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谁带的动我,我自己都不能
 

【瑞嘉】老师,我要告你侵犯未成年人!(4)

·本章私设多,出场人物也多

·本来预计本章完结……果然我图样图森破(算了吧你不就是废话太多了吗

·ooc爱你哦


    A大有个特点就是会将学生各个方面综合成绩录入进行全校范围内的排名,学校各院各系加起来的人数不容小觑,能够排进前一百的都不是泛泛之辈。

    排行榜上前四位男神级人物更是学校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恰巧四人还被分在同一个寝室,这戏剧性的巧合更为他们蒙上一层让人想要一探究竟的神秘色彩。

    现在这四位纵横校园的大佬聚在一家露天大排档里撸串。

    已经到了星月高挂的夜晚,夏季特有的焦躁与喧闹在空气中随着滚滚热浪毫不留情的拍打在人身上,尖锐的蝉鸣从灌木丛中刺破空气传到耳中,夏夜从来没有宁静。

    火焰将空气烧的灼热而扭曲,烤肉的香味在辣椒与孜然的加成下快要将人魂都勾去,深夜的大排档人声鼎沸,最靠近烤架的一张方桌旁围坐着四个年轻而夺目的身影。

    “格瑞,听说你最近在做家教?”雷狮在咬下一块烤肉后猛地灌了一口啤酒,水珠顺着他的嘴角流下,划过颤动着的喉结后一路往下一直延伸到背心的阴影处。

    “恩,高三生的数学。”格瑞言简意赅将情况说明,比起雷狮的豪迈他吃东西显得斯文多了,更何况他也不是很喜欢吃烧烤,太辣喉咙了。

    “挺好的,数学一直是你的强项,高三生的话,教起来也不会很费劲。”和格瑞一样思虑周全的安迷修听后笑了笑,他两只手都拿着一只烤串,那个姿势莫名让格瑞觉得他拿的不是烤串而是两把剑。

    正在喝水的银爵点头表示回应,即使在三位好友前他也一直保持着对外界一样的沉默寡言,只是今晚这种特征似乎更明显了一点。

    可能和他不幸坐在了逆光位置显得皮肤更黑了有关吧。

    “说起来,卡米尔和我说他最近好像在他们中学的论坛上看到了你的照片。”雷狮这句话开启了一个劲爆的话题,其余所有人的目光瞬间就转向了他。

    卡米尔是雷狮的表弟,现在正在凹凸中学——简称A中读高二。A中是在座四个人的母校,可现在他们已经毕业好久了,格瑞的照片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他们学院论坛上?

    格瑞瞬间想到了嘉德罗斯,他现在和A中唯一的交集就只有他了。

    但格瑞只知道去游乐园的那天在离园之际嘉德罗斯的手机不幸英年早逝,他只看到手机在汽水中最后闪了一下,但屏幕上显示的什么他也没看清。

    格瑞不说话,但疑惑的眼神传达了他所想的一切。

    雷狮咧开嘴笑了下,左手摸出手机在屏幕上操作的行云流水,几十秒后他将手机放到桌子正中,其余三个人的脑袋一下子凑到了一起。

    上面显示的是A中论坛里的一个帖子,看到这许久未见的熟悉格式让三人不禁对阔别已久的母校有些怀念,这份柔似水般的怀念之情在看到帖子内容后就被炸成了沸腾的开水。

    位于最右边的银爵深藏功与名的默默划着屏幕,五分钟后他们将已经垒得很高的帖子以极快的速度浏览到底部,接着三个人重新坐了下来。

    这下关注点不在雷狮了,而在格瑞。

    格瑞的冰山脸到现在都没有一丝裂痕,他伸出手拿起一只烤串往嘴里喂,右手稳稳的将烤串的签子尖戳到他脸上。

    安迷修看的有点肉痛,他皱了一下眉,选择用吃一口烤肉的方式舒缓情绪。

    这下格瑞已经凌乱的事实就完全显露出来了,雷狮把玩着手机望着他,紫罗兰色的眼睛弯成了月牙。

    “一开始我还不相信,一看照片居然真的是你。”雷狮的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笑意,“想不到你居然还玩师生恋啊格瑞,闷骚的深藏不露啊。”

    我不是,我没有。格瑞在心中呐喊,人物形象已然崩坏,不过现在人物形象崩坏算什么,他感觉自己脑子都要崩坏了。

    “想不到你的学生居然公开说你们已经在一起了。”安迷修感叹现在孩子的开放程度,“明明已经高三了却还为恋爱分心,格瑞你这么做说不定会害了他的。”

    到底是谁害谁还不一定呢,格瑞想要勾起一丝冷笑,可他现在面部表情就跟被冬风迎面吹了几小时一样僵硬,只有心里流着苦涩的泪水。

    “……我发现了一个问题,”银爵终于开口说了他今晚的第一句话,“你的学生在学校里很有名——因他过人的高智商,我看帖子里有人说他今年才15岁却已经在读高三了。”

    这个信息是准确无误的,虽然有些让人惊讶但尚属正常范畴。

    但换一种意思解读就不一样了——你的学生现在才15岁,你却和他谈起了师生恋。

    格瑞觉得自己必须要解释一下他和嘉德罗斯的关系,他们是师生,但完全没有恋这个字好吗。

    ……应该,没有吧。格瑞脑海里突兀出现嘉德罗斯的面庞,那张还稍显稚嫩的包子脸上表情生动,就好像嘉德罗斯现在真的在他面前一样。 

    于是他犹豫了一秒,就这一秒让其余三人对他的认知彻底刷新了。

    “格瑞,我敬你是个汉子。”雷狮举起啤酒瓶对着他,一脸正义凛然的用庄重的口吻说道:“以后就算进了牢里,兄弟情义依旧在,我们会经常来看你的。”

    安迷修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举起了杯,“虽然我有些不认同这种年龄差距有些大的恋爱,更何况对方还只有15岁……不过格瑞你一直是个很有分寸的人,相信你们一定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能不畏流言蜚语在一起。作为朋友,我祝福你们,有什么事尽管说出来我们会帮你的。”

    银爵的祝福最简短也最实在,“我送你们八升的旺仔牛奶好了,你们可以一起喝。”

    格瑞看着递到眼前的三杯酒,他面如冰霜而心如死灰。

    他僵硬的举起杯子和三人对碰,然后将啤酒一饮而尽。

    苦酒入喉心作痛,格瑞想。

    这下就算是八升的旺仔牛奶也无法慰藉他千疮百孔的内心了。

    

    嘉德罗斯的爸爸在外出差两周后终于回家,一家人久违的坐在一起吃晚饭。

    水晶吊灯闪着绚丽的光芒,灯下的长桌上三个人分别坐在三方对视着。

    嘉德罗斯的妈妈在给才回家的丈夫介绍新来的家教老师格瑞的事情,在嘉德罗斯听来这不叫介绍,这叫格瑞吹的日常吹瑞传教。

    “格瑞老师人年轻长的也好看,站着就像棵松树一样又直又挺,光看外表我就要给他打个满分。”

    妈,以貌取人是不好的。

    “而且很有礼貌,每次来都要跟我弯腰打招呼,每次我给他们送水送吃的他都会微笑着跟我道谢,现在这种年轻人真是太少了。”

    你是他雇主啊他不对你礼貌对谁礼貌?

    “这孩子还特别有心,上次来还给我带了礼物,恩就是客厅里那罐柠檬——他居然知道我很喜欢喝柠檬茶!”

    你每次给我们准备的基本都是柠檬茶,傻子也知道你的喜好了好吗?

    嘉德罗斯沉默的刨着碗里的饭,他觉得他妈妈对格瑞有些太过喜欢了。

    ……那个扑克脸冰山大魔王哪有你说的那么好?你对格瑞也太过上心了吧,我对格瑞都没这么上心过呢。

    ……

    不对!这个想法有哪里不对!

    嘉德罗斯一口饭哽在喉咙里,他被呛的咳嗽不止,但比起身体上的难受他更惊悚心理上的问题。

    怪不得他从刚才一开始就很不爽他妈妈一直赞美格瑞,他是吃他妈妈的醋了?

    嘉德罗斯在极度震惊之下忘记了咳嗽,他都忘记了他现在该做什么了。

    这时眼前突然出现一杯水,嘉德罗斯如梦初醒的看着给他递水的人,他的爸爸正关心的看着他。

    “咳咳,谢谢……”他接过水喝了几口,终于把被呛的难受感给驱除不少。

    “这么大了吃饭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嘉德罗斯的妈妈嗔怪的说道,同时往他碗里夹了一块鸡排,“罗斯,你在想什么呢,再不吃饭就要冷了。”

    “没什么,就听到你们在说格瑞老师……”说到格瑞两个字嘉德罗斯莫名有些心虚,他低下头也压下了声音,还好他的父母并没有在意他的反常。

    “听你这么说,格瑞老师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好老师。”中年男子沉稳的声音带着愉悦,“这样的老师教我儿子我才放心,干脆明天把他叫到家里吃晚饭吧,我们一家人表示一下对老师的感谢。”

    “等等!”嘉德罗斯猛地抬起头,他在这一瞬间庆幸自己还好没有在刚才吃东西,不然现在可能又要被食物噎住,“你们明天要请他留在我们家吃晚饭?”

    “是啊,虽然他拒绝过几次了,但难得你爸爸回来了,我们一家人至少应该和人家吃一顿饭以表感谢。”理所当然的话语传到嘉德罗斯耳中,如同巨石入水激起千层浪花。

    “罗斯你不想和老师一起吃饭?可你妈妈说你和他相处的很好,你们才一起去了游乐园不是吗?”一听到游乐园嘉德罗斯就想起自己报废的手机,更重要的还是手机在最后一刻发出的消息……嘉德罗斯一想到这里他的脸就有些绯红,一小半是害羞一大半是被气的。

    “……没,我没说不想和他一起吃饭,”嘉德罗斯将碗里的饭摆弄的进行了几次大迁徙,“他人挺好的,我……挺喜欢他的。”

    最后半句话细如蚊足。

    “说起来罗斯啊,你有想去的大学吗?”嘉德罗斯的妈妈突然想起了什么,她问道。

    “A大。”在听到问题的下一秒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嘉德罗斯说完自己都惊讶自己的回答速度。

    “A大的确是我们市乃至全国都赫赫有名的大学……不过罗斯,你回答的这么快,是因为格瑞老师就在A大吧。”他的妈妈笑眯眯的看着他,语气带着早已看破一切的笃定。

    “挺好的,这样有个相熟的前辈在学校里会很方便,”他爸爸也认同的点点头,“对你而言,格瑞老师就是邻家大哥哥这类人吧。”

    “不是!”嘉德罗斯突兀的否定他的想法,声音没来由提高了个八度。

    “不是?他对你而言不是大哥哥是什么?”这下嘉德罗斯的妈妈也猜不透自家孩子的想法了,两个人疑惑不解的目光交汇在一起,交点落在嘉德罗斯的脸上。

    “他是我的……”嘉德罗斯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出任何答案,他将筷子扔在餐桌上一推桌子跳下椅子转身就往二楼房间里跑。

    “这孩子怎么了?”抬起头望着飞奔着的那抹金黄色身影,坐在桌旁的两个人交换了一个有些无奈的眼神,最终只有把这个不寻常的情况归结为孩子的叛逆期到了。

    嘉德罗斯一跑进房间就将门锁住然后后背紧紧抵在了房门上,他明明没跑几步,但心脏的跳动频率却高的离谱。

    他心中无数思绪绕在一起拧成一股难以解开的绳结,嘉德罗斯现在正努力想要把这团勒住心脏的线给解开。

    他的爸爸妈妈都认为格瑞是一个很好的家教老师,同时对他而言也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大哥哥。

    大哥哥本来是最合适不过的身份,可这不是嘉德罗斯想要的。

    “格瑞,是我的……” 

     

·下章完结,如果下章还不完结……那我也没办法啊,我能怎么样呢【我也很绝望啊.jpg】

·我好想喝八升的旺仔牛奶哦,我的六一礼物到现在都没到就很绝望ORZ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全文链接
 
 
 
评论(11)
 
 
热度(173)
 
上一篇
下一篇
© 姌子|Powered by LOFTER