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你看那个人好像一条舔狗哦
 

【雷安】论一名专业舔狗的职业素养

·最近在微博学到很多舔狗知识,受益匪浅,虽然我根本没有说这些的机会(。

·大型ooc打人现场



对甲方专业舔狗速成计划第一条:先夸对方衣品,使对方对你的第一印象良好。

示例:“您今天穿的这套西装真是将您精英的气质和领袖的风范展现的淋漓尽致,您在人群中绝对是最耀眼的那一位。”

注:根据对方不同衣装使用相应修辞,如对方佩戴亮色系领带可夸赞对方阳光有活力健康年轻态,对方带任何手表不管知不知道牌子都要猛夸表的做工和外观,最后延伸到对方的眼光与品味等。

“精英气质,领袖风范……最耀眼的,有活力有品位……”安迷修在心底默念五分钟前看过的制胜宝典。不要紧张,自己工作能力得到了上司的认可才会被委托去和这么重量级的甲方商谈,虽然平常都在办公室工作这次是第一次和客户直接见面,但只要发挥自己的正常水准就没问题……

会议室墙上时钟的分针咔的跳到十二的刻度,安迷修猛的抬头,正襟危坐。

木门发出厚重的声音,在一只蹭亮的皮鞋踏进白的反光的地面时,安迷修已经把将要脱口的说辞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您好,您就是雷王星企业派来的项目经理雷狮先生吧。”安迷修在他身体进门的一瞬间就从沙发上站起来,满面亲切的微笑。

“您今天穿的这套西装真是将您精英的气质和领袖的风范展现的淋漓尽致,您在人群中绝对是最耀眼的那一位。”安迷修发自内心般诚恳的说道,对方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走到他面前,与他伸出来的手握在一起。

还捏了捏,是错觉吗?
不过下一秒手就放开了,眼下也不是关注这个末尾细节的时候。

朝对方作出手势,在对方坐下之后再落座,安迷修挺直脊梁,感觉口腔有点干燥。

亮色系领带就是阳光有活力健康年轻态,带了手表就夸做工和样式……

和雷狮对视了一秒之后,安迷修微笑着说:“想不到雷狮先生竟然如此年轻,您真是我见过的同龄人中最优秀的一位了。”

他预想的甲方是个裹在西装里满脸写着“你爸爸今天不是要五彩缤纷的黑就要又大气又小巧的logo”的中年男人,或者是个浑身上下刻着“我是智商高于250的精英,我不和智商低于150的说话”的严苛女人。但雷狮看上去和他年龄相仿,二十三四,打着紫色的领带,没带手表,脑袋上甚至系着一根头巾。

一根头巾,他要怎么形容这根头巾?“您系着的这根头巾上的星星棱角分明,您现实中也一定是这样公私分明,大气而内敛高贵而低调的人。垂到身后的白色尾端正如天空与飞鸟,表达出您高于凡人超脱俗世的思想与智慧,您真是太优秀了。”

不了,陈独秀同学,你才是最优秀的,快请坐下吧。

在短短几秒内思来想去,安迷修还是最稳妥也最真实的夸了一句有关年龄的,然后他就沉默了。

雷王星企业派过来的果然不同凡响,一般人跟乙方见面会系一根头巾吗?不,难道说对方就是想借这一招来个出其不意打乱我方思绪,然后乘胜追击使我方在合约洽谈中处于被动,以此为他们赢得更多利益……吗?!

“安迷修先生,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雷狮靠着沙芳背上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内心戏乱成一锅粥的安迷修对上他盈满笑意的目光,竟萌生出一种“敌军已击破我方装甲”的错觉。

没什么,不过舔狗速成计划第一条失败了而已,接下来关于合约的部分才是重头戏。

安迷修将桌上摆的整整齐齐的文件轻轻推倒雷狮那边,“那么进入我们今天的正题,雷狮先生,这是我们已经拟定好的企划书,请您过目。”

雷狮手指一划便把文件拿了起来,他垂眸扫着那一个个黑色方块字,脸上看不出情绪。

大约五分钟后,雷狮把文件放到桌面上。

“这份企划书做的挺不错,不过……”

来了,所有乙方最不想听到的词,不过。类似的还有但是,然而,我承认,尽管如此,虽然是这样等等,这一类有转折意味的词句。

英语听力听到but就表示答案肯定是与所提到内容相反的,现在谈合约说企划不错但加了一个不过,这不就说明……

“我不想这么快签,想跟你多相处一会。”

安迷修准备脱口而出的“您觉得哪里不好的话我们再商洽一下”被强行噎了回去,他抬眼撞上对方坦然的目光,紫色的瞳孔里映出他震惊的脸。

“今晚一起吃饭吧。”雷狮说,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沙发边上扣着节奏。

一下又一下。

 

“安哥,怎么样,雷王星来的那个雷狮肯定不好对付吧。”下班之前同办公室的实习生金凑到他身边同他咬耳朵,满脸写着“安哥你有什么尽管朝我抱怨我保证说出去一个字我的名字就倒着念”的决心。

“额……其实还好,就是和想象中的有点……不一样?”安迷修斟酌着回了一句话,语尾上扬出迷茫的弧度。

“他有没有说要用五十万的预算让我们做五百万的工作啊?”

“没有没有。”安迷修摇头。

“他有没有说要五彩缤纷的黑和字体超大但是必须显得精致又小巧的logo啊?”

“没有没有。”安迷修快速摇头。

“他有没有说‘其实除了你们公司要和我们签合约的公司多得是,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尽全力将我们委托的工作做到最好,不要耽误我们大家的时间,好吧?’”

“没有没有。”安迷修摇头出残影。

“那他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啊?”金疑惑不已。

“嗯……长得不一样?”安迷修皱眉思索,“不是我以为的那种浑身散发着职场精英气息的中年男人,虽然他肯定也是个精英……但是和我差不多大,而且衣品也不一样……你见过有谁来商业交流还带着根头巾的吗?”

“没见过。”金老实的说。

“唉,不提了,我还得想今晚怎么办,他约我出去吃饭啊。”安迷修把对甲方专业舔狗速成计划书盖在自己脸上,隔着纸张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凯莉在安迷修的唉声叹气中走到饮水机边接水,招手让金过去。

“想知道雷狮和其他的项目经理哪不一样吗?”凯莉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说。

“你知道?”金惊讶的挑高了眉毛。

“第一次见面就邀请吃晚饭,”凯莉咽下一口水,漂亮的脸上挤出一个促狭的笑,“只能说明他性取向不一样呗。”

 

对甲方专业舔狗速成计划第二条:在与对方有初步接触之后,要开始延伸到对方的性格,习惯,喜好,人品等进行全方位有深度的夸赞。

示例:

如果对方话特别多——“您真是幽默又健谈,和您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无比愉快,真希望能和您多相处一会。”

如果对方要求特别苛刻——“您的高标准高要求就是您对我们企业的信任和支持,能提出这么多独到的见解与意见,您真是一个非常有思想的人。”

如果对方自以为很厉害——“跟您聊天,每一句话都让我受益匪浅,使我对生活和工作有全新的认识,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太感谢您了!”

诸如此类,以此类推。

好,今晚吃饭把合约也带过去,争取一鼓作气的拿下。

晚上,安迷修到达约定好的西餐馆的时候脑袋还有点昏,说出来有点不好意思,他晕车。

平常他都是骑小区门口的共享单车上下班,百分百响应国家低碳排放保护环境的号召,驰骋在社会主义全面小康的道路上。

但今天和客户吃饭这么重要的事怎么能骑个自行车过来呢,安迷修狠心打车从城北坐到城南这家从未听过的西餐馆,心在为几十块的车费痛,头在为车厢内浓郁的清新剂晕。他跌跌撞撞从车内跨出来,正想着在外面缓一会儿再进去,反正他提前过来了,接着就砰的撞到什么上。

“对不起……”安迷修视野里一片混沌,下意识嘟囔了一句道歉,然后想后倒的身子就被人揽住了。

“晕车?”

这个低沉的声音让安迷修身体一僵,然后脑袋轰的就炸了。

“啊,雷狮先生……”安迷修本来记得牢靠的舔狗法则第二条像是被扔进洗衣机里一样搅得散乱,他甚至都忘了第一时间从雷狮怀里挤出来——虽然雷狮看上去也不在意的样子。

“我是有点晕车,不过现在没事了……”安迷修心慌意乱的解释了一句,然后如梦初醒的推开雷狮的手后退两步,“谢谢您,您……您真是个好人。”

雷狮微微眯起了眼。

安迷修的心一沉,完了,舔错了,怎么第二次见面就给人发好人卡了呢!

雷狮盯了他几秒,勾起一个微笑。

“进去吧。”

这顿饭安迷修吃的索然无味。

诚然,这是他来过的最高档的餐厅。不说菜单上那些名字串拉长的闻所未闻的菜肴,还有那出产自什么什么庄园的一九几几年的红酒,就是摆在纯白桌布上娇艳欲滴的红玫瑰他都觉得要比花店的贵十倍。

但他无心吃饭,每一个脑细胞都在思考怎么能让雷狮忘记自己先前晕车的丢脸模样,让他心甘情愿的在合约上签字。

最终答案只有一个,他脑袋被门给夹了。

安迷修刚喂到嘴里的鹅肝顿时变得酸涩起来,那是他年终奖化为泡影的味道。

“安迷修。”

“嗯,怎么了?”

正神游的安迷修回过神来,立刻挤出一个礼貌的微笑。

“你觉得我怎么样?”

雷狮轻飘飘的抛出一个重磅炸弹,叉子把盘子里的鱼子酱戳来戳去。

安迷修感觉自己(已经失败大半的)舔狗生涯遇到了最大的挑战。

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从什么方面评价?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您……您很好啊,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大的作为,将来前途必然不可限量。而且您一表人才玉树临风,衣品也处于时尚尖端,为人还这么古道热肠,和您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我感觉我的生命更有意义,真希望能和您这样的人多多相处。”

所谓舔狗,不舔不休。

安迷修都有些自暴自弃的把对甲方专业舔狗速成计划上的条条框框雨露均沾的说了一遍,就是雷狮是根草也被他夸出了花来。

然而雷狮不是草,他是甲方,这个世界所有乙方的爸爸。

雷·爸爸·狮啜了一口红酒,又开了尊口,语气非常自然。

“那安先生你喜欢的类型是什么?”

安迷修皱眉,他觉得这个似乎有点超过甲方与乙方的关系了。

雷狮依旧挂着得体的微笑和他对视,灰发被烛火染上一层暖色,脸部的线条也在这样旖旎暧昧的灯光中显出说不清的柔和。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凌厉和高傲也被火苗舔舐殆尽,名为雷狮的人内心最深层的门扉在朝他缓缓打开。

精神都恍惚了一瞬,安迷修不知道自己抱着什么样的心情把自己对伴侣的要求说了出来。

“也没什么特别的,外貌啊家世啊我都不在意,我只希望她是真心喜欢我,愿意和我一起为我们更好的未来而奋斗……这样就差不多了吧。”

“你想有怎样的未来?”

“很俗的……就是有很多钱,能够买一栋离公司很近的三室一厅的房子,有一辆车……虽然我晕车但我可以努力去学,只要两个人一起的话,未来一定会很美好的。”

都忘记了雷狮是自己要抱大腿跪求签合约的甲方爸爸,安迷修垂着眼柔声说着自己对未来的畅想,他连以后孩子的名字考虑好了——虽然他至今连女朋友都没交过。

“我们在一起吧。”

白日梦被戳破,安迷修一副吃了鬼的样子。

“你说的我都能达到,你也没说在意性别啊。”雷狮挑起安迷修盘中一小块鹅肝送进嘴里,身上那种上位者的气势又回来了,烛光滤镜下的暖男仿佛从未存在过。

“房子一环内双层别墅带花园和泳池,车子就今年新上市的凯迪拉克XT4?你不用学车,我开。”

安迷修瞠目结舌:“……贵公司的项目经理这么有钱的吗?”他跳槽的心都有了。

“当然不,”雷狮说,“我本来是总经理。”

安迷修:黑人问号.jpg

但猛然一想,雷王星……雷狮,这个企业和雷狮的姓的确是一样的。

难道……雷狮就是那种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富家公子?

“那你现在是被下放到基层锻炼……?”安迷修小心试探。

“不是,我没事做,随便找个职位玩玩。”雷狮朝他咧嘴一笑,“你见过有谁商业交流还带着根头巾的?”

中午才问过别人这句话的安迷修:“……”

安迷修被自己问过的话打脸,他想打人。

“你……你这是对这个职位的不尊重,也是对我工作的不尊重。”安迷修气上心头,起身就要走,“您还是找其他人陪您玩吧,恕我不奉陪了。”

“合约不签了?”

安迷修脚步一顿,但还是往外挪了几下。

“……反正你也不会签。”

“谁说的,你拿过来坐到我身边我就签。”

安迷修扭头和雷狮对视,原本坚定的内心摇摇欲坠。

“……雷狮先生,合约是我们双方企业合作共赢的信用凭证,虽然我很爱我们公司,但我不会因为这一份合约而……牺牲我自己的利益。”

安迷修忍痛割钱,决绝的收回视线不再犹豫的朝门口走去。

“我可以考虑把金额提高一点。”

“雷狮先生。”安迷修皱起眉头义正言辞,“这个合约不是你的玩具,这代表着你们公司的利益,我认为金额方面你应该和你们公司的人员商榷一下……”

“现在,拿过来,我把最前面的1改成2。”

安迷修冷笑一声。

“您等一下,我马上就去。”

 

“安迷修,你凯姐劝你一句话。”

凯莉端着自己印着星星和月亮的粉色马克杯走到安迷修身边,正在对着电脑指指点点的安迷修闻声抬头。

“不要当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安迷修的表情在瞬间变得复杂起来,凯莉从他的表情中读到了一种“霸道总裁爱上我的身体但我却爱上他的心,我们在相爱相杀中虐来虐去最后我被他狠心抛弃终于不爱他,离开之后他却又后悔来追我”的年度情感大戏。

“乖,当好你的单身狗就行了哈。”凯莉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语重心长。

精明如她怎么会不知道雷王星企业派来商谈的项目经理就是雷家三少爷雷狮,虽然当时和金开了那种玩笑,但她也就是随口说说。那种玩世不恭的少爷,安迷修还是少接触的好。

“额……”安迷修听了她的话,眉头反而皱得更深。

“其实吧,舔狗有时候不一定一无所有……”安迷修纠结着看向桌面,凯莉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一张房产证,上面压着一个崭新的车钥匙。

被压在最边上的对甲方专业舔狗速成计划露出右下角,一行四号黑体加粗的小字随着纸张而摇动。

最后祝愿各位舔狗们:加油吧!谁说舔狗舔到最后就一无所有?你还有可能收获自己的男朋友哦!



安迷修连名字都考虑好的未出世也没机会出世的孩子:我 妈 杀 我

全文链接
 
 
 
评论(16)
 
 
热度(363)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