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谁带的动我,我自己都不能
 

【雷安】咖啡、星星、雪

· @衫杉原杏朋友点的日常小甜饼……虽然我觉得我这个只能算凉面锅盔……但是凉面锅盔超好吃啊!

·呜呜呜呜南方人真的没怎么见过下雪,ballball你下雪吧不要再下雨了冬天真的好冷啊啊啊啊啊



北方的冷气流席卷而下,遥远的太阳早早被拖走,半层霓虹糊在浅黛色的天空上。路灯闪了一下,照亮潮湿的地面。

安迷修捧着一杯冒热气的咖啡,挨着纸杯的指腹发烫,吹着风的指背冻得僵硬。路过家门口的电线杆时没有听到上面熟悉的唧唧喳喳的声音,他想最近的确降了许多温,快点回去吧。

三楼楼道的声控灯还是没修好,安迷修默数着十一级台阶踩过这层的黑暗,呼出的白气散在穿堂风里,右手捂热了的钥匙刚插进锁口还没转动门就被打开。

向后退了一步,然后跨了一大步落到门毯上,随着防盗门被关上右手碰到另一个人的皮肤,很暖。

“公司又加班?”雷狮手蹭过他把门关上,在安迷修低头换鞋的时候替他把咖啡接了,顺手抬起喝了一口。

“甲方爸爸嘛,第八版方案了还是不满意,总说差点东西。”安迷修把脖子上针织围巾一圈圈拆下来搭在手里,相比外面渗入骨髓的湿冷室内明显好许多,至少空气是干燥的。

电视静音放着一个综艺节目,即使没人会看家里的电视也总是开着,这样一个人坐在冷白色的灯下也不会显得太过孤寂。

安迷修坐到沙发上时拿起遥控器把屏幕上的花花绿绿关闭,身边随之也凹陷了一块,安迷修闭眼转过头,和雷狮交换了一个带着咖啡味的吻。

分开的时候两人的睫毛轻轻扫在了一起,在室外冻得有些僵硬的面庞后知后觉的爬上一丝痒意,安迷修呼吸颤了颤,用手摸了下眼角。

“少喝点咖啡,吃饭了吗?”雷狮把还剩一圈杯底咖啡的纸杯扔到垃圾桶里,抬眼看见安迷修已经在嚼着茶几上放的原味曲奇了。

“吃了,方便面加火腿肠和卤蛋,豪华套餐。”安迷修说着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在雷狮渐渐不善的目光中把笑容敛了下去,识相的喂给他最后一块曲奇。

“最近是个大项目,大家都很拼命,我身为项目组长肯定要起好带头作用。”安迷修只解释了一句话,他知道雷狮不会真的因为这些无可避免的事情而生气,就是抽回手时指尖上多了一点牙印而已。

“明天周末出去吃,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雷狮拿了两个玻璃杯起身去饮水机接水,在咕嘟咕嘟的背景音中,安迷修把他的手机备忘录打开。

“同事给我推荐的城北的那家火锅店听说不错,份量足种类多,里面的菜品也比较新鲜,就是有点辣……你觉得呢?”

“不去那,你最近被你的甲方爸爸搞得焦头烂额,再吃辣的还不得上火。”雷狮灌了一口热水,满足的叹了一口气,安迷修接过他递来的杯子,将他印在杯壁上的指纹覆盖。

“那还有一家日料店,厨师说是专门从日本请的,味道非常正宗。”

“不去,现在吃什么刺身寿司,你那被方便面折腾的胃冬天还敢吃生冷的?”

安迷修等雷狮再度坐到他身边时以一副求学拜师的姿态把手机递给他,“雷老师,那你以你超脱俗人的眼光看看明天能屈尊摆驾哪里。”

雷老师把安学生名为“可以考虑和男友去的店”的备忘录从上往下翻到底,高贵的手指最终停在一家老牌粥店。

“雷老师,我们这是要修身养性吗?”安迷修发热的指尖搭在雷狮放在屏幕上的手指上,话语里带着几分笑意,雷狮撩起眼皮看过去,安迷修果然抿着唇弯着眼睛朝他笑。

前倾身子再低头和安迷修干燥的嘴唇相接,雷狮从喉咙中挤出一个闷闷的单音节。

“嗯。”

 

浴室里强烈的水声经门板削弱后冲到雷狮耳中,他弯腰手伸进被窝里探了探安迷修那边的温度,咔哒一声把电热毯关了。

从半下午开始天气就是一种死气沉沉的阴郁,只是到了晚上路灯和各色霓虹亮了起来,五彩斑斓的光点燃这座巨大的城市,在城市里的所有人好像都因此获得了点生气,也感觉没那么寒冷了。

今晚没有月亮,繁星缀在厚重的夜幕上闪着黯淡的光,离家几站路的机场又有夜班飞机闪着三色光飞过,路过头顶时的巨大噪音总能给人一种处于轰炸区的错觉。

在雷狮把本市远离飞机场火车站的绿化优良小区推荐浏览到一半时,浴室水声停了,不过一会儿就是开门声,关灯声和踩着拖鞋的脚步声。

“嘶……冬天真不想洗澡,洗了又真不想出来。”安迷修穿着加绒的棉质睡衣扑到床上把自己飞速裹进被子里,雷狮刚要把窗帘拉上,就听见侧身刷着手机的安迷修叫了一声。

“诶,我同事说外面下雪了。”

随着安迷修的话朝窗外看去,淅淅沥沥的雨滴在灯下闪闪发光,认真辨认的话随着雨落下的的确有片片小的可怜的雪花。

“雨夹雪也算下雪的话,那就是吧。”雷狮把窗帘拉开了,安迷修纠结了一下还是果断钻出被窝从衣架上扯了两件外套哒哒窜到窗前,哈出的白气把窗户扑的模糊,透过玻璃看到的世界朦胧的不似真实。

“我就小学的时候见过一次下雪,之后再也没见过了,再冷也没下。”安迷修弓着腰遥望着外面逐渐加大的雨幕,纷纷扬扬的白色雪花随雨而落,触到地面的瞬间就融成一滩水,把路面弄得格外晶莹。

雷狮在把电热毯重新打开之后也站到了窗前,深更半夜的即使套着外套也感觉凉意丝丝的往身体里钻,他有点怀念北方的冬天,至少物理攻击比魔法攻击好挨,他们那边还有神器暖气。

这种算不上雪的雨夹雪雷狮也是第一次见,见惯了轰轰烈烈的鹅毛大雪把一切都染成白色,这种雪以他那边的标准来评判只能是上不了牌面的小老弟,但安迷修还是看的聚精会神。

两人的手机屏幕隔不了一会儿就亮一次,估摸着无数和安迷修差不多的人正因为这场雪疯狂发微博和朋友圈,第二天早上起来要把他们的动态刷下去都要花好长时间。

“不看了,看的感冒就得不偿失了。”搓了搓都开始发冷的手,安迷修呼的把窗帘拉上,握着雷狮的手往床上走。

“好看是好看,明天出门还这种天气的话走路上脚好容易打滑。”把外套理好挂在衣架上后安迷修缩回了被窝,把床头柜上闪来闪去的手机拿过来设了个明早九点自动开机后就毫不在意那要撑破屏幕的99+消息的关了机,调整了下侧身的睡姿,头顶的灯就被关了。

“那明天就慢慢走过去。”雷狮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他的手臂自然的搭上安迷修的腰,手掌落在腰前方,安迷修摸索着把自己的手放了上去。

大概是之前开了电热毯的缘故,体质偏寒的安迷修都有些惊讶于被窝里的温暖,尤其是和雷狮叠在一起的手,热的好像将太阳融进了手心里。

闭着眼睛在脑海里回想着之前透过窗户看到的几十年来的第二场雪,还有天上闪烁的星星,手里捧着的咖啡杯,两个人嘴唇贴在一起时掠过鼻尖的淡淡的咖啡味……

不知道过了多久,被温暖包裹的安迷修睁开眼睛望着黑暗,轻声说道:“我喜欢雪,下一次到你家那边去看看北方的雪,好吗?”

他说完就闭上了眼睛,在耳畔平稳的呼吸声中渐渐睡去。

在意识彻底消失之前,安迷修似乎听见了雷狮的声音,带着笑意,放得很低。

“好啊。”

他说。


全文链接
 
 
 
评论(5)
 
 
热度(97)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