该拥有的完整的人生被分割的支离破碎,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

“他让我看见,每一次我死后你就会用鳞片使我回到最初见到你的时候,这是你对我下的诅咒吗?”

“我想和你一起度过以后的时光,并不想以这样的方式。”

停顿了一下,雷狮脸上的笑意敛去。

“不过我也骗了你,你的师父是被我国皇室的勇者所杀,那是我十五岁生日后派出去的。”

安迷修想起来了,紫之勇者,雷王国皇室的族徽就是紫色的闪电。

雷王国的三皇子要想狩猎大可率领军队浩浩荡荡进发,只是皇子独自爬上了山,而他的军队们征战远方。安迷修和雷狮在极北之地玩闹之时,年迈的师父被所谓的勇者们围攻,然后杀死。

安迷修垂下眼,他看见雷狮的剑刺进他的腹部,鲜血汩汩的浸出来,将白衣染得如同后方的花一样红。

“安迷修,我父亲说过,要想驯服一头龙,就要比龙更狠。”雷狮抽出剑,再一次插进了安迷修的身体,这一次是心脏。

“安迷修,你恨我吗?”

安迷修想起自己的师父,那是在他幼年就悉心教导他的人,是他一生的榜样,世界上最尊敬的人。

而他自己,为了雷狮甘愿投进这九十九年的轮回,只为了将雷狮本该在第一个十八岁时结束的生命再延续一会,他们再在一起多待一会,多做一些雷狮想做的事。

而这一切都被雷狮误会了,他还以为自己有足够的生命,他以为是安迷修对他下的诅咒,而安迷修已经打算在他死后自己去死了。

毕竟,在九十九次轮回中,雷狮什么也不知道,现在的他仅仅和安迷修共度了三年而已。

现在不用安迷修思考自己的死法了,他被一剑又一剑刺中,鲜血喷涌,他无力的倒在地上。

雷狮在恨他擅自将他卷入这场看似无休止的轮回里吗?是在恨他对他隐瞒了一切吗?

“我昨天杀了那只有预言能力的龙,他的财宝里有一样能令我长生不老……”

雷狮的声音在耳边逐渐模糊,安迷修闭上眼睛,用最后的力气说道:“雷狮,你会在十八岁生日后的第三天夜晚凌晨会死去……”

之前的是拯救,现在的才是诅咒,今晚的你会死去。

雷狮笑了。

 

他看着在半空中的凯莉,将一块东西扔给她。

那是龙的胚胎。

“用这个,百年之后你和他还有……安迷修的师父会回归到他给你下诅咒之后。”凯莉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你已经杀了那头龙多少次了呢。”

“无所谓,每过百年我就会杀死他,然后杀死安迷修,最后自杀。”雷狮将剑上的血用安迷修的棉布擦净,将剑插回剑鞘里。

传说雷王国的三皇子是神选之子,能够看破一切真相。

在雷狮十五岁时,某一只拥有预言能力的龙预言到雷狮在十八岁后将会威胁到他的生命,他对雷狮下了十八岁生日后的第三天夜晚凌晨会死去的诅咒。

这个诅咒无法破解,即使雷狮能看破一切真相,知晓自己离死亡只有三年,就算现在去杀了那头龙也不能改变他预定的死亡。

直到受到诅咒的那天的生日宴会后他爬上了凝焱山,与住在山洞里的爱看书讲故事的双色龙相遇,那只龙问他,“你喜欢看书吗?”

他在那一天遭受了最恶毒的诅咒,也在那一天遇到了最重要的人。

他们在一起度过了三年,在雷狮成人礼后的第三个夜晚凌晨,雷狮靠在安迷修肩上静静离去。

第二天,十五岁的雷狮在生日宴会后逃出了皇宫,一个人爬上凝焱山。

安迷修以为雷狮什么也不知道,其实雷狮什么都知道,每一次轮回,他都带着前一次的记忆,装作第一次相遇的样子,与安迷修度过不一样的三年。

如果他没有上山,没有遇上安迷修,安迷修的鳞片不能让他多活三年,时间会顺水推舟的往前走,他们在一起度过三年的时光,然后阴阳相隔再不相见。

当他们第一次在山洞中对视,安迷修站在原地问他“你喜欢看书吗?”的时候,两枚齿轮已经咬合在一起,开始永无止尽的旋转。

有些人,相遇都是命中注定的吧。

安迷修的鲜血在土壤上逐渐蔓延,血与花交融在一起,好像花是从血中长出来的一样,美的触目惊心。

雷狮往前一步站在悬崖边上,小半只脚已经悬在空中,鞋底碾过地面将几颗碎石踢下万丈深渊。

“雷狮,你不介意安迷修会恨你吗?”

雷狮没有抬头,他直直注视着深渊,什么也看不见。

“比起他忘记我,他恨我更好。”

龙族死后会化作胚胎重生,在经历百年孕育后破壳而出的龙会忘记之前的一切,如同第一次出生那样从零开始的活下去。

除非某些事情留下的烙印太深,比如用剑一下又一下的捅进身体里,皮肤破碎骨头折断,鲜血染红衣服浸透到土壤中,而拿着剑笑着看你死去的那个人是你最爱的人。

从此以后,安迷修单调的只有书的世界里,为某一个人永远预留了一个位置,只有他出现安迷修的世界才会变得完整。

所以他只会对雷狮有特别的感觉,因为他从不是第一次遇见雷狮。

这从来不是一个单向的轮回,安迷修为了雷狮撕下身上三十三枚鳞片,而在九十九年的最后,雷狮会去杀了那头曾给他下诅咒的龙,拿到他的胚胎,再杀了安迷修,让他对自己下达诅咒,最后自己也死去。

百年之后,雷王国新的名为雷狮的三皇子会过十五岁的生日,在那一天某一只会预言的龙会对他下达不可破解的诅咒,他登上凝焱山,第一次遇见一头活了一百年的爱看书的双色龙。

雷狮杀了那头龙后并没有什么可以长生不老的财宝,他还是会在今晚凌晨因为诅咒而死去,那头龙和安迷修的共同的诅咒。

他本该戛然而止在十八岁的人生被强硬的延续上,十八岁生日第三天后的一切都是不应该存在的,而他为了维系这一切,每过百年就要去杀死三头龙,他的手上早就沾满了洗不掉的鲜血。

雷狮和安迷修就是两柱相互交缠的荆棘,为了将对方留在自己身边,而将对方缠的越来越紧,最后彼此都被刺的伤痕累累。

雷狮站在悬崖上,夕阳渐深,当繁星于天幕中闪耀时,雷狮的眼睛闭上,双腿失去力量,他向悬崖下倒去。

现在,没有谁会将他救上来。

悬崖后的花丛中,一株没有叶子的花在被血浸湿的土壤中生了出来,连花蕊也是鲜艳的红色,花朵朝着天空盛放。

 

凯莉坐在她的粉色月亮上,长发在夜风中舞动。

她想起黄昏时坐在山洞外等雷狮回来的安迷修对她说的话。

“凯莉,我还记得你很久以前给我说过,雷狮是神选之子……我当初觉得太过了,现在看来一点也不过。”

“我有种感觉,即使我被杀了,雷狮也会轮回转世……活的好好的。”

安迷修毫无来由的说出这句话,说话的语调很平缓,带着隐隐的温和笑意,好像在商量今天晚上吃什么。

“雷狮,你会在十八岁生日后的第三天夜晚凌晨会死去。”

这是诅咒。

“雷狮,你在十八岁生日的第三天夜晚凌晨之前都绝不会因任何事情死去。”

这是祝福。

能够驱使诅咒的强烈情感,除了刻到骨子里的恨,还有烙在心脏上的爱。

安迷修给雷狮下达这个诅咒,是因为他不想雷狮失去他之后一直孤身一人活在世上吗?

雷狮看破了安迷修助他轮回的真相,而安迷修……又是否在千百次的轮回中看破了什么?

不老不死的魔女咬碎了口中的糖果,甜到发麻的味道在嘴里扩散,她抬起头看着夜空,星星们在发着光。

 

凝焱山上一夜之间百花枯萎,生灵灭迹。

有人说居住在山上的龙为整座山提供着灵气,如果龙死了那么山也就失去生机了。

凝焱山上为了书而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双色龙死掉了,应该是某位正义而强大的勇者成功将他讨伐。

雷王国的大皇子在三皇子丢失后继承了皇位,雷王国在他的治理下依旧呈现出一派繁荣,尽管如此,人们仍旧思念着那位被称作神选之子的三皇子雷狮,如果他来继位的话国家一定会比现在更强大吧。

如果神选之子能轮回转世,再度降生在这个国家就好了。

凝焱山上的龙的死亡对于人们而言并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把那句谶语改一下的功夫。

凝焱山中,龙曾在此。



全文链接
 
 
 
评论(6)
 
 
热度(165)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