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清醒一点!蚂蚁竞走十年了!
 

【瑞嘉】老师,我要告你侵犯未成年人!(1)

·从题目就可以看出这篇文是有多么的傻逼,脑洞产物,自我爽文

·题目说的在本文中并不会出现!要真这样格瑞就得先蹲个几年再说(。

·全文概括一下就是:19岁贫苦大学生家教和15岁跳级读高三的小天才之间的充满着牛奶味和高热量食品味的爱情长跑(别信

·ooc?存在的.jpg



    今天是个好日子。

    久雨初晴的暖和天气让人一扫往日的阴霾,微风轻柔的抚过脸颊,平常左等右等的公交车在走到站台时准时到达,走上车上面居然刚好空出一个座位。

    最重要的是,家教的申请通过了。

    就算是无时无刻不将情绪完美收敛的万年冰山脸格瑞,此刻坐在公交车上也不禁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作为父母在幼年双亡的孤儿,格瑞倔强的不要任何人帮助,硬是凭借自己过人的才能将自己拉扯到了19岁。现在他是闻名全国的A大的大二学生,为了多挣点外快他便想到了当高中生家教这一条生财之道。

    高中生比初中生更成熟教的也更能省力,而且那些高中知识大多数自己还记忆犹新,趁着暑假的时候去做这样一个兼职,既挣到了钱也算是在赚钱的同时达到了学习的目的。

    完美的计划,而现在这个计划马上就要成为现实了。

    他在网上找到一个需要教授高三学生数学的家教工作后便把自己的简历发了过去,想不到不过半个小时对方就回话说同意他的申请让他下午直接可以去授课。

    这家人住的离A大不远,公交车四站就能到达他们小区门口,而且这家人给的酬劳实在是不菲:每天下午从三点教到五点,一小时500元。

    现在这1000元就好像已经打在卡上了。

    格瑞一脸古井不波,内心却心潮澎湃。毕竟是从小节俭到大的穷人家孩子——虽然这家人里就剩他一个活着的,现在一条熠熠生辉的发财路他向前一步就能踏上,他的心脏怎么可能还能保持正常的频率跳动呢。

    下了车后依照着那家人给的地址找到了他们的住所,格瑞望着眼前一砖一瓦都透露着低调与奢华的独栋小别墅,内心的激动和辛酸交织着勒得胸口呼吸都有些急促。

    按响门铃后格瑞背着单肩包安静的站在门口,几秒种后大门被打开,一位年轻的女士站在门后望着他。

    “是格瑞老师吧,快请进。”女士上下打量他几眼后笑着将他迎进家门,在换拖鞋的时候她跟格瑞搭话。

    “没想到老师这么年轻,长的也这么好看,”女士对他笑眯眯,“真是年轻有为一表人才啊。”

    “您过奖了。”格瑞对她笑了笑,“请问您的儿子是在……”

    “哎呀我居然差点误了正事,”女士带他穿过偌大的客厅走上二楼,在一间挂着金色小门牌的房门前停了下来,“这里就是我儿子嘉德罗斯的房间,他现在正在房间里等着你呢。”

    说完女士走上前轻敲房门,“嘉德罗斯,你的家教老师来了哦。”

    房间里没有一点回应,空气突然凝滞了起来。

    格瑞不懂这局面,他将视线投向这家的女主人,结果她也是一脸无奈的表情,“真是抱歉,我家孩子不喜欢和老师接触……不过没事,你直接进去就行,他只是稍微对老师有点抵触心理而已,但绝对是一个乖巧懂事的好孩子。”

    格瑞点头作为回应,他走到房门前敲了两下后按下把手就将门打开走了进去。

    迎接他的是一个挟风来袭的沙袋。

    格瑞侧身躲开,接着他就听到沙袋撞击在门上的沉闷声音。

    他将这间巨大却又杂乱的男生房环顾了一遍,接着视线停留在自己正对面抱着双臂一脸敌意盯着自己的男生身上。

    格瑞突然想出去了,他觉得自己的1000元要化为泡影了。

    不是说教高三的学生吗?面前这个看上去差不多小学生顶天了初一生的男生是怎么回事?我要教的人的弟弟?

    他还没开口询问,对方却先打破了沉默,“渣渣,你看什么看?我跳级跳到高三的,怎么不服啊?”

    还有些稚嫩的嗓音透过围巾闷闷的回响在空气中,说话的语气却是傲慢狂妄到没边。

    格瑞沉默着注视了他几秒后在心底轻叹口气向前走了一步。

    “我是格瑞,从今天开始要担任你的数学家教。对于我有这样一个聪慧过人的学生我感到十分的荣幸,嘉德罗斯同学,希望我们以后能友好相处。”

    他难得一下子说这么多话,然而这位小天才同学对他刚才一番毫无漏洞的说辞完全不感冒,他从喉咙里挤出一声不屑的哼以表达他的不满。

    “什么家教,那种东西我才不需要。”他放下抱着的手臂将右手指向了格瑞,“你从哪来的,现在就给我回哪去,别碍我眼了渣渣。”

    就算是一个小孩子指着人这样对别人说话也绝对会引起那人的愤怒,然而格瑞对他气势汹汹下达的逐客令完全没反应,他想了想后将单肩包放在了书桌上从中拿出一样东西,走向了还用手指着他的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的眉头随着他的到来皱的越来越紧,直到格瑞站在了他面前时他终于忍不住想进行下一轮言语进攻,然而还没收回去的手被格瑞一把抓住,然后他就感觉手里被塞了一盒方方正正的东西。

    “嘉德罗斯同学,这个就作为我送给你的见面礼,希望你能多喝牛奶,快快长大,心智和身体都能一块成熟。”格瑞低下身和他视线持平,紫色的瞳孔中写满了诚恳。

    嘉德罗斯望向自己那只被塞了东西的手,一个巴掌大的大脸出现在红色底子的包装盒上,那张脸正笑着看着自己。

    “再看,再看就把我喝掉!”

    无辜的旺仔睁着大大的眼睛,下面明黄色的圆体字现在看上去是那么刺眼。

    “格瑞!你给我滚出去——” 

     

·唉,脑洞复脑洞,脑洞何其多,我若写脑洞,万事成蹉跎……

·我现在最想喝的,就是那个,八升的,旺仔牛奶,不要太爽好吗!!!!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全文链接
 
 
 
评论(15)
 
 
热度(192)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