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清醒一点!蚂蚁竞走十年了!
 

【瑞嘉】追逐(fin)

·原著向,掺杂了一些前传设定吧,自己也不知道掺了多少

·半夜修仙写完的产物,错字什么的应该很多,我也懒得管了

·小学生都直呼辣鸡的文笔,上一次打开文档还是在中二时写玛丽苏的时候

·努力使自己不ooc,也许实际效果只能不孚众望

    嘉德罗斯最近有点烦躁。

    起因是在两天前,凹凸大赛系统发布消息说刷新了新的高等怪物,于是他带着雷德和蒙特祖玛去和这怪物试试手,结果怪物的实力让他大失所望,于是他便留下另外两人打着,自己无聊的四处晃悠。

    “果然只有格瑞才配当我的对手。”他这样想着,突然有些摩拳擦掌的想要和格瑞大干一场,但想起每次见到他时那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嘉德罗斯又郁闷的咂了咂嘴。

    走过一片丛林时嘉德罗斯听到了打斗声,但双方实力弱的他都懒得去管。正当他准备离开时,打斗声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男一女的谈话声。

    “你每次非要追着我打是为什么?而且赢了你又不杀我,你到底想干嘛?”女生有些疲倦的声音响起,接着一个有些激动的男声盖过她的声音回荡在丛林里“我喜欢你!自那次组队打怪之后我就一直想再遇见你,可是你已经和别人组成了固定队,为了能接近你,我只能以这种方式接近你,我缠着你不放是因为我真的很喜欢你!”

    接下来的对话嘉德罗斯没有听到,他现在正飞奔在回到根据地的路上。

    在听到“我缠着你不放是因为我真的很喜欢你”的一瞬间,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个冷漠的面容。

    这本能反应如一道惊雷劈碎了嘉德罗斯的人生观,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太久没和格瑞打架了才会不自觉想起他,没错,一定是这样!除此之外自己不可能对他有其他的想法了!

    嘉德罗斯感觉自己心跳加速了许多,这是极少出现的情况,他想自己不能待在这里了,现在又不想碰见其他人,最后他一跺脚向着根据地冲去。

    “老大,你回来啦!我给你说,我和祖玛今天刷了好多积……”坐在根据地外的空地上的雷德看见嘉德罗斯便开心的向他招手,而后者看也不看他一眼便冲进了建筑物里。

    “……祖玛,老大他怎么啦?”雷德收回手,委屈的看向蒙特祖玛,希望在她那里得到一点安慰。

    “……”蒙特祖玛持剑警戒着四周,空气中漂浮着无尽的沉默。

    “再这样下去,我只有自己和自己讲话了……我迟早会人格分裂的!祖玛,你不心疼我吗?”雷德向天哀嚎。

    匆忙回到根据地的嘉德罗斯冷静了一点,他想那个男的肯定只是个特例,不可能所有追着别人不放的都是因为喜欢吧?但他又没有能说服自己的证据,他觉得自己需要一个人来咨询一下。

    自己身边的人二选一的结果毫无悬念,况且雷德平常挺喜欢看些自己所不屑的描写两个人谈恋爱的小说,说不定他在这方面意外的是个专家。

    所以,现在的状况就是嘉德罗斯和雷德在房间里面对面坐着,相顾无言。

    “雷德,”嘉德罗斯打破了凝胶状的沉默,“我有点事情想问你。”

    “没问题,老大你问什么我都知无不言!”雷德随着他的话立刻回答,双腿在半空中荡来荡去。

    “嗯,我问你,喜欢一个人是怎么样的?”嘉德罗斯思索了一下,觉得不能直接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他,这样模糊的问一下,雷德肯定猜不到自己的情况。

    “……”雷德罕见的沉默了,他不知道自家老大为什么会问这样的一个问题,一般来说问这种问题就是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可老大……这大赛里除了祖玛,别的女生想靠近他一米之内都会被一棍子打死吧。

    难不成……不是女生……

    雷德被自己吓到了,他打了一个冷战,接着清了清嗓子道“每个人喜欢别人的表现都不一样,不过大致上有几个共同点吧。”

    “说来听听。”嘉德罗斯颔首。

    “嗯,第一……想要一直看见对方,也希望对方能够注意到自己。”

    嘉德罗斯想到自己平常对格瑞左一个冷嘲又一个热讽的希望他和自己打一架,身体有些僵硬。

    “第二,”雷德注意着嘉德罗斯的神色,“不希望对方身边有其他人靠近。”

    自己对跟在格瑞身旁的渣渣放了个大招后气得就走的情景历历在目,嘉德罗斯攥紧了拳头,咬了咬嘴唇。

    “……第三,”雷德感觉自己身边气压越来越低,可老大的问题他不得不回答,“有时会不自觉想起对方……”雷德不敢说下去了,他感觉对面的人可能会在下一秒抽出大罗神通棍把自己打出去。

    老大果然喜欢上了什么人,雷德嘴上不说,大脑却在飞速运转。他想起自己最近看的小说,女主角是个傲娇,总是对男主恶语相向,他在脑海中把嘉德罗斯带入进去……

    “哼!”嘉德罗斯鼓起脸,“你这个笨蛋,白痴!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人了,本小姐怎么可能会喜欢你!”

    “噗嗤。”雷德被自己的脑内剧场逗笑了,接着他发现自己可能要完了。

    自己最终还是被打出去了……被嘉德罗斯一棍子打出房间的雷德这样想到。

    得到了专业人士的意见后嘉德罗斯更烦躁了,他在房间里反复绕着圈,内心如一团本就有些杂乱的毛线,在绕圈的过程中被扒拉的越来越乱。

    “啧……”嘉德罗斯最后摔门而出,长长的围巾随着他的走动在半空中飘舞。

    时间已经是接近黄昏,他漫无目的的走在赛区里,第一次意识到这个星球居然有这么大,自己仿佛永远也走不到边。

    他最后跳上了一座石山,背靠一块巨石席地而坐。巨大的日轮被暗黄的云烟簇拥着坠落,熹微的日光为嘉德罗斯镀上一层灿金的屏障。

    他将半张脸藏在围巾里,眼睛没有焦距的看着前方。

    他知道自己跟格瑞是不一样的,甚至可以说是在两个世界。他现在人生只过了九年,但他从出生开始便知道普通人要花数年才能学会的知识。

    他是一个人造人,人造人本该是没有感情的,可是他却知喜怒,晓哀乐。

    唯一欠缺的,他不知道什么是爱。

    嘉德罗斯抬起头仰望着苍穹,光亮正在被黑暗一步步吞噬,他半眯起眼睛,回想起自己和格瑞的第一次见面。

    那是大赛刚开始的时候,那时候他还没有跟雷德和蒙特祖玛组队。敢参加凹凸大赛这种你死我活的竞争的多少都有点本事,而他因为年幼的外表很快被一堆参赛者围攻。

    “想不到小孩子也敢来参加比赛,你以为我们会念在你年纪小放过你吗?”一名拿着长枪的男人狞笑着说道。 

    “渣——渣,要打就快点,哪那么多废话。”嘉德罗斯无聊的把玩着手里的大罗神通棍,连一个正眼也懒得给他们。

    “很好……小子,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吧!”男人青筋暴起,伴随着话音的最后一个字,他跳至半空,手中的长枪向嘉德罗斯划出凌厉的弧度。

    随着他的动作,包围的其他人也用出了自己的元力技能向嘉德罗斯袭来。

    嘉德罗斯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看向了遮天蔽日的袭击者,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轻蔑的冷笑。

    正当他准备发动攻击时,他持着武器的手一滞,目光突然凝聚在一点。

    一股强大的气势携风而来,嘉德罗斯看见一柄绿色的大刀将刚才还气势汹汹的众人瞬间拍飞的分崩离析,锐利的刀光一闪,一个人影挡在他面前将男人的长枪击飞。

    “你……你是什么人?”失去了武器的男人向后退了几步,他目光瞟到分散在地上失去了战斗力的同伴,再望向面前这个年轻却冷如冰霜的对手,内心翻涌起对死亡的恐惧。

    “一群人欺负一个小孩子,不觉得太过分了吗?”年轻人淡漠的开口,接着出乎男人意料的将大刀扛在了肩上。

    “我不想夺人性命,你们走吧。”在他说话间,地上摔的七荤八素的众人已经起来了大半,听到这如同赦免令一样的话连道谢都忘了说一个个奔走做鸟兽散。

    男人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咬咬牙转身跑走了。

    格瑞目送着他们离开,接着他转过身看着这个不怕死的小孩子。

    “你今年多大就敢来参加凹凸大赛?这可不是游戏。”格瑞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语气如亘古不变的寒冰,他希望这样能让这小孩知道大赛的危险。

    “哼……年龄跟实力可没有关系,我看你比起刚才那些渣渣要厉害很多嘛,不如,我们来打一场怎么样!”嘉德罗斯左脚一下一下跺着地,在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他手里的大罗神通棍猛虎般冲向了格瑞。

    “铛”的一声,格瑞用烈斩格挡住了这毫无预兆的攻击,他皱着眉头看向对面露出了笑容的人。

    这个小孩似乎并不需要我保护……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嘉德罗斯将武器一收闪身到了他面前,接着一棍子向他劈下,带着撕裂天地的气势。

    格瑞急忙侧身躲开,他感受到了他强大的实力,他承认自己是多管闲事了,不过他并不想耗费力气和这小鬼打。

    “你很厉害,是我多管闲事,我不想和你打,你找别人吧。”格瑞说着转身就走,但对方的想法和他的很明显迥然不同,嘉德罗斯并不关心面前这人的想法,他想和他打,他就得和自己打。

    最后,他们还是打在了一起,不过格瑞没有恋战,一找到机会便飞快离开,嘉德罗斯望着他的背影,慢慢扯出一个笑容。

    “终于找到有意思的了……”

    直到现在,他也依旧认为格瑞是这个大赛里自己最在意的人,但在意就意味着喜欢吗?

    “格瑞,他是讨厌我的吧……”嘉德罗斯的低喃穿过围巾闷闷的飘散在空气中,虽然他并不在意其他人对自己的看法,但并不代表他就不知道。

    格瑞每次看见自己都是一副冷到不能再冷的冰山脸,就差没把“你很烦”这三个字写在脸上了。而对那个渣渣,格瑞为了他肯与自己认认真真的打一架。

    “哈,我怎么又想到他们了……”嘉德罗斯自嘲的笑了笑,他想起那天在大厅里看到他们两人站在一起的身影,一个吵吵闹闹一个安安静静,看上去竟有种莫名的协调感。

    嘉德罗斯不再烦躁了,他感觉呼吸像是被什么遏制住了,有些喘不上来气,而心脏如浸在硫酸里一样弥漫着苦涩的疼痛。

    他又想起雷德今天说的三点,自己每一点都达到了,不可否认的,自己果然是喜欢格瑞的。

    因为喜欢,才想与他相见;因为喜欢,才不想看见别人在他身边;因为喜欢,自己在听到男人那句话时第一个想起来的是他。

    他终于明白自己的心意了,同时也清楚的知道了一个事实。

    格瑞并不喜欢他,或者直白点说,格瑞讨厌他。

    “格瑞讨厌我,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嘉德罗斯抓起地上的碎石,用指尖将它们碾碎,看着灰黑的粉末沿着手指的缝隙落下,就像自己这荒谬的恋情一样,只余下飞蛾扑火后的残骸。

    在凹凸大赛里谈情说爱是很可笑的,因为大赛的胜利者只会有一个,一切的感情最终会被残酷的现实证明那是不堪一击的。

    不应该再想他了,这条路从一开始就没有尽头,自己已经偏离正确道路太多了,现在转过身还不算晚。

    嘉德罗斯站了起来,他注视着已经落下大部分的残阳,血红色病毒般侵蚀了天空,晦暗的云层厚重的快要落下来。

    “永不再见,格瑞。”他开口轻声说道,好像是说给自己听,又好像是在向全世界宣布这个消息。

    他转身欲走,却感觉自己被什么扯住了而踉跄了一下。他在惊讶自己防备如此低下的同时迅速转过头去,接着他愣在了原地。

    他看见格瑞正扯着他的围巾看着他,脸上是一如既往的无表情。

    “嘉德罗斯,”格瑞平静的声音传到了嘉德罗斯的耳朵里,“我都听到了。”

    他有些迷茫,又有些手足无措,但他的骄傲不允许他在别人面前呈现出愚蠢的姿态。于是他将自己的围巾狠狠扯了回来,脸上换上了一副“你大爷我才不虚”的表情。

    “想不到,堂堂排行榜第二名的格瑞是喜欢藏在角落里偷听的小人啊。”嘉德罗斯拖长了音调嘲讽道,被嘲讽的那方却丝毫不为所动。

    “我之前就靠在巨石的另一边休息,”格瑞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他的位置,“你来了我本来打算离开的,不过我听到了你叫了我的名字,而且你并没有发现我。” 

    说到这个份上,嘉德罗斯也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他在痛斥自己居然因为感情问题就疏于防备的同时,羞耻混杂着不安与焦虑似一条毒蛇,将他的心脏绞紧,尖利的獠牙刺进柔软的心房,毒素不受控制的蔓延开来。

    “……哼,我那是,随口说说,你不会真以为我会喜欢你吧?”嘉德罗斯用尽全力抑制着声线不会颤抖,他感觉到自己的手心被冷汗浸湿。

    格瑞站在他对面没有说话,接着他向前走了一步,仅仅是一步便让嘉德罗斯如惊弓之鸟般举起大罗神通棍对准了他。

    “别过来,你想干嘛?”嘉德罗斯紧锁着眉头,眼睛死死的盯着他,就像猎豹盯着自己的猎物,可他现在反而感觉自己才是被狩猎的那个。

    “嘉德罗斯,冷静点,我不会做什么,你连你的武器都拿反了。”格瑞轻叹一口气,用像是安慰小孩子一般的口气说道。

    不会吧?嘉德罗斯顺着他的话看向自己的大罗神通棍,接着他感觉自己压抑许久的感情终于要爆发了,以愤怒的形式。

    “你这骗子!大罗神通棍明明不分正反!”嘉德罗斯气得对着格瑞就是一棍,他本以为格瑞会躲开或者拿出烈斩挡下,可格瑞什么也没有做,动也不动的看着大罗神通棍的阴影覆盖在自己身上。

    “为什么不打下来?”格瑞向嘉德罗斯发问,大罗神通棍距离格瑞的头顶不超过一厘米,而嘉德罗斯却停在了这咫尺之间。

    “是我该问你,为什么不躲开?”嘉德罗斯感觉自己都快没脾气了,他本来也没想要格瑞的命,可对方却对自己的攻击没有一点要还手的意思,甚至连躲都不躲,他有气都没法撒。

    “这件事是我不对,我不该偷听你的自言自语,抱歉。”格瑞一板一眼的道着歉,这颗直球打的嘉德罗斯有些措手不及。

    “……不,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太疏忽了。”他收回了武器,将围巾扯到了下巴以上的位置,他有些心虚的看了看格瑞,“既然没事,那我就先走了。”他说完就急忙想离开,而这次格瑞又让他停下了脚步——用语言。

    “嘉德罗斯,你说你喜欢我。”格瑞平静的说出惊雷般的事实,在嘉德罗斯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又抛出一个更重磅的炸弹,“我也喜欢你。”

    大脑在接收到这个讯息的瞬间便死机了,嘉德罗斯脑袋里一片空白,以至于格瑞走到他的面前他都没反应过来。

    “我喜欢你,嘉德罗斯。”格瑞又重复了一遍,这次的声音更近了,嘉德罗斯终于回魂,他终于卸下了伪装,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格瑞,你在开玩笑吗?”他只能想到这种可能性,可剧烈跳动的心脏深处,一株代表着希冀的嫩芽破土而出。

    “我没有开玩笑,我是认真的,嘉德罗斯。”格瑞直视着他的脸,一字一顿的说出他的名字,就像一道魔咒,抚平了他内心的疼痛,还让一种不知名的情绪在心底迅速发酵。

    “怎么可能,你不是最讨厌我了吗?”嘉德罗斯不想正视他的脸,他将头转向一旁,有些迟疑的出声。

    “最开始是这样,我认为你只是一个滥用力量的自大狂,”格瑞坦然道,“不过,这几个月以来,我对你的看法逐渐改变了,在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

    “我每次来找你,你都是一副‘你很烦’的表情,这总不可能是装的吧!”嘉德罗斯还是不相信,自己每次看到格瑞那个神情心脏就一阵刺痛,那怎么可能会是装出来的呢?

    “正是因为喜欢你,所以我才要显得更冷漠,”格瑞迎着嘉德罗斯疑惑的目光轻叹一声,“我怎么可能会让你感觉到我对你态度的转变呢?在我还不知道你喜欢我的时候。”

    嘉德罗斯最终把头转了回来,他抬头看向自己面前这个人,这个让自己烦躁不已的罪魁祸首,同时也是让自己半夜辗转无眠的暗恋对象。

    “你虽然看着年幼,可心态早就超过一般的小孩子,你有远超常人的实力,还有强大的威慑力和领导力,”格瑞低下头与嘉德罗斯平视,紫色的眼瞳里浮现出金色的轮廓,“可是在我面前,你却像一个小孩子,一个肆意任性又十分可爱的,小孩子。”

    嘉德罗斯看着格瑞和自己近在咫尺的脸,那副平日里被冰霜包裹着的面孔现在却放下了一切警戒,他看着格瑞微微上扬的嘴角,再看向他眼睛,满溢着温柔的眼睛。

    他说不出话来,他感觉这双眼睛里刻着美杜莎的魔咒,让他变成了石头,所以他无法动弹,他也无法移开视线。

    原来,他所一直追逐着的背影,在自己看不见的角落,同样追逐着他。只是用了与自己相反的方式,因为怕自己知道后连摆那副冰山表情的机会都没有了。

    心脏跳动的频率太快了,快到有些不受自己的控制,嘉德罗斯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嘴唇却被一个温热的物体覆盖住了,接着,一个更为炽热的拥抱让他想要说出的话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他的睫毛颤了颤,似扇翅的蝴蝶。接着他闭上了眼睛,伸出双手抱住了格瑞。

    自己的追逐,终究没有白费。在脑袋被蜜糖融化之前,嘉德罗斯这样想到。

    夕阳终于完全落幕,最后一缕微光洒在他们身上,勾勒出一对紧紧相拥的身影。

    

 ==================

    在一旁树林里躲了很久的雷·我的腿好麻·怒吃一口狗粮·德向自己的心上人感叹:“祖玛,我就说嘛,老大他肯定是有喜欢的人了!而且我想的没错,他喜欢的果然不是女孩子!”

    在一边的蒙特·虽然眼睛被遮住但依旧受到暴击·祖玛惜字如金的开口道:“这下我们和格瑞的关系是什么?”

    “关系?嗯……老大是我们的领袖,格瑞跟他是一对的话……啊,我知道了!”雷德摩挲着下巴思索着,接着一拍手道,“我们以后就叫格瑞大姐头好啦!小说里黑帮老大的女朋友都是被这么称呼的。”

    蒙特祖玛无言的看向他,不知是该从他读的小说类型吐槽起还是该从他凭什么就说格瑞是“女朋友”这个逻辑吐槽起,最终她决定什么也不说,起身便往回走。

    “诶诶诶祖玛你等等我,你要是觉得不好我还有其他方案,我们还可以叫他瑞夫人,或者瑞娘娘也行啊——祖玛,你别跑啊!”雷德看着越走越快的蒙特祖玛,他急忙从树丛中起身向她追去。

·如果有读到这里的小天使,感激不尽,也很抱歉让你辣了眼睛,快出去看点好看的洗洗眼睛

·本意是想为喜欢的cp割点腿肉,但这割下来的肉怕是有毒……

·我不爱ooc,奈何ooc爱我QWQ

 

     

     

     

         

     

     

全文链接
 
 
 
评论(23)
 
 
热度(115)
 
上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