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你看那个人好像一条舔狗哦
 

【杰佣】所以,该怎么追到一位猫系男子?

·又又又是校园pa,师生小情侣瞎几把谈恋爱,大概有点腻

·稍微有点点前世原设定的设定,都是信口胡掐乱他妈写,毫无逻辑

·大写的OOC,真的是大写字母写的



猫是一种怎样的生物?

在为楼下小花坛浇水的艾玛小姐在忙碌中向上扶了扶帽檐,防止视线被遮挡。

“很可爱呀,毛茸茸的,让人看着就像摸。”

艾玛的脸上露出笑容,小小的酒窝衬在星点的浅色雀斑旁。

“猫吗?”艾米丽小姐放下有关在家受伤如何快速自救的书,手指在下巴上点了点,“很优雅神秘的吧,来无影去无踪?”

“额……克利切不是很懂小动物。”克利切先生揉了揉蓬乱的头发,为难的啧了一声,“应该很会生存吧,路过小巷经常看见野猫从垃圾桶里窜出来。”

“你都在问些什么鬼?”即使一脸嘲笑和鄙视,裘克姑且还是思考了一下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我反正不喜欢猫,太狡猾了,上次有个猫跑到我家把我阳台上的衣服给抓坏了,溜得贼快,抓都抓不到,说起这个我就来气……”

可爱,让人想摸,优雅而神秘,生存能力强,身手敏捷。

杰克思索着这些朋友们罗列出来的因素,朝最后一个人发问。

“所以,你觉得猫是一种怎样的生物?”

“啊,猫?”奈布把最后一口面包吞下,包装纸揉皱捏在手心里,“不清楚,我又不喜欢猫。”

“倒是你,又跑这里来看我吃午饭,老师这么闲的吗?”

朝杰克挑衅的勾了勾嘴角,奈布单手撑起身子轻而易举的跨过护栏回到天台空地,慢悠悠的朝楼下走。

杰克看着他慵懒的背影,一声叹息散在空气里。

好吧,其实这个问题的真实含义是这样的。

“怎样才能追到一个猫系男子?”

 

“奈布你绝对是我们中最后一个脱单的。”克利切指着他信誓旦旦的说。

“啊……啊?”正想着今晚吃面包还是不吃去打球的奈布回过神来,看见自己被所有人盯着,整个场面严肃如开庭审理,他就是千夫所指的犯罪嫌疑人。

“你就没有一点紧迫感吗?”看他那副置身事外的模样,克利切恨铁不成钢。

“强扭的瓜不甜。”奈布说。

“可是你再等下去瓜都没了啊。”威廉反驳。

“我又不需要瓜,为什么一定要找女朋友?”奈布以一种这边才是无理取闹的语气反问,对话情绪过于真情实感,他们反方一时竟无言以对。

“那我到时……和艾玛小姐在你面前卿卿我我的时候你可别羡慕。”克利切试图激将他。

“可你连你的艾玛小姐的电话都没要到,等你们都能卿卿我我了,我大概已经入土为安了。”奈布冷漠的说。

反方首辩受此重击当场暴毙,其他人很悲伤的扑上去拿他手机,抢那还剩一百多余额的蚂蚁花呗的使用权。

奈布起身离开,脚步带着点胜利者的骄傲,但当他路过第三教学楼右侧第二颗榕树的时候,他的脚步变得少有慌乱起来。

他现在站着的这棵树正对着二楼办公室,英语老师杰克的办公室。

他不讨厌杰克,但也不喜欢杰克……这么说好像也不对,他对杰克一直有种很微妙的感觉,无法形容却也无法忽视,像幼猫的爪子在他心上轻轻挠痒,那种烦闷和麻痒感在心中纠结缠绕,近来还有增大的趋势。

猫,又是猫。

想起今天中午杰克突然问他的问题,又想到杰克穿着妥帖的浅灰色西装笔直的站在自己身后,金丝框眼镜在阳光下闪着微光,镜片后面深红色的眼睛噙着笑意望向他。和他对望的那一瞬间他好像看到了大海,海浪席卷下来将他包裹,本该是令人窒息的,但每一滴水都缱绻温柔的抚过他的身体,吻过他的发丝与耳尖,他在惊讶之余,更多的是无所适从。

他堂堂一米七几男儿,在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同性(重音)英语老师面前竟然存在少女般娇羞的情感。

所以奈布不想和杰克相处太久,杰克那种对一切都很敏感的人,一定会发现他情绪的不正常之处。

要是被杰克发现,要么把他做了要么自我了断。奈布又冷眼瞧了瞧那扇窗帘拉了一大半的窗户,抬腿走开。

 

这真是一场看不到尽头的长途跋涉。

杰克例行在午后端着一杯自调的红茶站在窗边享受阳光时,那个他一直放在心尖上的人突然闯入他的视线。

窗帘被拉起大半,杰克退一步到阴影里,下面的人不会看见他。

这让他有点庆幸,庆幸之余又有点心酸。

都不能让自己喜欢的人瞧见自己在看他——尽管今天遇见奈布真的是意外,他还是在心底深深叹了一口气。

革命尚未成功……不,大概还在刚迈出第一步的阶段,奈布看他的眼神就没离开过“鄙视、冷漠、无所谓”这几种情绪。

现在见面最多的是奈布经常去吃午饭的第一教学楼天台,那里离食堂最近,风景也很好,坐在天台上向下看能将整片翠湖揽入眼底。

最初他们还会在天台上坐在一起谈点无关紧要的事情,可到现在,奈布一见他就想走,这种疏离的情绪甚至都不打算礼貌的掩饰一下。

不过,奈布·萨贝达本来不是会被“礼节”这种东西束缚的人。

杰克想起自己第一次和奈布见面,就是在午后的第一教学楼天台上,他当时因为刚开校教务繁忙两点才有空给自己泡了泡面。下午难得偷点空闲,路过一教时突然想上去吹吹风,推开门时被风逼的眯了眯眼睛,睁开后看见一位少年背对他坐在天台边缘。

听到身后开门的声音,少年回过头,天台上不知疲惫的风将他被发带箍起的棕发吹散,嘴角还挂着点面包屑,他没有管。

咀嚼的动作停止,微微凸起的喉结因吞咽的动作滑动了一下,那双看过来的眼睛呈满比翠湖更清澈的水,潋滟起笑意。

“嘿,你好。”

一定要做个俗气的比喻的话,杰克那瞬间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丘比特的箭射中了。

“你别说,真的很俗气。”裘克不放过一个能diss他的地方,痞气的朝杰克咧了咧嘴,“果然陷入爱情的人都会变成傻瓜,还是我这种单身汉最好,不用担心自己哪天智商狂降为负被送进老废物乐园。”

杰克没有心情和他开玩笑,所以他直接开怼。

“反正我当时就是这么觉得,而且还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而你,现在就可以进老废物乐园,进去肯定是黄金VIP用户,每天能比其他人多看一集天线宝宝。”

沉默寡言的班恩第一次有点不服气。

“我觉得花园宝宝更好看,天线宝宝场景都是秃的,花园宝宝里面还有森林。”

眼见他们的话题从“如何帮助杰克追到奈布”歪成“海绵宝宝是和派大星一对还是和章鱼哥一对”,杰克用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面,提醒他们是时候悬崖勒马了。

套马的汉子们置若罔闻的一个个往“蟹黄堡的配方是真的吗我看过淘宝同款”和“天线宝宝原来是秃头真是细思恐极”的深渊里跳。只有里奥还算有良心,在向他们要了花园宝宝和海绵宝宝的高清资源微信发给女儿后,给杰克留了有关今天正题的最后一句话。

“我觉得你可以到学校论坛问问。”

 

“我不知道怎么追人,问我没用。”奈布真情实感的耸了耸肩。

“能在学校论坛发帖的都是同学嘛,互相帮助啊。”艾米丽戳了戳他的手臂,一脸如沐春风般温柔的把手机递给他。

“唉……喜欢上比我小几岁的人,性子比较孤傲冷淡,平常都是我主动去找他,他以前和我还能聊一会,我们气氛很好的。现在好像对我避之不及,我也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但我是真心实意喜欢他……请问这种情况该怎么追他?”

奈布看着屏幕上情真意切的文字,脑海里浮现一位双手拿着手机一副泫然欲泣模样的女孩,口上说不会,脑子里还是诚实的想了起来。

恋爱苦手奈布·萨贝达先生感觉这个问题比高等数学都复杂,因为答案是固定的,情感却是变化莫测的。

思索良久,他犹豫着给了一个答案。

“要不……约出去吃饭,说清楚?”

不愧是直男,果然只会打直球,艾米丽想。

 

看着手机上署名为“杰克”的人给自己发来的短信,奈布第一反应是不看,但已经点开了;第二反应是删掉,但不自觉的看了起来;第三反应是回一个“不”。

天知道杰克怎么会突然叫他出去吃晚饭?

奈布心跳如擂鼓了一阵,然后用强大的自制力使自己迅速平静下来。

他想,真不该在和杰克刚接触的时候就交换手机号,当时他还觉得能和老师认识方便多了。现在他只想穿越回去那一刻把与杰克相谈甚欢欢着欢着就存对方手机号的自己暴打一顿,再踢下天台。

但只会后悔是没有意义的,他还要向前看,比如说今晚到底去不去赴约。

他手机9键输入法已经打了一个“不”字,再按一下就能发出去。

不过看着短信上单薄的一行半字,奈布要点下去的手指犹豫了。

他本以为杰克要邀请一个人吃饭,不管对象是谁肯定都会洋洋洒洒打一大篇字上去。每一个字都优雅的如同系上金色丝巾的红玫瑰,每读一个字脑海里就能响起杰克标准的英伦腔英语,像静谧的夜里奏起大提琴,低沉中埋着些许沙哑,最细小的神经都能被酥软了。

每当回想起杰克那独特的英伦腔,奈布就有一种莫名的怀念感。英语课是他听得最认真的课,不过他绝不会告诉杰克。

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又开始以小女生的心态思考了,奈布越发觉得自己内心阵地怎么如此不堪一击,再望向快要暗淡的屏幕,他咬牙点了几下。

“好”。

 

感谢网友,感谢里奥,感谢移动,感谢尼尔·帕普沃思,感谢马丁·库帕。

网友作为只知道表面现象的吃瓜群众所提供的支持肯定是有很大局限性的,在看到名为“两个互不知情的傻子”的ID提出约出去吃饭的建议后,他也深深反思起自己最近的不作为。

不管奈布最近怎么看他,他都应该踏出最主动的一步,连交流都没有何谈恋爱?

但收到“好”的回复时他还是盯着屏幕震惊了许久,他预计百分之九十的可能奈布会发一个“不”过来,百分之五会当做没看到,还有百分之四直接把他拉黑。

这唯一未曾想过的百分之一,如今成为了现实。

就算奈布最近对他非常排斥,但现在答应两个人出去吃饭,也说明他不是完全拒绝自己的,换而言之,自己是有机会的。

他不想放弃,因为,他真的很喜欢这只桀骜不驯的猫。

 

以前艾玛、薇拉、艾米丽和玛尔塔她们围在一起讨论一些他不懂的话题时,有突然指着他说过,“奈布,你一定是猫系的。”

奈布说:“我不是,我没有。”

她们置若罔闻的继续说,“嗯……那杰克老师应该是忠犬系的吧,我觉得他对真爱一定非常专情。”

“不一定哦,总感觉他城府很深的样子,更像狐狸多一点吧。”

“奈布,你觉得呢?”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话题突然抛给自己,奈布还是如实回答。

“像狗。”

于是女孩们在手机上点了两下,递给他。

搜索词,猫和狗。

关键词,相爱相杀。

奈布:???

 

说实话,杰克和奈布绝对不到相爱相杀的程度。

相爱暂且不提……相杀是绝对没有的。再怎么也就是你进我退你来我躲,单方面的拉锯战而已,这里是学校又不是什么废弃工厂闹鬼医院破旧教堂,还得进行一场生死较量。

吃饭也没有时时刻刻围绕着肉眼可见的低气压,他们选了一家网上评价挺好离学校挺近的日料店。

奈布喜欢中餐,杰克喜欢西餐,他们最后一合计选了日料。

“你……”

“你……”

他们同时放下筷子开口,又同时闭嘴。

奈布想,这真是太戏剧化了,怎么艾米丽她们天天看的肥皂剧里的剧情还真的能出现在现实中呢。

杰克想,奈布也有话想和我说,那么我是秉持绅士风度等他先说还是我掌握主动权?

这么想了没一阵,他们发现盘子已经空了。因为日料的份量真心不多,他们两个各怀心事,在不知不觉中吃的快马加鞭,很快筷子就碰到空盘子发出清脆的碰声。

人生最尴尬的是和别人吃很久的饭却无话可说吗?

不,是有特别多想说的却在开口前发现饭已经吃完了。

要是被别人问起这顿饭的感想,他们只能如实回答一个词:真香。

饭吃完了正事还没谈,他们只能顺理成章的一起散步。

杰克走在奈布身边,夏末秋初的夜晚趋近于春天的温度,不热也不冷,正如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远也不近。

他们在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和两个人初识的感觉差不多。

但奈布的目光时不时瞥过杰克露在外面,离他的手不到十厘米的手,路灯下这只修长的手轮廓更显深邃,有种让人想要牵住的魔力。

而杰克的眼神也若有若无的掠过奈布的脸,刚过完成年礼的青年已经显出几分成年人分明的棱角,但眉眼依旧带着少年人的稚气与活力,偏偏性格又那么冷静淡漠。杰克觉得他像一枚松子,外壳是拒绝生人保护自己的坚硬,一旦剥去那层防御就能看见内里的温柔与美好。

以上感想总结为一句话,他想吻他。

但他们同时在心里叹了口气,转头看向别处。

仔细想想,为什么不能全盘托出呢?

因为他们才认识几个月,不够熟络?因为他们有三四岁的年龄差?因为他们这算师生恋会被其他人投以异样的目光?

但这些时间、年龄、评价等外界因素,他们谁在乎啊。

归根到底,还是担心对方不喜欢自己,拒绝了话一定朋友都做不成了。

可这种磨磨蹭蹭完全不符合杰克对爱情的主动出击,也不符合奈布对一切的坦坦荡荡。

这么一来,所谓的纠结和怀疑都是没必要的,就这么藏着掖着也解决不了问题,所谓长痛不如短痛,任由这种情感在内心膨胀发酵……或许有一天,他们会做出不可控制的事情。

有一种心悸的感觉猛然在胸腔蔓延,如同酝酿已久的墨汁饱满的滴在白纸上,然后晕染四散。冥冥中他们的脑海中闪过一些破碎混乱的画面,转瞬之间能捕捉到的只有灰与红。灰色的是天,红色的是血?两个人明明没有见过那些可怖的场景,但他们感到了发自内心的恐惧。

好像曾经经历过一样。

他们不想沉溺于疯狂而绝望的爱里,像是两只蝴蝶被缠在蜘蛛网上,在死亡中拥抱接吻,没有退路也没有明天。或许下一刻铁爪会贯穿胸膛,军刀会割断喉咙,也或许他们会在永无阳光的世界活下去,在气息断绝的最后一秒前都想着怎么杀死对方,或者怎么做爱。

在某个暗无天日的庄园里,有一位监管者和一位求生者大概都曾这么想过。

就这样生活在几十亿人的世界上的某个二线城市里,不是过于优异也不是过于差劲,作为老师和学生各司其职,平凡的生活,平凡的在一起,平凡的度过以后的几十年。

不关乎身份和性别,只是单纯的想和对方在一起而已。

 

当离学校门口还有一条街的时候,他们两人不知不觉朝对方靠近了两步,手牵在了一起。

是谁先往对方那边迈出那一步,又是谁先将另一个人的手牵起来,十指相扣?

这都不重要了,果实已经蒂结了,谁又会在意已枯萎的花是什么颜色的。

本来一开始还在为怎么和对方表达自己的感情这件事想了又想,在脑海里预想对方的反应和自己的回应,结果当手指碰到一起的时候,一切都是那么水到渠成的自然,任何言语都显得多余。

明明很熟练啊,像牵过许多次那样。

不过还有最后一件事,奈布想稍微争取一下主动权。

他们走到一个路灯坏了的角落,零零散散的路人都在另一边,没有人过来。

“杰克,你过来。”奈布停下脚步微微仰头盯着他,浅淡的灰暗中,他的绿瞳闪闪发光。

杰克看着他,在青年停了两秒准备说下一句话的时候,他低头揽住他的后脑勺,把他圈在自己的绝对范围之内。

这个毫无预兆却毫不突兀的吻在黑暗中进行,但无所谓,他们的心脏里烧着一团火。

奈布有些享受的眯了眯眼睛,像一只被挠了肚皮的猫。

他的那四个字被这个吻逼回肚子里,他倒也不介意。

“和我接吻。”

不远处的垃圾桶里窜出来一只黑猫,睁着金色的眼睛看了他们一眼,然后迈着优雅而敏捷的步子消失在黑暗中。





所以,直到最后网友们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恋爱求助帖的楼主和死了一样一个帖子也不发,除了某个ID为“两个互不知情的傻子”的人

全文链接
 
 
 
评论(3)
 
 
热度(96)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