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谁带的动我,我自己都不能
 

【杰佣】最近,我的恋人有点不对劲

·现代学pa,有其他角色友情出场

·大概是个搞笑的,所以人物巨型ooc

·快乐码脑洞,快乐就完事了



“最近,杰克有点不对劲。”

奈布这么说到。他向来是一个耿直且正直的男人,有事不会拐弯抹角阴阳怪气,所以他说不对劲就一定是有不对劲。

“他怎么了?如果是绿你或者使你变绿这方面,我们一人一脚可以把他腰间盘踹突出。”艾米丽义正言辞的磨了磨才涂了新指甲油的指甲,算是表达一种磨刀霍霍向杰克的意思。

“倒也不算……但和我交往这三周来,他只和我牵过手,还是在我先碰他的手的情况下。”

“哦——我就知道我不该来这里,我连把艾玛小姐单独约出去的机会都没有你就已经牵手了,接下来你是不是还要——”

“接吻。”奈布一脸淡然,“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克利切沉默了,他慢慢闭上了大开的嘴,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拿起面前的橙汁灌了一口,虽然颤抖的手让它洒了一半在衣襟上。

“那么还有什么吗?除了与你不进行身体接触这方面之外。”艾米丽把话题拉回了正规,顺便抽了两张纸给还没缓过来的克利切。她想或许克利切真不该来这,虽然同为单身,但两个人对感情和交往方面的理解差不多是猴子和爱因斯坦的智商那样的差距。

猴子先生用纸擦干了橙汁,开始低头百度“怎样在帮朋友解决情感问题的时候显得很专业且有逼格”。

“还有我上次和他去游乐园排队的时候,人很多,他的口袋里掉了一张纸出来。”奈布的眉峰凝起来,隐隐带着利剑即将出鞘的平静杀气,“上面写了好几个女生的名字,有些是我们年级的,下面还有数字,都在十以内。”

“咳咳,那几个同年级的女生你认识吗,人怎么样?”克利切关了手机清了清嗓子,他心里默念着:首先要充分了解各方面信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不认识,不清楚,不关心。”奈布冷漠三连。

克利切将军第一战就殆了。

“最主要的不是女生吧,奈布,你觉得那些数字是什么意思?”艾米丽有兴致的挑了挑眉。

“我不知道。那张纸条他从没给我提起过,肯定不想让我知道,所以我后来偷偷放回去了。”奈布诚实的摇了摇头,他承认自己向来不是一个想象力丰富的人,所以他只相信自己亲眼见到的。

而他所见到的他无法理解,于是他找来艾米丽和克利切一起商量,虽然实际起作用的基本只有一个人。

“嗯……我觉得有可能是杰克和她们曾经约会过的次数?”克利切又从百度知道上学到了“大胆假设小心论证”这一点,他试探的抬起头大胆假设了一下。
然后被两个人灼灼的视线给逼了下去,别说小心论证了,他还是想想怎么小心活着吧。

奈布又开口了。

“并且他最近在给我安利各种小动物的视频,像什么……竹鼠,我们一起吃饭时他就拿手机放它们被人烤了吃掉的视频。咳,我最近饭都不怎么想吃。”

克利切这下觉得自己非常有发言权了,因为他关注了一个养竹鼠的UP主。

“竹鼠我知道,我最近一直在看有关它们的视频。”他非常骄傲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你可以问我有关这方面的问题。”

“那我问你,那种能被录下来做视频的竹鼠一般是野生的还是养殖的?”

“养殖的吧,找野生的录视频多麻烦啊。”

“养殖起来做什么?”

“一般都是拿来吃啊。”

“那杰克在我面前放养殖起来为了拿来吃的竹鼠被吃的视频是什么意思?”

“额……他,他想……”

克利切绞尽脑汁,然后茅塞顿开。

“他想吃竹鼠!”

“陈独秀同学,你快坐下吧。”艾米丽捂着脸把克利切拉回了座位,然后深吸一口气,对着奈布一脸严肃。

“不亲密身体接触,和多个女生有秘密联系,对小动物的异常关注……”

在背景音乐换成柯南破案时的BGM都毫无违和感的情况下,艾米丽斩钉截铁的得出了结论。

“奈布,你需要更主动一点。”

 

“所以,我还应该怎么做?”

杰克这么说到。他向来是一个细致能干的完美主义者,很少有愁眉苦脸的时候,所以他都束手无策那事情一定很麻烦。

“其实我觉得你没必要这样,不过就是大了三岁而已,现在都流行搞姐弟恋嘛……哦你们是兄弟恋……额我的意思是说你们是忘年恋……不不不我是想表达年龄不是问题。”

裘克猛的吸了一大口果汁以掩饰刚才连续碰壁的尴尬,美智子掩着嘴笑了笑。

“就算是这样,我也担心我们之间的关系曝光会带来无穷的指控和谩骂,我无所谓,但奈布绝对不能受到外人的任何伤害。”杰克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所以我们现在还只是牵手,我在尽力避免和他的身体接触……啊你们不知道我那时候心有多绞痛。”

“我知道的,你那天晚上一连发了十条朋友圈,每条都有一百个啊。”裘克回想起那晚被一千个啊刷屏的恐惧,他脑海一浮现那时的手机屏鸡皮疙瘩都蹭蹭的窜了起来。

“所以和奈布那边不亲密,就要把外部的亲密给断掉啊。”美智子朝他伸出手,“让你记录每天和你说话的女生的次数你记了吗。”

“记了的,现在已经控制在十句以内了。”杰克把口袋里的纸条递出去,“虽然我一直秉承乐于助人尤其是帮助女性的绅士品格,但和奈布交往之后我已经很少再和女生们有接触了,但她们一有事情就要找我我也没办法……”

“诶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女生就找你不找我啊?我不也是她们靠谱又厉害的学长吗?”裘克一手撑着脸,手指不满的在桌面上敲来敲去。

“那我问你,如果遇到女生的高跟鞋断了一边的跟没办法走路,你会怎么做?”

“这还不简单,另一只的跟也掰了嘛,平底鞋多好走,而且还可以展现出我身为男人的力量,她肯定对我有好感了吧。”

“美智子我们继续,让他一个人去掰掰乐。”杰克决定当做无事发生,“但我感觉奈布最近的情绪都不很高,饭也吃的很少了,人怎么能不吃饭呢。”

“所以我让你吃饭的时候放能促进食欲的视频你放了吗?”美智子问道。

“放了啊,最近很火的吃竹鼠的视频。”杰克皱眉,“可我感觉没有什么效果。”

“情绪不高,不怎么吃饭,我看他朋友圈最近也没有更新……”美智子深思熟虑,然后斩钉截铁的得出了结论。

“杰克,你需要更主动一点。”

裘克在这时拍案而起。

“哦杰克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了,你是想让我帮她买双新的平底鞋对吧,她是想借此让我帮她挑礼物——唉女孩子就是拐弯抹角的。”

“对不对?你们怎么不说话?”

 

“你们应该约出来吃顿饭,先互相交流一下。”

回想着艾米丽的教导,奈布朝已经等在餐厅门口的杰克抬起手打招呼。

“等很久了吗?”

“不,我也刚到。”杰克朝他微笑,每一笔眉眼都浸透了女生们喜欢的翩翩君子风度,但现在在奈布看来却有种说不清的疏离感。

然后他们并肩走进了店内,在跨进店面的那一瞬间奈布握住了杰克的手,杰克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他没有避开这突如其来的接触,只是微微侧了侧身子,长长的风衣扫过两人的皮肤。

然后他们落座,点餐,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两个人的手在坐上对立的座位那一刻就松开了,指尖擦过的太快,好像从来没有握紧一样。

上菜,拿起餐具,交谈,互相聊着最近发生过的事和对一些事的看法,没有找不到话题的冷场尴尬,也没有说到兴头上的音调拔高。

果然和往常一样,我没有食欲。奈布想。

他并不需要点两份餐只要一套餐具你喂我我喂你那样的甜腻,也不需要两个人只坐一个座位贴着耳朵说悄悄话的暧昧,他只是觉得现状太平淡了,平淡的仿佛不是恋人,只是朋友。

但他们就是恋人。

“先和他约出来吃饭,看看他的状态和情况。”

杰克回想着美智子的谆谆教诲,他现在脑子里还半溺在爆炸过后的余波当中,先前进店时奈布毫无防备握住他的手让他脑内的小宇宙都炸裂了。

要命,幸好穿的是长风衣,要是被人看到就完了。

然后他能很明显的看出奈布的食欲并不好,和最近这段时间一样,看上去好像一直在动筷子,实际上吃进去的食物并没有多少。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吃这么少身体怎么受得了呢。杰克感觉自己的心都揪起来了,心痛的想连发五十条有一百个啊的朋友圈。

这顿饭在两个人丰富的内心连续剧中结束了。

 

“如果他还是那么被动,那你就要主动出击,相信我,你的话绝对没问题。”艾米丽大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朝他竖起大拇指,天蓝色的指甲油在太阳下闪闪发光,“记得带上我给你的制胜法宝!”

手指在裤兜上抚了抚,指尖勾勒出有点凹凸不平的轻薄轮廓。

“原来避\孕\套就是制胜法宝啊……”奈布在心底轻叹,他在想找玛尔塔或者艾玛来商量这件事会不会得到不一样的答案,可惜今天她们都有课,不然自己也不会找对恋人的认知还停留在拉手手亲口口我们就是好朋友的克利切来凑数。

……哦,他没有看不起克利切的情感经历的意思,只是觉得这个人太纯情了,纯的觉得能把艾玛约去学校花房就是他们两个在一起的前兆——即使他们去花房是为了记录花的生长完成小组作业。

好吧,自己这边也不见得有多乐观,一般来说避\孕\套这种东西都是另一方准备的,自己已经到了要自带道具的这一步了。

虽然也不贵,几块钱而已,还不是自己给的。

在逛了一个多小时的街后,奈布抬头对杰克说道:“我们今晚去酒店睡吧?”

 

“奈布最近状态不好的话,你肯定要主动多陪陪他,晚上最好也在一起。”美智子一个手指抵着下巴煞有其事的点着头,“在没有其他人的情况下你就多和他亲近一点,我觉得你们应该可以到那一步了。”

手指拂过风衣的大口袋,指尖勾勒出一个轻薄的轮廓。

“是了,我应该和奈布更进一步了,不能一味的退避下去……虽然我也都是为了他好,但我也希望能和他再亲密一点……”杰克抿着唇,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如果世人都能理解的话也不必这样遮遮掩掩……唉,但这终究不可能。”

在逛了一个多小时的街后,他听见奈布对他说:“我们今晚去酒店睡吧?”

他脑内又一次宇宙爆炸,而面容上仍维持着得体的浅笑,声线平稳。

“好啊。”

 

毕竟是第一次,奈布还是不免有些紧张。

于是他给自己打气:这没什么,他们已经是两个成熟的大人了,应该自己学会上床了。

三星酒店,第五层楼,电梯出门右拐第四个房间,两张双人床。

他已经洗了澡坐在靠门的床边,穿着酒店衣柜自带的浴袍,发梢末尾滴着水,赤着的双脚踩在一次性拖鞋上。

不远的浴室里水声哗哗作响,艾米丽激情赞助的制胜法宝被他捏在手里,他感觉自己手里的温度再过一会可能会把包装袋都给烫化。

但没关系,在烫化之前杰克就会出来。

这么想着,浴室里的水声就停止了,然后过了一分钟,杰克穿着同款浴袍擦着头发走了出来。

奈布·萨贝达,主动出击,一击制胜。他在心里告诉自己。

在杰克走到他身后的一分钟以后,奈布转过了身朝他开口。

“杰克,我们来上床吧。”

“奈布,我们看电影吧。”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奈布手里拿着的避\孕\套,对上了杰克手里拿着的光盘。

 

“你们两个人相处的时候应该要亲密一点,所以我给你一部电影,‘第五人格’,悬疑恐怖类的,你们男生看了肯定不害怕,但是这电影很长,并且到后面的时候剧情已经走向幼儿园画风了,那时候奈布肯定会倒在你身上睡着,你们就可以挨着一起睡了。”

美智子把光盘递给他,朝他露出鼓励的笑容,眼睛里闪闪发光,“你们也该走到一起睡觉这一步了,加油杰克,你的话绝对没问题的。”

杰克觉得美智子说的每一句话都很有道理,所以他有点不明白现在这个局面是怎么造成的。

他手里举着从风衣口袋里拿出来的光碟,而奈布手里举着不知从哪里拿出来的避\孕\套。

他们还同时说了同样字数的话,只是内容截然不同。

在女生们看来能妥当优雅的处理一切事情的可靠又温柔的杰克前辈的大脑第一次当了机,并且重启失败。

最后,奈布打破了今晚的康桥。

“杰克,你和我在一间房里睡只想和我看电影吗?”奈布的声音里听不出情绪,“那还不如去电影院,票价比酒店订金便宜多了,还有超清大屏幕。”

“额……不是,我这个电影电影院没有……”杰克的大脑终于勉强重启成功,但是硬盘温度高的可怕,“我当然不是为了和你看电影而订酒店的,我……”

“杰克。”

奈布打断了他,他似乎叹了一口气。

“你真的喜欢我吗?”

杰克愣住了,他直直的看着站起来的奈布。

“我们在一起后,你从未主动的与我进行身体接触,我们没有接吻也没有任何调情,在外人面前我们只像最普通的朋友。”

他朝杰克走来。

“而现在,我们在一个房间过夜,你却问我今晚要不要看电影?”

奈布不说话了,他只留下一个引人遐想的疑问式上挑的句尾,剩下的一切都交给了对面那个人来作答。

 

“因为……我不想你受到伤害,来自任何人的任何伤害。”

良久,杰克说道。像是心头放下了什么搁的太久的沉重的东西一样,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还不算年龄,单就我们两个人的性别,我们这份感情必定会受到绝大多数人的否定和攻击,你可能不知道那些与我们素未谋面的人会说些什么……每一句都太狠毒了,我无所谓我被怎么抨击,但我绝不能让你受到一点伤害。”

“我知道。”

奈布突然冒了一句杰克意料之外的回应。

“我知道那些人会怎么说,用词多么毒辣,用心多么险恶……这些我都知道,我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你。”

抬头与杰克对视,比他小三岁的奈布朝前迈了最后一步,伸手抚上他的脸。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被所有女生敬仰的杰克学长露出这么手足无措的表情,”奈布勾起嘴角笑了起来,他很少笑,但见过他笑容的人都希望他能一直笑着,“我在你看来这么脆弱吗,不堪一击?”

“当然不,只是……”

“那就没有只是,你无所谓我也无所谓,一切都没什么好怕的。”

杰克睁大了眼睛,奈布的脸离他越来越近,最后两个人呼吸相缠,睫毛相抵。

“我不是需要保护的小女生,当我和你交往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我不后悔选了这条路,因为我和你一起走。”

奈布·萨贝达是个公认的钢铁直男,他不会说弯弯绕绕的情话,他只会把心里真实的想法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说出来。

而公认的撩妹大神杰克,被钢铁直男第一次说的朴实无华的情话给撩到了,是了,是心动的感觉。

猛然收紧搭在奈布肩头的手,两个人的唇撞在一起。

这是他们交往第四周来,第一次接吻。

“所以,我们今晚是用我带的东西,还是你带的东西?”

接吻过后,脸色染上绯红的奈布偏着头朝杰克笑问道。

杰克也笑了,他一把把奈布抱了起来,朝床上走去。

“第五人格”的光盘?随手扔了,哪有奈布重要。

现在,这对恋人终于对劲了起来。



第五人格的光盘:我去年买了个表听到没有杰克我去%¥3%^&#@

全文链接
 
 
 
评论(19)
 
 
热度(767)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