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清醒一点!蚂蚁竞走十年了!
 

【雷安】随机交换(fin)

·原著向,大赛私设有

·听说雷安入cp榜第20名啦,真是可喜可贺,正好有脑洞,那么我就随便捣鼓一个玩意作为贺文(你

·ooc和我肩并肩

    1

    第一次是武器。 

    雷狮望着自己手中荧荧发光的一蓝一金的双剑陷入了沉默。

    一旁的佩利将头凑过来,“哇,老大,你的武器怎么变成那个安迷修的双剑啦!”

    “蠢狗,这么诡异的事老大怎么会知道。”帕洛斯一只手摩挲着下巴对他嘲讽的嗤笑一声,引得后者狂躁的对他怒目而视。

    “大哥,”卡·海盗团唯一的良心·米尔站到雷狮身边仔细观察着那两柄荧亮的长剑,“你一召唤自己的元力技能就出现了这两把剑……看来现在你的元力技能变成了安迷修的,但我们现在没办法联系到安迷修……” 

    雷狮右手甩了个剑花,剑身在空气中延伸出一道逐渐变淡的蓝光,他将视线从剑上移开,抬起头望着他的团员兼队员们。

    “无所谓,就算元力技能变了,狮子依旧是狮子,”他脸上勾起一抹狂妄而肆意的笑,“剑这种东西我又不是不会使,我学习剑术的时候,安迷修还赖在他妈妈怀里撒娇呢。”

    “老大说的好!”佩利被他这番话给点燃了斗志与战意,“我们现在就去讨伐高级怪物吧!”

    “不过老大,你学习的剑法应该是是单手剑吧?这里有两把剑,你要用哪一把啊?”帕洛斯突然提出一个犀利的问题,这个问题让雷狮再次将目光投向了左右手的武器。

    “我想了想,今天上午我们去赤焰山狩猎时就带冷流刀,下午去寒冰湖狩猎时就带热流刀去……大哥觉得怎么样?”卡米尔沉吟一下后说出自己的策略。

    “不错,安迷修这武器也就这么点用了。”雷狮轻笑一声,接着就想把金色的热流刀给收回去,然而他失败了。

    热流刀固执的在雷狮手里不肯消失,金色的光芒似乎比之前更盛,像是在控诉着不满。

    这下就很尴尬了,四个人的视线一齐望向雷狮手中的双剑。

    “……不消失也没事,我把它放在我们现在的根据地里,只带一把刀走不就行了。”雷狮沉默了一秒后脸上又恢复了之前恣意的笑容,他把热流刀扔在桌子上就向前走,海盗团员们紧跟在他身后。

    就算是佩利也知道现在说话下场一定会很惨——雷狮那把巨大的雷神之锤哪怕仅仅是扛在肩上也带着震撼天地的宏大气势,现在大锤变成了一柄细长的剑,不仅不能顺手扛在肩上不说,只谈视觉效果这冷流刀的威慑力与雷神之锤也是完全不能相提并论的。

    三个人就看着雷狮紧紧攥着冷流刀在前面走着,带着手套的右手青筋暴起,周身的气压低到无下限。

    离开根据地大概一百米的位置,四个人都停下了脚步,像是感应到什么一样转过头。

    一道金色光芒带着势不可挡的凌厉气势向他们袭来,走在后面的三人纹丝不动,因为它的目标并不是他们。

    雷狮侧过头对这突然袭击报以不屑的冷笑,他将拿着武器的手轻轻一抬。

    然后热流刀就啪的一声打到他的额头上——以横着刀身的方式。

    一时间忘了武器不再是雷神之锤还想用雷电将攻击打退的雷狮:“……”

    看着热流刀毫无阻拦的贴在了雷狮额头上的海盗团众人:“……”

    “……那啥,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不过我好像闻到了烤肉的味道……”嗅觉最为灵敏的佩利悄悄凑到另外两人身边用气音说道。

    “恩,看来安迷修的双刀必须要配套使用才行……”海盗团的军师记下了敌方信息,然后他拉了拉帽檐将脸藏得更深,“大哥身体力行为我们取得了情报,我们应该……对他报以感谢和尊敬。”

    是该好好的尊敬,三个人看向雷狮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无法言说的崇敬与钦佩。

    

    安迷修觉得今天真是一个好日子,蓝天白云阳光明媚,虽然没有鸟语花香,但这并不影响他愉悦的心情。

    今天也要在骑士的道路上践行下去。他这样想着,正走到一处郁郁葱葱的丛林时却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怪物的吼声和女孩惊恐的叫声。

    安迷修的心登时就加快了跳动速度,他迅速向着声源地奔去,不多时便看到一处空地上一只体型巨大面相凶恶的类似黑豹的怪物张着血盆大口,它的面前是一个瘫坐在地不住发抖的娇小女生。

    怪物低下头对女孩大吼一声,尖利的兽齿上涎液不住的往下滴,金色的兽瞳竖成了一条线。

    女孩无助的哀求着,正当怪物将要把她吞吃下肚之际,一个人影强硬的插入两者之间打断了怪物接下来的动作。

    “美丽的小姐,请不用害怕。”安迷修背对着她侧过头露出一个微笑,“我将会讨伐这只怪物,这是我身为‘最后的骑士’义不容辞的责任!”

    说到后半句安迷修的声音提高了几分,同时他将头转了回去,青色的眸子如翻涌不停的碧绿湖水,又似被狂风席卷的森林——这双眼睛此刻燃烧着灼人的战意。

    怪物被他强大的气势吓得后退一步,野兽的直觉告诉它面前这个人类并不好惹。

    然而现在想要脱离战场已经为时过晚,安迷修重心放低,拉开两只手做出持剑的姿态,手边闪耀着的元力瞬间凝聚成形,他将手一收紧紧握住了武器。

    ——虽然仅仅只有右手,左手则尴尬的握住了空气。

    安迷修在惊疑之际身体忽然向右边一个踉跄,还好他实力强大底盘够稳,否则他就要在一人一兽的注视下上演一出平地摔了。

    他望向比平常沉重不少的右手,视野顿时就被一柄比自己武器大很多的白色锤子给完全占据。

    “……”安迷修一脸懵逼,他抬手挥了挥锤子,一阵电流自锤身扩散向四周,噼里啪啦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撼动地面的响声从身前传来,安迷修抬起头望向前面,只看见怪物落荒而逃的背影。

    我没想用这个攻击你……他在心里为自己辩解道,接着他突然想到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怪物,而是身后那位受惊的小姐。

    安迷修拿着锤子一个转身,就和那位有着粉色眸子的女生目光相接。

    女生正一只手握着匕首保持着攻击姿态,然而整个人都是呆若木鸡的状态。

    本来想在安迷修跟怪物对打时趁机杀了他夺取大量积分却被他手里的锤子给震惊到呆滞在原地的女生:“……”

    本来想英雄救美顺便借此邂逅一位美丽小姐但因突发事态茫然不已便想着至少先安抚一下女生情绪而转过身的安迷修:“……”

    一阵风吹过,地上的树叶被风携卷着飞向远方。

    

    2

    第二次是鞋子。

    睁眼醒来,雷狮感觉额头依旧隐隐作痛,尽管那上面已经贴了消炎止痛的治疗贴片,但他还是厌恶的皱了皱眉。

    他一下坐了起来,将额头上的药贴拿下看也不看的扔向了地面。

    他右手在空中一握,熟悉的雷神之锤被他牢牢抓在手中。

    “只有一天吗……”他又将武器化为数据消散,目光阴沉的低喃着。

    “最好不要让我在这几天碰到安迷修,否则……”他冷哼一声扯开被子就要下床,后半句话却随着他的动作突兀的戛然而止。

    他坐在床沿上,看着床下自己双脚正对着的地方摆放着一双熟悉的鞋子。

    赤红色的鞋身很是夺目,比鞋的颜色更吸引人的是鞋背表面那两个·ω·型的颜文字。

    雷狮从不畏惧任何事,他敢于背离束缚自己的皇室,敢于挑战大赛第一的嘉德罗斯。他是撕裂天地的狮子,会将一切阻碍他的事物破坏殆尽,会将一切想要得到的事物通过任何手段握在手中。

    然而现在他退缩了,他的脚犹豫着不敢伸进这双鞋里。

    他把房间扫视完了都没看到自己的鞋子,他死瞪着鞋子上的颜文字,越瞪越觉得那个w型的笑容充满了嘲讽。

    “大哥,你怎么还没出来……”卡米尔和其余两人都开始吃早饭了也不见雷狮从他的房间出来,卡米尔带着疑惑敲门进了雷狮的房间,一进去就感受到空气中充斥着爆裂的电流。

    再一转头,雷狮正站在床上高举着被狂雷缠绕的雷神之锤,眼看就要向地上一双鞋子砸去。

    就算是头脑运转飞快的卡米尔在看到这个情景也不禁愣了一秒,但下一秒他就反应过来并且出声制止雷狮的下一步动作,“大哥,等一下!”

    雷狮马上就要砸下去的锤子因这句话而停了下来,他望向向他跑来的卡米尔,语气有些阴沉,“卡米尔,怎么了?”

    “大哥,这是安迷修的鞋,怎么会在你这?”卡米尔验证了他刚才在门边看到的景象,但这个事实反而让他更加疑惑了。

    “我一醒来这双鞋就在我的鞋原来的位置,”他居高临下的望着鞋子,紫色的瞳孔射出尖锐的目光,“昨天武器变成安迷修的已经很烦了,现在我的鞋子居然也变成他的了……呵,我不知道谁在捣鬼,但我一定要让安迷修付出代价。”

    说着他手中的锤子雷电聚集的又浓厚几分,杀意都快化成可见的实体一样狠厉的刺向鞋子。

    要是鞋子有生命的话,估计表情已经从·ω·变成了 (°□°;)。

    “等等大哥,你不要冲动。”卡米尔再次开口劝阻,这时门外的帕洛斯和佩利也进了房间,两人看到这个场面也是一愣。

    “大哥的鞋子不知为什么变成了安迷修的,现在他要砸烂它们——你们快过来劝一下。”卡米尔三言两语解释了现状,两人一个秒懂一个半懂不懂的就往这边冲来。

    “我今天一定要砸烂这双丑不拉几的鞋子,你们谁都别拦我!”

    “老大你冷静点啊何必跟一双鞋子过不去!”

    “就是老大你要打直接找安迷修打啊打鞋子多没意思——”

    “大哥,你要是把鞋子砸烂了你就没鞋子穿了。”

    卡米尔的话让所有人瞬间安静了下来,雷狮也慢慢的把锤子放了下来。

    他沉默的点开身前半透明的显示屏在上面操作着什么,几分钟后他将显示屏转向床下站着的三人。

    屏幕上是商店里输入“鞋子”找到的唯一物品,一双码数一应俱全的灰色绑带运动鞋,简介写着是为参赛者在比赛中不慎将鞋子损坏或是遗失的情况所准备的应急鞋。

    这个就很强了,但是平心而论,这双鞋子实在是丑。

    三个人看看屏幕上的灰色鞋子,又低下头俯视着安迷修的红色鞋子,脑海里瞬间就将两双鞋分了个高下。

    安迷修的审美水平从未在他们心中如此高过。

    然而现在最重要的不是他们对鞋子的看法,最终选择权还是在雷狮自己的手上。

    于是他们又抬起头望着雷狮,后者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手中握着的锤子有一下没一下的闪着电流。

    “……能退能进才能成大事,”雷狮收了武器轻咳一声,“安迷修的鞋子虽然丑,但商店里的鞋又要花积分还要花时间等,我们不能为这么一件小事花费太多精力。”

    这样一段话最后总结为一句,“我就勉为其难穿着安迷修的鞋子好了。”

    当雷狮穿好鞋子站在地上时他向众人问道:“怎么样?”

    这道送命题的答案不用脑袋想都知道是什么,三个人不约而同的点点头。

    “大哥还是和以前一样帅气。”

    “鞋子虽然丑了点,但正是这样更衬托出了老大的英姿飒爽。”

    “老大比鞋子好看多了。”

    雷狮微微眯了眯眼,嘴角勾起一个轻浅的笑容,“那么,我们现在就去狩猎吧。”

    

    安迷修穿着有些不合脚的灰色运动鞋,皱着眉头走在路上眼睛时不时的看向双脚。

    他今早一起来就看见一双不属于自己的鞋子霸占了自己鞋子的位置,自己的红色颜文字鞋不知所踪。

    换掉他鞋的和昨天换掉他武器的这些东西都属于同一人——他要讨伐的恶党,雷狮。

    望着这双闪着银光的鞋子,骑士少有的陷入了犹豫与忧郁之中。

    他实在不想穿着别人的鞋子,更何况这双鞋还是自己死敌的。

    安迷修思索了一下打开了商店,结果只找到一双一看就只顾实用不顾美观的灰色备用鞋。

    他内心的天平瞬间倾向了雷狮,然而骑士的信念告诉安迷修,他不能因此向恶党低头屈服。

    穿了他的鞋子,不就证明我承认他了吗?

    安迷修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买商店里的备用鞋,那么雷狮的鞋子现在对他而言就没用了。

    他跟鞋子对视良久,叹着气弯下腰将它们好好的收在了根据地的柜子里。

    穿着难看的备用鞋艰难的走在路上,安迷修感觉心好累,自己是为什么才这么惨东西会变成雷狮的?

    突然间安迷修醒悟了什么,他想雷狮的鞋子到了自己这里,那么他穿什么呢?

    自己的鞋子在雷狮的出现后就不见了,莫非……

    他瞬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与焦躁,可偏偏这赛场这么大,他又无法联系到对方。 

    我可爱的鞋子——安迷修奔跑了起来,他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雷狮查看自己的鞋子是否还完好如初。

    开玩笑,那可是和自己一言不合就开打的雷狮啊,他还有着那么恶劣的海盗个性……我的鞋子会不会已经被他的锤子给砸扁了!

    安迷修越想越急,他跑得飞快,迎面而来的疾风掠过他的周身。

    突然间他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那是他曾帮助过的呆毛很长的姐弟,他们之前接触过雷狮海盗团,说不定会知道有关海盗团的踪迹。

    安迷修向他们跑去。

    “诶,姐,你瞧那个向我们跑过来的人。”埃米拉了拉他的姐姐向一个方向指了指,“是不是之前帮我们抵挡过雷狮海盗团的那个人啊。”

    艾比一只手平放在额头上顺着他的手指望去,“你别说好像真的是诶,那个叫啥来着——哦,没有马的骑士!”

    “人家自称是‘最后的骑士’啦……”埃米无奈的抽了抽嘴角,“不过他跑得好急啊,是有事情要找我们吗?”

    “姐也不知道,我们有啥能帮他的……”两个人将视线一齐投向马上就要跑到他们这边的安迷修,对方一脸焦急的模样看上去的确是十万火急。

    还差十步就能到姐弟俩面前,安迷修喘着气想着,在最后这几步里又提了下速。

     终于跑到了目的地,安迷修刚脱口而出“请问”两个字,下一秒他整个人就毫不犹豫的扑倒在了两人面前。

    “……姐,他鞋带掉了耶……”

    “我还没瞎呢我又不是没看到……不过说真的,这双鞋子真丑啊。”

    “其实我也这么觉得……诶诶姐你这就拉着我走了?我们不去关心他一下吗?说不定人家有事诶……”

    “走啦衰仔,真的有事怎么可能会在我们面前扑街啦,唉说起来我上次看见的骑马的白马王子我都没有再次遇到,我好想再看见他一次啊!”

    “额姐你的审美真是让我……痛痛痛不不我说你的审美特别好,那个白马王子特别帅……”

    姐弟俩的声音逐渐远去,安迷修跪坐在地上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心脏感觉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如果我有马就好了,”安迷修脑海里突然闪出这个想法,“有马的话,就算鞋子变了也没关系,反正不用自己走路。”

    我的骑士之路实在是困难重重,不仅没有马,现在连鞋子都没有了。

    

    3

    第三次是衣服。

    雷狮这次要想把身上的衣服扯下来撕成碎片三个人都不会拦着,然而这次他没法借此发泄怒火——商店里并没有衣服出售。

    他花了三分钟平息好自己的怒火,尽管他感觉血液已经沸腾的快要将血管烫破,他还尽力保持着平缓的语调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去掀了丹尼尔的老家?”

    看样子是已经把怒火从安迷修给转移到了大赛裁判长丹尼尔的身上,然而这个人比安迷修更不好对付。

    “大哥,没有这种计划。”卡米尔对他眨眨眼睛,另外两个人配合的点头。

    跟裁判长正面刚?不,不存在的,有这种想法是可以的,但实行过的人估计死的渣都不剩了。

    “这届凹凸大赛要完了,”雷狮咬牙切齿的说,“每天都要把我和安迷修其中一样东西互换是什么毛病,这个BUG也太有针对性了吧。”

    “我也一直对此表示疑惑,”卡米尔语气凝重,“但现在我们没法与大赛举办方取得联系,那么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找到安迷修,或许他会知道什么情报。”

    这个提议无疑是最为正确的,然而雷狮却烦躁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昨天穿着他的鞋子已经是我的忍耐底线了,今天居然要穿骑士道白痴的衣服出门?这垃圾审美的破衬衫我就不说了,身上缠这么多绷带他不嫌勒的慌吗?”雷狮说着扯了扯身上的绷带,对他而言稍微有些小的衣服随着他的动作将身体的曲线勾勒的清晰无比。

    其实比起绷带这衣服还有更严重的问题。

    这句话三个人都默契的没说出口,反正说出来也只会让雷狮更为恼火,现状又无法改变,多一事自然不如少一事。

    “你们说,我穿这身走出去被别人看见了他们会怎么想?”雷狮将视线从衣服转向站在对面的三人。

    “别人会怎么想我不知道,”帕洛斯勾起一个危险的笑容,瞳孔里一抹杀意闪过,这让他看上去像吐着信子的毒蛇,“不过只要一开始不让任何人看见,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对啊老大,要是有看到的家伙,只要让他永远闭嘴就好了。”佩利将双手的骨头捏的咔咔作响,他的两枚犬牙泛着森冷的银光。

    “特殊时刻,特殊对待。”卡米尔拉低了帽檐,语气毫无起伏的说出八个字。

    “那么,我们的狩猎行动要开始了。”雷狮的声音低沉下来,他勾起一个笑容,绛紫色的眼睛里闪着光芒。

    那是狮子对狩猎的渴望。

    

    “震惊!大赛第五穿大赛第四衣服背后不可告人的真相!”

    海盗团四人望着眼前半透明屏幕上硕大而刺眼的红色字体集体陷入了沉默。

    “是我的疏忽,”卡米尔沉痛的低下了头,“我没有想到安迷修居然就这样毫无顾忌的四处晃悠。”

    然而就算是低下头也掩饰不住他不住颤抖的身体——那是他在强忍着不笑出声。

    连一向最古井不波的军师都破功成了这样,另外两人抖得就更厉害了。尤其是佩利,要不是帕洛斯在捂住自己嘴的同时也捂住了他的嘴,相信佩利现在肯定都会笑的在地上打滚。

    帕洛斯在憋笑之余抬头瞥了眼雷狮,对方正抱着双臂浏览着之前那篇标题劲爆的新闻,脸上面无表情。

    帕洛斯突然就对雷狮肃然起敬了,毕竟他在看到“据知情人士透露,大赛第五安迷修很有可能被第四的雷狮包养”这句话时就马上移开了视线——再看下去他绝对会憋不住笑出声来,然而雷狮居然把这个冗长的新闻看到了最后一句,这个简直强无敌。

    “写新闻的人做的唯一有脑子的一件事就是没留下他的任何信息,”雷狮的声音里透着一股愉悦,“不过没关系,我总会找到他,然后用锤子将他的脑袋砸开花。”

    三个人为这不知名的作者默哀了一秒,好歹他还写出了这种东西逗笑了自己。

    虽然代价付出的比较惨重就是了。

    

    4

    第四次交换还没发生时,雷狮和安迷修遇见了。

    那是他们傍晚在凹凸大厅的时候,他们一行人交付完任务在大厅闲逛,接着雷狮一眼就看到了对面走来的安迷修。

    安迷修也看见了他,他的第一反应是召唤出自己的双剑,神色戒备的盯着雷狮。

    雷狮对海盗团团员们摆了摆手走向他,连武器也没有召唤。

    他走到离安迷修三步远的地方时安迷修流露出了杀气。

    “你别再靠近了,恶党。”安迷修咬着牙对他说,“这段时间我们身上的东西总是互换,这是不是你搞得鬼。”

    “安迷修,你是白痴吗?”雷狮用看智障的眼神看向他,“我这么做对我有什么好处?谁不知道你的品味烂到极点,我还想留几分形象在别人面前呢。”

    安迷修刚要说出反驳的话,雷狮却毫无预兆的上前几步靠近他,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瞬间缩短的只有不到十厘米。

    “我说,既然都把衣服换了……那么干脆你人也到我这来吧。”雷狮仗着身高优势微低着头看他,温热的气息随着他的话语打在安迷修脸上。

    “……怎么可能……”安迷修别过头不去看他,“而且说到交换,那都是公平的,怎么会是我单方面跑到你这里来……”

    他话还没说完脸颊就被雷狮托起,一个没有任何征兆的吻在他嘴唇落下。

    安迷修愣住了,再接着他就听见雷狮伏在他耳边轻笑着说道:“海盗从来只追求最极致的利益,所谓的公平我从来都没在乎过。安迷修,我现在宣布,你被单方面交换到我的手上,你没有质疑权也没有否定权。”

    “期限是,永远。” 

     

 ·别问我为啥会交换,我也不知道,问丹尼尔吧(

·其实诸君,我还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没写进去:要是把安哥和雷总的头发交换一下……【嘿嘿嘿.jpg】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全文链接
 
 
 
评论(43)
 
 
热度(339)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