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你看那个人好像一条舔狗哦
 

【雷安】我,社会人,谈恋爱

·大概能勾起各位十一二三岁的回忆……不管你们有没有勾起,我反正勾起了

·人物崩坏,私设飞天,剧情没有,脑洞万马奔腾

·教大家如何用㊋星魰谈恋爱(并没有



安迷修觉得大赛系统可能出问题了,他个人信息上一片乱码。

あ銨蒾修ツ,▓╄→⒈⒐歲★,ζ.积分2358υ,◥◣ΝO.5◢◤。

太可怕了,这么看下去他迟早要瞎。

他首先想到的求助渠道是大赛裁判长,那个手不沾水脚不落地的男人,丹尼尔。

还没等他点开会话框,显示屏突然叮的一声,一个窗口抖动强势占据屏幕中央,一张帅脸突然出现。

“各位好,我是裁判长丹尼尔,现在请所有参赛者立刻到凹凸大厅集合,有重要事项宣布,请大家配合。”

在安迷修抵达的时候,大厅里已经来了不少人,大多数人都对着自己的显示屏指指点点。安迷修瞥了好几个人的都和他一样是看不懂的乱码,看来果然是系统出问题了。

等了几分钟后,大厅里挤满了人,基本每个人都在和同伴交头接耳,独行侠安迷修靠在角落里默默发芽。

大厅中央的半空中突然闪了一下,接着丹尼尔的全息影像出现在大家眼前,交谈声顿时偃旗息鼓。

“各位参赛者,首先我要代表大赛主办方向大家诚挚的道歉,由于我们的疏忽,大赛系统现在出现一点问题。”

丹尼尔低下头诚挚的道歉。

“哇!”参赛者一阵惊呼,他们还从没有见过不怒自威的裁判长低头道歉的时候。

“不过我们已经在着手修复这个问题,为了弥补大家的损失,我们将赔偿每位参赛者一万积分,五分钟后会通过邮件发送过去,大家可以随意使用。”

“哇!!”参赛者一阵惊叫,因为一个小纰漏得了一万积分,可能第一回合比赛下来都打不到呢,血赚好吗。

“关于我们系统出现的问题,因为相关技术比较复杂我也无法细说……除了面板上的文字会改变之外,我们自身的语言也会受到一定影响……關于我,妳們是只需崇拜不需驚訝的!”

“哇……”参赛者们嗓子哑了,但他们惊了。

“咳咳咳,就是开口说话后有几率会不受控制的说出这种……不知所谓的话,但是问题不大,一点也不大,我们很快就会修复的,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丹尼尔微笑,配合他的姿态和服饰仿佛天使降临。

“哇。”参赛者们说,然后他们扭头就走。

永远也别相信一句话:BUG正在修复,马上就会修好,绝不复发。

官方的嘴,骗人的鬼。

 

安迷修觉得这个BUG对他而言不是很碍事,反正他就是孤身一人,也没什么和他人交流的需要和机会。

然后他走出大厅就看到了凹凸F4。

“安迷修,好久不见,打一场?”队长雷狮朝他挑衅一笑。

“恶党,我现在不想理你。”安迷修白了他一眼,准备扭头就走。

“不奢望伱對莪恏只祈求別傷害莪。”

脚步顿住了。

安迷修惊了,雷狮惊了,帕洛斯惊了,佩利惊了,卡米尔没惊。

带着帽子裹着围巾的少年取下耳塞式耳机疑惑的看着突然按下暂停键的两队人马。

“怎么了?”

“安迷修你……”雷狮皱眉,伸手欲指。

“我不是我没有我不知道,”安迷修飞速把头扭到一边,但依然遮掩不了他绯红的耳尖,“刚才不是我说的,是……系统问题,我怎么可能会说那种话?”

雷狮噙着一抹沼跃鱼已经看透了一切的笑容,朝安迷修踱步而去。

“不用解释,就算是系统问题,会说出刚才那句话证明你心里想着什么吧……”

本来低下去的声音猝不及防的抬高,带着不容违抗的冷硬。

“抱住莪,別讓愛輕易離開。”

安迷修惊了,雷狮惊了,帕洛斯惊了,佩利惊了,卡米尔没惊。

带着帽子帽子裹着围巾的少年第二次取下耳机疑惑的看着又暂停的两队人马。

“又怎么了?”

“雷狮你……”安迷修皱眉,伸手欲指。

“嘻嘻,你们这边真有趣。”半空中突然传来少女的笑声,凯莉坐在星月刃上翘着脚看着他们,眼睛笑的眯了起来,像只狡黠的小狐狸。

“你说话也会这样,能得意多久?”雷狮冷笑一声。

“哦,你是指这样?”凯莉手指点了点下巴,轻咳一声,“ロ内,少姩,玩芯嗎~”

竟然毫无违和感。

非主流文化的天之骄女乘着月亮飘然离去,徒留两拨人在地上仰望她不可比拟的背影。

回过头来,安迷修犹豫许久,眉峰凝聚又舒展,还是没忍住。

“雷狮,我们暂时休战,我现在不想和任何人说话,尤其是你。”

万幸,这一次他的嘴还是他的嘴,没有失去控制。

“可以,动手不动口?”雷狮勉为其难的点头。

“……行,线上联系。”安迷修豁出去了,他决定回去就把雷狮从黑名单里拖出来。

两个人背对背,踏上两条不同的路。

“孤dāń,㈣⑴緟純粹。㈣嗳退厾後再莈有葰鰃。”

“涙渁,㈣㈠緟防備。㈣厭勌恠ィ尔杺鲤锝負纍。”

“……”

“……”

大意了,居然还有技能延迟这种操作。

佩利哇了一声,情绪格外亢奋。“老大你和安迷修刚才异口同声了诶,这两句话还押韵了,我看你们很有天赋,要组成战队参加凹凸有哈嘻吗?第一名一万积分呢。”

”行啦佩利,你觉得老大是参加那种没排面的比赛的人吗?”帕洛斯笑嘻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要参加也是‘这就是尬舞’这种级别的吧?”

“帕洛斯,收声?”雷狮瞥了他一眼,笑容森然。

“诶,得令。”帕洛斯立刻严肃起来,还给雷狮敬了个少先队员礼。

雷狮似笑非笑的转回去。

“後逨旳莪菛,是否形同陌路。”

佩利和雷狮刷的看向他。

“……刚才不是我说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帕洛斯瞬间低头看鞋,诶,新买的aj真好看,5000积分不亏。

“呵。”雷狮什么也没说,继续向前走。

“破碎.離別.散場.悲傷……”

佩利和雷狮刷刷的看向他。

帕洛斯已经把拳头塞进了嘴里,表示自己尽力了。

卡米尔第三次把耳机取下来,他皱着眉头环顾成三角形站立的三个人,发出今天的第三个疑问。

“这次又怎么了?”

“什么也没有,走吧。”看了帕洛斯几秒,雷狮转过身,肩上扛着的雷神之锤似是无意的蹭过地面,一路火花带闪电。

“帕洛斯,你干嘛吃手,多大的人了,幼不幼稚。”卡米尔戴上耳机之前不忘细心的指摘一句,下一秒。

“報告老師≈,餓現在狠乖△”

“哈哈哈卡米尔你笑死我了,你可真……”

卡米尔踩了佩利身前的地面一脚,他身高瞬间往下缩了三厘米。

“成熟。”

卡米尔收脚,和雷狮并肩往前走,遮住小半张脸的围巾又往上拉了拉。

帕洛斯凑到佩利身边,把自己面前的屏幕推了过去。

我觉得我们这个团体要提前散伙了。

佩利一脸郑重的点了点头。

 

安迷修发现自己和雷狮不是最惨的。

他往住处走的路上碰见了有过一段渊源的金小队,金看见他兴冲冲的朝他招手。

“安哥,好久不见!”

“金,你还是这么活泼。”安迷修看见金感觉自己的心情都轻松许多,跟这样一个发光发热的小太阳说话谁不快乐呢。

“格瑞,你也和安哥打声招呼嘛,大家都是朋友呀。”金扯了扯身边银发少年的衣袖。

“……你好。”格瑞朝安迷修微微点头,依旧是面无表情。

“誰若摺我挚友翄髈,我錠廢τā整個天饄。”

全场寂静。

“哇,格瑞!”

金猛的跳起来紧紧抱住了已经呆滞的格瑞。

“我好感动,你果然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也会努力变强保护你的!”

格瑞不知该先推开金还是先解释一下,于是他在轻轻推开金的同时艰难的挤出了两个字。

“……不用。”

以及一句话。

“我の城堡裏,住滿了悲傷,寂寞的房客`灬.……”

安迷修没敢看下去,他看到格瑞已经快窒息了,物理意义上的。

回到住处,他前一秒刚把雷狮从黑名单里拉出来,后一秒消息提示音就响了起来。

朙迗ωǎń㊤柒丶,凹凸酒紦挸★

哦,他忘了,他看不懂现在的系统。

哦吼,完蛋。

 

最后他还是借助各方力量看懂这行密文,并在七点过一分的时候匆匆赶到了酒吧。

酒吧挺大,雷狮没说他在哪,但安迷修一进去就从聊天喝酒唱歌跳舞的各色人群中秒速锁定坐在吧台角落的雷狮。

大概有两个原因,雷狮太帅气质太出众了,或者安迷修对雷狮太心心相印念念不忘了。

这两个原因安迷修都不愿意承认,所以他觉得应该归功于自己眼睛太好,视力2.0。

他长腿一迈就坐到雷狮旁边的高脚凳上,朝酒保要了一杯啤酒。

“找我有事?”他单刀直入。

“海盗团估计要散了。”雷狮啜了一口啤酒说。

“啊……节哀。”安迷修真诚的安慰道,“啪,嘿,聴捯沒,這④迩心碎の殸音。”

雷狮饮尽杯中酒,昏黄的灯光刻出他深邃的侧颜。

“早晚的事,根基不稳的树能指望存活多久么。”

安迷修的酒来了,他抿了一口,点头表示同意,“你说的很有道理,恶党。情是壹粒鎕,甜dáǒ憂傷。”

已经开始无缝衔接了,踢下凯莉上位成为非主流教主指日可待。

“所以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吗?”

“当然不是。”雷狮瞥了他一眼,从口袋里摸出了安迷修没有想到的东西。

一个打火机,一根烟,打火机还是zippo的,非常有man味。

雷狮以老烟鬼的熟练度打火点燃吸一口,浑浊的烟圈在空气中缓缓扩散。

“……我知道了,你是来让我吸二手烟折寿的,再见了您呐。”安迷修面色一冷就准备走,却被雷狮抓着手腕按回椅子上。

“我开始考虑解散以后的事情。”雷狮表情没变,气场却显然凝重了起来。

“未雨绸缪是件好事,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安迷修挑起一边眉毛,感觉有点不可思议,猛然间又想到了什么,挑起了另一边眉毛。

“你是来找我商谈的?那我十分建议你和我学习骑士道,锄强扶弱助人为乐是件多么有意义的事,让我们一起驰骋在社会主义的道路上……”

雷狮打断了安迷修对骑士道之路的滔滔不绝。

他深吸了一口烟,慢慢吐出来。

“oo壹個人太孤獨,兩個人囨容易,⑶個人剛剛ぬ不擁擠。”

安迷修倒吸一口冷气。

“把妳の名字刻在煙上,χí進肺梩,那㈣離心臟嘬近dē詎籬。”

安迷修正呼一口热气。

非主流土味情话二连击,还有配合内容的道具。看来教主这个头衔还是非雷狮莫属,自己这个段数还得往后稍稍。

“我们在一起吧。”

安迷修的呼吸停了。

他的脑袋有些发蒙,从没经历过告白的骑士的脸噌的一下红了,磕磕巴巴的寻找自己飞到九霄云外的话语权。

“我,我觉得吧……冇些亊, [厭惡]到卟行。冇些亼, [虛僞]旳葽命……”

他大脑宕机。

“嗯……幸福,其實狠簡單……”

他思维混乱。

“榶,狠甛,涙,狠咸……”

他语无伦次。

“你,还行吧……”

在他说这句话的同时,酒吧里所有人的通讯设备都传来叮的一声。

“哦,裁判长说BUG修复了,终于不用说那些羞耻的话了!”

“真的吗,今天他妈尬死我了你知道吗……”

酒吧里的气氛顿时升到一个新的层次,只有雷狮和安迷修所在的角落安静如初。

“这句话是系统问题,还是你的真心话?”雷狮凑近了些,紫色的眼睛闪着光。

安迷修撇开脸不与他对视,半晌挤出一句细如蚊足的话。

“……珴噯袮。”

雷狮扳过他的脸,嘴唇抵了上去。

“皒也薆妳。”


凯莉:我觉得非主流教主还是你们两个当比较好,因为我已经瞎了

全文链接
 
 
 
评论(27)
 
 
热度(420)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