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谁带的动我,我自己都不能
 

【瑞嘉】老师,我要告你侵犯未成年人!(3)

·儿童节快乐(虽然过了

·ooc,ooc

    格瑞说:“嘉德罗斯,我要走了。”

    这时刚到下课时间,嘉德罗斯还在忙着把最后一道应用题的答案给列出来,他头也没抬随口应道:“走吧走吧,最好不要再来了。”

    “我不会再来了。”

    嘉德罗斯抬起了头,他直直的望着格瑞,脸上写满了诧异。

    格瑞表情不变语气不改,就好像他刚才只是说了一句今天天气真好。

    “既然你这么不希望我做你的家教,那么我就不再出现在你眼前好了。”格瑞收拾好了单肩包将它背到了身上,“今天课程结束我会和你的妈妈说清楚,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再见,嘉德罗斯同学,祝你以后学业有成。”

    格瑞说完毫无留恋的转身抬起一只脚要往前走。

    然而他的另一只脚迈不出去。

    嘉德罗斯猛地站了起来,速度之快力道之大通过瞬间倒在地上的椅子可见一斑,他伸出手一下扯住了格瑞的衣袖,硬是将去意已决的格瑞给停在了原地。

    “等一下,我允许你走了吗?”

    傲慢至极的命令式发问,还有些稚嫩的少年声此刻的压迫力大得惊人。

    嘉德罗斯问出这句话才发现气氛有点尴尬,这不是废话吗?当初心心念念想要把格瑞赶走的除了他还有谁?

    可想要是一回事,现在格瑞居然真的要走了,还是一言不合就收拾东西要彻底与他划清界限断绝联系,在看到格瑞抬腿要走的那一瞬间就像是子弹穿过了心脏,嘉德罗斯条件反射的就要去拉住他。

    人他现在是拉住了,可心看样子是已经不在这里了。

    格瑞转过头看着他,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但嘉德罗斯看出他眼神变成了“望着撒泼耍赖的小孩子的无奈眼神”,嘉德罗斯最讨厌这种眼神。

    他开口就要说话,话刚到嘴边却被硬生生堵在舌尖。

    房门被打开了,嘉德罗斯的妈妈走了进来。

    “额,罗斯你拉着格瑞老师做什么?已经下课了人家该走了。”漂亮的女士疑惑的眨了眨眼睛,她有些看不懂这局面。

    “是这样的,我准备……”格瑞转过头就要把辞职的事情说出来,嘉德罗斯比他高一个八度的声音却强横的将他的话语权夺走。

    “妈妈,我准备和格瑞老师去游乐园!”

    “我……”格瑞有些不可置信的睁大了双眼。

    “是吗?”嘉德罗斯的妈妈听到了也很惊讶,“你不和你的朋友去吗?”

    “不……”“我就和格瑞去!我不和他们一起!”

    “可格瑞老师同意吗?你是不是还没和人家说好啊才扯着别人的衣服不让他走。”

    “是……”“说好了说好了!一上课就说好了,他完全同意他特别开心,你看他开心到说不出话来了!”

    “这样啊,”嘉德罗斯的妈妈看向格瑞,笑靥如花,“格瑞老师愿意去真是太好了,我一直担心罗斯和他的朋友们之间要是发生摩擦该怎么办,现在是你和他一起去我就放心了。”

    “我没……”格瑞还想做最后的辩解,但嘉德罗斯的一句话却彻底为这场一边倒的战斗拉下了帷幕。

    “恩恩你就放心吧,那我们现在要准备东西了明天下午就去游乐园,妈妈你忙你的去吧再见!”

    “有……”房门被关上了。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维持着之前一个要走一个要留的深情姿势。

    这份深情现在把格瑞推到火坑里去了,那还不是一般的火坑,里面烧的火是几千年前炼制孙悟空的三昧真火,结果现在格瑞却要经受一次同样的椎心泣血之苦。

    孙悟空转世的嘉德罗斯就是把他推进去的罪魁祸首。

    格瑞一直对自己说嘉德罗斯只是个15岁的孩子,他只是智商优于大多数人,但他的情商却比平均水平都要低几个层次,他要学会包容和忍耐,中二期的孩子总是会做出一些常人难以理解的举动。

    上一次嘉德罗斯强行让两人在他的发小面前上演一出活春宫已经很出格了,现在他还自说自话的就敲定好了两人要去游乐园的事实。

    这太过分了,就算是格瑞也不能忍。

    他皱起眉头望向嘉德罗斯,结果发现他的眉头皱的比格瑞这个受害者还紧。

    “……对不起,格瑞。”嗫嚅着的话语破碎而模糊,即使在安静的室内还是让格瑞废了好大功夫才听清。

    格瑞没想过自己还会有听到嘉德罗斯道歉的一天,这小少爷天不怕地不怕,他目中无人而肆无忌惮,按理来说这一次他也不会在意格瑞的想法。

    但这次嘉德罗斯却道歉了,虽然声音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他是真的有对格瑞感到愧疚和忏悔。

    格瑞在心中酝酿好的斥责与教训最终只化作一声绵长的叹息,他走到低着头的嘉德罗斯面前蹲下了身。

    “嘉德罗斯,你为什么要和你妈妈说你要和我一起去游乐园?”格瑞尽量让声音温柔一点,他看到嘉德罗斯慢慢将头抬了起来。

    “……你说你要走了,我看到你准备和我妈说辞职时太急了,没想太多就脱口而出……”半边脸隐藏在围巾下的嘉德罗斯小声的说出理由,加成了围巾遮挡的声音现在听上去竟有种撒娇般的软糯。

    “你不是希望我走吗?”格瑞搞不懂这孩子想法了,当初费劲千辛万苦甚至以自身作饵想要把他赶走的是嘉德罗斯,现在面不改色脱口成谎想要把他留住的也是嘉德罗斯,这种反差来的也太反常了吧?

    “我是不喜欢家教老师……”格瑞就等着他下半句的解释,结果话语到这最关键的地方戛然而止,简直堪比电视剧放到最精彩的高潮部分时片尾曲却毫无预兆的强势插入,让人一口血梗在喉咙口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格瑞耐着性子等了五分钟,结果依旧只能听见嘉德罗斯还有些不平稳的呼吸声,他蹲这么久脚也有些麻了,于是他撑着膝盖站了起来。

    “你实在不想解释我也不逼你了。”嘉德罗斯的目光随着他的动作而移动,格瑞理了理背后背着的单肩包,“那么我走了。”

    “等……”嘉德罗斯听到这句话下意识开口想说什么,格瑞摸了摸他的头,“我说我先回去了,明天下午再见。”

    嘉德罗斯没消化过来他这句话的信息量,他有些茫然的眨了眨眼睛。 

    “我是说游乐场。”

    

    暑假期间的游乐场里最不缺的就是人,售票处前面排起长龙,无数人顶着头顶烈日以失去白皮肤和得到一身汗为代价在艰难的排队。

    格瑞和嘉德罗斯和他们简直可以说是天壤之别,他们的门票在之前就在网上买好了,现在他们拿着票穿过检票口已经进入了园区内。

    嘉德罗斯的妈妈想让孩子在暑假补课之余和朋友好好玩一次就提前在网上购买了门票,结果陪同在嘉德罗斯身边的不是他的同龄人而是比他大4岁的成年人格瑞。

    格瑞因为经济原因除了有一次学校活动随着集体去了一次之外再没有其他有关游乐园的回忆,他带着嘉德罗斯走到大门旁的园区地图前,他一边看地图一边问嘉德罗斯:“你想玩什么?” 

    “……不知道。”嘉德罗斯现在没戴围巾了——在这么大太阳下戴围巾无疑于自杀,他的声音清晰的传到格瑞耳中,“我对游乐园不熟,随便走吧。”

    “你爸爸妈妈没带你来过?”格瑞于是和嘉德罗斯漫无目的的在园中闲逛,格瑞有些意外这个家境优渥的小少爷居然没怎么到游乐园玩。

    “他们工作很忙,没时间。我也不想来,这里面的东西都是小孩子才喜欢的。”嘉德罗斯的声音听不出情绪,格瑞侧过头看着他,发现嘉德罗斯正低着头走在他身边,对游乐园的一切似乎都不感兴趣。

    格瑞想了想,他拉起了嘉德罗斯的手。

    这没有一点前兆的动作惊得嘉德罗斯猝不及防的抬起头望向他,结果在他的惊讶还未交织成言语之时,格瑞拉着他向前跑了。

    “你没有目的的话,我带你走吧。”

    

    每个游乐园的各种游乐设施虽然看上去多,但其实归根结底也就众所周知的那十几样乃至几十样,格瑞带着嘉德罗斯把园区内基本所有设施例行公事般的过了一遍,只剩下例如鬼屋之类的比较特殊的地方没去。

    一下午的时光就这么被消磨的七七八八,两个人坐在木制长椅上,长椅被热烈的太阳光晒的几乎可以烤肉,但两人现在完全不在意那点热量——反正他们也快七分熟了,现在他们因走了一下午而酸痛疲软的腿才是关注重点。

    “感觉怎么样?”格瑞用湿巾纸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他现在感觉额上的发带真是闷热的要死,可现在取下来那么自己的头发肯定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发型不是病,热起来真要命。

    用着格瑞从包里拿出来的湿纸巾擦着脖子的嘉德罗斯想了想回道:“游乐设施还行吧,要是没这么热就好了。”

    后半句话道出了两人的心声,不过现在夕阳西下,太阳嚣张了一天终于肯收敛一些气焰,温度比起之前要低了不少。

    游乐园人数比之前少了很多,游客们在太阳下挥洒汗水的玩了一下午,许多人三三两两的往出口走。

    “格瑞,玩的也差不多了,我们走吧。”嘉德罗斯捏了捏自己的小腿,他只感觉到一阵酥麻感从捏的地方沿着神经传遍全身。

    “还有最后一个地方。”嘉德罗斯顺着格瑞的眼神望去,他看到了那个整个游乐园最高的建筑。

    摩天轮。

    

    摩天轮每个独立小空间里人性化的配备了空调,里面和外面比起来就是天堂与地狱的区别。

    然而现在嘉德罗斯感觉这里更像是地狱,纵使气温正常他身上也冒出了一层不正常的薄汗。

    这个空间实在太狭小了,格瑞就坐在他正对面的位置上,两个人的腿都可以碰在一起。

    嘉德罗斯以前从没和其他人来过游乐园之类一般人都会和朋友去的地方,一是他懒得去,二是他基本没有朋友。

    两个人成为朋友是很多因素作用的结果,但其中不可或缺的就是要有共同点。共同的兴趣,共同的技能,甚至是共同喜欢某一样事物,有共同点的人在别人看来自然而然就散发出一种友善亲近的气息,两个人就共同点这一突破口就可能迈上朋友的阶梯。

    嘉德罗斯在他整所学校都是特殊到独一无二的,15岁就直接跳到高三的远超常人的智力,让他在受别人仰慕敬佩的同时,也无形的将他和其他人划出一个界限。

    这是天才,不是我们随便能接触的吧。

    绝大多数人都抱持着这种想法,对于嘉德罗斯,就像是对待亭亭净植的莲花一样,只可远观不可亵渎。

    嘉德罗斯仅有一个可以称作的朋友的就是凯莉,可他绝不会和凯莉一起来游乐园,那太别扭了。

    嘉德罗斯总是对他自己说:你和那些渣渣们不一样,和他们完全没有搞好关系的必要,你一个人又不是活不下去,要朋友那种无用的东西只会碍事。

    这番话看似显得心脏坚如钢铁,但他以钢铁为墙的心灵深处到底秉持着什么想法,没有人知道。

    格瑞是第一个和嘉德罗斯除父母外近距离接触那么久的人,他一开始是真心讨厌他想让他离开,结果随着格瑞教他越来越久,他那份最初的厌恶之情开始慢慢转变,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

    转变成了在意,转变成了在乎。

    他不想格瑞离开,他想格瑞一直在他身边。

    嘉德罗斯脑子里乱糟糟的,他感觉这个密闭空间压抑极了,他想的越多他就越难受,胸口像是压着什么一样让他呼吸都有些不畅了起来。

    “嘉德罗斯。” 

     在这对他而言闷热至极的厢室之中,格瑞如夏日冰水一样的声音让嘉德罗斯感觉自己像是被雪碧做了个洗礼。

    “干嘛?”他下意识回道,语气很正常,带着他一贯的傲慢。

    “你,不想我走吧。”虽然句式有些迟疑的成分,但格瑞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嘉德罗斯望着他,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一个字。

    “看得出来,你没有和别人一起在外面玩的经历,”格瑞也不在意他的沉默径自说了下去,“你没什么朋友吧。”

    这最后半句话简直一针见血,嘉德罗斯有些烦躁的啧了一声,但他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格瑞。

    “……是又怎么样,你想嘲笑我的话就笑吧,反正你也觉得我这种人不会有朋友的吧。”嘉德罗斯自暴自弃了,他扭过头不再看格瑞。

    “现在就有一个在你眼前。”

    震惊的连眼睛都忘了眨,嘉德罗斯的头还没转回对着格瑞的角度,但他的脑内的齿轮却是发疯一般转到快要脱轨的程度。

    “你,你……”嘉德罗斯一直觉得格瑞是讨厌他的,他虽然不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但他该知道的还是了解的一清二楚。

    他这几天来一直给格瑞找麻烦,虽然在他看来他是像找到一个新玩伴一样兴奋而快乐,但对于格瑞来说,这种又不尊敬师长又喜欢恶作剧的学生只会让他头疼不已才对。

    可现在——

    嘉德罗斯费尽全力终于把头转了回去,他直视着格瑞的眼睛,那两枚深紫色的宝石里像是有两个漩涡,漩涡飞速旋转着要将他整个人都吸进去。

    “……格瑞,你不讨厌我吗?”脑子里最后一根弦或许在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就崩断了,嘉德罗斯的手攥的紧紧的。

    “讨厌的话,从一开始我就不会同意和你一起来游乐园。” 

    格瑞的声音一直变化都不大,但现在嘉德罗斯却从中听出了温柔和些许无奈。

    “你虽然是有些喜欢恶作剧,但那只是你对朋友的在意的一种体现——想要朋友一直注意到你,一直在意你。”

    “不用那样也可以的,嘉德罗斯。”格瑞对他露出一个微笑,“你有什么说出来便是了。”

    “你想让我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吗?”

    这个问题的两个答案会牵引向两个完全不同的结局,嘉德罗斯感觉现在正站在人生分界点上,除了他所站之处其余都是深不见底的深渊。

    他一个不小心,就会坠落下去而绝没有再回来的可能。

    摩天轮要到底了,运转的速度降了下来。

    “……格瑞,我不准你走。”

    最终回答是一个没有拒绝余地的命令。

    摩天轮彻底停下了,厢门自动缓缓打开。

    嘉德罗斯这时牵住了格瑞的手。

    

    当两人下摩天轮后嘉德罗斯突然感觉放在包里的手机有收到消息的震动,他拿出手机发现是有人在学院论坛上艾特他。

    他有些疑惑的点进那个帖子链接,在看到标题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凹凸中学论坛≥闲聊灌水区≥八卦特别版

    【震惊!楼主在游乐园看到全校第一和另一个人在一起!两个人举止亲密疑似情侣!】

    这样一个足以将所有人眼球吸引过去的标题下是楼主的自述,说他今下午和朋友在游乐园玩,结果却看到学校无人不知的小天才和另一个比他高很多的年轻男人走在一起,两个人一下午将游乐设施基本玩了个转,行为举止还很亲密。

    居然还配了图,就是楼主偷拍的一些背影侧影之类的,虽然不是很清晰,但认出图上的嘉德罗斯是绰绰有余了。

    这下这个帖子一下午时间不到就火了起来,毕竟主角之一是可以成为学院传说的嘉德罗斯,那个站在顶端就没把别人放在眼里过的王者,现在居然和别人一起在游乐园玩了一下午?

    帖子里就嘉德罗斯和格瑞的关系讨论的热火朝天,从一开始的朋友到亲戚中途不知道被谁给歪了后来居然扯到了情侣。

    这还不是他们最作死的,最作死的是有一个人艾特了嘉德罗斯。

    …… 

    333楼

    @你们都是渣渣,你们在这讨论半天有个锤子用,有本事叫正主出来直接解释呀

    334楼

    卧槽楼上你不要命了!!!要是嘉德罗斯真的看到了怎么办!你不想活不要拉着我们垫背好吗!!!

    335楼

    冷静大家,嘉德罗斯一般都不看论坛的,说不定这个艾特人家根本看不到【害怕成了一条咸鱼.jpg】

    336楼

    楼上有本事别发表情包!

    ……

    后面都是一些水楼。

    嘉德罗斯阴沉沉的盯着手机,他咧开嘴笑了起来。

    他开始输入文字。

    “我和那个人在一起了……这种想法你们是怎么想出来的?你们一个个的脑子都灌水了吧,等假期结束这个帖子里的所有人就等死吧。”

    这是他预订要打的一堆话,而当他刚打完“我和那个人在一起了”时,毫无防备的他被一个人给撞了一下。

    那是一个端着盘子的服务生,他正要给一旁的客人送饮料,结果不知怎么的脚一滑就撞上了另一边的嘉德罗斯。

    这一撞不要紧,嘉德罗斯人到没事,手机却脱手飞了出去。

    划着一道优美的弧度,手机稳稳的跌进了透明的汽水里。

    在水里的手机闪烁了一下屏幕,用尽最后一点力量将嘉德罗斯还没打完的那一句话发了出去,然后悲壮的彻底黑了屏。

    还维持着拿着手机姿势的嘉德罗斯:“……”

    站在旁边端着盘子的服务员:“……”

    刚刚去一边买冰淇淋才回来就看到这一幕的格瑞:“……” 

     

     

·可能会有后续,话说论坛体写着感觉挺有趣的,有人想看吗(不会有的你快醒醒吧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全文链接
 
 
 
评论(36)
 
 
热度(209)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