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谁带的动我,我自己都不能
 

【瑞金】骑士终章(中)

·说好的一发完变成了上中下……就很强

·本章也爆字数(你怎么天天这么闲,真是所谓的越到考试我越浪啊(浪完就翻车了

·本文最想写的其实是下的部分,倒不如说那部分才是最开始想到的,结果我居然零零碎碎扯了这么多……

·ooc使我快乐,错字可能有,毕竟没检查(你


    格瑞发现,自己似乎赶不走这个金发的人类少年了。

    那次睡醒后少年就蹭着他的肚子不肯离开,他对格瑞露出阳光都自渐形秽的笑容向他告知了自己的名字和出生地,末了还补充了一句“我的梦想是成为姐姐那样厉害的龙骑士!”

    身为龙的格瑞听到这句话又仔细瞧了瞧他那还处于成长期的身体,淡淡的问道:“你认为你能够驯服一条龙吗?”

    “当然可以,我一路上也学了很多东西的!”金说到这里就兴奋了起来,他手脚并用的爬到了格瑞冰棱一样坚硬的背脊上,然后小心翼翼的挪到了格瑞的头上,抱着他的龙角开始夸夸其谈他的寻龙之旅。

    他给格瑞讲了许多东西,从他刚离开村落差点被坏人骗走开始,讲到了他在野外打史莱姆时遇到的那个新人召唤师紫堂幻和他可爱的三只召唤兽,还洋洋得意的告诉他自己看到了一场骑士对海盗的惊天大战……他的活力好像永远也用不完,不管是有趣的事情还是危险的事情,金全部都笑着讲述给格瑞听,就像太阳一样无时无刻不散发着光与热。

    金终于把自己想说的话讲完了,他摊在格瑞的头上,接着想到了什么又翻身起来跑到了头颅的边缘,金攀着鳞甲把头向下探去。

    “什么嘛!你居然睡着了!”金不满的叫了起来,这时那被鳞片遮住的眼睛突然睁开,金吓得差点从头上掉了下去。

    格瑞在那瞬间将头偏了偏让他保持住了平衡,他紫色的眼睛依旧像水晶一样闪耀,只是里面没有任何情感的波动。

    “我听着的,只是你的说明太长了,我闭着眼睛休息一会。”格瑞平静的回答了金的质问,而金听到他这么说又笑着抓住他的龙角在他头上绕着圈圈。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你有名字吗银龙先生?”金玩到一半突然想起来只有自己单方面告知了个人信息,而对自己身下这头巨龙的了解还是一片空白。

    “……我叫格瑞。”格瑞沉默了一会向他告知了自己的名字,就在他说完话的那瞬间他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将名字告诉一个以后不会再见面的人类呢?

    “哦,格瑞啊,很帅气的名字啊!”金笑着将这个名字念出来,接着像是孩子发现了什么新玩具一样,他一遍又一遍的念着格瑞这个名字。

    格瑞听到他清亮的少年音不停念着自己的名字,心脏跳动莫名的有些的加速。他轻咳了一下用毫无起伏的声线问道:“你一直念我的名字做什么?”

    “嘿嘿,”金咧开嘴笑了几声,“我很喜欢格瑞的你的名字啊,听上去真是超级帅气的!格瑞,你要不要成为我的龙啊?”

    这突然转换的话题中间毫无铺垫,就算是格瑞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诧异。

    “为什么这么问?”格瑞是知道龙骑士的,这种依靠暴力手段强行将龙族驭使的人他最为厌恶。可金问话的语气就像是友好的问别人要不要成为自己的朋友,他实在无法冷下声音来质问他。

    “因为我想成为龙骑士嘛,要成为龙骑士就得有属于自己的龙。”金用手撑着脑袋躺在格瑞的头上,眼睛看向被水晶花丛给遮盖住的山洞顶端,“本来我的目标是南部的那头火龙的,可是我现在觉得我跟你很合得来啊,干脆我们成为搭档吧!”

    格瑞听到这么直接的回答也是服气了他的毫无城府,但他最在意的还是金所说的“搭档”一词。

    “你说我们可以成为搭档?”格瑞没记错的话搭档是双方平等的关系,可龙骑士从来只会将龙当做坐骑和武器,哪里来的搭档一说呢?

    “对啊,搭档!我本来以为龙都是童话里那样又凶恶又恐怖,会侵略人类抢走公主的那种。所以我一开始就想跟龙打一架让他听话,可格瑞你不一样,你又冷静又温柔,我觉得我们可以成为好朋友,然后就可以一起闯荡世界了!”金的话语传到格瑞的耳中,他实在不知该说这孩子是太过天真还是太过愚蠢了。

    “我并不温柔,而且我也不想和你成为朋友。”格瑞依旧用毫无起伏的语气作出回答,他知道金迟早都会离开自己的,还是一开始就拒绝他比较好吧。

    “怎么会,如果你不温柔的话,怎么会把我放在你的旁边让我没有被冻死呢?”金听了他的话也毫不气馁,“格瑞,我们会成为朋友的。对了,我给你看看我的厉害吧!”金说着三两下从格瑞头上跳到地面,接着从自己的行囊中拿出了一柄长剑。

    长剑外表朴素而简单,完全就是出自普通锻造师之手。金双手握着剑柄向一块水晶砍去,一群箭头一样的能量随着他剑锋的移动包裹着剑身撞上了水晶,在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响起后,水晶被砍出一个巨大的缺口。

    “嘿嘿怎么样?我很厉害吧?”金用单手执剑转过身有些得意的问道,可他望向原处没有看见那头银龙,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银发的男生站在了那里。

    金惊讶的张大了嘴却说不出话来,男生一步步走向他,最终站在他的面前,紫色的眼睛里流转着意味不明的情绪。

    “你还太嫩了。”他这么对金说道,金这才反应过来,他夸张的围着男生绕着圈跑,一边跑一边惊叫“格瑞格瑞是你吗格瑞!哇你居然还能变成人,这也太厉害了!”

    格瑞伸手抓住他的手臂停下了他的动作,他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接着对金说道;“金,我是因为看到你也是使用刀剑作为武器才幻成人型的,你的能力可塑性很强,但现在还太弱了。”

    说着格瑞放开了金的手臂远离了他几步,他的手在半空中做出握着的姿势,虚空中赫然出现一把绿色的大刀在他的手中。

    他单手拿刀向身旁一块足有几个人高的水晶劈去,干净利落而毫不拖泥带水,刀刃上锋芒一闪,接着水晶被整齐的拦腰斩断,上半部分落在地上的巨大响动回荡山洞中。

    “哇,格瑞,你,你真是太厉害了!不仅是一条龙,连人类形态都这么无敌啊!”金的眼睛里闪烁着崇拜的星星,他拿着自己的剑跑到格瑞身边,一只手抓着格瑞的胳膊央求道:“格瑞你教教我刚才那招嘛,我也想像你一样厉害!”

    格瑞用刀隔开了他们过于亲密的距离,将头别向一边有些别扭的说道;“我只是让你知道你的力量有多弱小,并不代表我要教你。”

    “不要嘛格瑞,你教教我好不好?我保证我会努力学的,我作为你的搭档不会拖你后腿的!”金委屈巴巴的看着他,格瑞用手将他的脸遮住沉默了一会后还是妥协了,他降低了几分音量轻声说:“……要我教你也可以,但你必须要认真学。”

    “格瑞我就知道你最好了!”金欢呼了一声开心的抱住了格瑞,格瑞的身体顿时就变得僵硬了起来。这份僵硬并未持续多久,格瑞向后退了几步离开了他的拥抱。

    “别突然跟我这么亲密接触……”格瑞抿了抿唇看向依旧挂着灿烂笑容的金,他握紧刀柄想让自己注意力集中在武器上,可刚才那个拥抱带来的冲击正如惊涛骇浪一样击打着他那颗多少年没有如此快速跳动过的心脏。

    他从有意识起就是形影单只,遇到过的人类全都是觑觎他力量的贪婪之徒,这是他第一次与人类相处这么久。也是第一次,他知道了与其他人接触的感觉,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很温暖的感觉。

    像是融化冰层的暖阳,又像是冬天里燃烧着柴火的烤炉,但无论什么都比不上那个拥抱那样炽热,比不上金一直以来散发出的光与热。他承认自己那被冰层覆盖的心被这样的温暖给融化出了一个缺口,一种莫名的情愫沿着缺口缓缓蔓延。

    格瑞想,或许金真的可以成为自己的搭档。

    

    

    偌大的水晶洞穴里烟雾弥漫,烟尘中隐隐有刀光剑影飞快的闪烁着,烟雾逐渐散去,在响起一声巨大的金属碰撞音后光影终于停下,两个人影对立而站。

    “格瑞你果然很厉害!我不管怎么都赢不了你。”金擦了擦有些狼狈的脸由衷的向格瑞表达着自己的钦佩。

    “你进步很快,已经能和我打平手了。”格瑞比起自己,更惊讶于金的学习速度,他教金不过短短几个月,金的水平已经从一般突飞猛进到很强的地步了。

    “嘿嘿是吗?我也很惊讶我学习剑术居然能这么认真呢,”金将剑收了回去摸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不过感觉我已经学了挺久了,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去呢格瑞?我想带你去见识外面的世界啊,外面的世界真的非常美好的!”

    “那就今天吧。”格瑞也收了武器淡淡回应道。

    “是吗,还是不能出去啊……等等,你说,你说今天?”金都习惯听到格瑞的拒绝了,结果这次格瑞的肯定回答反而让他没有反应过来。

    “你是说,今天我们就可以离开洞穴去外面了吗?”金眼睛一闪一闪的看着他,格瑞尽量不去看他点了点头,“你的实力至少能够自保了,那就可以出去了。”

    “好耶!格瑞我爱你!”金说着就向格瑞抱了过来,格瑞早有预料的闪到了一边,同时不忘提醒他,“爱这个字不要随便说。”

    可不知为什么,他听到这个字后产生的第一种情绪,是莫名的欣喜。

    今天是雪山上难得的好天气,瓦蓝的天空衬的银装素裹的雪山更多了一份圣洁。连一只飞鸟都没有的天幕上,一头银色的巨龙拍打着翅膀疾驰着。

    “哇——好刺激啊格瑞——”金紧紧抓住格瑞的龙角站在他头上,他的话尾拖得老长。

    “飞行过程中就不要讲话了。”要不是正在极速飞行格瑞真想打一下金的脑袋,这么快的速度还大张着嘴讲话的也只有他一个了吧。

    金听话的闭上了嘴,但他还是兴奋的不得了。自己终于成为了真正的龙骑士,而且自己的龙不仅能成为起到坐骑和武器的作用,最重要的是,他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兼剑术老师,是任何其他的龙都无法代替的。

    他计划先回登格鲁村一趟,先向家人报个平安顺便也让那些以前瞧不起自己的人对自己刮目相看——哼哼,我就说我一定能成为龙骑士的!

    银龙向着目的地快速地飞行着。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不可思议的魔法,其中一种就是能使施法者看到极大范围内的一切事物。金站在龙背上这一幕被某个人用魔法观测到了,接着他成为龙骑士的传言便在王国传的沸沸扬扬。

    王国的国王是一位肆意残暴的君主,他作为国王什么荣华富贵都享受到腻了的程度,可他一直有一个愿望没有得到满足——拥有一头真正的龙。

    他曾多次派遣宫廷骑士去巨龙出没的地方为自己抓一头龙回来,可每次派去的骑士要么就是全军覆没要么就是只有寥寥数人侥幸逃回。龙不是一般骑士能够对抗的生物,至于降服那就更如同天方夜谭一样了。

    正是因为如此,龙骑士在整个大陆都是被所有人瞻仰尊敬的对象。拥有一名龙骑士的国家其余国家绝对是不敢轻易招惹的,一头龙会带来多少兵力损失呢?那只能用不可计数来回答。

    按理来说,王国多了一名龙骑士是绝对的好事,可暴君并不这么想。他想要的只有龙而并非龙骑士,“骑士”那个位置应该给他自己留着。

    可如果直接与龙骑士开战,王国必将损失惨重。

    “明明就只是登格鲁矿区的一个乡下小子,居然驯服了一头龙?我看他们登格鲁区的税收怕是还嫌不够高了!”国王烦躁的在奢华而空旷的王宫大殿里踱步,想着那头银龙上站着的金发少年是越想越不爽。

    “国王陛下,您不必为了一个不值一提的小角色发怒。”分辨不出性别的阴沉声音从大殿正门处传来,带着谄媚意味的话语在大理石的墙壁上回荡出异样的诡异与空灵感。

    “巫师你总算来了,”国王见到救星一般拖着他厚重的披风走下王座,“你一定有办法帮我将那条龙弄到手。”

    “这是当然的,我永远为陛下效劳。”黑袍巫师向国王欠了欠身,隐藏在袍子里的脸上勾起阴冷的笑。

    

    

    回到家乡后金彻底成为了村里所有人的崇拜对象,看着那头在阳光下熠熠发光的银龙,再看向站在龙身旁笑容更甚于阳光的金,登格鲁村里所有人都挤在并不大的广场上惊呼惊叹着。

    “天哪,金……你去了这么久我们还以为你和你姐姐一样不会回来了……你居然真的驯服了一头龙!”以前嘲笑过他的少年们都冲到了人群的最前端,他们又想凑近些看那只存在于传说和童话中的龙,又顾虑着以前对金的恶劣态度而畏手畏脚。

    “哈哈我就说我一定会做到的!”金双手叉腰享受着大家对他的敬佩和称赞,“你们想要看格瑞的话可以近一些的嘛,格瑞他绝对不会随便攻击你们的,不过你们千万不准碰他,那是我的特权哦!”

    格瑞在心底白了他一眼,他对这些人类的靠近倒也没有什么反感,他能感觉到他们对自己都是抱着敬畏惊奇的态度,并没有恶意。

    只是,刚才金那番话中的最后一句,格瑞不知为什么一直在脑海中回放。

    就在金跟家人朋友叙旧的时候,天空中一只闪耀着金光的鸽子飞快的向下俯冲,将一封信放在了金的手上便飞走了。

    金看着手上突然多出来的信还有些不知所措,人群中不知是谁说了一声“信封上的印泥印的皇室勋章啊!”

    人群更加沸腾了起来。这个位于王国边陲地带的小村一向靠出产矿石为生,而矿工在任何国家都是地位低下的,在这个暴君统治的王国下自然也不例外,这里的人们最多只能通过书本和旅人的描述来描摹出一个被珠宝玉石环绕着的皇室的模糊形象,看到有关皇室的事物,这还是第一次。

     金对皇室寄来的信件也是极为好奇的,他舔了舔嘴唇,小心翼翼的将信封打开,将里面上好的羊皮纸取了出来。

    繁复古典的花体字整齐的排列在纸上,整封信像是一件无与伦比的艺术品。金从那满是高端修辞和华丽辞藻堆砌出的字里行间里艰难的提取出了自己想知道的信息。整封信大意就是国王为王国出了第一位龙骑士感到荣幸和高兴,希望金能在明天中午去王城参加他所举办的宴会,并且在那时封金为宫廷的龙骑士。

    金拿着信纸的手都有些颤抖,心脏以快要跳出胸口的频率运作着,他半天也没能说出话来。

    周围的村民都看出来这时他需要冷静一下于是渐渐散开了,广场上只剩下他和格瑞。

    “……格瑞,格瑞!格瑞你看到了吗!我唔……”金终于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他一个转身就准备往格瑞那边跑,结果兴奋的话还未完全说出口就被一只手给堵在了喉咙里。

    银发的少年一只手捂着他的嘴,脸上是无奈的神色。

    “我知道你有多兴奋了金,不用一直叫我的名字。”他放开了手微微低下头看着这个喜形于色的少年,他的天蓝色双眸此刻发亮的不行。

    “我就是太激动了……格瑞,我真的特别高兴,我从小的梦想就是成为真正的龙骑士,明天我的梦想就要实现了,我……”金深呼吸了几下试图平缓的说话,但说到最后声线颤抖了起来,带着些许哽咽。

    “你为什么这么想成为龙骑士?”格瑞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安抚着他的情绪。

    “从小我的姐姐就告诉我她以后会去讨伐西边的恶龙,然后成为龙骑士回来……从那时起我就想要像姐姐那样成为厉害的龙骑士了,之后姐姐一去不回,但我相信她一定是成为了龙骑士有什么原因才不能回来……所以我更想成为龙骑士了,我想有强大的实力,这样就能去找她了。”金握紧了拳头,有些鼻音的少年音里充斥着倔强和坚决。

    正准备回应些什么的格瑞还没来得及开口,却听到金顿了一下继续说道:“除了这些,还有就是你,格瑞。我想成为龙骑士,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一起去大陆冒险!”

    金将之前低下去的头抬起来直视着格瑞,格瑞没料到他会突然说出这些话而一时愣在了原地。

    “咦,格瑞,你的脸是不是变唔唔——”金马上要说出口的“红”字被格瑞故技重施的扼杀在了发声处,格瑞偏过头不去看他,多了些起伏的语气却暴露了他动摇的内心,“金,这种话别随便说出来。”

    金费好大力气才让自己的嘴巴远离了格瑞的手,他有些委屈的说道:“可是,格瑞不是我的搭档吗?我们难道以后不能一直在一起吗?”

    格瑞最难以抵抗的就是金撒娇般的语气,他轻叹了口气,走上前拍了下金的脑袋,在金揉着脑袋用控诉的眼神看向他时格瑞扯动嘴角露出一个小到几乎难以察觉的微笑。

    “金,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会有后续但真不知是多久的tbc


·还是希望有人和我讨论讨论剧情啊(本来就没啥剧情好吗

·这组真纯,写的我少女心都要出来了(并没有那种东西好吗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抱拳抱拳

全文链接
 
 
 
评论(11)
 
 
热度(56)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