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谁带的动我,我自己都不能
 

【瑞嘉】老师,我要告你侵犯未成年人!(2)

·本章内容将会出现题目(某种意义上),而且还有熟悉的人物出场,都有私设

·并没有什么大三角,这个是only

·一时嗨起来就爆了字数……额,大家看的开心就好

·ooc之风,常伴吾身


    “凯莉,你一定要帮我。”嘉德罗斯紧紧攥着手机,仿佛那个薄屏机器是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罗斯,我当然是愿意帮你的。”凯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依旧带着一股机灵劲,“可我听你对他的描述,那个格瑞老师也没有坏到丧尽天良的程度吧。”

    “完全不止丧尽天良!简直是丧心病狂罄竹难书罪大恶极人神共愤!”嘉德罗斯倾尽他骂人的词库——尽管良好的家教让他只能吼出一堆成语,但他还是极力想突显自己被欺压的惨状。

    初次见面嘉德罗斯本来是想给新老师一个下马威,谁知道那个冰山脸对自己的冷嘲热讽一点反应都没有,在塞给自己一盒旺仔后他就坐在了书桌前的一把椅子上,还把旁边的另一把也拉开一个空位,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嘉德罗斯怎么会顺了他的心意,他平生最讨厌三种人:比他弱的、无聊至极的和愚蠢透顶的。现在这三种里格瑞就占了前两种,而且还把他当做小孩子看待,这直接让格瑞上升到他人际关系黑名单的第一位。

    所以嘉德罗斯只是对他报以冷笑,然后走到床边坐下,拿起床上的游戏机就开始玩。

    游戏机的声音被开到最大,整个房间里回荡着热血的bgm和各种武器夸张的音效声。嘉德罗斯在游戏之余抬起头瞥格瑞一眼,发现对方置若罔闻的在书桌上写着什么。

    嘉德罗斯顿时就有些不高兴,他把游戏机按得劈啪作响依旧没能转移那人的注意力,就好像嘉德罗斯在他看来就是空气,或者是负责背景音乐的人型点歌台。

    游戏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急促的脚步声。

    “你在干什么?”被降下一个八度的少年音里的愤怒毫无掩饰的刺向被问话的人,嘉德罗斯走到格瑞身边,看见他正在一张空白的A4纸上按照试卷格式写着题目。

    “你玩游戏的时候我就帮你出题,现在你不玩游戏了,那么就过来做题。”格瑞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将已经出了一半的自制试卷推到了书桌上他对着的地方。

    嘉德罗斯还没缓过来这位新老师画风清奇的授课方式,他沉思了几秒问道:“要是我一直不过来呢?”

    “继续出题直到把今天的授课内容全部出完,试卷我会留在这里,做不做是你的事。”格瑞平静的回答道。

    “你这老师也太不负责了吧!”嘉德罗斯鼓起还有些婴儿肥的脸控诉,“哪有你这种写几道题就算上课了的,你以为我会让你这么容易坑我们家钱吗!”

     “所以你要乖乖听老师的话,先坐下把这些题做了,我看看你现在对知识的掌握情况再安排对你的教学内容。”格瑞顺着他的话往下说,然后伸出手对他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我被套路了。

    这是当时嘉德罗斯脑海里唯一的想法。

    

    格瑞虽然平时沉默寡言,但教导别人时那寥寥数语却是字字珠玑,再加上嘉德罗斯本来就极其聪慧,他的家教工作简直顺利的毫无障碍。

    嘉德罗斯自己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才能和格瑞共同探讨了一个多小时的学习,当房间里的挂钟提醒到五点钟时格瑞放下笔说今天的课程结束了,他才突然有种如梦初醒的感觉。

    “嘉德罗斯同学,你的确天分很高,今天讲的都是一些比较基础的题,明天我会带一些更有难度的题来做些拓展训练。”格瑞收拾着东西对他勾起一个浅浅的微笑,然后目光移到他的床上。

    “送你的牛奶你记着早点喝,喝的太晚对身体不好。”他说完背起单肩包就要走,嘉德罗斯一下跑到他面前挡住他。

    “不对!我才不喝那种幼稚的东西!”嘉德罗斯瞪着他,“今天算你赢了……明天你不准再来!我不要什么家教!”

    格瑞了然的点点头绕过他开门,嘉德罗斯半是疑惑半是难以置信的转过头望着他,“你真的不来了?”

    “如果我的工资是你支付的话。”话音刚落,房门被关上了。

    嘉德罗斯真想马上跑出去跟格瑞打一架,然而他妈妈现在肯定在外面,这绝对不是一个发泄怒火的好时机。

    他咬着牙环顾一圈房间,最终跑到床边将那盒牛奶拿起来狠狠插进吸管大口吸了起来。

    

    那之后嘉德罗斯数次找格瑞麻烦,比如趁他不注意往被送来的两杯饮料中的一杯里扔虫子,结果最后是他喝到那杯饮料;又比如端着下午茶想装作不小心将茶点全倒到格瑞身上,然而不仅格瑞毫发无伤他还不小心把自己的头撞在了书桌角上。

    更让他惊悚的是,他的妈妈对这个年轻的大学生家教的喜爱程度跟飘红的股市一样急涨,现在已经到了想要留格瑞在家吃晚饭的程度。

    “最近罗斯的爸爸一直出差在外,家里这么大就我们两个人吃饭怪冷清的,如果方便的话你就留在我们家吃晚饭好了。”无视嘉德罗斯不住摇头的惊恐面容,贤淑的女士微笑着对格瑞发出了邀请。

    “不用了,我家教工作之后还有些事,就不多在府上打扰了。”格瑞终究顺遂他意婉拒了这份邀请,但现在的局面已经完全不容乐观了。

    “你是我最后的希望了凯莉,”嘉德罗斯烦躁的咬着手指甲,“我对这个冰山扑克脸实在没招了,只有你能帮我。”

    能得称霸全年级的“魔王”嘉德罗斯如此器重的人物定不会是泛泛之辈,作为与嘉德罗斯齐名的“魔女”,凯莉古灵精怪的点子比他只会有多无少。

    “恩,这个人的确很难办的样子……”凯莉嘴里似乎含着棒棒糖,说出来的音节有些含糊不清,“啊我想到了,这招绝对可以治他!”

    “什么什么?”嘉德罗斯看到了希望之光,“他不是已经成年了吗?那你只要发挥你未成年的优势就行啦~”满肚子坏水的魔女在电话那头笑嘻嘻。

    

    “格瑞,听说你最近去当家教啦。”在去授课的路上格瑞接到了发小金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洋溢着无尽的活力,“最近我也在找打工的地方所以都没什么时间跟你联系,你都教了四天了才知道真是抱歉!”

    “没事,金你找到工作了吗?”“找到啦!是快递员哦,今天是我的第一天上班呢!”金提到他的工作声音又上扬了几分。

    “对啦格瑞,你教的学生是怎样的人啊?”格瑞思索了几秒后回答道:“天资聪颖,思维活跃,独立自主,卓尔不群。”

    “哇,听上去超厉害啊——啊我要去工作啦格瑞,回见!”格瑞放下被挂断的电话望着车窗外移动的景色,在心底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自己教的是个高智商低情商外表小学生内心学龄前儿童的小鬼这件事怎么能完全如实告知呢。

    

    今天的学习旅程也是一如既往的顺利,甚至有些太过顺利了——今天的嘉德罗斯连格瑞的一个麻烦都没找。

    快到四点半时嘉德罗斯停下写题的笔抬起头望着格瑞,金色的眼睛里像是有星星在闪烁,“格瑞,我做题做累了,我们去客厅休息一下好不好。”

    格瑞想着他今天的确表现很好,于是点点头和他一起出了房门走到客厅。

    今天嘉德罗斯的妈妈恰好不在家,现在整栋别墅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嘉德罗斯一下瘫在了柔软的沙发里,格瑞也一起坐到了沙发上,他侧过头看着嘉德罗斯提醒道:“把你的衣服理一下,你的腰都露出来了。”

    嘉德罗斯今天穿着一件领口开到锁骨以下的宽大衬衫,他听到格瑞的话后坐了起来对他用神秘的语气说道:“格瑞,你把眼睛闭上,我给你一个惊喜。”

    肯定又是些孩子气的恶作剧,格瑞对他的想法心知肚明,但他今天心情的确不错,再加上那些恶作剧也不会造成什么大的危害。他听从嘉德罗斯的话将眼睛闭上。

    一片沉寂的黑暗几秒钟后便被打破,毫无预兆与另一具身体亲密接触让格瑞惊的瞬间睁开了眼睛,然而他那一刻毫无准备而对方扑过来的力气又实在很大——结果就是两个人一起摔倒了地面上。

    沙发并不高,格瑞晃了一下神后思维就回归了清醒,然而当他看清眼前这幅画面时,他觉得还不如把脑子摔坏算了。

    他现在正跪在地上用双手撑着地板保持平衡,而嘉德罗斯现在整个人处在他的身下,宽松的衬衫被之前的动作将纽扣都扯开了,按现在这个状况来说只能起到增加情趣的作用——少年还处于成长期的身体青涩而稚嫩,白皙的皮肤隐隐泛着粉红,锁骨勾出两道优美而轻巧的弧线,纤细的脖颈之上,那双似乎含情脉脉的灿金眸子正眨也不眨的盯着他。

    格瑞第一次觉得事情超出了他的预料,平常任何事他都能按照规划进行的有条不紊,然而现在这局面让他那堪比智能电脑的大脑发出了“error”的警报。

    嘉德罗斯勾起一抹笑,他嘴角的虎牙随着这个笑容展露出来,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老师,我要告你侵犯未成年人。”

    这是这几天来嘉德罗斯第一次称呼他为老师,然而这个正常的称呼在这种情况下被说出,那就只能再为现在这气氛平添一份过激与背德之感。

    格瑞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想马上起身,两只手却被嘉德罗斯牢牢抓着,这让他又不敢太用力挣脱怕不小心伤到嘉德罗斯。

    更令格瑞难以置信的是他听到有脚步声在大门边响起,而这时嘉德罗斯却扯开嗓子叫了起来。

    “爸,爸!我的家教老师对我意图不轨!”

    嘉德罗斯出差已久的爸爸预订会在今天四点半回家,嘉德罗斯早早将大门打开,为的就是让他爸一进门来个人赃并获。

    哼哼,你把我妈的眼睛给蒙蔽了,可我爸要是看到现在这幅场景,绝对会跟你拼命!到时候哼哼哼哼……

    嘉德罗斯脸上已经扬起了胜利的微笑,而他也的确达到了目的。

    这间别墅的客厅通达度实在太高,脚步声的主人一进门便能看到他们俩现在的姿势,格瑞已经来不及改变现状了。

    然后两人就看见了一个人走进了客厅。

    

    莫名其妙喜当爹的金抱着一个大纸箱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这幕非礼勿视的场景,他有些尴尬的将头低下,然而混乱的思绪在他看到抱着的纸箱上的快递logo后就被一扫而空。

    这是我成为快递员的第一次送货行动!就算眼前疑似是同性师生恋过激背德的劲爆香艳画面,就算其中一个主角还是我的发小——这些都不能阻挡我送快递的决心,都不能比我的职业操守更重要!

    金猛地抬起头,突然犀利起来的目光射向两人,居然让现在体位微妙的两人同时生出一种被捉奸在床,不,在地的羞耻感与愧疚感。

    然后清朗的少年音结结巴巴却又清晰无比的传到他们耳中。 

    “那个,儿,儿子,你的快递到了,请签收……” 

     

·因临时有事而没有按原本预定时间回家的嘉德罗斯爸爸:人群当中,我的头上为什么是绿的呢?【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jpg】

·这个文最初的脑洞就是这个,后续还有,不过要等(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全文链接
 
 
 
评论(25)
 
 
热度(231)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